病王医妃

第22章 星夜纵情

第二十二章 星夜纵情

她僵着的身子突然间软下来,眼睛却看向他胳膊上的伤口,想要挣脱出来,但是却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舍不得放开。

“伤……”江蓠急道。

楚遇将自己的唇落到她的额头上,含笑道:“不碍事的。”

江蓠还想说什么,楚遇却已经将她拦腰抱起来,伸手卷起河流边上她的衣服,然后抱着她往前方走去。

楚遇的身子在黑暗中几个纵横,然后稳稳的落到一个浅水湖边,停了下来才发现这竟然一个温泉,硫磺的气息此刻才分明起来。

江蓠的身子贴在他的身上,楚遇隔着外袍触碰到她的肌肤,只感到一阵阵的冰凉,他就地坐下,将江蓠紧紧的笼在自己的怀里,道:“阿蓠,冷么?”

他的话音一落,江蓠便瑟缩了一下,打了一个冷颤,轻轻的“嗯”了声。

楚遇将自己的手落到她的肩上,江蓠的身子微微一僵,楚遇伸手将那件外袍往下拉了一点。

江蓠伸手急忙想要将衣服拉起来盖住,但是刚刚放到衣袍上便被他用手轻轻的盖住,她急急忙忙的解释道:“其实没多痛。”

刚才那个男子捏过她的肩膀,那雪玉一般的肩上留下五指清晰的青紫色印记,此刻楚遇的目光落到那里,她忽而觉得倒是害怕他担心的多,忽而又想起曾经,每次的伤口他都是这样说的,此时看来,此中心意又如何?

楚遇听了她的话,轻轻的“嗯”了声,却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江蓠正想转头看看他此刻的神情,然而刚刚一动,肩上便被落下了轻轻一吻。

江蓠觉得微微的异样,下一秒楚遇的手已经掠过他的肩头,然后到了锁骨边,江蓠正想说话,楚遇却将自己的手伸了回来,然后用袍子将她严严实实的裹住,转而从袍子下面握住她的手,一股暖暖的气息沿着掌心徐徐的进入,身上的寒意便开始随着散开。

他的手握住她的手,她却察觉出微微的不对劲,楚遇的手上虽然有薄茧,但是那也只是微微的粗糙而已,但是现在贴在手上却发现有一道道的纵横,她急忙转头看她他,才发现星光之下,他的脸色微微的苍白,薄薄的唇抿着,她急忙反手抓住楚遇的手,一探之下却发现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楚遇道:“刚才和孤城打了一架,手被划破了而已,已经没什么事了。”

江蓠心里安稳下来,不由的将自己的身子贴到她的怀里,呢喃道:“子修,你要好好的。”

楚遇的另一只手紧紧的圈住她,笑了一下,偏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却没有说话,他只是伸手穿过江蓠的五指,和她紧紧相握。

有些东西无法承诺,因为他给不起。

但是这一世,除了她,他还有什么不能失去?

他拥着她,渐渐感觉到她温暖起来的身子,隔着一件外袍在手心里笼着,他几乎可以感觉到那温度和柔滑,宛如那一夜在黑暗中的触摸。

他闭上眼睛片刻,然后将她抱了起来,走到旁边的几块大石后面,道:“这是温泉水,大概这一带都是这样,你要不要去洗洗身子?”

知道她的性子有些害羞,在他的面前终究还是不敢赤着身子,于是他选择了这几块石头堆,他在这里等着她。

江蓠刚才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身上到处都是污泥,她看了看石头堆,然后点了点头。

楚遇将她抱到温泉边,道:“去吧,我等你。”

“嗯。”江蓠微微应了声。

楚遇将她放下,伸手拨开她眼角的发丝,看着她清凌凌的眼,忍不住凑过去轻轻一啄,转而将自己的唇放到她的耳边,低低的笑了起来,声音如摩挲的青瓷:“阿蓠,你还欠我一个新婚之夜。”

江蓠觉得他的气息颤巍巍的,喷到耳朵里痒的让人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楚遇的发丝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她的袍子,胸前被淡淡的一扫,说不出让人心慌意乱的滋味,她的脸红红的,耳朵也烧了起来,但是却极快的应了声:“嗯。”

楚遇笑了笑,伸手将自己的那缕发拉出来,他的动作很轻柔很缓慢,但是江蓠却觉得那缕发丝扫过的地方都变成了火热,她抬起眼看了楚遇一眼,看到他正拿着那缕发丝,然后往自己的唇边一落,轻轻的吻了一下,抬起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江蓠急忙将自己的红的快要滴血的脸转开,然后扯紧了身上的衣服,道:“我走了。”

她说着赤足踏进了湖中。

楚遇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溢出微笑来,然而眼底却是深藏悲凉。

有些事情既然选择了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回头路,当命运和爱情狭路相逢,他却再也没有给自己活路。他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期盼能静静的看着她安好便是此生心愿,但是现在,当温暖一旦浸入骨髓,便知道有些东西沟壑难填,私心里却是期望着越来越多。

他沉默的闭上了眼睛。

江蓠走到四对后面,向四周看了看,都没有任何的人影,她这才缓缓的脱下楚遇的外袍,然后放到后面的大石头上。

温泉水是暖暖的,而石堆后面却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缕青烟冒了出来,有火苗腾了起来。

看来楚遇在生火。

江蓠正在犹豫要不要将剩下的抹胸和亵裤脱下来,楚遇的声音从石堆后面传了过来:“阿蓠,将剩下的衣物扔给我,我给你烤干。”

他的嗓音依旧清澈优雅的,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江蓠却觉得烧得很,这样贴身的衣物,便是清歌也没有接触过。

“阿蓠?”楚遇轻轻唤了她一声。

江蓠压下心中那怪异的感觉,然后应了声。

她脱下自己的衣服,微微犹豫,便放到了那块石头上,然后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轻轻的捧起她的衣服。

江蓠一下子将自己的身子浸入水中,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她浇起水想要压下脸上的热意,但是被温泉水一泡,反而更热了。

她慢慢的走到水中央,然后平静下自己的心神,开始洗自己的身子。

楚遇却拿起她的衣物,仿佛没什么不妥,细细的在火边帮她烤干,她的人是素净的,连里里外外的衣服也是素净的,他拿着她的衣服,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有股子淡淡的素莲的气息。

将江蓠的衣服烤好之后,他轻轻的折叠起来,然后用那件衣袍垫着放到了刚才的石头上。

此时心神一散,耳边便传来江蓠捞起水来的声音,细细密密的仿佛夜雨湿青红,他的目光不由一抬,这一抬,才发现湖水对面的山壁上,竟然清晰的投射下她的身子的影子。

他的目光不由顺着寸寸勾下,披散的发散落,发尾还滴着点点的水珠,她正在绞着自己的发,半歪着头,修长的脖子一线柔和,渐渐往下,却是一个优美的弧度,腰淡淡一掐,细弱的仿佛被他一用力就会轻轻的折断,接着一个流畅的弯度,琵琶似的的勾勒着,不知道按在上面是否有泠泠乐音。

而此时,那个本来背对着他的身子却突然一侧,然后弯腰下来,一个再玲珑不过的侧影。

楚遇只是一瞥,便淡淡的转开,然后将自己的头靠在石头上,用手枕着,抬头看着天上的星辰点点。

江蓠洗干净自己的身子,然后拿起石头上的衣物穿好,当拿起被折的好好的抹胸的时候,她的脸不由微微一红,接着将内衫和外衣依次穿上。

江蓠走出来,看见楚遇靠在石头上,走过去,刚想问他干什么,他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拖着她的手腕一拽,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

江蓠跌坐在他的怀里,想要挣开一点,却被他轻轻的按住,低语道:“阿蓠,让我抱一会儿。”

江蓠的心就这样软下来,将自己的脸贴到他的胸膛,伸手抱住他的腰。

两人静静地相拥,江蓠的耳边是他身上的冷梅香气,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一股梅花香气?”

楚遇含笑道:“大概是我母亲爱吃梅花,所以生下我就有了。”

江蓠却没有料到是这个回答,她笑道:“如果你母亲爱吃桃花,那么你身上就该有桃花香了。”

楚遇在她的耳边戏谑道:“我的桃花也只要你一人而已。”

江蓠怔了半晌,这原来就是他的情话么?

楚遇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挑起她的脸亲了一口。

江蓠心底里却是暖暖的,转头看着他的胳膊,刚才那只狼咬在他的胳膊上,虽然没怎么流血,但是江蓠还是忍不住担心,她伸手卷起楚遇的袖子,发现只有两个牙印,血也只有开始的几滴。但是那伤口处却散发着些微的乌青,她道:“子修,你等等,我去拿我的钗子来。”

楚遇松开她,江蓠走到湖边,刚才自己洗头发将钗子取了下来,她捡起珠钗,然后走过去,半蹲在他的面前,从珠子里倒出些微的药粉,然后低下头轻轻的吮吸了一下伤口,等到吸出了一滴血之后,她才小心翼翼的将药粉敷在他的胳膊上,一边用手轻柔的按着,一边抬起头来看着他:“疼吗?”

楚遇的双眸只是温柔的看向她,带着无限的怜意:“不痛的,阿蓠。”

他的话刚刚说完,却突然站了起来,道:“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江蓠也站了起来,但是幽深的远处,却也只是混沌一片,楚遇的目光一闪,拉着她的手道:“阿蓠,我们走。”

江蓠的腰微微一紧,已经被楚遇抱了起来,他的身子仿佛离弦的箭一般的冲出去,但是刚刚没入深林之中,便停了下来,道:“来不及了。”

江蓠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来不及了,一道利箭般的影子突然高高的滑过,楚遇将她轻轻笼在怀里,道:“阿蓠,待会儿你抱着我便好。”

眨眼之间,江蓠的耳边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有一团团的黑影慢慢的围了上来,夜色深深浅浅的,但是那些身影却是矫健而凶狠的。

却是密密麻麻的狼群。

而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狼吼,江蓠回头,只见刚才那只小雪狼站在高高的石头上,对着长空发出一声狼吼。

其他的狼的眼睛都是绿色的,但是现在这样一看,这只狼却是紫色的。刚才楚遇的轻轻一弹虽然将它弹晕了过去,但是对它的伤害并不得,此时它卷土重来,显然想要将他们逼到绝境。

楚遇的眼睛微微一眯,突然抬起自己的手掌看了看,上面,不只有他的血,还有孤城的血。他脑海里回想起孤城在莲花湖中的那一幕,显然他的血对这里的所有生物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根据楚遇的猜测,那日的狼群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专门设计的。根据楼西月的话,是皇甫琳琅劫走了绣夷,然后又送到了孤城的身边,看来他们对东支这块地方,肯定还有什么阴谋。

而现在,这些狼出现,恐怕也不是什么巧合。

他这样的想着,江蓠道:“其实我们还是可以利用火。”

楚遇摇头道:“狼太多,些微的火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他说着举目一看,看到旁边的那个山峰,道:“那里地势显要,不比平地,我们只要到了那里,他们便无法攻击。”

江蓠的目力没有楚遇的好,但是现在也看得出那倒插似的感觉,于是点了点头。

楚遇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脚尖一点,然后迅速的往那边落去,他刚刚一动的刹那,周围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黑影突然间冲了过来,一瞬间千军万马,两边的草木“簌簌簌”的分开,颇有点势如破竹的气势。

楚遇一手揽住江蓠,对着冲上来的狼群一伸腿,横扫而去!

一腿扫风流,那些冲上来的狼群,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凌空挡住,然后飞速的往后面倒去,瞬间压倒一重!

楚遇的眼睛冷冷一抬,广袖一拂,于此同时落往狼群的深处。

袖中的墨绿色刀光仿佛银带,一动起来又青龙暗影,腾空而起!

狼血在墨绿色的刀光中溅开,以楚遇的身子为一个圆,周围一丈之内,在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

江蓠的紧紧搂着楚遇的腰,刚刚触碰上才发现手中有些湿,她的心中一紧,将自己的手伸回来,对着那些微的星光一看,才发现手心里握着一把血。

她吓了一大跳,心里突然一紧,是了,刚才楚遇的脸色那么的苍白,怎么可能就是简简单单和孤城打了一架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肯定还有什么是瞒着她的。恐怕刚才自己的探上他的脉搏他也是早就预防着的,以他的功力,想要在段时间改变筋脉运行,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现在,他却还是像个什么都没发生的人一样,她的心痛的紧了,却还是只能死死的憋着,不能让他知道。

这个人,到底是经过多少的苦痛,才能这么默不作声的忍下所有?

她将自己的眼睛转开,不去看他,也不敢去看他,她实在是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对着他落下泪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伤口她的痛苦她都可以淡然处之,可是唯有面对他,他的那些隐忍却让她心如刀割,忍不住想要落泪,连自己都控制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人已经在她的心底如此之重,她几乎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样一个人,她该怎么活,那样曾经将整个所有温柔相许的人,再也无法再能够相见,她该怎么办。如果以前她还可以抽身,可是现在,她却只愿意自己万劫不复。

一旦邂逅,其他的所有就只能是陌路。

楚遇伸手一斩,就这样切割出来一条路,现在他选择以最短的时间突围,虽然这样做对身体的伤害极大,但是这也是现在的情况下最有效的做法,他的整个神经都已经灌注到刀上,身体的感觉反而没有,一旦杀人,就要忘记自己也是个人。

而此时,那只小雪狼见着狼群的尸体随着楚遇的身体一路延展开,紫色的眼眸微微一闪,突然间将自己的身子一崩,一瞬间,它仿佛变成了一道流线,紫眸微闪,它的双脚在巨石上一蹬!

恍如利箭,快的让人不可思议!

但是这瞬间,它不是攻向楚遇的,而是攻击向江蓠的!江蓠的身子虽然被楚遇抱着,她的一只手却还是挂在外面,楚遇的手刚刚对着那些狼群划下一招,以他的收势,如果马上收回来,那么那些狼就会瞬间扑过来咬住江蓠和他。

他不能收!

但是若是不收,江蓠的手就会被那只小雪狼咬断。

那只雪狼狂奔如雷电,没有丝毫的声息,而江蓠根本没反应过来,已经近在眼前,她急忙想要收回自己的手,但是按照她的目力都看的出来,迟了。

就在她决定忍着这一咬的时候,楚遇的身子突然微微一错,那只雪狼的牙齿就这样咬在了刚才的伤口上!这回的它比刚才凶狠多了,尖锐的牙齿叼在上面,然后,狠狠的一撕!

江蓠脑袋一蒙,想也没想就想挣过去,但是楚遇却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意一样,只是轻声道:“阿蓠,别动。”

他说着将手中的墨绿色刀光收了回来,一把将江蓠换到自己的左边,然后横空切下去,顿时斩断了他的狼头,但是这凶狠的生灵即使死了,嘴上依然不依不饶的撕扯下他的血肉,鲜血从白衣内瞬间汹涌的冒了出来,江蓠觉得自己的眼角都已经浸红,那些入骨的疼痛,却仿佛撕咬在她的身上一样。

楚遇将她紧紧一抱,声音依旧平稳:“阿蓠,这些真的没有什么,马上就好了的,真的。”

他越是这样江蓠便觉得自己的心越疼,但是喉咙哽在那里,末了只能点点头。

这只小雪狼一死,周围的狼群更加凶狠的扑了上来,但是他们失去了领袖之后,所有的动作都显得那样的无力,楚遇的身子飞掠的更快,墨绿色的刀光化为漫天飞影,一路横扫而去。

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楚遇终于扫出了一片道路,来到那座山峰之下,这下面几乎是一个刀劈,笔直的落下来,便是那些狼群再怎么厉害也没可能上来,楚遇脚尖一点,往上一掠,踏到上面。

那些狼一只只飞扑过来,但是都飞扑到半路的时候便后继无力的摔下来,一个个睁着绿色的眼睛盯着他们。

楚遇却没有管它们,而是带着江蓠往山峰的那边掠去,一过这座山峰,地势便平缓许多,而那边平缓的山坡上,竟然还长着一片片的桃花林,两人穿到桃花林的那头,却同样是一个温泉湖,温泉湖的旁边是隐约是一个山洞,温泉湖的一部分都嵌入了山洞里。

星空倒映在湖水里,泛着淡淡的金波,桃花的花瓣落入水中,浮起一层淡淡的粉红。

楚遇将江蓠放到湖边,头上微微起了一层细汗,他伸手擦过江蓠的眼角,隐约有点点的水渍,他叹息了一声,轻轻的吻到她的眼睑上,轻声道:“不要伤心。对于我来说,这些痛实在没有什么。”

江蓠听了这话,忍不住抓起他的手,紧紧的握着,睁着眼睛看着他,一双清冷的眼睛里倒映出他温和的眉目,仿佛这星空一样,浩瀚而广阔,可以容纳所有的悲喜和痛楚。

她只是看着他,声音微微的哽塞:“子修,那么你说,什么是痛?”

她哽塞的声音一出,楚遇的心顿时一缩,只能将她紧紧的拥入自己的怀里,柔声道:“阿蓠,我很好。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在我身边,我就好了。”

江蓠只觉得他的怀抱是温暖安心的,除了温暖安心再没有任何的词句可以形容,她将自己的身子从他的怀里抽出来,然后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手指微微的颤抖,然后又移到他的后背,问道:“这里的伤呢?”

楚遇倒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发现了,只能含笑道:“一点小伤而已。”

江蓠睁着眼睛看着他,然后开始伸手解他的衣服,楚遇刚刚握住她的手,便被她的眼眸一看,瞬间败下阵来,他无奈而含笑的看着她,只能让她将自己的衣服解开。

江蓠解开,然后迅速的往他的腰上看去,才发现他的腰上确然没有恨得伤口,只在腰上被划出了一个小小的十字,但是这样简单的十字,刚才怎么可能让她捂出了那么多的血。

她的手轻轻的摸在那小小的伤口处,总觉得心底里沉沉的压着一块石头。

楚遇的衣服被她解开,她掀开,手指轻轻地触在那伤口处,他的身子微微一僵,然后忍不住拉住她的手,道:“阿蓠,你看,并没有多大的伤。”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才转回自己的目光,刚才关心他的伤势没有发现,但是现在一眼看去,却发现楚遇的身体,宽肩窄腰,一束风流,那一抹锁骨一笔起伏,天然自有风韵。

江蓠的心里忍不住一跳,想起那晚的接触,脸也不由的烫了起来,然后想要伸手帮楚遇系好衣服,可是刚刚将他的衣服一拉,楚遇便伸手握住她的手。

江蓠抬起眼来呆呆的看着他,楚遇道:“我们现在休息一下,明天再找路出,如何?”

江蓠点了点头。

楚遇含笑道:“我下去泡一会儿。”

江蓠听了,立马松开他的衣服,然后急急忙忙的点了点头:“嗯,好的。”

看到楚遇开始解他的衣服,江蓠便走到山洞里面去,山洞里嵌着半边的温泉湖,洞顶半开,有一角星空坠落,隐约的天光。

江蓠解开自己的衣服,将内衫脱了下来,然后套上外面的衣服,她用匕首将内衫割碎成长条状,准备给楚遇包扎伤口。

她正在“嗤啦”的割着,身后穿来哗啦啦的水声,江蓠回头一看,只见楚遇淌着水过来,然后靠到岸边,将脱下的衣袍放下,问道:“阿蓠,你在干什么?”

星光泻下来,他的半边侧脸仿佛被刻镂,墨发披散下来,软软的浸在水中,江蓠将自己的眼睛转开,然后走了过去,跪坐在他的旁边,道:“我来帮你包扎一下这里的伤口。”

她说着轻轻的把住楚遇的胳膊,然后将仅有的药粉全部倒了出来,轻轻的一圈圈包裹好。

楚遇却只是抬起头来看她,她专心致志的做着事情,洗完的发已经干了,倾泻下来,如密密的倾泻到他的心间。她的目光如此专注的看着他,仿佛此时从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他一个而已。

他伸手将她的发别到她小巧的耳后,在五指间轻轻的抓过。

“你的头发很漂亮。”他轻轻的笑,声音松软的就像风吹春花。

江蓠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个结,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道:“你的头发才真好。”

楚遇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笑道:“我总算有一个让你觉得真好的地方了。”

江蓠知道他这是玩笑话,却还是道:“你哪里都好。”

楚遇顿了一下,刚想说话,却被江蓠一把按住了手,道:“子修,我帮你洗发吧。”

楚遇微微一笑:“好。”

江蓠握住他的发,沉甸甸的,人人都说女子的发才美,但是却也不知道,男子的发,也能这样的好。楚遇的气质偏冷,但是发丝披散的时候,却让人忍不住生出一丝亵渎之意。

江蓠伸手捞起他的发,用水打湿,然后细细的伸手抹过。

星光暗沉,水声轻轻的溅起来,桃花瓣顺着飘了进来,从江蓠的指尖慢慢的溜走,一个小旋儿便荡漾开去。

楚遇感受到她纤细的指尖从自己的头皮上轻轻的滑过,心底里一个声音在慢慢的呼喊,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此处,那就好了。

江蓠正准备将自己的手收回来,却突然被楚遇伸手一拉,她没有料到楚遇突然出手,一个不稳,瞬间跌入水中,她有些着急的道:“衣服,衣服湿了。”

楚遇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抱着,低低的一笑,道:“待会儿我再帮你烤一烤就可以了。”

江蓠的脸不由一红,没有挣扎,只是将自己的目光垂下。

她低着眼眸,在盈满星光的水中看到他的面容,艳红的唇微微的张着,薄薄的一线,使人想起用毫端蘸了玫红无意泼就,一缕湿漉漉的发贴着他的脸颊,黑与白的宛然天成。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抬起自己的眼睛,将目光落到他的脸上,她一直知道他有张太过好看的容貌,从第一次相见就未停止过惊艳,她想,这样的一张脸,她要这样一生一世的看下去。

她缓缓的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触在他的脸上,但是一触便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赶紧往回收起来,楚遇却突地一笑,伸手抓住她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阿蓠,想摸就摸吧。”

江蓠的眼角忍不住飞起一抹光,看了他一眼,但是手贴在他的脸上,沿着他的轮廓徐徐的勾勒着,她也不知道怎的心底泛起些微的哀凉,仿佛很害怕再也触碰不到这张脸。

她的唇轻轻落到他的唇上,看着那滚在他精致唇角的水珠,轻轻的帮他擦过,她的手刚刚一擦,楚遇却突然张嘴,伸手将她的手指含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江蓠觉得那烫意从自己的指尖一直滚到自己的心里,楚遇的唇舌在她的指尖微微一卷,江蓠心里登时七上八下的乱跳起来,然后极快的将自己的手一收,放入水中。

楚遇伸手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江蓠的脸颊贴在他赤着的胸膛,只听到他的心跳微微的跳动着,她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道:“子修,我记得第一次见你,你当时伸给我一只手,我在想,你为什么会伸出那样的一只手。我们素不相识,可是你的眼神却让我心安。”

楚遇的手指轻轻的拨弄她的发,卷起来绕在指尖,眼底深深沉沉:“阿蓠,当时,我很害怕你再也不将手放入我的手里。”

江蓠听了这句话,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他,却只看他深邃的双眸,微微的亮,微微的暗,却隐藏着太多她不懂的东西,她被这样的眼神一看,才在心底里感受到难以言诉的心痛之意。

江蓠的眼睛开始模糊,道:“子修……不要再放手了,好吗?”

楚遇伸手捧起她的脸颊,轻轻的生出拇指擦过她的眼角,道:“阿蓠,我怎么舍得将你放开。”

他的手捧着她的脸颊,含笑道:“阿蓠,我们以后生个男孩,不,生个女孩吧。女孩就像你这样,她会很爱很爱你,会对你很好。你会把她教的和你一样出色,她会好好的陪着你。冬天冷了会给你披衣服,会给你洗脚,会将你的医术这样的传承下去,你说好不好?”

江蓠破涕为笑:“我们会有很多的孩子的,有了孩子以后,咱们就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楚遇将自己的唇贴到她的额头上,语气倒是说不出的感觉:“很多很多的孩子,会子孙绕膝,会儿女成群。你看,多么美好啊……”

江蓠“嗯”了声,然后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想去岸边找到自己的珠钗将头发束起来,但是刚才放到岸边的钗子却不知道哪里去了,她猜想掉到水里去了,于是遁入水中,果然将自己的钗子捡了起来。她刚刚破出水面,楚遇却突然将她一拉,然后倒入水中。

江蓠心中微微一惊,不知道楚遇想要干什么,她微微的张嘴,有细小的气泡从唇边冒了出来,楚遇伸手夺过她的发钗,然后伸出手臂往外面一甩,“叮”的一声细响,钗子一惊滚落到岸边。

江蓠的发在水中散开,就像暗夜里诧然盛放的花,他一只手勾着她的腰,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贴着,另一只手却托起她的脑袋,然后对着她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憋着的气息里,她仿佛只有依靠着他的呼吸,她的手臂不由的勾住他的脖子,他的发在水中像是柔润的水藻一般的扫来,缠绕着她。

桃花花瓣在她的唇齿间一过,楚遇的唇舌跟着侵入,勾着那些馥郁芬芳,一点一点毫不留情。

他的吻轻轻地,却又是波涛汹涌的,江蓠只觉得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任凭他予取予求。

泉水在身边荡漾,连身子都像是水面上的柔草,渐渐的软开,最后无力的在波涛中寻找着依托。

此时心事如潮。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遇才和她一起破水而出,江蓠喘息着笑了一下,不由道:“江上之蓠,似水浮萍。”

楚遇将自己的唇贴到她的唇边,道:“若非浮萍,岂可不期而会?”

江蓠只觉得自己的心暖了起来,眼底里是安稳和欣喜的,她伸出自己的胳膊勾住他的脖子,这样的夜晚,仿佛给一切有了放纵的理由,心底里的哀伤快乐悉数迸发,哪怕利刃千番,唯此刻安稳,她将自己的唇吻了过去,在他的唇角没入,生涩的,却也是生动的。

楚遇却突然移开了自己的头,然后将她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喘息了起来。

江蓠却不知道怎么了,忍不住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道:“子修……”

楚遇却只是深深的喘息,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水浸湿了她的衣衫,因为刚才将内衫脱了,当外面的那一层打湿之后,便可以看到那抹胸,她的身体在他的怀中,楚遇的脑海里突然闪过昨晚的抚摸,和刚才在石壁上的那个影子,每一个勾勒起伏都是婉转天成。

他便是再如何隐忍,也不过是一个年华正好的男子,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终归像是走投无路。

江蓠的脑袋刚才被亲的晕晕乎乎的,微微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抬眼一看,却猛地一怔。

楚遇的目光太过炙热,却也是难耐,他看着江蓠睁着的清澈未明的眼,将她抱得更紧,而此刻,江蓠微微一动,便听到楚遇闷哼一声,男子身上的变化清晰的在他的身上出现。

江蓠呆住了。

楚遇只是微微的喘息,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他的气息薄薄的侵来:“阿蓠,我忍不了了,我想要欺负你。”

江蓠的身子被这样一句话激得全身一颤,顿了一会儿,她突然伸手环抱住他的腰,声音轻轻的:“你欺负我吧。”

她的脸滚烫的,身子也是滚烫的,她说完这句话,就恨不得将自己的脸埋入水中,可惜她的话一落,对面的男子的身子微微一僵,突然将她一抱,然后将她抱起来。

他将她的身体放到自己的衣袍上,俯身而上,声音压着,从喉咙里吐了出来:“阿蓠,我想要你,无论是你的心,还是你的人。”

他伸手将她的衣服一勾……

星光在野,花香淡淡。

------题外话------

我在想我会不会被拍死,我会尝试着再补一下,今晚十二点之前如果能补,就补在这章了,如果不能~拍死我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