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3章 彩凤双飞

第二十三章 彩凤双飞

江蓠只觉得全身烧成了灰烬,眼里嵌进他深深注视的双眸,他的目光太过幽深,却带着本性的侵略和征服,被他的眼睛一看,她只觉得全身都在轻轻的颤抖。

她害怕着,紧张着,可是却也是期待着,迎接着。

命运仿佛浅浅的一道港湾,终于让他们狭路邂逅,这样的相逢看似机缘巧合,却最终是无法避免。

他紧紧的盯着她,深深的呼唤她,仿佛要将这一世的温柔都用尽,将这没有前路的未来和注定的颠肺流离,如许煎熬排挤在外,天上的星子落了一地,她睁着迷蒙的眼睛,整个世界却只看得他一个人。

她终于,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了他。

楚遇紧绷着自己的身子低头,温柔而克制的吻她眼角的泪,声音忍耐的不成样子:“阿蓠。”

除了喊她之名,再也别无办法可以填满心中的沟壑。

她缓过来看着他因为忍耐而紧着的脸,喘息压抑,汗水在他的下颌处凝结,她撑起来吻过去,抱着他的头吻过去。

江蓠在几近眩晕的时候瞥见桃花飘零的湖水,深深浅浅的仿佛也在晃动,星辰坠落下来,直直的摔进心尖,璀璨出盛世烟火,她伸出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闭着眼,深深的道:“子修,我爱你。”

楚遇深深的喘息,狠狠的落下密密的吻,需要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能表达出内心心中那万一的爱恋。

“我也是。”

爱你有多久?一晃眼却已经几个轮回,哪怕这一世前程尚远,只要有这么一句,那么,赴死也从容。

但为君故,八寒地狱,含笑无苦。

命运要将你毁灭吗?那么,让我来。

——

江蓠是在一线熹微的光亮中睁开眼的,她脑袋还有些重,她突然觉得有些异样,微微一动,小腹上的手一收,她赤着的后背紧紧的贴上一片结实,楚遇将自己的下颌轻轻的放到她的肩头,声音还是微微的沙哑:“阿蓠,醒了么?”

江蓠的身子一顿,昨晚的记忆顿时闪现,她的心如擂鼓,脸顿时又烧了起来,楚遇的呼吸就在后面,挨着便成为火热,她只能轻轻的“嗯”了声。

楚遇看着她渐渐红了的耳垂,忍不住微微偏头,轻轻的含住,她的身子微微一颤,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句:“子,子修。天,天亮了。”

楚遇低低一笑:“还早呢,阿蓠,还痛吗?”

江蓠这下不仅仅是脸烧着了,浑身都烧起来,她只能闭着眼,道:“不,不痛。”

楚遇看着她的模样,笑着在她的后背落下一吻,道:“真不痛?”

江蓠背后微微濡湿,痒痒的,实话实说道:“真的。”

她刚刚说完,身子突然一僵,楚遇却已经将的身子转过来,两人的身上只搭了件楚遇的衣服,现在这个时候,两人都可以将对方看的清清楚楚,如果黑夜是保护色的话,那么晨曦就是将一些展现,江蓠忍不住想躲,却被他轻轻的搂住,微微的道:“阿蓠,好不好?”

江蓠看着头顶那一角缝隙中露出的光亮,脸红的快要滴血了:“可,可天亮了啊。”

楚遇抬起眼睛一瞥,道:“还早,阿蓠,好不好?”

江蓠完全没有办法拒绝,只能点了点头,江蓠化为他身下的一滩水,随着他的动作而渐渐的浮起的涟漪,他深深的道:“阿蓠,真好。”

江蓠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思考了,末了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是怎么被楚遇抱着洗净身子的,她任凭他为她穿好衣服,然后将那带着红痕的衣袍折好,看的江蓠红了脸瞥开眼。

楚遇伸手抱着她,然后走出洞口,夜晚看天地是一种味道,白天又是另外的景色,颜色明亮起来,满满的挤在一堆,一树树的鲜艳夺目,桃花瓣洒满了一地,一路的延伸都是红艳艳的。

江蓠想要挣扎着下来,然而却被楚遇牢牢的抱住,道:“阿蓠,我来,你休息一下。”

江蓠再次没有办法的想要转开自己的脸,在这一方面,她就只能是弱势的一方,楚遇抱着她,然后轻轻一跃,然后稳稳的坐在一棵大桃树上,太阳从山谷中出来,这千万里起伏的山河罩着霞光,雾气也渐渐的消散,楚遇看着她在桃花中容颜,眉角依然含着那种别样的艳色,当真是一枝红艳露凝香,他满足的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道:“阿蓠,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偷得浮生半日闲?”

江蓠的心情也舒畅起来,点了点头,伸手握住他的手,微笑起来。

楚遇深深的看着她的微笑,仿佛要将这样的微笑刻进自己的骨髓,江蓠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时光能够停驻在这一刻,那该多好。

风吹过,桃花瓣纷纷扬扬的洒满,此刻缄默,温暖永久。

过了一会儿,江蓠问道:“子修,我们还能不能去看看那个和你母亲有相同面容的人?”

楚遇点头道:“自然要去的。我想,她或许,很有可能是我的母亲。”

江蓠抬起眼睛看他,然后道:“如此说来,那么孤城……”

楚遇伸手握住他的手,道:“无论他是谁,我们都是清醒的人,知道什么对我们是重要的。所以,断不会因为突发的因素而放弃原来本身的目的。”

江蓠点了点头。

楚遇的眼睛飘向远处,道:“当年的事,便只是当年的事罢了。总要往前面看才对。”

江蓠微微一笑,转过头看着他的容颜,如此深刻的被阳光刻镂着,她的手指反握过去,笑道:“是啊,总要往前面看。”

两人就这样坐着,等到太阳终于开始火热额时候,楚遇才将她拦腰一抱,道:“走吧,阿蓠。”

两人一起走出山谷,两人回想起回来时候的山水走向,然后开始找路前行。

两人正在往前走着,楚遇的脚步却突然一停,然后抱着江蓠跳往树梢,片刻之后,有几道身影渐近。

江蓠和楚遇相对一看,来的人竟然是皇甫琳琅和一个东支国的女将军。皇甫琳琅身后跟着那个老太妃的名叫做“青儿”的男宠,那个男人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东支国男孩子。而那女将军的身后也跟着两个东支国的男人。

他们在江蓠和楚遇旁边的树下停下来。

皇甫琳琅道:“我看女将军你们不必再多抱希望了,右丞相肯定已经死了。”

女将军道:“那么怎么办?难道就让右丞相这样白白的死了?”

皇甫琳琅挥了挥衣袖,道:“不,右丞相之死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你们心中的大祭司已经危在旦夕了,可是你们竟然却没有在最佳的时机动手,现在想要动手也很难了。”

女将军道:“那怎么办?现在楚国的军队逼近,我们还是需要大祭司,哪怕他已经叛变。”

皇甫琳琅笑道:“你们现在只需要好好的对付楚国的军队便是。其他的,暂时不要多想,你们只需要按着我说的做,那么就必定没有什么事。至于你们的大祭司那里,放心,更好的计划还在等着,对于他,真正的办法就是在整个东支国百姓面前戳破他,将他推下神坛。他恐怕对那个假冒的绣夷动心了吧,这种人无情无爱才没有死穴,否则那便是万丈深渊。他只有两个选择,我倒要看看,他会选择那一个。”

女将军犹豫道:“可是……”

实在是孤城在整个东支国都太过神话,几乎没有人敢去挑战,哪怕是他们,都很怀疑这个貌美的少女能不能做到。

皇甫琳琅笑道:“将这个男孩带回去吧,这是送给孤城的第一份礼物,你会看看,他是怎么身败名裂的。”

那个女将军顿了顿,最终点了点头。

皇甫琳琅道:“别忘记我们的交易。”

女将军点了点头。

皇甫琳琅一笑,然后转身,那个青儿将那个男孩放在地上,由青儿陪伴着离开。

等到皇甫琳琅离开之后,那个女将军的眼睛微微一眯,和身后的东支国人说了些什么,但是江蓠和楚遇完全不懂,就只看到那些人犹豫的看了看那个男孩一眼。

那个女将军走上去对着那个男孩说了什么,然后伸手拉住那个男孩的手,但是当拉着那个少年的手的时候,她的脸色瞬变!

江蓠和楚遇看去,只见那个男孩的掌心,竟然是一只眼睛的形状,看起来灼灼逼人,威慑逼人。

那个女将军脸色兴奋起来,突然跪下地将那个男孩抱在怀中,再次说起了什么,她身后的东支人显然也很高兴,那个女将军将那个男孩抱起来,然后转身和那些人离开。

两人看着他们消失的身影,江蓠问道:“子修,我们要不要去?”

楚遇盯着那些人的身影好一会儿,方才一笑,道:“不必,有些事情,只能自己解决,别人帮不了。”

不是不想帮,而是根本帮不了,既然舍弃了爱情和其他,他就必须面对自己要付出的代价,无论怎样的痛苦。

江蓠也点了点头,心中暗叹一声。

等到这一群人走之后,两个人才开始找路回去,回去的行程显然快的多,而两人也没有料到,会在路上遇见楼西月一行人,而此时,风度翩翩的楼家少爷几乎变成了个野人,一见楚遇,顿时两眼泪汪汪的道:“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