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4章 黑暗拥抱

第二十四章 黑暗拥抱

楚遇看着他这模样,倒是笑了笑,道:“楼西月,你这是怎么了?”

楼西月一张脸糊糊的,身上的外衣已经碎成了片,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身上挂着,而他身后的士兵比他不逞多让,他抹了抹自己脑门上的泥土,道:“殿下,我们意外发现了一条水道,竟然可以直接穿到王宫后面。

楚遇的眉毛挑了挑,和江蓠相对一看,道:“你怎么找到的?”

楼西月也算是歪打正着,他带着那些士兵前行,刚开始的道路确实是很好走的,但是等到了深处,各种毒蛇蚂蚁就冒了出来,还遇到了瘴气。他们一行人为了躲避瘴气,于是选择了水道,一路上用冷水洗脸,但是后来迷失了方向,一群人只能乱撞,楼西月都在想这回万不要交代在了这里。结果没料到东串西串竟然顺着一排悬崖上的小道越过,见到了远处比邻着一座山脉的东支国王宫。

楚遇听了楼西月的简述,问道:“你还记得那条道路么?”

楼西月点了点头:“回来的时候全部做了标记,没什么问题。”

楚遇道:“没什么问题就好了,暂且这样。你们带出去的兵马还剩下多少?”

楼西月道:“还好,我以为要去大半,结果剩下了三分之二。”

楚遇点了点头:“我们先回去,这条道路,或许还有大用处。”

江蓠的心里微微奇怪,掌握了这条道路,楚遇完全有机会夜袭,但是现在看来,他却仿佛没有一点想要取胜的意思,仿佛在等着什么似的。

——

东支国王宫。

齐薇在皇宫内坐立不安,右丞相的尸体被她拖着放到了旁边的屋子里,虽然穿到这东支之后,已经被孤城的杀人手段折磨的已经适应了血腥味,但是搬运尸体还是第一次。

她的目光看了看躺在**的孤城一眼,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都已经昏迷了一天了,竟然还是一点声响也没有,虽然听他说他休息一会儿就会醒来,但是这样睡下去也不是一个法子啊。她不由慢慢的走近他,想起他晕过去的时候说过的话。

醒来之后就送她走吗?

她的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但是却不知道为何要叹息,明明自己的愿望就快达成了,再也不要被他控制和利用了,但是末了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的高兴的意思。

走吧走吧,她心里叫嚣着,可是眼珠子却扎在了他的脸上,不得不说,这男的长得真好看啊,想当初绝对妥妥的理想型啊,可谓是心目中男神的升级版,可是再升级版和自由和小命比起来,也是差了啊,男神曾可贵,生命价更高。

她的目光落到他的脸上,伸出手指轻轻的点在他的鼻梁上,然后试了试高度,最后又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奶奶的,要不要这样,和他一比自己就是一个塌鼻子!男的长的太好看绝对讨不了老婆。薄唇的人都是寡情的,呵,这面瘫臭屁冷冰冰的也绝对薄情!少惹为妙啊少惹为妙。

她的心里虽然这样的想着,但是脑海里却不由浮现当日自己被那七皇妃送来的时候他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还有在迷迷糊糊中那双说不清楚的眼光,甚至于前面他从右丞相手下救出自己,这些东西一摞摞的摆在那里,让她的一颗心顿时没了着落。

她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心中对自己说,纠结个毛啊,他把你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你记不住吗?他欺负你在你面前杀死人威胁的时候你记不住吗?凭什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让她原谅了他?爱恨分明,现在她没有落井下石一巴掌拍死他就算是很对得起他了好不好。

想到此处她的心里又生出一种异样,他竟然这么放心将自己摆在她面前,难道真的不怕她一锤子下来将他给杀了?好吧,虽然按照她的小胆,在没有绝对的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她是对谁都下不了手的,更何况还是这个自己曾经一见钟情的男人。

齐薇站了起来,又跺了跺步子,这些天她也不敢叫人,害怕把事情败露出去,所以不仅没有人送东西,连蜡烛也没有人送来,刚开始她并没有注意,但是打了个瞌睡起来,才发现整座宫殿都黑了一大半,如果是平时也就罢了,但是现在除了她是活蹦乱跳的之外,隔壁还有一具尸体在那里摆着,因为害怕热,所以她平时叫人在宫殿里放着冰块,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可以将那右丞相的尸体保存好,避免极早的产生尸臭。

而现在,她这里就只剩下半盏蜡烛,看来最多再支撑半个时辰也就熄灭了。

风从旁边的窗户里吹进来,蜡烛燃得更欢,她踌躇了会儿,终于还是迈着步子去关窗户,否则这支蜡烛恐怕连一刻钟的时间都支撑不了。她穿过内堂的时候虽然害怕,但是人就是这样一个本性,越是害怕就越想去窥探一翻,她的目光极快的掠过那间放着尸体的房屋,然后猛地把窗户关上,可是还没有关完,风“呼啦”一声,然后吹灭了烛火,吓得她“砰”的一声将窗户甩上,然后飞快的跳了回来。

这下可就全黑了,她脑海里飞快的翻滚着电影里面的恐怖镜头,别人没吓着她,她自个儿先把自己吓了个半死。越想越害怕,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干脆坐到**,靠着孤城觉得还好些,就算是个植物人,但是也毕竟是一个人啊。

她心中默默道:“如果你们想要找人,这位比我好用的多。”

她念了一会儿,最后干脆直接上了床,然后抱着孤城,终于发觉了他的温度,拍拍他的胸膛道:“大祭司,先把你的胸膛借给我用用。”

她将自己的头贴到他的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竟然觉得心安了不少,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是靠一靠,但是到了后来,觉得挺舒服的,不由自个儿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抓过她的手臂枕着,反正他也是没什么感觉的,枕一枕想来对他没什么影响。后来她干脆就睡了过去,可惜的是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睡相有多么的难看,原来的时候就习惯抱着一个大抱枕,这回也果断将孤城当成了一个抱枕,只不过为了汲取暖意,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她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孤城,发现他还在沉睡中,一颗心顿时落了下来,然后将自己从他身上爬下来,心虚的看着他被自己的手压在脸上的红印,心中万分庆幸这位没有醒过来。

齐薇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扒出自己的东西吃了起来,后来看看孤城,心中生出一种可怜之意,将冷茶水倒了一杯,然后沿着他的嘴唇灌了下去。

大白天的,但是宫殿内的视线依然不太明朗,她走过去将窗户打开,回来的时候眼睛再次忍不住的瞟了一眼那屋子,这一看,脸色顿时一白!

那具尸体竟然不见了!

她捂住自己快要惊呼出来的嘴,然后跑回屋子,摇了摇孤城,急道:“喂!你醒醒啊,人的尸体不见了!”

可是这回孤城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青天白日的,她倒觉得渗得慌。

这一天她都是在胆颤心惊中渡过的,到了晚上,天还没怎么黑,她就将自己给缩在了孤城的旁边,夜晚降临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总是那具消失的尸体,白天的时候她转了一圈也没有见到,那么大的一坨,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了呢?尽管胆子不错,但是到底是一个女子,本来不信什么鬼神的,但是这遭穿越,遇见的这么些人,这么些事,到底让她的心底烙下了疑问。

齐薇缩在孤城身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觉得甚至连孤城的心跳也没有了,她顿了一会儿,忍不住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他的心口上一听,顿时一惊。

真的没有了心跳!

她只觉得遍体生寒,那个右丞相的尸体和此类的恐惧倒抛向了九霄云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没了心跳没了心跳没了心跳……

这四个字仿佛魔咒一样,她觉得心中一拧,还没有反应过来,眼泪便啪啪啪的落了下来,她伸手一抹,看着自己的眼泪呆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止住,拼命的摇着他的身体:“孤城!你不是说要送我走吗?你死了还怎么送我走?!你这个骗子!老娘告诉你,你要不把老娘送走,老娘将你脱光了先奸后杀再鞭尸!”

她只觉得慌,仿佛这样才能减少心中的慌乱,她脑袋瓜子上出了一脑门的汗,用手大力的擦了,但是簌簌的又冒了出来。她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心中安慰自己,孤城是个异类,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先别慌。

这样安慰一下,脑袋一闪,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肌肤,还好,还是热的。

想到此处,她不由又暗自唾弃自己,慌个什么,她死了这个人还会活得好好的。

孤城这边的事情先放下来,周围便又觉得阴森森了,她的目光在黑暗中瞅着,突然觉得旁边的帘子动了一下,窗户早就关得密密实实的,怎么可能有风?

这样一想她打了个哆嗦,但是她脾气也是冲,心道你他妈装神弄鬼算个什么,大胆的露出来叫她看看才是正理!

她自己顺手扒拉了旁边的一个烛台,将尖锐的一面抵在外面,然后对着那帘子处走去。她气势汹汹的冲过去,将帘子一掀开,却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而那边的帘子又开始轻轻的摆动。她干涩的眨了眨眼,最后走过去,凭着这股气一路掀开帘子,绕着整个空荡荡的大殿转悠了一圈,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齐薇静下心来,才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是原来摆放那个右丞相的尸体的地方,这样的巧合让她觉得汗毛倒竖,她紧紧的绷着身子,警惕的看着周围。

她正在想着怎样才能显得有气势些,但是刚刚挺起身子,就觉得后背一凉,然后肩上轻轻的放下一只冰凉的手。

她觉得心都跳了起来,一把跳起来,闭着眼睛就想将手中的烛台插过去,可是刚刚一动,自己的手腕就被冰凉的握住,她的手不停的颤抖,却听到那个抓着她手腕的人道:“你怎么了?”

这声音因为沉睡刚起而显得有几分干涩和沙哑,但是齐薇却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抬起自己的脚一把踹了过去:“你他妈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可是刚刚说完,她立马看见黑暗中一道白影一闪,吓得顿时扑进了孤城的怀里,道:“鬼!”

她紧紧的抱住他,狠得仿佛要陷入他的身体。

孤城呆了一呆,他的手臂张开,低下头看着她扑进自己怀里的身体,仿佛有些手足无措。

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抱过她,或许是个意外,但是他却可以感受到属于她的味道和体温。

她就要走了。

这个念头忽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来,竟然是难以言诉的隐痛,他低头看着她,手臂一软,轻轻的搭在她的身体上,然后,轻轻的抱住她,不敢用力,害怕这么一用力,她就会消失的一干二净。

齐薇的心静了下来,小心的睁开自己的眼,却发现根本没什么白影,她觉得是自己眼花了,于是就想从孤城的怀中挣脱出来,可是刚刚一动,却被他紧紧的抱住。

她微微的奇怪,道:“放开我啦,刚才是我眼睛看花了。”

齐薇说着又挣了挣,但是孤城却依然没有放开,她脑袋一蒙,突然间一呆,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起自己的眼睛往上一看。

黑暗中,那双眼眸沉沉的逼下来,仿佛有千言万语,她的心一跳,孤城的声音在黑暗中弱弱的响起:“齐薇……”

她在黑暗中等待着,一颗心砰砰砰的乱跳,眨巴着眼睛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然而他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抱住她,仿佛这样就好了。

------题外话------

还是齐薇吧,取名无能。

谢谢一下妹纸的月票

ujfj单 投了2票

anniel 投了1票

pass928 投了1票

谢谢暖化他妹纸的100朵鲜花和anniel的钻石。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