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5章 以谁威胁

第二十五章 以谁威胁

齐薇在他的怀里,到了最后没有听到他说个一句半句话,不由微微失望,将自己的嘴一撇,然后道:“你松开我啊,我不害怕了。”

孤城“嗯”了声。

齐薇停了一会儿,却发现他动都没动,正想开口询问,孤城却已经淡淡的松开了手,他退开,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齐薇浑身立马一抖,然后指着旁边的地面道:“那个右丞相,我将他的尸体搬到这里,可是竟然不见了。我把门都关上了,也没有人来,怎么可能就不见了呢,你们东支这地方诡异的很,该不会真的有什么僵尸冒出来吧?”

孤城听了,退后一步,微微屈膝往地面一看,道:“他的尸体被吃了。”

“吃……吃了?!”齐薇这回可是惊呆了。

看着她睁着的微微惊讶的眼,却没有丝毫的恐惧,这一年下来,当初看着他杀了绣夷之后那张惊恐至瑟瑟发抖的脸,现在却已经能接受了。

他究竟改变了什么?

他微微垂下自己的双眸,道:“你看看,这地上是不是还有水痕?”

齐薇几乎将自己的眼睛贴到了地面,才发现了细微的痕迹,奇怪的道:“这原来就是放冰块的地方,有什么奇怪的?”

孤城道:“冰块化成的水是一滩了,而现在那些水痕是一条条的,那是那些虫蠕动留下的痕迹。那些虫在南疆是为了消灭腐尸的。”

齐薇道:“它们,是怎么进来的?”

孤城解释道:“被人放进来的。”

齐薇再次张大了嘴:“怎么可能?”

根本就没有人进来好不好!

孤城却再也没有解释,而是闭上了眼睛,然后转向她道:“待会儿,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

齐薇呆了一呆:“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孤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突然伸出手,在她的肩上一点,齐薇的身子瞬间一僵,怒道:“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又限制老娘的自由!”

孤城却将她无法动弹的身体按到旁边的椅子上,转身而去。

齐薇喊了他几声,可是他却连头都没有回,她心中不由感到分外的恼怒,心里不由想起刚才自己想要问他“身体怎么样”的冲动,恨不得揍自己一拳,关心这个人干什么,纯属找虐。再想起自己刚才对他生出的一丝莫名的好感,瞬间再次被浇得透顶。

老娘去!被打击了一次还不够,还要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她这样愤愤的想着,将自己的眼睛一抬,才发现眼前有了光亮,不过这光亮却是从大殿外照进来的,但是现在她全身无法动弹,也无法去听清楚外面的声音,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想起孤城出去的时候对自己说得话,什么叫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是了,自己的那个冒牌货身份已经曝光了,他出去收拾烂摊子了吧,完了,他会不会将自己给交出来?

虽然他说过一醒来就将自己送走,但是也保不准那个面瘫将自己给送到阴间啊。

这样怪不得齐薇这样想,实在是在很大程度上,孤城从来没有表现出他很重视她的模样,她认为自己就只是一个棋子,而现在,这颗棋子已经没有用了,他那么冷漠的人,会怎么办?

她一时间心慌意乱的,连血液都开始横冲乱撞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脚趾头微微一痒,不由得动了动,发现竟然可以动了!

齐薇的心中欢喜起来,然后静下心来去感应,发现自己的身体里竟然有一股极小极小的暖流,而刚才自己心慌意乱之下,竟然将这股小小的暖流带到了脚趾头,她闭上眼睛试了试,慢慢的去用自己这股小暖流去流转,在这股暖流经过的地方,微微的痒,但是竟然都可以动了。虽然能动的地方都很小,但是心底里有了希望,总能够将孤城在她身上的禁制给解了的。快点,在孤城回来之前能够离开就离开,就算被他逮着也能说他批准她离开了。

而她也不知道,这股暖流是刚才孤城留在她的身体里的,害怕这里冰雪刚刚融化,她呆在这里会冻,却没有料到意外给了她解穴的机会。

而门外,孤城的眼睛正在缓缓的看过去,除了右丞相之外,所有的官员几乎都聚集在那里,孤城站在那里,因为穿了紫衣,所以凝固的血液在黑夜里根本看不出来,虽然脸因为失血过多而微微的苍白,但是一双眼睛却愈发的高不可攀。

他的目光看向女将军:“女将军你来干什么?”

女将军道:“大祭司,我们前来是想给您汇报一件喜事。”

孤城看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女将军将自己的身子一闪,身后的一个小男孩露了出来,道:“大祭司,这是东支皇族的血脉,还请您将他封为皇储。”

孤城道:“女帝还在,封什么皇储?”

女将军低头道:“大祭司,在东支,皇族的继承是按照血缘来定的。陛下到现在还没有选迎王君,有必要先稳定人心。”

孤城听了,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迈开了步子,他背负着右手,慢慢的走下,一步步走近那个小男孩身边。

几乎所有人都在他这样的气势下慢慢的往后退,但是唯有那个小男孩没有丝毫惧意的睁着眼睛平静的看着他,那双眼睛下面,有着不属于他年龄的令人心惊的平静,他的年纪虽然还小,但是一张脸却已经显出了非凡的容色,每一分都精雕细琢,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睛,随着他的走动而渐渐的变化出双瞳。

孤城站在他的面前。

这一刹那,作为东支国的大祭司,他清晰的看见了这个东支帝王星的未来,险峻,恶毒,血腥而尊崇。

很少有人敢和他对视,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男孩,竟然有这么一双无畏的眼睛。

孤城的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问道:“告诉我,你的名。”

小男孩只是看着他,一双眼睛似乎在审视,仿佛在端量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实力,或者,值不值得他去开这个口,顿了一会儿,他才道:“云起。”

“云起?”孤城的眼神微微一压,嘴角却意外的浮起一丝笑意,随之将自己的眼睛看向远处,道,“云起,好名字啊。你值得这个名。”

女将军的眼角瞟到孤城的这个笑意,心里微微意外,根据种种,她猜测孤城是想夺权篡位,毕竟在东支国的历史上,曾经最厉害的大祭司就差点将东支给颠覆了,可是不知道最后出了什么事,那任大祭司倒下,但是现在的种种,表明孤城也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如果他真的有这个心思,他怎么会用那样的眼神去看这个小男孩,是欣慰,是解脱,甚至还有对他的忧虑,仿佛在忧虑一个自己孩子的未来,这样的眼神,她从来没有在这个几近于灭绝人欲的大祭司身上看到过。

孤城抬手轻轻的放到云起的脑袋上,但是还没有放上去,那个太师便举手迎了上来,孤城的武功如何,没有人不知道,只要他的手稍微用一下力,那么云起就没有命了。所以他不得不防。

但是他的手刚刚伸出来,云起却道:“太师大人,让大祭司做他想做的。”

那太师的脸色微微一变,扫了一眼身后的文武百官,最终将自己的手放了下来。

孤城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额头,微微一顿,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然后将他的手心翻转过来。

类似于一只眼睛的掌纹。

他的眉头突然一凝,最后缓缓的放下来,冷冷道:“这个男孩,我不会封为皇储。”

女将军立马怒道:“大祭司,你这是什么意思!”

孤城的眼冷冷一瞥:“我的意思,难道女将军还想听第二遍?”

女将军道:“大祭司,你看到了那只手,那不是普通人的手。当年,第一个任命祭司的东支皇帝就是有这样的一只手!他亲手开拓了东支的盛世,这是东成帝的转世!他是天命所归!我们在这里,请您将他任命为皇储,扬我东支国威,壮我东支国土!”

她说着“砰”的一声跪在地下,道:“请大祭司诚心去看,任命云起为皇储!壮我东支!”

女将军这样的一跪,剩下的文武百官也跟着跪下,道:“请大祭司任命云起为皇储!壮我东支!”

这样以东支国的前途为威胁,若是孤城不同意,那么在所有人眼里,那可谓是不正之心太过明显。

孤城的眼睛看着她,道:“不可以。”

女将军一双眼睛在火光中散发着迫人的锋芒:“大祭司,您这样做是要置东支于不顾吗?东支国正在遭受外敌的入侵,坐在王位上的女帝根本不是真正的女王陛下,您这是要灭亡了东支吗?”

孤城依然不为所动:“谁告诉你她不是真正的女帝?”

女将军也是怒了:“大祭司,如果你敢,就叫那女帝出来看看!东支国皇族的血缘有着感应和联系!只有他们的血液才能保护东支屹立不倒。请大祭司让她出来,如果是假的,让整个东支国的百姓看着她被处决,那么您依然是整个东支至高无上的大祭司。”

这样明显的威胁,在以前,她是根本不敢说的,那是因为民意不能违背,但是现在,有了东成帝的转世在此,那么大祭司的位置就极有可能被动摇。为了整个东支,她愿意承担这一切的后果!

孤城只是冷冷的听着,根本就像是没有入耳的模样,女将军干脆站了起来,道:“攘外必先安内!孤城,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另立新帝,再选大祭司!”

孤城的嘴角一挑,突然伸手轻而易举的抓住脖子,并没有如何用力,只是钳住她,道:“女将军,整个东支,难道就你一个人了?我告诉你吧,那个女人就算不是绣夷,但是想杀想剐是我的事。”

他说着手一甩,女将军的身体就被甩到了地上。

孤城将自己的袖子一挥,然后转身而去。

女将军站了起来,一声怒吼:“站住!”

孤城微微回头,密密麻麻的黑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了王宫,火把宛如游龙一样的闪出来,整个王宫所有的空隙里,全部挤满了兵甲。

女将军道:“大祭司,您就算武功无双,您抵抗的了这么多的人吗?一人之勇,匹夫之众,如果您想要包庇那个假的女帝,我就算拼了我这条命,也会来个同归于尽!东支国的皇族威严不容亵渎!”

她现在还存在着一丝顾虑,就是孤城的能力,无论从哪方面来讲,孤城的能力都是足可彪炳史册的,如果贸然将他给推了下来,在这对阵楚军的时候,是极为危险的。如果能让孤城将那个假冒的女帝给交出来处置,那么也算是孤城的退步,所以她才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其实她认为,这个退步对孤城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就是少了一颗棋子吗。

孤城却依旧将他的后背背对着她,道:“不可能。”

这样冷而果断的回答,让女将军的眼睛一呆,继而她冷冷的挥手,“哐”的一声声远远近近的响起,带着火的弓箭被搭在了弦上,冷兵器的锐光在火光中织成一道天罗地网,随时随地都可以将整个王宫完全的覆盖。

女将军道:“我最后问你一次,大祭司。你愿不愿意将假冒的那个女人交出来让我处置?如果你不回答,那么就别怪我将你和你身后的那座宫殿全部烧为灰烬!”

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战将,这么多年,她的身上练就出一身钢骨的气势,叫人不容忽视,举手投足之间也是大将之风。

孤城的背影,锋利的箭矢,明暗的火光,成为一种静默的姿态。

而就在这个寂静的时候,旁边的窗户突然被“哐当”一声推开,然后,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探出来,最后扒住旁边的墙,然后一下子跳了出来。她跳出来的地方刚好有一棵大树,刚好将她给遮住了,但是因为安静,那一声开窗户的声音又实在吸引人,所有,大家都不由将自己的目光移过去,发现了她,齐薇却没有去在意正殿外的人,而是满不在乎的拍了拍手,声音清脆而明朗的:“死面瘫,从此以后咱们就各自奔天涯了。”

------题外话------

谢谢一下姑娘的月票

南风抚 投了1票

ujfj单 投了2票

wendyz 投了1票

病态iv 投了1票

liu907098 投了1票(这位妹子的默默支持让吹很感动,谢谢~)

jhy0822 投了2票

谢谢昙花佛前的1朵鲜花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