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6章 舍不舍得

第二十六章 舍不舍得

她的声音微微的卷着,别有一股轻松的韵味,她的话音刚落,却忽然发现了不正常,身后的寒意太过逼人,即使隔得那么远,仍然感到后背一阵阵发凉。

齐薇停住,然后慢慢的转过自己的身子,靠在树边,从树叶的缝隙里扒拉着一看。

她的目光一瞅,还没来得看清楚,突然听到一声冷厉的话语:“射!”

耳边突然传来“刷刷刷”的声音,眼前的光景仿佛被戳破的筛子一样密密麻麻的切割开来,她猛地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箭?!射她?

她突地往后一退,然而她的步子虽快,那箭更快,眨眼之间,她几乎都已经听见了箭矢打在树叶上嘈嘈杂杂的声响,一声声仿佛急雨。

她心道要不要这么倒霉,刚刚逃出生天就要被射程筛子,这世界上还有比她更悲催的事吗?她急得想要翻窗,可是刚刚抬腿就被人一把捞住,她回头正想大骂,却看到孤城那双幽暗的眼睛,不知都怎么回事,她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明明刚才还想着他会不会将她给卖了的,但是现在却俨然将他当成了救星,她看见如流星一般擦进来的箭矢,急道:“小心啊!箭!”

孤城一把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手反挥出去,“咔嚓”一声,那一圈的箭矢顿时碎成粉末,他带着她身子一转,然后落到正殿的台阶之上,齐薇这才看清楚眼前的情况,顿时转向孤城,道:“他们,这是造反?”

女将军喝道:“大祭司!你还要包庇这个女人?”

齐薇听了,猛地看向孤城,脸上的慌张一闪而逝,然后伸手抓住他的衣袖,眼睛可怜巴巴的眨着。

那意思再过明显不过,大人,救命。

女将军大声喊道:“大祭司,你要想清楚,她不过是一个假冒的而已,你犯不着为她搭上自己的尊贵与前程。整个东支国的子民都还在看着你,仰望着你,你要为这个女人负了整个天下吗?”

齐薇一听,顿时来气,老娘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狗屁的负了天下也冒得出来,这样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那活生生的就是逼着孤城不得不放手。她的眉眼一扬,道:“呵!负了整个天下?我有这么大的力量么?再说了,女将军,你是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假冒的?”

女将军冷声道:“那么你敢让我们查探一翻吗?”

齐薇“哼”了一声,扬起了眉毛:“如果我是真的,你要怎么办?”

女将军脸色一寒,道:“如果你真的是陛下,小将愿意以死谢罪。”

齐薇拍了拍手:“你的命谁稀罕?如果你输了,就自己一边在街市上给我跪着,一边么,给我念顺口溜。”

女将军听了,僵了僵脸色,但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好!”

齐薇道:“好吧,那么你来验吧。要不要我说一个办法?嗯?”

她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有零碎的光,孤城却伸手拉住她的手腕,然后看向女将军:“她不能死,她若死了很多人都活不了。”

齐薇的心狠狠的一颤,这种话,怎么可能是孤城这厮能够说出来的?

但是手上的力道太重,让她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心底里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响着,一声声的叩击着她的心灵,她只能默默揣摩着他的表情,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会有什么表情呢,但是好像也应该像是什么表情都没有的样才对。她的心里终于忍不住,然后飞快的抬起眼睛看了孤城一眼,她的目光刚到途中,孤城也眉眼一低,看了过来。这一眼,仿佛什么感情都没有,但是齐薇却觉得心受不住的跳了起来,一张脸忽然红了。她心中暗暗鄙视自己,怎么就因为别人什么都没有的眼神而这么激动,真是丢脸。

女将军一听孤城的拒绝,冷笑道:“大祭司,你难道是看上了这位妖女?”

齐薇不由得竖起了耳朵,但是顿了半晌也没有听见孤城的回答,她纠结着要不要反击一小下的时候,孤城却淡淡的放开她的手,奇异的转了口风,道:“我立云起为储君,一月后继任皇位。”

这样的话一出,齐薇和女将军都呆了一呆。但是两人呆的原因完全不一样,齐薇心想这下自己这个女帝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退位了,而女将军却在诧异孤城的转变,心里的一个念头却愈发的确定,难道大祭司真的对这个女人生出了不一样的感情?

虽然东支并没有规定大祭司不能娶妻,但是每一代的祭司都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孤独终老或者死于非命。至今已经沿袭成一个传统。

“等等。”齐薇的眼珠子一转,笑道,“嘿,那是你们的事情,什么女帝啊陛下啊这些老娘现在还不稀罕。喂,女将军,本女王与你打的赌你还知道吗?”

女将军倒是没想到齐薇又将话题绕到了这里来,只能接到:“你要怎么赌?”

齐薇眼睛弯弯:“滴血认亲总该知道吧?”

滴血认亲?女将军和周围的人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齐薇眉毛微微一展:“好,就这样。既然你们怀疑我不是东支皇族,那么就让我的血和云起的来试试喽。如果女将军怀疑,还是可以将你的血和云起的一起看看,看是不是和我的一样。”

这样的做法看起来很是公正,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无法作弊。女将军犹豫了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齐薇拍了拍手,然后转身道:“我去拿水和筷子来呗。”

她刚刚一动,孤城便轻轻抓住她的手,她抬起自己的眼睛看了孤城一眼,只见他少见的皱了眉头,眼底分明有种“你别胡闹”的意味,看着他这眼神,齐薇心里倒有了几分成就感,心底里竟然有一丝小小的欢喜,她反手抓住孤城的手,眨眼道:“待会儿若是我赢了这个女将军,你能不能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

孤城的眼底映下她亮晶晶的眼眸,带着些微的欢喜,他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齐薇拍拍他的肩膀,道:“就这样说好了。”

她说完立马离开。

不一会儿她拿了两个装了清水的碗来,然后道:“女将军你自己将血滴在一个碗中吧。”

女将军看了她一眼,然后将自己的手指头刺破,放了一滴血在碗中。

齐薇将自己的血滴入其中一个碗里,然后走到云起的面前。

云起也放了两滴血在碗中。

齐薇从自己手中拿出两根筷子,然后各自在碗中轻轻一搅,刚开始的时候两碗中的血滴全部融合在一起了,大家都吃了一惊,然而下一秒,两个碗却出现了不同的状况,只见女将军那碗中,两滴血再次分开,而齐薇的鲜血,却和云起的合二为一。

齐薇笑了笑,然后对着女将军道:“女将军,不知你服还是不服?若是不服呢,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女将军的眼底却只剩下惊讶,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是假的!但是现在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却由不得她不信。

齐薇道:“女将军,记住我们的赌约。”

女将军的脸瞬间变黑,但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放心,我言而有信。”

孤城的目光却最终落到那个云起的身上,道:“三日后,你来,我为你开帝王之眼。”

他说着抬起了头,道:“今日之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从明天开始,全部进入备战状态。若再起挑衅,我绝对,杀无赦。”

众人听了他这句话,最后恭敬的躬身,道:“是。”

孤城的紫衣微微拂开地面,然后转身进入宫殿,齐薇见了,急忙跟了进去。

殿内还是一片漆黑,但是孤城在对着侍女吩咐之后,不一会儿所有的烛台上已经燃起了新的烛光。

孤城背对着她,站在窗前,问道:“你是现在走还是明早上再走?”

齐薇道:“明天吧,这么晚了我害怕。记住你要把我安安全全的送出东支国再说。”

孤城沉默了半晌,方才道:“我会的。”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刚刚燃起的灯芯爆发出一丝些微的声响,齐薇低下头,看到自己的影子被身后的一道光亮打了下来。模糊的贴在地上,而孤城的影子也斜斜的落下,她不由抬起了自己的脚,然后踩在他的影子上。

唔,这样就把你牢牢实实的踩住了吧。

她正在做动作,却不料孤城的身子突然一转,齐薇仿佛像是一个正在做坏事被抓住的小孩,她不动声色的收回正踩在他脑袋上的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孤城被这样的笑容一滞,仿佛没有看到齐薇的小动作一样,问道:“刚才,你要问的问题是什么?”

齐薇的眼睛眨了眨,然后顿了良久,低下了头,道:“嗯,你可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啊。”

孤城看着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齐薇清了清自己的喉咙,问道:“那个,我其实就是想问一下,你是不是,现在,真的没有把我当棋子了,你放我走会有一丁点的舍不得吗?嗯,那个,稍微一丁点啊。”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月票:

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 投了1票

墨古涵烟 投了2票

三千流殇 投了1票

谢谢liu907098亲的一张评价票~

鞠躬感谢~额,我对不起大家~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