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7章 无力告别

第二十七章 无力告别(一更)

薇说完,却不由的侧开自己的目光,不去看孤城此刻的表情。

她的目光又落到他的影子上,大殿内的灯火通明的,但是阴影却无处不在,她的脚尖轻轻的点着,手在后背轻轻的握着,微微蜷着一点点汗渍。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孤城的回答,齐薇将自己的目光微微一移,看着他紫色的衣角,在黑夜的灯火下衬得仿佛是一片黑色,她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猛地将自己的头抬起来,想要斩钉截铁的表示“要说快说,不说老娘不伺候了”的,但是却对上孤城一下子看来的莫名的眼神,不由将一胸口的话闷在了胸口里。她又再次看了一下,却发现那双眼睛依然像是深潭一样,根本就是冷冰冰的。

她怔怔的看着他,觉得被刺了一小下,但是瞬间便恢复过来,撇撇嘴道:“不说就算了,老娘也见不得有多稀罕。对了,我要走你不会要我身无分文吧,东支国什么都不多,钱啊宝石啊都多,你随便甩给我一袋子就可以了。”

她说完就想转身,孤城却淡淡的开口:“没有。”

嘎?

齐薇猛地顿住,然后转头就想去看他,然而他却拂了衣袖,从她的身边极快的闪过,道:“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就送你离开。”

话语刚刚说完,他的人已经在殿外。

黑夜里的长风从大开的殿门外吹进来,带着一丝丝凉爽的冷意,齐薇看着他背影闪出自己的视线,不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没有?这是回答的第一个问题还是第二个问题啊,还是两个?这也太言简意赅了吧。

管他呢,明天在说。

齐薇将自己甩在了**,脑海中不由的闪现他看自己时一闪而逝的目光,闭上了眼睛。

明天,明天终于可以走了……

晚上倒是睡了一个好觉,齐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将被子裹成一团抱着,心里面竟然意外的生出纠结的情绪来,自己何时又有了这样的一个习惯?

睁开眼睛看着,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应该还早。大概心中有点兴奋,醒的也比较早,也没有丝毫的睡意。她从**起来,换上一件往日叫裁缝做好的便利的衣服,这件女帝的盛装出门绝对像是连走路都被拽着,她将自己的头发编了一根大辫子盘在脑后,用一根钗子固定住,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上也轻松了几分。

做完这些,她对着大镜子对自己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来,然后往门外走去。

侍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调走了,到了门边回头看着自己这个生活了一年的地方,顿时有千种情绪纷纷过来,然后又呼啦啦的逃散,她迈开步子,然后一把将门给推开。

孤城背对着她坐在石阶上。

长空里风来,还有细微的虫鸣远远近近,鱼肚白的东方,是没有星子的天空,他坐在那里,仿佛与眼前所有的景色格格不入,就仿佛这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在黎明中苏醒,而他却在黎明中堕往一个人的黑暗深渊。

乌黑的发垂落,不知道什么时候泛了青霜,发尾凝着水雾。南疆的这块地界,本来水汽便重,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被挺得笔直,却有种永恒的寂寥。

齐薇走到他旁边,然后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问道:“哎,好久走啊。”

孤城的眼睛却还是漫无目的的看向远处,齐薇顺着他的目光一看,眼角飞出那宫墙的双阙,看着更远处黛青色的起伏山脉,一行飞燕出巢,剪出点点小影子,仿佛也带着一丝丝的孤清滋味。

齐薇的目光看向他的手,才发现他的手中抓着一个袋子,她不由想起昨晚上自己说得话,然后一伸手抓住袋子,道:“哈,真有啊,是黄金还是宝石?还是都有啊?孤城,看在你这么上道的份上,我其实也不会那么讨厌你啦。”

她说完就想拖过来看看,但是却拽不过来,不由使劲拖了拖,可是袋子却被他狠狠的握在手心里,甚至连手指头也微微的泛白。

齐薇抠了抠脑袋,道:“喂,你其实不用抓那么紧啊,你不想拿给我那么多但是至少让我过过眼瘾好吧。我在这儿呆了一年多,还没有好生看过什么奇珍异宝哎。”

她说完好久,孤城也只是沉默,齐薇觉得有些低落,好像不管她怎么说这个人还是没有点起色的样子,大家好聚好散,至少面子上要过得去啊。但是老是她一个人来说话也没什么意思。其实她还是想将两个人的气氛调和之后好好的问问昨天他的“没有”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都沉默着,直到天空渐渐渲染上了白,孤城才将自己手中的袋子松开,然后放到两人中间的缝隙里,齐薇伸手拿过,一边翻开,一边将自己的眼珠子瞪得老大。

祖母绿,猫儿眼,红宝石,翡翠……

天,全是少见的上等货的,这剔透度这大小这雕工,简直太完美了!

她正在心里狂吼着,却不料孤城冷不丁的冒了一句:“三百七十九天。”

嗯?!

齐薇正在扒拉好货的手顿了顿,然后转头看他:“什么三百七十九天?”

孤城的话却仿佛永远只说一半,不再多做解释,只是站了起来,道:“走吧。”

他迈开步子,齐薇也将自己的问题抛之于脑后,然后将袋子一扎,往自己的肩上一甩,扛着快步跟在后面。

孤城带着她来到马厩,然后道:“我们骑马走。”

齐薇看着那匹马,不由问道:“这匹马不会再次被你弄得将我驼到什么地方吧。”

她心中还在对上次祭祀的事情有点忌讳,明明已经逃跑了的,但是却被那匹马载着到了祭祀的地方,还被他……想到此处脸上不由微微一热,奶奶的,此仇都还没报呢!她飞快的抬起眼睛看了孤城一眼,心中默默画圈圈,甚至还小声的嘀咕出了声,但是依照孤城的耳力,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一样,翻身上马,道:“如果你怀疑,我们可以去集市上挑选一匹马。”

“算了算了。”齐薇立马摇头。

笑话,就算她要走了,好歹也顶着一张绣夷的脸好不好,到集市上去,还有大祭司陪着,她就永远别想走了。不过,孤城今天这么好说话也实在太奇怪啊。她想了想,道:“我还没吃东西呢,你给我点东西填填肚子吧。”

她说完这句话,孤城今日终于第一次回头看了她,但是掠过她紧身衣修饰的纤细的腰身,极快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你可以自己用钱去买。”

呵呵,果然还是那个毒舌面瘫,还以为转性了呢,还是那个臭屁的样子。果然是不受待见。

齐薇只能翻身上马,这时候孤城甩了一个面具给她,齐薇发现他还是考虑的比较清楚的,看来是真的让她走。两人戴上面具,然后骑马走出王宫。

经过集市的时候齐薇去买了些大饼和干粮,然后和孤城一同骑马走出江安。

因为打仗,所以这一路上的检查十分的严格,若不是孤城的令牌在,恐怕她都不知道要被卡住多少回了。两人走出集市,便开始策马狂奔起来,孤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马打的极快,任凭齐薇在身后追得跟个什么似的,直到她忍不住开口道:“喂!你停一停吧,我都快被颠死了。”

孤城这才将自己的马的速度放下来。

出了江安,便是唯一的一条官道,孤城道:“骑快马要一天时间,若是平常要两天,慢走要五天,你怎么选?”

齐薇也知道若要真正的安全,必须走出东支,去往楚国,然后再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然而这东支即使是官道也会有很多的危险,由孤城护送那是再好不过。虽然她很想极快的走出这里,但是短途的快马她可能接受,若是路途过长的话,那可就吃不消了。

她道:“平常的吧。额,对了,你不会中途的时候把我丢下吧?”

孤城道:“不会。”

说完双腿一夹,马也跟着奔驰起来。

到了中午,齐薇撕下自己的大饼吃起来,然后递了一大半给孤城,孤城皱了皱眉头。齐薇心里起了恶作剧的心思,道:“嫌弃什么?你是东支国的大祭司还嫌弃你的子民做出的东西啊?”

“我……”

孤城刚刚的张嘴,齐薇便一把将葱花大饼塞到了他的嘴里,看着他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的模样,哈哈大笑了起来。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的,十分的好看,孤城看了一眼,却不敢多看,将自己的目光移向远处,口中的饼子倒是没什么味道,但是刚才她的食指触着他的唇的感觉却依旧那么清晰,仿佛要将他烫化了一样。他默默的垂下眼,抓住露出在嘴外的大饼,齐薇立马扬眉道:“唉唉唉,可不准扔啊!珍惜粮食懂不懂!”

孤城却撕下了剩下的半张大饼,然后慢慢的咀嚼起来,他的容色是珍重的,仿佛在细细的将这份最后的东西点点的榨干,不忍心太快,一块便抓也抓不住。

而有些东西,像他这样的人,是永远也抓不住的。

孤城仿佛自带虫蛇避让体质,在东支山谷中随处可见的毒物,仿佛在他经过的地方齐齐消失了一般,甚至地上都没有一只蚂蚁在爬。两人在晚上的时候赶上了开在路边的小店,店不大,也只有两间房。两个人各要了一间,然后打发着睡觉。

晚上的时候齐薇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但是一睁开眼却只有空荡荡的黑夜,而且这种被注视的感觉她在王宫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好多次。她不由感到毛骨悚然,想要爬到孤城的房间里去求助却觉得必定会让他笑话,于是也只能硬撑着,刚开始的时候十分的警惕,但是后来也就迷迷糊糊的了,在半梦半醒之间,她突然觉得那种感觉又回来了,不由的将自己的手紧紧的抓住床边的瓷枕,稍有异动便一个瓷枕摔过去再说。

那感觉渐渐的迫近,齐薇却不由微微的一怔。

这气息并不明显,但是却太过熟悉。

她觉得有一道目光长长久久的驻扎在她的身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的头上微微一沉,却是一只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头上,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只手微微的颤抖着,过了一会儿终于平静下来,然后轻轻的抚摸她的发丝。

他的动作很僵硬,但是却很轻,就像羽毛轻轻的扫过,若不是黑夜里将感觉无限的放大,恐怕她也感觉不出来。

这是如此温柔的抚摸。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停了下来,一声低哑的呼唤轻轻的吐出:“齐薇……”

这声音太过干涩,干涩的仿佛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喊这两个字身上,末了再也说不出来。可是就这样的两个字,却令她的鼻尖微微一酸,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太过深刻,深刻的让她觉得下一刻天崩地裂,而他们两个却只能在这最后一刻里做苍白的告别。

过了很久很久,久的若不是她醒着闻到他的气息,就会觉得他早就已经走了,更漏突然慢了起来,然而在谁的心底里,却希望这更漏子再慢些,慢到将这样的夜晚永远的延伸下去。

末了的时候,她终于闻到气息渐渐淡去的声音,过了很久之后她才睁开自己的眼,然后目光落到旁边的桌子上,夜晚的时候她取下自己的两支发钗,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了一支。

她静静的看着,却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

第二日的时候两个人都是默默无语,一路上都是寂静,然而时间却过得极快,当夕阳将一刃血红插入天边的云彩的时候,齐薇终于站在了楚国的地境里,而不远处,山水小镇已经燃起了灯火。

那才是人间景象。

两人翻身下马,很显然孤城就只能将她送到这里。

齐薇看着他,微微抬起自己的脑袋轻轻的看着他,他依旧是那冰冷的模样,看着她的眼神也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像是他们从来不是熟悉的。但是只有彼此知道,这个世界上,他们都是对方互相刻镂的一道影子,想要抹去也不能。当初的动心源于每一个少女心中对于完美情人的幻想,但是接触之后才发现那个完美只是假象,他太过冰冷,太过漠然,甚至太过无情,叫人捉摸不定,让人时时警惕胆颤心惊,就像是一块水晶,任凭灯光折射出再多的绚烂,也不过是一片空白和虚渺,看不透。

齐薇顿了顿,问道:“嘿,最后了,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孤城静静的看着她,她的眼眸亮晶晶的,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他皱了皱眉,张了张嘴,道:“保重。”

就在他将两个字说出的瞬间,齐薇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她扯了扯嘴角,然后拍了拍孤城的肩膀,道:“好吧,你也要保重。虽然这一年来你对我很压榨,但是还是依靠你我才能衣食无忧的,至少也学会了东支国的语言。虽然这里的饭不好吃,菜不好吃,也没看见过几个美男子,但是我还是很感谢你现在给了我自由。我的家太远,大概也回不去了,从此以后老娘我就行走天涯,走到哪儿就到哪儿。哈!好了,就这样吧。我们来个告别的拥抱吧。”

她说着张开胳膊抱了孤城一下,孤城顿了一会儿,终于反手抱住她,齐薇松开的时候他的胳膊控制不住的一紧,但是却瞬间松开了去。

齐薇离开,然后翻身上马,回头对着他一笑,道:“如果有机会,等我混出了头,说不定会回来看你。哈哈,虽然机会大概是没有了。再见。”

她说着挥了挥手,策马扬鞭而去。

孤城就这样看着她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天边晚霞似火,一点点烧起来,直直的舔舐进自己的眼角,几乎要将他这最后的一线克制给烧得干干净净。

他的身子扎在地上,想要抬起脚追上去,但是每一步都觉得是千斤之重,踩下去会是怎样的结果,他不敢赌。他看着她卷进这灿烂中,最终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他的眼前,这最后的拥抱余温还在,一点点却是透骨的苍凉。

——虽然机会大概是没有了。

这一句话翻来覆去在耳边响着,就像一根根钉子,缓慢而沉重的钉在胸口里,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几乎要将他最后站稳的力气都夺去,只剩下无能为力的阵痛。

齐薇齐薇齐薇……

他张张嘴,却根本喊不出一个字,她本该是属于灿烂的,不是他,他们,根本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他甚至以为自己会昏厥,但是他的身子依然不动如山。

夕阳沉下,晚霞渐消,倦鸟归巢,黑暗莅临。

他就这样站着,看着她消失于自己视线的方向,却仿佛她永远没有走过。

他伸出自己的手,两指间还紧紧的夹着她的发钗,他终于沉沉的一闭眼,“嘙”的一声,将那支钗子狠狠的扎入自己的手中。

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滴下,他却仿佛没有任何的感觉,他的眼神黯淡下去,然后转身,翻身上马,不再留恋的扬长而去。

------题外话------

二更晚上十二点啊~

谢谢恛滴三张月票和暖化他滴一张月票

谢谢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亲滴三颗大钻石~

我爬去二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