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齐薇听了他的话,呆了一下,但是随即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伸手拍拍他的脸,道:“小娃娃,这么小神神叨叨的干什么?姐姐我呢,不相信这些东西。你还是乖乖去睡你的觉,记住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流口水。”

她说着不理会云起那奇异的目光,转身回到了房间,她看着孤城的睡颜,心里却是觉得欢快的,现在这样的日子就是她所愿。

——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但是已经临近尾声,山川绵延,士兵们干脆坐在地上,将抓来的飞禽走兽在燃烧的烈火上烤着。

楼西月坐在地上,满身都裹了一层泥浆,但是他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将手中的蛇肉一转,然后深深的嗅了一下,然后一口咬了下去,上次他带着两千人去试探,凭借着这么多年的经验,成功完成了楚遇的任务。当然,他也受了点伤,想到这里他不由将目光转向楚遇和江蓠处。

军中虽然有军医,但是却只有几个,回来的时候起码就三百人受了伤,江蓠一个人领着那些军医进行快速的处理,昨晚上忙了一个通宵,刚刚才睡着。

楚遇靠在旁边的树木上,江蓠伏在他的膝上,沉沉的闭着眼睛。

他的手轻轻的将她笼在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将自己的披风撑着,替她挡住那些霏霏细雨,一双眼睛深深的注视着她,那样的目光,仿佛将眼前的女子多看一眼就少一眼的错觉。

楼西月微微皱了皱眉,然而楚遇的目光却突然的移来,楼西月立马谄媚的一笑,将手中的蛇肉向他那边招了招。

楚遇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然后轻轻的笼着她,将她抱了起来,对着楼西月道:“你在这儿守着,三天之内不要轻举妄动。”

楼西月吃了一惊:“殿下,你呢?”

楚遇的目光看向远处,道:“我带着阿蓠有事要去办。”

楼西月看了靠在楚遇胸口的江蓠一眼,然后露出一丝坏笑:“嘿,殿下快和嫂子去吧去吧。”

楚遇没有理会他的“意味深长”,而是身形一闪,瞬间消失。

楼西月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沉默了半晌,最终坐下来,盯着眼前燃烧的一抔火,微微思量。

这究竟是要干什么?

江蓠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雨已经停了,一线阳光从山谷的缝隙上泄下来,直直的流淌。她半眯着眼睛,撑起自己的身子,身上盖着的白衣也滑了下来。她手里抓着楚遇的衣服,抬眼看却发现自己现在在一个干净的石滩上,但是却没有楚遇的身影。

其他人呢?

她站了起来,然后转过旁边的弯谷,却发现楚遇半蹲着身子在水湖旁边。

江蓠轻轻的喊了一声:“子修。”

楚遇会过头来,含笑道:“醒了?”

江蓠走过去,楚遇默不作声的将自己放入水里的手拿出来,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帕子慢慢的擦了擦,然后站起来到她的旁边,伸手拉住她的手:“我们吃点东西再说。”

江蓠的目光扫过湖水,却发现有一丝浅浅的血红散开,她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他的手,那只手却是完好的,没有丝毫的异样。楚遇顺着她的目光一看,解释道:“那是鱼的血。”

说着指了指旁边。

江蓠才发现旁边洗干净的芭蕉叶上,躺着几条剥好的鱼。

两人剪了芭蕉叶席地而坐,楚遇将鱼肉烤好了,细细的剔了鱼刺,然后送到江蓠的手边。

江蓠就着鱼肉吃了一些填了肚子,方才问道:“子修,我们要去哪儿?”

楚遇拉过她的手,一边用帕子擦干净她的手指,一边道:“东支王宫。”

江蓠问道:“所去何事?”

楚遇道:“我想去查探一下,那个水晶棺中的女子倒地是不是我的母亲。”

江蓠的手不由一紧,道:“我想我们这次可以将那位从水晶棺中移出来看一看,不知道可不可以?”

楚遇点头道:“自然可以。”

吃了饭之后,两个人便开始沿着山路前行,因为之前楼西月曾经说过他说的记号,于是楚遇一路寻找过去倒也不是太难。

楚遇攀过山峰,拉着江蓠走上悬崖,风猎猎出来,雨洗的晴空下整个世界都显得静谧而温柔,山峦叠翠。

江蓠道:“东支真美。”

楚遇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没有说任何的话。

江蓠侧头看他,却只看到他的眼神似哀似叹,他握住江蓠的手不由的抓紧,目光平和下来,道:“有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面,然而真实接触的却是另外一面。走吧,阿蓠。”

东支王宫的灯火在黑暗中挑着,只隐隐约约的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轮廓,楚遇抱着江蓠从墙头跳进去,刚刚一落地就有两个侍女提着灯笼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话。

楚遇和江蓠躲入旁边的一间空房,听到两人谈话的声音低低的传来。

“已经第三天了,陛下和大祭司已经呆在一起三天了,晚上都在一个房间睡觉,这该怎么办?”

“嘘,小声些,被人听见了可就不好了。大祭司的事情可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可以妄加议论的。”

“放心吧,这里没人。你不觉得大祭司变了太多吗?你可是知道东支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什么规定?”

“大祭司是绝对不可以和东支国皇族的人在一起的。如果他们触犯了这条规定,就会引发神怒。”

“神怒?会怎么样?”

“传说神之怒会造成整个东支国都灭亡。大祭司守护着东支的土地,庇佑着东支的皇族,如果一旦被亵渎,就再也没有办法使用赋予的能力。所以几乎每一代的大祭司都是绝情弃爱的,那样他们才能真正公正无私的做事情。”

“不会这样吧。”

“你知道些什么,你还记得天一阁吗?”

“那不是禁……”

“嘘,小声些。你知道天一阁中的记录是什么吗?那都是各代祭司中的秘闻。我阿姆年纪小的时候随着老祭司进去过,结果一不小心发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你知道除了咱们大祭司之外,在东支国最有名的祭司是哪一位吗?”

“是光渊大祭司吧?”

“是啊,当年的光渊大祭司可是独一无二,听说他能换算星辰,当年说他之死是为了自己当上东支国王,但是实际上却是因为喜欢上了东支国的凌烟公主,最后凌烟公主怀孕,然后遭了天谴,结果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

“当年江河的水全部暴涨,冲走了两岸上万百姓,接着引发瘟疫,死亡数万。史书上当然不会这样写。那就是神的发怒,而此次之后凌烟公主便消失了,而光渊大祭司也被斩首了。在整个东支国百姓面前被活生生的剥了皮,至今听说他的皮做成的皮鼓还挂在一个地方。”

“真吓人,这可怎么办?大祭司虽然位尊,但是若真的和陛下发生了些什么,受苦的壳还是东支国的百姓。”

“这些话听听就可以了,我们俩说说,就当个野史听了便可以了。事情发生了不是还有人顶着吗?如果真的那样,无论孤城大祭司是如何的风光,都免不了堕落的命运。算了算了,不说了。走吧走吧。”

两人用东支国的语言交流着,江蓠没怎么听清楚,但是楚遇却能听懂大半,他抓起江蓠的手,道:“阿蓠,我们去天一阁。”

楚遇带着江蓠穿行,找了许久,才找到一间废弃的屋子,而更为奇怪的是,这间有禁地之称的地方却没有任何人把守。楚遇带着江蓠,本来还想存了试一试的态度,但是手将门一推,便轻而易举的推开了。

进去之后江蓠想要伸手将门关上,但是刚刚挨到门,手指却突然像是被针密密麻麻的扎过一样,她冷不防之下不由一阵入骨的疼痛,一滴鲜血从指尖冒了出来。

楚遇急忙伸手抓过,痛惜的看着,然后低头吮吸她的伤口,江蓠忍不住想缩,楚遇却轻轻道:“不要动,阿蓠。”

楚遇将她的那滴血吮吸之后,江蓠竟然觉得刚才那种针扎似的痛意消失的一干二净,而楚遇顺手一推,轻而易举的再次将门关上,看的江蓠心中微微的讶异。

怎么,他就没事?

楚遇嘱咐道:“这里的东西先别碰。这样的地方没有禁卫,那么只能说他自有自己的能力能够将外来者排除在外。阿蓠你现在还没有武功,无法排挤。小心些。”

虽然楚遇将他的无事归结于自身的武力值,但是江蓠还是隐隐约约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找不出任何的理由。

两人进入,才发现所谓的天一阁就是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的地方,楚遇伸手拨了几本书下来,略略一翻发现全部都是东支国文字,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

江蓠也在一排排的书架旁边转着,眼睛微微一闪,然后抽出了一本小册子,这本小册子挤在密密麻麻的书当中实在不起眼,但是却被江蓠一眼发现,因为小册子旁边的字却是中原文字。

她拿出来一翻,看了一会儿,才发现是一些人名,而“孤城”两个字位于最末,江蓠心想这大概就是历代祭司的人名,她正想将东西拿给楚遇看一看,楚遇却急忙将她一拉,然后躲入旁边。

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题外话------

额,卡文~哎~等我调整一下明天慢慢写大转折~

谢谢亲们的月票

谢谢anniel滴一颗钻石(今天你生日,最后一刻祝你生日快乐~哈哈,也祝暖暖生日快乐~刚好在凌晨。)

谢谢liu907098滴两章评价票~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