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3章 最后一晚

第三十三章 最后一晚

两人从黑暗的缝隙里面一瞅,就发现一袭紫衣缓缓的飘进来。

却是孤城。

江蓠的目光落到他的脸上,微微一惊,只见那张脸满是黑气,但是却绝对不是中毒,而是带着某种诡异的感觉。

只见孤城走到旁边,站在离他们只有两个书架之隔的地方,然后伸手往旁边的书架上一拨,拿下一本书来。

他的手指在翻动书册的时候微微颤抖,仿佛在忍受着什么痛苦,江蓠向楚遇看了一眼,楚遇低头,和她的目光相对,然后摇了摇头。

孤城的手指翻开书册,眼神落在上面,却是越来越沉,到了最后他几乎就盯着那书册上的字出了神。

在江蓠的印象里,孤城似乎绝对不会有这种神情的,可能一直希望于由转机,但是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就在她这样想着的时候,那边的孤城突然抬起了自己的眼睛,顿时恢复一贯淡漠,一挥手,紫袖隔着两排书架突然袭来!

楚遇将江蓠一带,手轻轻一挥。

两人都仿佛极有默契的模样,在两道气劲相交的刹那突然收回,古朴的书架在顷刻间突然坍塌,还没有落下的时候便化为齑粉,书册却是完好无缺的,一摞摞的掉再来,悄无声息的重叠在一起。

面前的障碍消失,三个人面面相对。

孤城的眼睛看过来。

楚遇伸手轻轻的握了握江蓠的手,然后突然间奔卷而去。

江蓠显然没有猜到楚遇会主动出手,他几乎从来没有先动过手。

孤城的身子微微一退,紫衫白影突然相交,两人无声的搏斗,却将所有的气息控制在自己周身,凡是触碰到周围的事物便自动消解。这样狭窄的空间,只有像他们这样的人才能行云流水,却没有将任何的东西损毁。

楚遇突然一逼,然后两团影子就这样绞着闪向门外。

黑夜里沉沉如梦,两人脚尖一点,瞬间落往王宫之上,此刻地界一空旷,楚遇瞬间大开大合的出手,冷空暗影重叠,白衣挥洒,宛若游龙。

屋顶的瓦片一片片掀飞,流走之间再一片片无声的落下,楚遇的白袍中突然飞出一道墨绿色的光影,直直的劈向孤城,孤城的身子如一叶飞羽般的一退!

墨绿色的光影切开挂在旁边的一个灯笼,那灯笼就这样裂为两半,火花瞬间一爆,有剧烈的光亮,最后萎顿在湿漉漉的地面,化为狼藉,渐渐淹没。

孤城的目光看着这无比飘逸的一刀,还有那瞬间淹没的灯火,微微出神。

而就在他这出神的瞬间,楚遇却突然逼近,孤城反应过来的时候楚遇却已经将他的手搭在孤城的肩上。

孤城的身子一偏,一指袭来,楚遇也随着一偏,躲开他的手指的瞬间用自己手中的玉刀一下子切来!

他却是切向自己的手背。

一线红痕突然一闪,一股黑气瞬间从孤城的脸上栽入楚遇的手背,一股黑气沿着楚遇的手背透入骨髓,慢慢的往上。

孤城看着这一幕,灰色的瞳孔第一次露出不可置信,然后猛地看向楚遇。

但是楚遇却只是淡淡的看着他,然后一低头,那些黑气仿佛撕咬着他的筋脉,他的青筋微微的翻滚,那样剧烈的扭转,却换不来他的眨眼,仿佛这些痛楚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那些黑气慢慢的偃旗息鼓,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孤城却还盯着他手背上的那已经消失的伤口看,仿佛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

楚遇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淡淡的弹了弹自己的衣服,问道:“你还要等多久?”

孤城沉默了会儿,道:“最多,只有三天。”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调微微的压着,“三天”两个字说出来,仿佛一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口。

楚遇看了他一眼:“你不后悔?”

孤城的目光转头看向齐薇所在的宫殿,道:“不后悔。”

楚遇笑了一下,道:“你的选择我管不了,但是我想对你说一句,有时候你自认为对她好的,可能最后都是事与愿违。我们都是在一条路上走的人,曾经怕对一个人产生伤害而选择将所有的一切终止在自己的死亡前。可是却不知道,对她们来说,或许要的不是这些。”

孤城顿了一会儿,方才道:“我没有选择。”

楚遇的目光只是沉沉的看着黑夜,有一瞬间的失神。

没有选择,当生死的道路那样鲜血淋漓的摆放在他眼前,明明知道所谓的结局不过是一道半阙阴阳,却还是执迷不悟下去。

他能怎么办?是的,没有选择。

只有像他们这样向死而生的人,才能懂得每分每秒都是可遇不可求,却依然想要沉溺,哪怕生不如死。

——

齐薇睡到半途,醒来的时候却没发现孤城的身影,她不由嘀咕一声,然后从**爬了起来。

她脑袋还是晕晕乎乎的,喊了一声:“孤城。”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任何的人声,她忽然觉得担忧,一种巨大的恐惧感突然涌上心头,她光着脚直接飞奔出去,刚刚打开门,就发现一个人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她呆了一下,突然道:“是你!”

皇甫琳琅转过身来,微笑道:“姑娘。”

这样高贵美丽的容颜,即使在望着你的时候依然是冷艳的,让人和坏女人想不到一块去。

但是齐薇却心生警惕:“你来干什么?”

皇甫琳琅不答反问:“姑娘这几日过得还好吗?”

齐薇略微扬了扬眉:“我过的好不好与你何干?当日你劫走我的事我还没有和你计较。”

皇甫琳琅笑道:“若非我将你送回来,你怎可和大祭司在一起?不过,姑娘,你还要离开吗?”

齐薇瞥了她一眼:“不走。”

“不走?”皇甫琳琅似笑非笑,从自己的袖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道,“如果你想走,可以将这块东西扔到大祭司的怀里,你可以趁机离开。”

齐薇一挥手打掉她的小盒子,怒道:“告诉你我不走!嘿!你一个不知道哪国人跑来插手东支的事情干什么?果然是闲的紧吗?长了一张好容貌,内心里却不知道多么龌蹉!老娘看着就恶心!”

皇甫琳琅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但是瞬间便笑开,道:“那么,还请姑娘不要后悔。”

齐薇“哼”了一声,然后甩手离开。

皇甫琳琅见着她奔跑离开的身子,嘴角的笑意渐渐勾大,最后将那个盒子放在了门口,有些东西,你总要用的。这一场局,姑姑可是布下了二十年了。

让这一族的血脉断的干干净净。

齐薇奔跑,心里还有些慌张,她刚才固然有些气势凌人,但是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对这个女人的忌惮。当日将自己劫走,肯定不是简单人物。自己现在孤身一人,若是她真的对自己起了什么心思,那可就一点也不妙了。

但是幸好的是这个女人没有追上来,待会儿找到孤城可要对他好好的说道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影子从那边走来,齐薇兴冲冲的奔过去,正想一头扎入他的怀里,却不料那个身影微微一闪,齐薇扑了个空。

“你……”齐薇正想质问,但是转头细看,才发现这人穿着如云白衣,一双眼睛深邃如海,浩瀚虚无,和孤城的灰色淡漠完全不同。

楚遇微微颔首:“孤城在前面。”

他的态度疏离而高贵,便是看着也让人觉得仿佛高山卿云不可仰视。

齐薇一下子明白,这是江蓠的夫君,她正想开口询问江蓠的近况,一时之间也没有任何的敌意。但是楚遇却突然从她的旁边走过,眼神在瞬间变为流淌的温柔。

“阿蓠。”楚遇走过去。

江蓠款款走来,看向齐薇,露出一笑,齐薇笑着兴奋的迎了上来:“阿蓠!”

她紧紧抓住江蓠的手,一下子抱住江蓠,问道:“你怎么来了?”

她的热情让江蓠感到丝丝的暖意,不由侧目看了楚遇一眼,他只是含笑温柔的看着她。江蓠还以一笑,然后对着齐薇道:“我们来查点事情。”

齐薇松开她,问道:“你要干什么?需不需要我帮忙?”

江蓠摇头道:“不需要,你好好生活着就好。”

齐薇点了点头,然后眨了眨眼:“你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江蓠不知,楚遇在旁边道:“还有两天。”

齐薇道:“两天啊……哎,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两天之后就是什么劳什子祭祀。你们要在这里等第三次祭祀完吗?”

楚遇看着她,那一眼让她觉得有股彻骨的凉意,但是细一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他只是道:“或许。”

齐薇笑道:“那你们在这里呆到祭祀日吧。我叫孤城好生接待着。”

江蓠听着她话语里的甜蜜,心里也是安慰不止,当初那样的逃离,最终有了圆满,她看着她,道:“我明晚会再来看你,你先去找你要找的人吧。”

齐薇的一颗心确实还落到孤城的那儿,听了江蓠的话,倒也不扭捏,拍拍她的肩膀,道:“那我就先走了,明晚上记得来。”

江蓠点了点头。

齐薇对着她笑着挥了挥手,然后雀跃的往前面走去。

楚遇走过来,江蓠依然含着淡淡的微笑,轻轻道:“真好。”

楚遇只是伸手将她抱住,轻轻的在她的额头间落下一吻,眼底是深深沉沉的哀凉:“阿蓠,别人我管不了,我只管你。”

江蓠微微一笑:“每个人好着,我觉得很好。”

楚遇只是将她紧紧的抱住,并不说一句话。

而此时江蓠抬头,却发现漆黑的夜空有一星光亮,她道:“竟然有孔明灯。”

楚遇道:“两日后是最后的大祭祀,这两日是他们的迎神日。今晚便是放孔明灯,这孔明灯和我们那边的花灯差不多,在孔明灯上写下祝福,倒是别有趣味。这最开始的孔明灯用的是敌军的俘虏,剥下皮做成的,只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变化,也就成了这样。”

江蓠听了默然无语,楚遇笑道:“今晚上的孔明灯肯定能布满整个江安。我们去看看。”

江蓠想了想,点了点头。

齐薇提着自己的裙角,心中倒是怨念这样笨重的裙子,让她这个奔跑健将连跑也跑不快。幸好东支国的王宫根本就没有几个人,齐薇倒不担心被人发现,只是一股脑儿的奔跑着,觉得孤城就在前面,心里面除了希望和欢喜实在没有别的情绪。

她疾奔的脚步突然停下来,看着站在屋顶的那个紫衣身影,大喊道:“喂!孤城!”

孤城转过头来,然后从屋顶落下,抱着她的身子再次跃上屋顶,然后抱着她就这样坐下。

他这人一向冷漠,像是这般主动的亲昵实在是难能可贵,她不由将自己的身子再次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孤城也任由她的动作,将她抱紧。

齐薇倒是觉得奇怪,然后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她看了孤城一眼,却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可是心底里却觉得微微的不安。

孤城对着她缓缓一笑,这般的笑意看得齐薇又觉得脑袋昏花,她好不容易才撇开自己的目光,却忽然发现整个江安都升腾起点点繁星。

齐薇没见过这样的盛况,不由的看得着了迷,南疆这边比不得中原繁华,和她所领略的灯火辉煌也是没有过的,但是这一次,在黑暗中看着这些光点仿佛一朵朵花似的绽放,心底里第一次感到震撼。

“真美啊。”

她不由得喃喃出声,然后指着那边暗影里的山崖道:“那边看着视野一定更加广阔。要是我们也弄点来点着,然后就着一壶酒,滋味一定很不错。”

孤城温柔的笑道:“那我们就去吧。”

齐薇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抱着落往黑暗。

夜晚的悬崖处风声猎猎,孤城和齐薇坐着,齐薇道:“这儿怎么什么都有?”

孤城道:“这里原本便是帝王的观景台。”

齐薇点了点头:“真是好享受。”

孤城却没有说话,齐薇看着桌上摆着的酒和时令的瓜果,还有一些糕点,心里不由浮起那晚他喝醉了酒说的话,眼睛一瞟,然后倒了一杯酒递给孤城:“来,喝酒。”

孤城伸手接过,然后一饮而尽,这么多的酒倒进嘴里面,孤城倒是一点神色都没有,齐薇不由微微挫败,这么少的酒,要等他喝醉看来是不行了。那晚的孤城多可爱。

而孤城却伸手倒了一杯酒,然后递给她:“薇薇。”

其实齐薇就是个纸老虎,她的酒量可就少了,但是被孤城这声亲昵的“薇薇”喊得全身都软了软,突然觉得当真是美色误国啊,说不定他现在拿着一杯毒酒给她,她也会乐颠乐颠的喝下去的。

她伸手接过,然后砸吧了一口,虽然这酒是上好的,比那日客栈中的酒好多了,但是却依然割喉咙,她吞了一口,却实在忍受不住,只能放下。

然而孤城却道:“这里冷,喝点暖身子。”

齐薇觉得孤城今晚有些异样,但是这异样却是让她的心底暖暖的,有温柔不受那绝对不是齐薇的性格,她只能在此喝了一口,觉得全身有了点热意,方才将酒杯放下,然后一边擦嘴一边道:“我全身暖了,要不你摸摸我的脸,热着呢。”

她本来只是说说而已,却没有料到孤城竟然真的伸出了手,放到她的脸上。

齐薇微微一呆,孤城的手却轻轻地沿着她的脸颊摩挲,仿佛轻轻摩挲的是自己的珍宝,这让齐薇觉得心底又软了软,还暖了暖。她不由笑了起来,一双眼眸因为喝酒而显出丝丝的流光媚色,她移了移自己的身子,然后将自己的头枕在他的膝盖上,撇头看着江安的繁华灯火。

今夜无星无月,但是一眼看去,成千上万的孔明灯飘起来,其中有几只竟然还升腾到了此处,齐薇眼尖,看着上面写着的东西,目光微微一闪。

孤城的身上什么气味也没有,但是却让人觉得空旷和舒坦,就像这夜晚的风一样。

齐薇道:“孤城,你还要当多久的大祭司呢?”

孤城顿了好一会儿,方才低下头,因为逆着些微的光亮,齐薇看不清楚他此刻的眼神,他的头发一缕缕的垂下来,好看的薄唇微微的抿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大约,没有多久了。”

“真的?”齐薇心底一下子雀跃起来,“好,等你不当大祭司了,咱们就离开这个东支好不好。咱们两个人行走天涯,走咱们没走过的地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说好不好?”

齐薇等了好一会儿,却没有等到他的回答,不由想要起来问他,却被他一把按住,然后手指伸了过来,轻轻的沿着她的脸慢慢的摩挲着,最后停顿在她的唇边:“……好。”

一个字颤巍巍的,一点点落下却是无能为力的痛意。

齐薇突然抓住他的手指,想要狠狠的咬一口,但是到了最后却不由放轻了力度,轻咬了一下,道:“你可不要骗我啊,骗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她的声音轻卷着,因为喝了酒而微微的大舌头,但是听来却是明媚的,欢喜的,这漫天的夜色静默,却忽然仿佛灿烂云霞锦绣从她的唇齿间吐出来。

孤城的声音发紧:“……好。”

齐薇从他的怀里撑起来,然后转头看着旁边的白色孔明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纸张都已经发黄了,但是齐薇却走过去将那个孔明灯给拿了过来,找了找,终于从旁边找出一支笔来,但是笔头早就已经干了,她倒了点热酒在笔头上,等有些墨迹都渲染开后,才慢慢的在那发黄的纸上一写,然后递到孤城的手中,道:“你也写一句。”

孤城看着她的字,但是却看不懂,她盯着他,他却没有办法拒绝。

齐薇将灯笼塞到他的手中,道:“写吧。”

孤城只有伸手接过,笔头落到上面,却无论如何都下不了笔,那些对于明日和未来的希望,到了他的这里却只剩下鲜血淋漓,那些没有希望的前路,和早已注定的结果,要让他怎么去写?

淡淡的墨迹在纸张上颤抖一片,几乎要控制住,才能让那手底的力量不将她心底的这份欣喜。

前路,他还有什么前路?

他们彼此都知晓对方的命途,与他而言,齐薇是意外,但是于楚遇而言,却是这么多次辗转轮回的求而不得与心甘情愿,明明早就知道了结果,却依然将自己的命运和灵魂拿出去,只为换这片刻的安稳。

他们追求的是什么?

他们从来都不曾为自己而活。

齐薇看他低着头,但是顿了那么久都没有动作,不由问道:“孤城,怎么不写?”

孤城捏紧了手中的笔,努力抑制着,最后将孔明灯托了起来,轻轻的道:“薇薇,你来帮我写,我不知道写什么。”

齐薇听他这样的喊着,心里那久违的不安也慢慢的平定,她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笨蛋。”

这两个字却是欢喜的。

她拿过笔,但是笔墨却干了,她又用热酒烫了烫,但是这回奇了怪了,这笔上的墨迹就是化不开,在纸上也留不下一点的痕迹。她不由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她觉得慌,没来由的有点烦躁,孤城伸手,将自己的手心往剑上一抹,鲜血沿着手心落下,然后滴在毛笔上:“你试试。”

齐薇急忙看着他的手:“你这是干什么?写不了就写不了,怎么还这样做!”

她微微的嗔怒,孤城道:“我希望写着。”

齐薇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意味,她将笔一添,有血红的字迹在纸上流走,齐薇用丑不拉几的字写了一句,然后脸红红的,不肯给孤城看,最后点燃了放飞出去。

那盏孔明灯的光极亮,飞得也是极高,齐薇笑道:“看,我们的孔明灯多好!”

“我们”两个字落到孤城的耳朵里,他绷紧的唇角勾了勾。

就在齐薇对着他们的孔明灯欢喜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来黑压压的一群鸟,横冲直撞的往那盏孔明灯飞去!

齐薇着急的道:“让开!你们让开啊!”

可是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那盏灯笼已经在顷刻之间粉碎开来,然后沉沉的坠入黑夜。

孤城看着突然熄灭消失的碎片,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也在慢慢的沉下去,最终消失不见。

齐薇恼怒的道:“改日打了这些鸟去!”

她说着走到孤城的身边,然后伸手抓住他的手,发现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了,不由半嗔半怒的看了他一眼,道:“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孤城看着她:“……好。”

齐薇道:“今天晚上你怎么就知道说一个‘好’字啊,你这个大笨蛋,怎么哄姑娘开心也不知道,除了这张脸,真不知道你怎么追的上你的女朋友。这么久,你连一朵花都没有送过我,真是好没情趣。”

“……是。”孤城应道。

齐薇道:“算了,你既不懂浪漫又不懂情趣,可是姐姐我就是喜欢你,真是没办法。”

孤城的手不由微微一颤,然后抓过她的手握在手心,却只是沉默。

齐薇拉着他坐下,道:“我们还是喝酒吧。”

两人坐下,齐薇刚开始还讨厌这割人的酒,但是喝了一两口,渐渐也觉得润了起来,她喝着,眼波流转,脸也是红红的,脑袋虽然没那么灵活,但是也还是清明的。她摇摇晃晃的坐着,最后被孤城笼在了怀里,她不由伸手卷了他的发,然后挑了挑下巴:“来,给姐笑一个。”

孤城安然的看着她,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齐薇将自己的脑袋往他的怀中拱了拱,道:“其实你是个大坏蛋啊,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笑得多温柔啊,那时候我觉得你太适合当姐的老公了,可是后来,哼,你把我当成一颗棋子,当时我真的恨不得将你踩扁,让你堕入无间地狱才好。”

孤城看着她,却不说话。

齐薇挑着眉眼问道:“喂,那么你对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孤城细细的想了一下,道:“没印象。”

多么简单的三个字啊,齐薇虽然知道这个人不会说谎,但是这么直接倒是让人受不了,她脑海里天天转悠着他,不论是好是坏,但是他倒好,压根就没把她放到心里过。

齐薇干脆提起酒壶对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然后脑袋再次飘了起来,脸红红的,眼波娇色,微微眯了眯,伸手挑着他的下巴,道:“你知道当时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嘿嘿,我要压了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孤城的手抬起来,轻轻的落到她滚烫的脸颊上,手微微的颤抖着,沿着她的脸轻轻的摩挲。

齐薇现在喝得多了,倒是没有多大的感觉,可能觉得身子都在颤抖,孤城的颤抖便如此自然的化为一体。

她和他默默的对视着,到了最后,她痴痴的笑了起来,然后一抬头咬住他的嘴唇,吧唧吧唧的亲了几下,但是因为有些醉意,所以手臂都没有了力量,亲了几下便软了下去。

孤城看着她微微皱着的眉头,声音一压再压:“对不起。”

齐薇拍拍他的胸膛,道:“姐姐我早就原谅你了!不,我还没有原谅你。”

她说完挑衅的看了他一眼:“你将我伺候的舒服了我就原谅你。”

孤城只是看着她,齐薇道:“你还没主动亲过我呢。来吧。”

她说着闭上了眼睛,加了一句:“否则我不会原谅你啊。”

齐薇现在只想着随心所欲,想什么就说什么,她闭上眼睛,本来是等着的,但是等着等着自己先承受不住睡意睡着了。

孤城的手缓缓的留恋到她的嘴唇,却是突然低下头,轻轻地在她的嘴唇上烙下一吻,他贴在她的嘴唇上,却只感到那灼灼的热意,和心底里的冰冷相对照,冰火两重天。

他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最终沉沉闭上了眼睛。

如果,没有明天。

孔明灯一盏盏的点缀在夜空,江蓠抬头默默的看着,只觉得心里安宁。

楚遇帮她理了理披风,道:“冷吗?”

江蓠笑道:“不冷,早就不冷了。”

她看着整个江安,道:“子修,江安人数很少吧,可是却也扎了这么多的孔明灯。”

楚遇站在她旁边,道:“整个东支国的人数都很少,可能加起来也就是王都的人数。然而,这快土地上的血腥和守护,却是中原的国家没有的。”

江蓠转头看他。

楚遇道:“整个东支国,有着无数尘埃于地的冤魂,他们的力量来自于血腥,如果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摧毁整个城池。”

江蓠此时还以为楚遇说的是比喻,也就没有多问。

楚遇的袖中墨绿色刀光突然飞起,纵横几下,在面前的石块上刻出了一块棋盘的模样,他道:“阿蓠,我们以石子为棋子,来试试怎么样?”

江蓠听了,也来了兴致,这样的夜晚,就着孔明灯的光,也是极有性味的。

两人的记忆力都很超群,一子子落下记得清清楚楚,楚遇一边落子一边对着江蓠讲解,曾经江蓠便想下棋,但是后来因为种种而没有实现,此时夜色寂静,她看着楚遇那修长的手指拈着石子,举手间文雅出尘,仿佛一幅画,她轻轻的落下一子,凝神。

两人就这样一局又一局的杀着,互有胜负,直到整个天空的孔明灯都消失的一干二净,楚遇才收手,看了看夜空,突然将手中的一块石子捏为齑粉。

“天快亮了。”

他如是说。

------题外话------

我准备迎接板砖了~额,完了~

谢谢liu907098亲滴一张评价票,10颗钻石,99朵鲜花和1000潇湘币(这,让吹情何以堪~其实不要这么破费,看文就好。)

谢谢anniel滴5朵鲜花。

谢谢你们,不过吹最希望的还是大家看文就好,送的那些东西都可以看好多字的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