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4章 冷漠之变

第三十四章 冷漠之变

江蓠看着天色,道:“还早着呢。”

楚遇的手轻轻的盖在她的手上,含笑道:“睡一觉不就天亮了?”

江蓠带着询问的眼神看他,楚遇将她轻轻的拉到自己的怀里,用手指轻轻的盖住她的眼眸,声音轻轻的:“阿蓠,睡一觉?嗯?”

他的尾音微微的上扬,听起来倒是有几分青瓷粘砂的味道,江蓠拉下他的手,睁着一双清凌凌的眼睛看着他:“你呢?”

楚遇的轻轻的卷着她的发,道:“我看着你睡觉便好了。”

江蓠听了他的话,心里叹息一声,伸手摸上他的眼角,微笑道:“小心变老了。”

楚遇伸手捉住她的手指,拉到自己的唇边亲吻着,浅笑道:“你不嫌弃就可以了。”

指尖是暖暖的,痒痒的,她深深的看着他,道:“子修,总有一天,我们会双鬓斑白,青春不再。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是喜欢的。只要你还是你。”

楚遇低头,轻轻的吻在她的眼睑上,声音温柔而低沉:“如果能看着你变老,那一定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

他叹息了一声,然后唇跟着往下,落到她的唇上,如春风化雨一般的吻着。

——阿蓠,我想要的,只是你我的有生之年罢了。

风声化为松花波涛,温柔的卷来,黎明在前。

齐薇晕乎乎的眯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天色依然是漆黑的,她抬起头来,只看到孤城冷逸而优美起伏的下颌,两边的丁香花吐着花蕊,随着他的穿行而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一朵朵拂过他的衣服,最后沉沉的砸在地上,沾了湿漉漉的水汽。

孤城抱着她回到王宫,然后轻轻的将她放到**,然后转身就想离开。然而齐薇却是不肯,道:“你要去哪儿?”

孤城回头道:“我回我的住所。”

齐薇眉毛微微一扬,这算什么,明明前几日在一起的,今晚上走算什么?她心里微微的恼怒,然后拉住孤城的手将他一扯。孤城冷不防被她这么一拽,颀长的身子倒在**,齐薇按住他的手,道:“我怕冷,你给我暖被窝。”

这纯属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四五月的东支,热意已经冒了出来,晚上根本连被子都没法盖,还要在屋子里镇着些冰才能舒坦凉爽。

孤城无奈的看着她,最后被她扒拉扒拉的拖到了**。

齐薇下床将这女帝的服饰换了,穿了一件单衣,然后回到**,十分舒爽的躺着,刚才在山崖上微微的眯了眯眼,现在根本没有什么睡意,她转头打量着孤城,最后忍不住趴在他的胸口,然后在他的心口上蹭了蹭。

其实说是暖被窝,倒不如说齐薇是贪恋孤城身上的凉意,简直就像是个冷抱枕一样,很是舒服。

她贴在他的心口,觉得心满意足,忽然抬起了自己的头,然后移到他的上方。

孤城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她,她不想去分辨其中的意味,看着他的眼,她的心里突然涌上一种难以言诉的感觉,仿佛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孤城迎上她的眼眸,突然将她狠狠的抱住,仿佛要将他勒进自己的骨髓,齐薇“扑哧”一笑,然后将自己密密麻麻的吻落到他的脸上。

隔着单衣,孤城只觉得她的身子是暖的,那些肌骨在手心里流动,有什么东西想要在这个夜晚纵容,他突然捧住她的脑袋,然后反吻过去。

这样的夜晚,却只剩下一些微不足道的温暖,在这样久经寂寞的晚上默默相依,哪怕毫末。

而齐薇却不知道,醒来,又是另外的一翻天地。

——

天边的一撇光亮添在眼角,齐薇睁开眼的时候,下意识就想去摸孤城,但是却发现床边空空如也,仿佛昨晚的那个人就是一场梦。

她站了起来,走到镜子面前,拿起梳子将自己的头发慢慢的梳着,看着镜子里的人影,突然间有些恍惚。她的心里微微的不安,努力将这股不安给压下去。

怎么回事?

她草草的用钗子将自己的发束起来,然后站起来往外面走去,将殿门推开,却眼尖的发现旁边有个小盒子,她记起这是那个漂亮女人的,心中烦闷,一脚就将它给踢飞了出去。而此时,她抬眼,她便发现了整个王宫的不对劲。

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人。

那些她和他相处的静谧突然被打破,一个个侍女在穿梭着,她光着脚丫踩在回廊的地板上,将目光四处的搜寻着,找寻孤城的身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的眼里要看着他才觉得安心,她的脚步踩在地面,冰凉的渐渐沉入骨头,她不停的走,几乎穿过了整个王宫,最后来到孤城的屋子外。

清澈的湖水上,红色的莲花妖冶绽放,大约过不了多久,这些艳色就会枯萎了去吧。

而今日,孤城的住所外,第一次有了侍卫的站队。

齐薇的心里暂且放下来,还好,他还在就好。

她抬起脚步就想冲进去,结果刚刚迈开步子,就被那侍卫拦截了下来。

齐薇道:“你干什么?让开,我要进去。”

那侍卫神情冷淡的看着她,态度显然强硬,毫不退缩。

齐薇瞪了他一眼,道:“我是女帝,你难道还想拦我?”

那侍卫冷冷的道:“大祭司已经发了诏令,你被废了。从今天开始,整个东支只有云起储君。”

齐薇心下一惊,最后不满的咕哝道:“这样无声无息,好歹也打个招呼啊。”

齐薇知道孤城要封云起为储君,自己这个位置也是早晚要下来的,她倒是不稀罕这个位置,只是太过突然了些。

她挤出一丝笑意:“侍卫大哥,让我见见大祭司如何?就只见一面。”

“不行!”

简直和孤城那个臭石头一个脾气!

齐薇继续道:“侍卫大哥,那么帮我通传一下,一下就好好不好?”

齐薇是惯会见风使舵的,能屈能伸才算英雄本色。

她脸上笑出一朵花儿似的,那样的灿烂,何况她就算被废了,但是在他们心中,东支皇族的血脉还在,根本就是打不得碰不得。

那侍卫点了点头,然后往那边跑去,齐薇打量着周围,发现这里被守得密不透风,以她的能力,想要硬闯简直就是找死。真不知道孤城是怎么想的,见一面都要大费周折,待会儿见了他干脆就巴在他身边一刻也不离开了。

她正在思索着,却见那侍卫返回。

齐薇迈步就想进去,却不料那侍卫再次一把将她拦住。

“又怎么了?”齐薇没什么耐心的道。

那侍卫道:“大祭司不见你。并且他吩咐,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准见他,如果要硬闯,直接关入大牢。”

什么?!

齐薇“刷”的一眼看向他,然后又扫向孤城所在的宫殿,道:“你竟然骗我?”

笑话!孤城怎么会这样做。

那个侍卫的脸一压,冷冷的道:“请您离开!不要耽误卑职。”

齐薇的心里反而气笑了,但是脸上却丝毫不显,微笑道:“好好好,我不耽误你,我走,我走就是。”

她说着转身,作出要离开的模样,但是刚刚迈出几步,见着那侍卫放松了警惕,立马向前方冲去!

齐薇猛地冲开两人,然后飞奔而去,可是她刚刚跑了没几步,不知道哪里飞来的一颗石子在她的软穴上一点,让她的脚步顿时一滞,而这个时候,身后的侍卫也追了上来,一把将她捉住。

齐薇不停的挣扎,大声喊道:“孤城!喂!你给我出来啊!我想见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生病了!让我见见啊!”

她意识里根本不相信孤城能这样无情的将她排挤在外,所以自动将孤城划为身体有恙然后躲起来的。

她还在说着,那侍卫的一只手一把捂住她的嘴,道:“竟敢公然喊大祭司的名字?”

说完将她狠狠的一带,齐薇一个不稳,顿时跌倒在地,脑袋“砰”的撞到旁边的石柱上,顿时有些头晕眼花,手不由的往自己的后脑勺一抹,竟然发现了些微的血迹,她暗骂了一声,然后手随意一搭,却刚好落到旁边的水湖中,有什么剧烈的痛意从指尖密密麻麻的传来,她猛地将自己的手一收,却没有发现丝毫的异样,况且就算有异样,也比不了她现在心里对孤城的关心。

她挣扎着站起来,对着那边吼道:“大祭司!见我啊!你不是怎么了吧!”

然而她的话语沉沉的消散,紧闭的大门却一点也没有动静。齐薇突然觉得委屈,老娘现在这么担心你,你好歹出来露个面啊。

她不由得昂起了头,然后对着那个侍卫道:“我就在这儿呆着了,他不见我我就一直站下去,站到她肯见我为止。”

好吧,我就在这儿站着,不吃不喝刮风下雨烈日高阳的在这里站着。

齐薇心里认为孤城可不会这么对她,她就不信了,将孤城逼不出来。

她刚刚站定一会儿,那边便跑来一个侍卫,齐薇的心里高兴,哼,这回你总该见我了吧。

那个侍卫却只冷冷的道:“大祭司吩咐,若她再不走,直接将她关押进大牢。”

齐薇的心里一怔,脸色微微一白,有一瞬间的错愕,但是错愕之后却立马道:“孤,大祭司还好吗?你帮我问问他,他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齐薇心里这回可是着急了,那些被冷漠对待的痛意反倒没有,只有一颗止不住担心的心。

他怎么舍得这般无情的对待自己?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她正在想着,却不料一声冷笑在她的后面响起。

齐薇回头,就看见云起慢慢的走到她面前站定。眉目朗朗,小小年纪便是无上威严,不得不说,果然有储君的风范。

齐薇急忙道:“小娃娃,你进去看看孤城怎么了。”

云起道:“大祭司好得很。”

齐薇皱了皱眉:“不,他一定有事。”

云起看着她,突然道:“你就这么相信他?甘心为他做任何事?”

这般年纪小的小孩子说出这样的话,让齐薇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在这一瞬间,仿佛被魔怔了一样,“孤城”两个字在心里忽上忽下的翻腾着,有太多的话说不出来,但是一个念头却愈发的坚定。

“是。”她点了点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开始呢?或许是当初临别的那一晚,他坐在床头默默的看着她,有太多的话无法说出,但是那一刻她却清晰的感受到了内心的震动,没有哪一刻她如此的确定,她喜欢他,而他,也喜欢她。

只要两个人喜欢,还有什么是值得计较的?她相信他,却不知道,因为相信,所以易碎。

云起看着她,面色冷冷,突然拍了拍手,道:“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将她带走!”

云起说完,旁边有侍卫跑了上来,然后一把将她制住。

齐薇眉毛一扬:“小屁孩!你想要干什么?”

云起摇头道:“我曾经告诉过你,让你离开,否则你会被他送上祭台。可惜,你真是个笨女人。”

齐薇看着他,心底里泛起说不出的恐惧和凉意,她的嘴张了张,却说不出一句话:“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起转身,道:“从头到尾,你不过就是一颗棋子罢了。你不知道吗?”

“胡说!”

云起却不再多说,只是慢慢的向前走着,那些侍卫立马压着齐薇向前,齐薇回头使劲的挣扎,对着孤城那边吼道:“出来!死面瘫,你给我说清楚啊!”

然而她的声音被拽着越来越远,而这么大的动静,却依旧唤不回一丝回眸。

湖水之中,有一朵莲花在瞬间枯萎。

------题外话------

好吧,最后一虐正式拉开~想拍我的尽情~我已经很努力的克制了~

我盯着锅盔逃走~怕虐的同学可以跳过,真的~

额,最近几天要走了~所以为了不断更,我少更了点~以后存稿箱说话~

谢谢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的一张月票票~

(ps:孤城和齐薇的戏份差不多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