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5章 伤心城池1

第三十五章 伤心城池1

齐薇被云起带着来到一座宫殿,那些侍卫放开她,然后退了下去。

云起站在她面前,抬起一双眼睛看着她。

齐薇被除了禁制,然后转头就直奔门口,但是殿门却从外面被锁上,齐薇奋力的拉了拉,纹丝不动。

云起看着她的这一番动作,不说一句话,齐薇转头过来看着他,忍住要将他揪起来的冲动,道:“他到底怎么了?”

云起只是转身,道:“大祭司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齐薇看着他,干脆也静下心来,然后坐到旁边的桌子上,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晚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早醒来就都变了。一点征兆也没有。

她该怎样做呢?现在她只想见到孤城再说,只有见到他,自己的一颗心才能落地

云起看着她微微恍惚的样子,道:“你想不想见见他?”

齐薇猛地抬起了自己的眼:“你能吗?小屁孩?”

到了这等时候,她还是不忘在嘴边占点便宜。

云起点了点头:“只要你不后悔就可以。”

齐薇问道:“什么时候我可以见到他?”

云起道:“晚上。”

云起离开之后,齐薇便一个人呆在宫殿里,现在还是早上,想要她乖乖的等到晚上,却是怎么也不能够,那种等待的滋味太过难受,就像是有一把钝刀在皮肤上慢慢的割着,渐渐难耐的痛。

她在宫殿里搜寻了一番,然后打开了两个窗户,但是这两个窗户显然是临水的,但也是因为临水,此时并没有人来守着。齐薇略作思量,便挂在窗沿上没入水中。

今日虽然没有太阳,并且看着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的模样,但是齐薇还是觉得这湖水冷得太不正常了,简直就是阴冷透骨,而这个时候,传来脚步声,齐薇将自己的身子一缩,然后遁入水中,憋住气。

她的目光在水中微微一过,似乎看到了水中有什么东西,不由得仔细的一瞧,才发现是一具死人的骨头,不过那骨架很小,看着倒像是小孩的。这里竟然死过人?

齐薇觉得全身上下又冷了冷,遇上这等奇怪的事,她的胆子也就会小上几分。

而此时,脚步声靠近,齐薇的精神被一拉,她的心中一紧,这样的脚步声,因为听得久了,才会发现其中的特别的,每一步踩下去都轻轻的,简直像是无声无息,可是那韵律从来不会变,不会多急,也不会多慢。

她心中一喜,猛地从水中挣扎出来,果然看到了从旁边的林子里一闪而逝的紫衣身影。

“孤城!”

她扑腾着翻上岸边,但是那紫衣身影却消失在视线里,齐薇不顾身上的冰冷,直接冲了过去。她很是害怕孤城又这样消失的一干二净,但是幸好转过林子,就发现孤城站在那里,云起在他的对面,两边还跟着一群的侍女侍卫,孤城的手里拿着小小的玉冠,大概是正准备给云起戴上。

齐薇觉得自己差不多都要流泪了,去他的,老娘还从来没有这样找过一个人!

她猛地扑了过去,旁边的侍卫一见,立马想要将她拦住,但是在他们之前,齐薇已经紧紧的扎入孤城的怀里,一接触到他的衣服,还有那熟悉的感觉,心中的委屈止也止不住,不由将眼泪鼻涕在他干净的胸前蹭着:“你这个死面瘫!你到底想要干嘛?!难道等我喜欢上你之后便甩手不干吗?我告诉你,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我可不是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

她越说越委屈,湿淋淋的衣服裹在身上,但是这一刻,她却觉得能抱着他实在是最好的事了

齐薇抱着他,等到将胸中的一口闷气纾解了,才准备了一张笑着的脸看向孤城,但是刚刚一抬头,那双灰色的瞳孔罩下来,顿时将所有的笑意凝在脸上。

她只觉得一颗心被浇得透心凉,她从来没有看过孤城这样的眼神,那样冷,那样淡漠,仿佛根本不认识她一样,就如当初她曾经恐惧过的他对云起说话时的态度。

她一口气闷在心里,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僵硬,哪怕他以平时对她的眼光来看她,她也会觉得比现在更好。

齐薇呆呆的看着他,喊道:“孤城……”

这两个字干涩在嘴里,非要用尽所有的力气才能挤出来,她此时才发现,孤城根本连手都没动一下,只是自己在抱着她,她突然想起昨晚,几乎认为这么多天都是一个梦境,那里会喜欢她会脸红的孤城就是一个虚假的影子。

她的眼底蓄满泪水和心痛,而孤城却抬起手,然后冷冷的将她推开。

不等她反应过来,孤城已经转身,对着旁边的侍卫道:“将她打入大牢。”

一时间齐薇只觉得一颗心沉下去,浩浩荡荡的沉下去,然后被什么碾过,最后成为粉末。

她紧紧的咬住牙齿,硬生生的将自己的眼泪憋下去,然后对着孤城道:“孤城,你给我说清楚。”

齐薇的声音哽塞着,微微的颤抖,然而孤城却连脚步也不停。

齐薇一个箭步冲上去,可是还没有到他的身边便被侍卫拦住,然后一把抓住。

她的脸透凉的,那些密密麻麻尖锐的疼痛一层层的盖上来,她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她愿意舍弃自由呆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不都是因为一个他吗?然而现在,他却只留了一个冷淡的背影给她,像是从来没有遇见过他。

她咬着牙怒吼道:“你他妈给我说清楚,是真的是假的都让我明白明白!难道这些天都是假的吗?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要的是什么?孤城还是大祭司,你给我说清楚!哪怕是死也让我死的明明白白,我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你说一句我保证将你忘得彻彻底底一干二净!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你说啊!你有种你就说啊!”

齐薇说着,憋着的眼泪却再也止不住,只有你最爱的人才会伤得你最深,她觉得自己没种,连自己的眼泪都忍不住,这么多人,就算是被人抛弃了也要做个潇洒的样子来,但是真到了那一步,才发现潇洒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的。来到这个世界,原来到了最后所有的所有就是只有他一个人,可是现在连他也是假的,就像是一颗心被掏走了一块,全无了生机。

她哽咽着,觉得自己已经用尽所有的力气,但是孤城却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连脚步也没有变化,根本理都不理他,就这样消失在她的面前。

齐薇也没有了挣扎着追上去的力气,而那些侍卫却拖着她带入了大牢

齐薇坐在牢房内,眼泪还是止也止不住,她大咧咧的捞了袖子擦干,但是一把未过,眼泪珠子又掉了下来。

她不由骂自己:“哭!哭毛啊!不就是失恋了一回吗!三个月后又是一条好汉!”

可是仅仅是失恋吗?那样的人,曾经给与的珍重和小心翼翼,即使是简单的拥抱也可以让人刻骨铭心的,怎么能以这样简单的字眼来挥霍呢?齐薇捂住自己的脸,泪水从指缝间流下来。

到了此刻,她才发现孤城在她的心底是怎样的重要,曾经想要逃离,可是现在,若是有一点温暖,便可以毫不在意。

午饭的时候照例有人送来了饭菜,齐薇本来毫无食欲,但是现在,却抓着筷子头硬生生的塞入自己的嘴巴里,她要等着,等着一个结局。

那饭菜哽在喉咙,像是石子一般的沉下去。

这般枯坐了一个下午,天色也渐渐的沉了下来,齐薇正在默默的出神,门却“吱呀”一声打开,身着储君衣服的云起出现在她的面前。

现在的这个小孩,依然冷静而冷漠,此时静心下来去看,齐薇才发现这个孩子的眼睛,和孤城是如此的相像。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什么都能和孤城扯上关系。

齐薇问道:“你想来干什么?”

云起道:“我要受封储君之位,现在要让你出去一趟。虽然你被废了,但是还要从大祭司手中接下诏书给我。”

一听可以见到孤城,齐薇便沉默了会儿,将胸中冷漠的刺收回来,看着他,问道:“你真的这么想去当一个储君?”

云起沉默的看着她,在这一瞬间,齐薇从这个小孩子眼中看到唯一的一丝裂缝,但是瞬间这个裂缝便完美无缺的收了回来,过了好半晌,他才道:“我没有选择。”

齐薇听了发怒:“什么没有选择!有些东西掌握在自己手里。”

她心里没来由的一股气憋着,选择选择,这两个字像是头顶的重剑,落下来便是遍体鳞伤。

云起看了她一眼,道:“你知道那晚大祭司带我去他那里说了什么吗?”

齐薇摇了摇头。

云起道:“你。”

“我?”齐薇微微一呆。

云起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血液很特别?从一开始,大祭司将你带来,为的不仅仅是你那张和绣夷一模一样的脸,更重要的是,你身上的血液。而你的血液,若要对他又用,就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心甘情愿。而你今日,你说了不管为他做什么你都愿意不是吗?”

齐薇喃喃的道:“不可能

。”

她觉得心里堵得慌,补充道:“如果孤城想要这样,那么他就不会送我走了。”

云起摇头道:“那些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日我和大祭司做的交易。他将储君的位置给我,而在这之后,他会名正言顺的接管整个东支十年,等我成人。”

齐薇的脑海里突然闪过孤城曾经说过的话,那时候她问他他还要当大祭司多久,他回答说没几日了。难道就是这个意思?权力的欲望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她忽然又想起他杀了绣夷和整个东支皇族的人,如果今日云起没有出现,那么他是不是已经在向着东支国的皇位迈进?成为东支史上唯一一个集大祭司和皇帝于一身的人?

她越想越心惊,但是心底里却还是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认识的孤城哪里是这个模样?!她不相信!

牢房里阴暗的气息无处不在,刚才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也没什么,但是此时听了这些话,却发现那寒意一层层侵上心头。刚才入了水,衣服也没换,好在她身体比较好,就那样的冷着也没有冻出什么毛病来,但是想到此处心底又是冷冷的酸涩,如果孤城是原来的他,他会舍得让自己这样的冻着?那些曾经相处的点滴忽然就冒了出来,到了此处才倍感心酸。

云起看着她的样子,道:“是或者不是,你总会知道的。”

齐薇只是道:“我不相信他是那样的人。”

如果承认,不就是把当初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给否定了吗?就算他不喜欢自己了,可是她还是不相信孤城会是这样的人。他太过冷淡,冷淡到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置之不理,又怎会因为一个皇位而如此?

爱了就爱了,如果孤城对她说一句他曾经喜欢过她,只是现在不喜欢了,那么齐薇只会大哭一场然后离开,但是现在,她决不能忍受欺骗,如果一切的感情都只是一个骗局,那么她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可笑。

爱恨分明,如果真的那样,她觉得她绝对不可能原谅。

她忽视某些东西,但是不代表她不在意某些东西。因为越是喜欢所以越是在意,也就容不得一点的砂砾。

云起道:“走吧,时辰快到了。而你,终会知道。”

他站了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齐薇跟着站了起来,压下心中的忐忑,然后跟着走了出去。

总要一个结局,难道不是吗?

------题外话------

继续抽我吧,没写孤城的心理,大家脑补一下~

很忧伤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