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6章 伤心城池2

第三十六章 伤心城池2

夜色罩下来,整个江安又陷入了黑暗,但是灯火今日却格外的盛,人们的脸映在火光中,亮堂堂的。

后天是最为浓重的第三次祭祀,而接近这个时候的储君之位,显然也令人注目,况且传说这个储君年纪虽小,但是却是帝王转世,在这个时间段,更是让人充满期待。

楚遇和江蓠戴着面具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看着孤城迈着步子一个人走上高台。

江蓠的记忆突然飞到初见的那一次,那个红衣女子抬起脚狠狠的踩在他脚上的模样,那时候的他看起来虽然依然是冷漠的,但是却没有像现在这样,带着某种令人心惊的决绝意味。甚至,有些像某个时间的楚遇。

她不由得转头看向楚遇,心中不由一紧,将楚遇的手紧紧的握住。

楚遇回过头来,轻轻的问:“阿蓠,怎么了?”

他在她的眼前一直是温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感觉,那温柔之下包含的,却是很多她不曾想到的东西。

楚遇问道:“这里是不是坐着不舒服?要不要我们换个地方?”

江蓠听了倒笑了,摇了摇头,微微有些迟疑的道:“我只是想握握你的手罢了。”

楚遇的唇微微的一偏,声音钻入她的耳边:“阿蓠,随便握,你想握多久就握多久,想握哪里就握哪里。”

那声音含着淡淡的笑意,江蓠觉得那气息痒痒的,不由想要缩开,脸微微一热,然后转向那高台,却是微微一呆,对着楚遇道:“怎么回事?”

楚遇看去,反握住她的手,顿了良久,道:“阿蓠,我们看着便好。”

有些东西,他们终究是旁观者,只有自己想通了,明白了,才有效。

他又是用了多久的时间去想通?生与死不过如此。

齐薇站在石阶上,脚下仿佛生了根,抬头看着孤城的身影,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一丝心疼来。

黑夜缺缺,整个高台上只有他一人而已,衣袂临风,仿佛瞬间就会消失,看着仿佛一幅格格不入的画。

齐薇咬住嘴唇,心里暗骂自己,心疼个毛啊,他对你都不甩一眼,有点骨气好不好!

她这样想着,又再次迈开步子走了上去。

齐薇盯着他,这一瞬间似乎也只有他这样一个人,她多么希望他能转头过来看她一眼,但是直到她走到台上站定,孤城却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但是那双眼睛冰冷彻骨,灰色的瞳孔没有映下任何的温度。

齐薇忍住再次要询问的冲动,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高台下的人。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认认真真的去打量这么多的东支国人,以往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心境,自己不过占着一个位置罢了,从头到尾都是假的。但是现在,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她心里竟然生出莫名的感慨。

从今天开始,或许一切都要结束了吧。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礼官仿佛在说些什么,但是齐薇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但是却看见下面头颅上闪烁的兴奋的眼睛,肯定是在为他们的储君而激动。

而这个时候,云起突然伸手将她推了推,齐薇反应过来,却发现孤城伸手拿着一卷绢帛递给她,她知道这是传位的标志,表示着从今天开始,云起就是唯一的储君了。

她趁着这个时间抬头盯着孤城看,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一毫不一样的表情来,但是那样的眼神,竟然看得她不敢去看。

太过无情了!

呸!没表情就没表情,老娘多稀罕!一张面瘫脸!

齐薇拿过那绢帛,却不伸手拿过来,一双眼睛落到他的手上,在这样的夜色下,隐约的火光里看着,他修长的手白的几乎透明,比自己的还要白。她的心里生出万般的滋味。

而此时,孤城的手就这样放开,齐薇的心里一急,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伸出手一把握住那只手。

幸好他们处于高位,而此处光线也不太明亮,否则按照齐薇的这个动作,那可是称得上“亵渎大祭司”的名头了。

她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只想拉着他的手。

她紧紧的盯着他,却发现他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自己的手顿时一空,明明还握得紧紧的手就这样从自己的手中消失。

齐薇突然间很想流泪,那样的目光,那样的动作,她还能干什么?

怎么就成了这样?!她很想冲过去问他,怎么就成了这样!只是睡了一觉而已,醒来的时候为什么就都变了?!那晚她还在他的膝头想着他们两人以后的恣意生活,可是为何一转眼就成了这样!

她觉得浑身僵冷,过了好久,才僵硬的拿起那绢帛,然后递到云起的手中。

便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她都认为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等到云起接完之后,她的嘴角一扯,微微有些无力的道:“我可以走了吗?”

她知道孤城这个人,若是他不想理你,永远也不会对你多看一眼。就像最开始的时候,无论自己在他面前张狂多久,他也只是一抬手将她扔了出去而已。

现在,他却是连抬一抬手都不肯。

她转过身,心灰意冷,似乎就想这样离开,但是杠杆转身,高台之下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大祭司!小人有话要讲!”

台上的人不由得全部止步,向出声的人看去。

却是那位女将军。

齐薇的嘴角挑出一丝冷笑,但是现在心灰意冷,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

孤城淡淡的看着下面的人,道:“你想说什么?”

那女将军“砰”的一声跪在地上,道:“大祭司,这皇族绢帛只能由皇族人来接,但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我们曾经的女帝陛下!”

她的声音朗朗,中气十足,在黑暗中一声声透下去,顿时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石激起千层浪!

齐薇的嘴角一挑,然后转头看着孤城,自己的位置不是他一手策划的吗?现在呢?

孤城面色无波,问道:“女将军可有什么证据?”

那女将军抬起头来,道:“这个女人是妖孽啊!大祭司!她杀了我们皇族的公主皇子,然后取而代之,蒙蔽了您,也蒙蔽了整个东支的百姓!您要相信啊!我们找到了他们的骸骨!”

“那带上来看看。”

齐薇听着孤城一如既往的嗓音,心底里一股子泛酸,好了,就这样了,看吧,当初的债,都要还的。

而此时,人群从两边分开,一队人马抬着几个棺材走了进来,然后在高台下放着。

人们全部伸长了脖子去看,地上的火熊熊的燃烧着,映照着冷冰冰的棺材。

女将军一挥手,旁边的侍卫将棺材板推开,立即,一股微微腐烂的气息飘了出来。

女将军道:“大祭司,这是我们皇族四位公主皇子的尸体,虽然死了,但是他他们的尸体还是完好的。大家可以看看。其中的这个正是我们原本的绣夷陛下!”

她说完这句话,将自己的身子移开,东支的百姓冲破旁边的护栏全部凑了过来,然后议论声越来越大,不停的将目光看向台上的齐薇。

那些带着险恶的目光不断的在她的脸上流转,像是一根根刺,但是现在,她却任凭这些刺一根根戳穿,却还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那个女将军道:“大祭司!还请按照东支的典律,将这个假冒皇族的妖女处以火刑!被圣火烧尽的尸体,才能洗尽她的污浊!”

齐薇就这样站在那里,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她的话音一落,周围的东支百姓突然间一静,然后声音迅速的嘈杂起来,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声音:“烧死她!烧死她!”

声音仿佛浪潮,一重重的涌过来,几乎要将人淹没。

江蓠站了起来,然后想要冲过去,却被楚遇一把拉住。

“子修,孤城是怎么回事?我不能让她出事。”

楚遇的目光沉沉的落到孤城身上,瞬间之后,孤城的目光也跟着移了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瞬间交汇,然后又极快的错开,他道:“阿蓠,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现在这么多人,就算是要救也要等等。”

江蓠最终点了点头,然后想要迈开步子去前面看看,或者可以有转机,但是楚遇却拉住她的手,对着她摇了摇头。

江蓠知道楚遇肯定是有原因的,于是止住了步子。

台上站着孤零零的三个人。

齐薇的耳中灌进那些声音,却转头瞥了孤城一眼,却发现他根本没有任何的表情。

女将军在下面怒道:“妖女!你还想抵赖?”

妖女?她齐薇何时有了这样高大上的称呼?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荣幸。

她冷嗤了一声,想要看孤城怎样说,这一切不都是他做的吗?他要怎么说?

而孤城却转向她,问道:“你说,你是不是?”

齐薇盯着他,一个念头在脑海里跃跃欲试,她知道这是不理智的,但是现在,她觉得她想要拼一拼,来最后赌一赌孤城的态度。他会不会心软?会不会犹豫?会不会再次向那次一样将她护在身后?

她紧紧的看着他,脸上又是那样明媚的笑,声音也是清脆的:“是啊,我就是假冒的?怎么样?”

这一句一出,下面的人再次一团静默,但是瞬间,静默突然间掀飞!

“杀了她!”

“求大祭司将这个女人处以极刑!”

“大祭司!您要将他千刀万剐!”

……

那些声音越是恶毒,齐薇的微笑就越灿烂,她看着孤城,不肯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然而孤城会有怎样的表情?

齐薇笑嘻嘻的看着他,倒是挑了一下眉,宛如当时:“大祭司,您说,您要将我处以怎样的刑罚?嗯?”

------题外话------

继续存稿箱~继续顶锅盖~

其实虐孤城才最惨~

如果男主虐的比孤城还恨,不知道受不受得住~额,估计被拍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