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7章 伤心城池3

第三十七章 伤心城池3

巧笑倩兮,她的眼睛闪着光辉,美丽的就像天上的星子。

她就这样笑着看着孤城,仿佛就像在问他今日的天气怎样,约莫应该是晴天吧,只有晴天才配的上这样的微笑。

孤城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齐薇的心一跳,隐隐约约的希望着。

然而,那清冷的嗓音最终斩钉截铁的淡淡落下几个字,轻的仿佛就这样消散在黑夜里,重的仿佛将齐薇整个人砸成了碎片。

“将她押下去,隔日火刑。”

隔日火刑……

“慢!”齐薇笑道,“我有一些话想要对大祭司说说。”

到了死地,大家反倒是静默。

孤城的眼睛只是冷冷的看着前方,但是那余光却尽数将她灿烂的微笑收在眼底。

齐薇慢慢的走到孤城的面前,道:“我有话相对大祭司说一说,不知道大祭司愿不愿意听?”

孤城转过身子,一双眼睛再冷淡不过:“你有什么想说?”

齐薇几乎走近的贴到他的身子,看着他笑,发丝在黑暗中被火镀上一层浅淡的光,她道:“大祭司你附耳过来吧。”

孤城的眉头一闪,顿了一会儿,最终微微的将自己的身子一弯。

但是他这样一弯,齐薇却突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然后狠狠的吻了上去。

下面的人群突然惊得没了声音,但是在这样的惊讶中,人群突然爆发出更汹涌的怒骂声。

大祭司象征着整个东支的国威,高高在上不容亵渎,但是现在,这个妖女竟然……

齐薇的眼泪“啪啦啪啦”落了下来,高台下的声音于她何干,那些怒骂声于她何干,她从来不会在乎,但是现在,还有什么是值得的?她狠狠的吻着他,用尽所有能够用的力气。

果然,凉薄。

她退出,在他的唇上狠狠的一咬,鲜血的味道充斥着,她想要憋住自己的眼泪,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憋不住,她微微转了头,眼泪一滴滴落下,滚烫的烙在他僵着的手背上,最后慢慢的滑落。

齐薇微笑着,然而声音却是哽塞的,她凑到他的耳边,一字字缓缓的道:“孤城……我大约从来没有像喜欢你一样去喜欢一个人……但是现在,我不会喜欢你了……也不论你如何的去做,我也,不管了……你不是要我的血吗?我给你便是。还有,我不会原谅你。真的,再也不会。”

她几乎泣不成声,但是努力压制着,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说出来,却是字字诛心。

她一下子松开他,然后一边吸气一边将泪水憋回去,过了一会儿,方才走到台阶处,对着站着的侍卫道:“还呆着干什么?没听见大祭司的话吗?将我押下去啊!”

天边流云暗卷,夜色汹涌沉浮。

齐薇小的恣意烂漫,仿佛根本什么都没有在意,她的背挺得笔直,像是一弯青松似的,薄薄的,弱弱的,带着积雪,却久压未弯。

她笑着,有着浅淡的光芒,那些立在台阶上的侍卫被她这样的笑意弄得一呆,这片刻之间的艳色,仿佛黑夜里突然燃起的一把火,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驻足,而不敢向前。

“嘿!你们怎么不听你们大祭司的话?想要找死吗?”

那些侍卫听了,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看向孤城,最后脸色一肃,将齐薇带了下去。

齐薇不知道是自己是怎么走过那些谩骂的人群的,她虽然笑着,然而心底却是一片冰凉,就如冷湖水里铺陈的月光,看着明亮,往下一捞,却是虚的,透骨的。

她被锁在了大牢里,她觉得脑袋有些晕,在半晕之间,她看见云起走了过来。

她对着他挤出一丝笑意:“小屁孩,你来干什么?”

云起道:“我来取你的血。”

齐薇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云起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把匕首,然后切向她,鲜血顺着胳膊的一处慢慢的流走,她觉得脑袋越来越晕,最终彻底的晕了过去。

齐薇觉得自己做了好长的一个梦,梦里面她还在小时候,被妈妈抱在怀里,妈妈拿着奶瓶对她喂奶。画面一转,又跑到了现在来,孤城冷冷的站在她面前,对她说“你认为区区几杯酒就能让我醉了吗?那晚不过是故意说给你听的罢了”,再一转眼,就看见云起站在她的身边,将她的血一口口饮下去,那张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享受的神情,还在道:“待会儿大祭司一定会喜欢的。”

齐薇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做着梦,一会儿回到小时候,一会儿又是残酷的现在,不知道多久,她听见有人模模糊糊的在喊她,她觉得自己的眼皮都粘在了一起,她使劲再使劲,终于睁开了眼。

江蓠的手中拿着一张帕子,看着她醒了,眼底露出些微的欣喜,然后道:“要不要喝点水?”

齐薇的脑袋痛痛的,她顿了一会儿,仿佛才明白江蓠的话,然后点了点头。

江蓠将清水凑到她的嘴边,一边喂着她喝下去一边道:“你感染了风寒,现在好多了吧?”

齐薇觉得除了脑袋有些重外并没有任何不适的状况,不由道:“我感染了风寒?我睡了多久?”

江蓠道:“不过两个时辰而已,天都才刚亮。”

齐薇这才发现自己躺在**,透过窗外可以看见天光一缕,她沉默了半晌,才道:“阿蓠,是你救得我?”

江蓠看着她,最终点了点头。

齐薇沉沉的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将自己的话挤出来:“我想要离开,你能不能帮我?”

江蓠握着她的手,道:“你真的决定了?”

齐薇的嘴角扯出一丝笑意:“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江蓠问道:“你要去哪儿?”

齐薇道:“哪儿?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但是我要离开。阿蓠,将我送走吧,我真的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

江蓠看着她,然后道:“齐薇,你,要不要再去见一见孤城?”

那两个字钻入耳朵,齐薇的心猛地一痛,她几乎瞬时捂住了耳朵:“我再也不要见他!”

江蓠沉默着,齐薇的记忆仿佛再次被扒了出来,她一把抱住江蓠,扑在她的肩头。

江蓠只觉得自己肩上的衣服被一层层浸湿,微微含着烫意的泪珠顺着丝绸滑下,她只能无声的伸出手抱住她,齐薇刚开始还是无声的哭泣,到了最后那哭泣再也止不住,慢慢的发出声响来,她的声音使劲憋住,但还是破碎的发出声响。

“我……再也不会原谅他了……我就是失恋了而已,我会忘了他的,三个月后我就会彻彻底底的忘了他……我再也不要见到他……”

江蓠轻声道:“齐薇,如果他有什么苦衷呢?”

齐薇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苦衷?屁的苦衷!最讨厌这种人!拿着这个借口!两个人的事情而已,他又不是去死,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如果以这个借口来证明不爱我,那还要这个人干什么?不管如何,阿蓠,我再也不会喜欢他了!我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她越说越伤心,最后竟变成了嚎啕。

江蓠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在这个时候,能让她大哭一场才好,那样憋着太伤身。

齐薇的这一哭一直哭到天大亮,到了最后哭得晕沉沉的,累得睡了过去。

江蓠怜惜的看着她,最后也只能叹了一口气,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她插手也帮不了什么忙。

齐薇睡了一觉醒来,精神头看着已经很不错了,江蓠道:“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虽然盘查依旧很严,但是她还是什么事都没有的出了江安,但是和上次的心情,却是天壤之别。

临别的时候,江蓠从马车内掏出一个面具,道:“你戴着它,等离这里远远的时候,你就可以选择摘下来。”

齐薇拿着那东西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翻转了一遍,好奇的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皮面具?”

江蓠点了点头。

齐薇眼睛扑闪,然后迫不及待的想要戴上,然后对着江蓠道:“给我一面镜子,我要看看。”

江蓠笑了,然后从包袱里掏出一面菱花镜,齐薇看着里面那张清俊的男子面容,笑道:“哈!以后我可以戴着这张脸皮去哄小萝莉了。”

江蓠看着她使劲笑开的脸,递给她一个包袱。

齐薇提了提,道:“怎么这么重?”

她说完巴拉巴拉的将包袱扒开,看着那些宝石翡翠闪烁着的光,嘴角一僵,但是瞬间便笑了起来:“好吧,这下我不仅有才,还有财。”

江蓠道:“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到了你的宫殿,发现这袋东西被你放在床尾,我还是给你拿来了。”

齐薇笑道:“我本来爱财,当然要把这东西放到我身边。”

两人下了马车,江蓠已经为她准备了快马,除此之外,还有几名武功非常高强的护卫。

齐薇道:“再见吧,咱们有缘再见。”

她说着翻身上马,看着远处重峦叠嶂的山川,最后回头对她使劲的挥了挥手:“再见了!”

她说着扬鞭,双腿一夹,伸手往自己的眼睛上狠狠的一抹,扬长而去。

再见,或许再也不见。

而在旁边嶙峋的山崖上,一个身影孤单单的站在那里,一直目送到天之尽头,他的手撑在身后的尖锐的山石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支持住自己快要站不稳的身子。

他的眼底,终于还是有了些许彻骨的哀凉。

再也不会原谅。

原来这六个字是如此的重,几乎要将他所有的理智摧毁的干干净净,就想要抛弃所有,将他紧紧的抱入自己的怀中。齐薇齐薇,可是他不能。你就这样的远去,从此后这个世界便再也没有他这个人,你会将这个人忘得干干净净。你的生命还很长,长的可以完完全全将这一年的生活完全的碾压,零落成泥之后,再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永远都只能盯着她的背影瞧。

他看了看天空,暮色终于开始降下,今年,四月二十一。

夜色中,一袭白衣如青鸟般的坠落,在半空中一停,然后落到了孤城的身边。

楚遇的声音凉而薄:“人已经走了,你再看也没有意义。”

孤城的手紧了紧,一张脸死白的只剩下一双灰色的瞳孔,没有意义。

然而楚遇却仿佛没有看到他的脸色,道:“你这样做不后悔?你让云起做那些事,说那些话,将她逼走,就没有一点的后悔?”

“不后悔。”

“好,那么以后你看着她将你忘得干干净净,从此以后嫁人生子,与他人枕上相伴,和和美美。可能开始的时候还会偶尔想起你,到了最后即使你站在她面前她也不会有任何的波动,你也不后悔?”

“不后悔。”

“那么从此以后她生老病死,哪怕埋骨他乡都和你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也不后悔?”

“……不后悔。”

楚遇问完这几句话,只是伸出了手,宽广的衣袖在风中猎猎飞舞,他指着远方,道:“有时候,只有经过了才知道什么对错。”

孤城没有说话,只是收回了自己的手,鲜血在掌心流淌着,他突然道:“时间到了,有些事情,我还是想和你说一说。”

他说着顿了顿,道:“如果你能答应帮我照看一下她,我可以再次答应你一个要求。”

楚遇的目光往远处一落,马车还停留在那个地方,江蓠坐在马车的外面,风淡淡的吹来,她素净的在那里呆着,就像亘古未曾改变的画面。

“我再也没有别的心愿了。”

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可预测,但是除了她,还有什么是值得去做的?大约前生将一场浮华看尽,末了的时候浅浅的一杯酒,倒进黄土里只浇了白骨。

他不管未来,只管现在。

死路于他而言太远,远的京华烟梦一吹就散,而现在才是这一生所至。

楚遇的身子突然往悬崖上面一坠,几个起落,然后落到江蓠的身后。

他走了过去,江蓠回过头来,对着他暖暖一笑,楚遇走过去,伸手将她被风卷散的发丝拂到而后,然后抓住江蓠的手,道:“和我走一趟,今晚我们再去看我的母亲。”

江蓠的心里一喜,反握住她的手,道:“嗯。”

------题外话------

呃,终于赶上了。明天恢复更新,如无意外统一晚上八点。

呃,孤城齐薇的故事正是咔嚓了,下章剧情,感情戏将拉回楚遇和江蓠。

如果对孤城和齐薇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番外,有想法的可以说说,如和主线无冲突,我会加入~

九月初,大家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