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8章 以身饲魔

第三十八章 以身饲魔

一江流水逝,千载有余情。

月亮挂在天边,红的有些渗人,那样的红,仿佛用胭脂的朱色染就,囫囵的罩着一个圈,笼着烟雾,模糊不清。

这样的月,看起来明日将会是瓢泼的雨。

江蓠抬头看了看天空,心里生出不太平静的预感。

涛声拍枕长淮,波浪一个回旋,在月下泛起白色的光亮,飞珠溅玉而来。

孤城站在旁边突起的巨石上,背对着他们。

楚遇道:“阿蓠,那边的水汽大,你在这儿等着。”

江蓠看着他:“我和你一起过去。”

楚遇握住她的手,道:“走吧。”

两人跟着站上悬崖,江蓠往下面一看,波涛滚滚,水汽冲了上来,楚遇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靠,道:“闭着眼睛靠着我。”

浅水尚可,但是这样汹涌的江涛涌过来,她的脑袋实在有些晕,但是旁人在,她微微站直了身子,道:“我站着就好了。”

楚遇也未勉强,只是伸手握住她,对着孤城道:“说吧。”

当日他和孤城的交易,他的要求是明确说出来的,但是孤城却没有说,虽然他隐隐约约的猜到其中的一些隐秘,但是真正的内里却还是未曾明白。

孤城道:“东支从四百年前开始有了祭司这个位置,刚开始的时候它是屈于王权之下的,后来随着皇室血统的衰弱,祭司的位置逐渐凌于上风。”

江蓠听了,在旁边问道:“皇室血统的衰弱?”

孤城道:“是,最开始的时候,皇室血统十分的强大,为了维持这个血统,开国帝王东成帝定了一个规定,就是皇族的人必须迎娶月之一族的嫡女为皇后,他们生下的孩子将继承皇位,以保持血统的纯正。可是,平衡被打破了。”

“三代之后,登位的帝王爱上了其他一族的少女,为了她,他杀死了反对他的大臣,这是东支历史上最为有名的一次血洗,史称‘景胜之变’。他娶了那少女之后,封她为后,这个女子一生无子,但是好在她的女儿巾帼之姿,不让须眉,于是她成了冬至历史上第一个女帝。她征战南北,成为历史上的一代明君,于是,男女皆可登位的传统在此开始。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给东支埋下了永远无法修复的灾难。”

他的声音是平缓的,慢慢的将这个隐藏在历代大祭司心中最深的秘密说出来,或许,从今以后,这将不再是秘密。

“从此之后,皇室的血统开始不再纯正,所谓东成帝的帝王之血,在一代代的传承中渐渐变得衰弱,于是,危机开始。”

“第一个发现这个危机的是东支历史上最为厉害的大祭司,光渊。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他会被东支的百姓和皇族都供奉在神坛之上,永垂不朽。但是,他终究选择了那样一条路,那是我们祭司的命运,只为了东支而存在,其他的一切,都可以舍弃。”

楚遇道:“不是说光渊是因为看上了皇族的公主而犯了禁忌,引发天灾?”

孤城道:“那是传说中的隐秘,哪怕是皇族都一向这样认为,那个皇族公主有伤颜面。所以他们一向讳忌莫深。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守着的秘密,却并非真正的秘密。如果没有光渊,那么死的人就不止那十万,可能是整个东支的百姓。”

孤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从自己的怀中掏出匕首,然后沿着自己的手心一划,鲜血淌出来,然后凝结成水珠,一滴滴滚落江海。

江蓠微微的睁开眼睛,看见那几滴血没入波涛,再也没有任何的声响。

但是就在江蓠认为平静无事的时候,瞬变突起!

红月之下,滚滚的波涛突然一滞,然而下一秒,有汹涌的黑色从江水中翻滚出来,这一眼看去的十里江波,都在瞬间被巨龙翻滚的黑暗完全的侵袭,江蓠只觉得眼睛被狠狠的刺了一下。

这,到底是什么!

她不由想起那日在雨中看到的江海的那一幕,正是这样的情况,当时她以为是眼花,可现在看来,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难道那日孤城也在那里?

江蓠心中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但是快的抓也抓不住。

那些黑暗翻滚之后,最终徐徐的沉静,然后消失。

孤城道:“这就是秘密。”

“东支一地不比中原,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东成帝用了上古禁术。他残忍的杀害了近百万人,东支一地成为血池,他将这些人的尸骨倒入江河,并且将他们封印,借着他们产生的怨气来获得常胜的力量。可是,他虽然成功了,但是水底的怨灵依旧在,随时随地准备着反攻。于是,他听闻了上古遗族,并且请求其中一人来当东支的祭司,来镇压这种的力量,这样,一代皇帝一代祭司正式确立。于是,上古异族成为了祭司,每一代,都必须从这一族中选人来继承祭司之位。”

“但是上古异族中不会总愿意让自己的血脉卷入人间事。所以,他们有时候会选择旁支血统,而那些旁支血统又太弱,根本察觉不到潜藏的威胁,直到光渊的到来。”

“光渊发现皇族血统的衰微,而伴随着这样的衰微,水底的怨灵开始聚集,皇族已经无法驱使这样的力量,只能在那里呆着,却不知道整个东支即将面临着最大的灾难。”

“在这样的情况下,光渊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以己身的血液和皇族的血液交融,于是,有了和皇族公主的事。他成功让自己接受皇族的血,将对整个皇族的威胁的大部分,转移到自己身上。”

江蓠听了,心中却泛起淡淡莫名滋味,大祭司和皇族公主的爱情,脱离了世俗而显得充满禁忌的美感,但是当真相剥开,才发现深处却是心机和利用。却不知道这后面,那位为爱扑火的皇族公主,是不是换得了光渊些微的爱情?可是百年匆匆,这些都淹没在尘埃里,无人知晓。

“大雨倾盆,河水倒流,在每一道河水流过的地方,那些被封印了几百年的冤魂开始狂奔,他们吞噬着东支百姓的性命。光渊以自己的生命为祭,暂时压制住了这些怨灵。”

“而后来,皇族公主生下了孩子,送给他的族人,而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光渊承受了百年的骂名,却没人知道他才是最应该被供奉上神坛的人。”

楚遇握了一下江蓠的手,然后问道:“你是光渊和那位公主的后人?”

“是。而我的母亲,就是上一任的东支祭司,也是东支历史上唯一一个女祭司,她叫幽余。”

他的话音一落,江蓠突然睁大了眼睛,飞快的看了楚遇一眼,但是他容色平静,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的模样。

幽余幽余,如果她没有记错,曾经听过这个名字,楚遇的母亲,容氏嫡女,容幽余。

那么……他们是兄弟?!

可是,为什么!

江蓠问道:“我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大祭司你现在年龄几何?”

孤城看了她一眼,道:“若按我生辰,今八月二十。”

楚遇生辰在七月,他竟然和楚遇同岁!那么就是说在楚遇生下来一个月内,楚遇的母亲便生下了孤城,可是怎么可能?就算从王都得来的消息,楚遇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并未真正的死去,可是一母所生,短短时间,为何楚遇病入膏肓,而孤城却根本没有任何的不足之症?!这简直说不通。容氏的嫡女,这千里迢迢,她又怎会是东支的祭司?

江蓠的一个念头突然闪了出来,是的,这乍看之下仿佛绝不可能,可是还有一个念头,虽然太过惊异,但是却是现在情况下最为合理的猜测。

那就是,容幽余为了保护一个孩子,将另一个孩子完全的舍弃!

而楚遇,就是那个被舍弃的孩子!

江蓠现在的念头一闪,却不知道自己已经猜测到边缘,当年,身中剧毒的她知道自己怀了双生子,为了保护一个孩子,她将所有的毒素完全转移到楚遇的身上,她故意早产,就是为了生下楚遇,而自己却将另一个不足时间的孩子带往东支,将孤城生下之后,就与世长辞。

可是她却不知道,因为她的这个做法,在前世的时候,同时将楚遇和孤城毁得干干净净。

一个因为自己的身体而默默枯守,为爱而亡;一个却因为她的选择而魂魄具毁,万人唾弃。

可是现在,当所有的一切重新再来,仿佛又再次走向同一的无法阻挡的命运轨道。

楚遇轻轻的笼着江蓠的手,然后对着孤城问道:“那么,你这次……”

孤城道:“杀生之地,不破不立。东支的皇族血脉已经衰弱到完全的地步,如果再延续下去,东支必毁。所以,我要重洗东支。”

“重洗东支”四个字说出来,却仿佛带着无尽的惨烈。

江蓠盯着他,似乎可以知道他的想法。

那样的,毫无希望的未来。

他生来的命运就已经被安排好了,他会是东支历史上最后一个大祭司,而容幽余生下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死亡。

一个早已舍弃,一个却为了死亡,容幽余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母亲,她可有过挣扎,从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骨肉,两个都送上了死地。

可是江蓠却想起那日在水晶棺的洞底发现的那些针线,从那每一针的细密上看却都是珍惜,那样的爱怜,即使是旁人也看得出来,那么如果这些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位母亲,又是怎样自己用手拿刀往自己的身上去戳?

她不由又看向孤城。

原来,这就是他的保护。这就是他对齐薇的保护。

他只是不愿意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而已,那样的惨烈,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又该怎样让齐薇去看?那些痛苦的冷漠,每分每刻的坚持,不过是为了让她转身。

江蓠知道,按照齐薇的性子,如果孤城在她的面前死去,就算她不死,但是从此以后的生活也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因为最爱的已经最远,她不曾接触过,所以无法去想象。可是孤城的背弃,即使她心如刀割,也会好好的活下去,她向来就是一个自爱的人,如果问题出在别人身上,她永远不会这么消沉下去。

她还有长长的路,她还有欢颜可期,可是他,却已经没有多少的日子。

他的责任让他做出选择,而他却不能因为一己的爱恋而毁灭那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他杀了皇族人,但是却留下了云起,他从头到尾都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但是,他也知晓这个孩子的前程命运,在他死后,他会成长成新一代的东支大帝。

有时候孤城甚至在想,如果那天齐薇没有掉落在自己的面前,那么她依旧是那个笑得无法无天的少女,有自己的光明。可是他舍得吗?自己迈向死亡的黑暗里,曾经有过这梦寐以求的光,不是那些阴暗和沉闷的未来。其实她一开始不过就是一颗棋子罢了,但是他却没有料到,这颗棋子会成为心间上一粒珠子,珍重的藏在那里,连喜欢都无法说出。

一旦开始,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他曾经想过将她送走,那样天涯路远再也不见,可是,她回来了。

他似乎再也没有勇气将她推开,那时候他想,就一下吧,在这生命的最后一程里,放纵一下自己,可是那样的欢愉太少,少的就像指尖的流沙,想要用力的再留下一点,只要一点就好,可是到头来,才发现两手空空。

他连亲吻都显得害怕,他害怕自己这样一个走向死亡的人,稍微触碰一点都是伤害,即使在心里是多么想将她抱入怀中,但是仅有的,却是克制。

克制到,即使到了最后也不敢当面去触碰一下她沉睡的脸,只能守在她离开的途中,只为了最后看一看她扬长而去的背影,连名字都不敢叫出来。

那是他的命运,这一生终究和爱无关。

江水的声音滚滚袭来,这千万里力江山如画,背后又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光明的百代歌颂,黑暗的万人唾骂,可是谁黑谁白,几人得知?

江蓠看了楚遇一眼,却见他目光沉沉,黑暗中墨发飞舞,有种巨大的苍凉之感。

他又在想什么?

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静默,月亮高升,那大的玉盘渐小,天地万物随之转变,孤城道:“跟我来。”

两人随他前行,等到停了的时候,江蓠才发现这是初到东支那天自己误入的祭河之畔。那日来的时候红莲绽放,而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些红莲的花期依然,甚至红的滴血的艳色,直直的戳在人的眼角。

楚遇的眉头一闪,紫袖一卷,突然卷起一朵红莲,那红莲仿佛有什么力量牵制一样,楚遇的手一顿,继而一个用力,将这朵红莲连根拔起。

污泥从藕根处带了出来,然而出乎人意料的是,在藕节之下,竟然还有东西,一阵阵腐烂的气息从水底泛出来,令人作呕。

等到将所有的东西拉出来,即使以江蓠的镇静,心中也止不住的泛起惊讶。

红莲之下,是一具腐烂的尸骨,血肉都吞食了大半,只剩下狰狞的牙床和脱落的眼。

这是……

孤城道:“这就是东支的祭祀。每年的四月二十三,都要投下百名童子的身体来作为祭祀。那不是祭神,而是为了祭魔。”

任何的东西,不过披上了美丽的外衣,就如这一看亭亭的绝美红莲一样,底下确是险峻不堪。

孤城道:“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是最后的期限。”

楚遇问道:“我想问一下,你可知你的母亲在哪儿?”

孤城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下一任的祭司永远不会知道上一任的埋葬之所。并且,有着各代祭司很多东西的有灵司直到三代之前就已经消失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它埋藏在何处。现在的有灵司不过是一个虚壳而已。”

楚遇道:“我和阿蓠曾经误入过一个地方,可能和这些有关,你要不要去看看?”

孤城看向他。

三人开始在黑夜中纵横前行。

那日虽然两人是误入,但是好在两人的记忆很好,那些微末的记忆一闪,便可循着前往。

三人跳下地缝,然后由水道跳入,到了谷底。

孤城显然对这里的格局很是清楚,他用自己还有伤痕的手捂上大门,等门开后走了进去。

江蓠和楚遇相对一看,楚遇没有和孤城说明两人的关系,江蓠大概也知道。楚遇和孤城都太过理智,否则孤城完全可以凭感情做事和齐薇远走,但是身上的责任却让他将齐薇逼走。就算知道两人的关系,可那有如何?他们不会因为任何的原因而改变自己的决定。

相认如何?

进入之后,孤城左转右转,就来到那间停放着水晶棺材的屋子。

他的目光深深沉浮,江蓠走过去,问道:“是吗?”

孤城道:“是。”

“如何确认?”

孤城道:“每代的祭司身上都有独特的标志,而她的手上,有一朵银色曼陀罗。”

江蓠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交叠的手上,有一朵若隐若现的银色小花。大概时间太久,微微斑驳,在夜明珠照耀下,很容易忽略过去。

江蓠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问道:“可不可以打开让我一见。”

孤城淡淡看向她,江蓠解释道:“我是医者,对于病症总会有好奇心。而且,子修他身有顽疾,我想从中找到一些解决的方法。”

孤城看了楚遇一眼,道:“我试一试。”

他将自己的手放到水晶棺上,然后在水晶棺顶写下一些东支文字,那些文字一缕缕顺着花枝藤蔓下来,然后渐渐的消失。孤城的鲜血渗透,楚遇在旁边微微用力,“咔嚓”一声,水晶棺缓缓推开。

江蓠看了孤城一眼,孤城道:“不过一死人。”

江蓠听了,心想楚遇大概也是一样的想法,大约两人看过太多的生死,能够爱的,都太少。

江蓠微微俯身,眼前的这个女人年纪不过双十,她死在最好的年华里,看起来不过比她大不了多少,可是毕竟是楚遇的母亲,虽然她或许从来没有想过楚遇能活到现在,但是现在,她的心中仍然有敬意。对她的尸骨动手虽然不敬,可是她也不得不做。

她从自己的发上抽出发钗,在她的手指间轻轻一点,迅速的抽回来。

其实也是幸运,如果她的尸体没有保存下来,又或者死在生下楚遇和孤城一年之后,都无法将原毒保存的如此完整,能够以最接近楚遇身体毒素种类的原始状态呈现,以便于她现在能够去分析。

江蓠将钗子收了回来,然后对着孤城点了点头。

孤城的目光冷冷在容幽余的身上一过,然后转头细细的打量眼前环境,明珠缀壁,那些隐约的光亮里有繁复的东支文字。

楚遇问道:“如何?”

孤城道:“这个布局是文字中记载的有灵司的格局,但是,这里还不是真正的有灵司。真正的有灵司里的危险,便是我也不能预料。但是,这里和有灵司绝对有关系,至少建造这里的人曾真正接触过有灵司。”

楚遇来到石壁,伸手一抹,道:“这个地方建造的时间不超过二十五年。”

二十五年,江蓠问道:“不知道你们祭司是不是要经常出现姓面前?”

“不。”孤城道,“一年,祭司大概就出现在这几天的祭祀时间,其他的,便是国家危亡,也无人打扰。”

他说着眼微微一垂。

若无齐薇,他又会待在那里多久?

江蓠听了,心中暗想,如此一来,那么容氏便有足够的时间来往于两国之间。她不由又感到微微的奇怪,像容氏这样的人,又有孤城和楚遇这样的儿子,那么她的风华肯定也是当世无双,并且在东支也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怎么甘心于成为平庸成元帝后宫一员。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尸骨都已经在这里,谁又能探知。

孤城却在思考着楚遇的话,不超过二十五年,那么极有可能就是她接近死亡的那些日子而建造的。东支的祭司在继位的那一天,就会探知自己的命运,在继位的帛上写下自己的生死。但是他却未能写下自己的命运,因为,他看不见,唯一的就是那些鲜血涌出的炙热的红。

惨烈,而无法阻挡。

江蓠的走到楚遇的旁边,只见他的目光落到石壁之下,这里本**湿,沿着石壁有细小的水流淌下来,但是那些水却没有积成水流。按理说,这个地方已经位于足够的地底,和外面的浅水湖一样的高度,那么几乎已经到了不渗透的地底,怎么还在渗透?

江蓠看了楚遇一眼,一个念头浮起:“这是……”

楚遇点头,对着她微微含笑,然后转身往孤城处走去。

孤城却微微抬头看着石壁上的一幅被水浸透的斑驳的画,微微沉思。

楚遇正想开口,孤城却开了口:“有灵司就在这附近。”

他说着迈开了步子,再次上上下下的观看这里的壁画和文字,过了一会儿,他捡起地上的一个石子,在地面上划开。

纵横开来的线条在地面出现,楚遇道:“阵法?”

孤城点了点头,道:“是。这是这些文字上透露出来的东西。大概只有将这个阵法破了之后,就可以通往有灵司。”

楚遇道:“有灵司就在地底下。”

孤城抬头看了他一眼,却不说话,低将线条补全。

江蓠走过来,看了一眼那些线条眼神微微一闪,这,好像是矩形方阵?但是对她而言,那些东西虽然有过接触,但是早就不知道忘到了哪儿去,模模糊糊的记忆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等到孤城将所有的线条画完之后,楚遇才蹲下身子,他道:“我来试试。”

江蓠看着楚遇拿着石子划开,渐渐的画了一排,竟然是顺着那些反算过去,他思考的极快,片刻之后,将石子一扔,道:“好了,就是这儿。”

孤城看了一眼,然后捡起地上的石子,对着那些石壁一扔。

石壁上有无数凸起的石块,那些石子微微一点,瞬间带起无数的光亮,“叮”的一声,那些石子齐齐打上石块。

三人都在等待着变化,可是意料中的变化却未如期而至,反而是江蓠一声喊:“不好!”

两人偏转过头,只见水晶棺中的尸体正以极快的速度挥发,一眨眼,就只剩下一堆白骨。

江蓠知道有些尸体如果隔绝空气,一旦接触就会灰飞烟灭,但是隔了这么长时间在消失,也不可能以常理去判断。

楚遇微微一拂衣袖,然后走了上去。

朝为红颜,暮作枯骨,不外如是。

他盯着尸骨看了一眼,然后低下头去,伸手在棺中摸索了一会儿,他的手微微一顿,然后使劲一提,“咔嚓”一声,整个棺材突然一移,露出一个森然的洞来。

------题外话------

我想说这卷一开始就是爱情和责任的选择,孤城最终为了自己的责任选择放弃了齐薇~或许以爱之名去伤害实在很狗血,但是孤城和楚遇不一样,他不知道如何去爱,只是以自己的方式~

话说觉得光渊的故事写起来肯定很带劲啊,说起这个又想起江蓠的父亲了,定安候也很帅气,如果写出来一定风姿凌人。

谢谢一下亲的评价票:

hewelg8922 投了1票(5热度)

暖化他 投了1票(5热度)

]anniel 投了1票(5热度)

anniel 投了1票(5热度)

谢谢以下亲滴月票票:

草莓2009 投了1票

暖化他 投了1票

如谢风流 投了1票

珍惜cherish 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