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一滴滴雨点直直的坠落下来,却在那水面没有荡漾起一点的涟漪,但是在这王宫中的人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感到丝毫的异样,这被人称为“圣湖”,就如那些众人眼底永不凋零的红莲一样,是神圣的。

神圣的美丽表象。

孤城站在旁边,抬起了自己的手,掌心一刃鲜红,过了半晌,鲜血凝聚,最后落了下来。

“嗒!”

平静的湖面突然间开始剧烈的荡漾起来,一滴血仿佛巨石一样投入湖底,然后巨大的涟漪瞬间扩散开来,于此同时,有无数的黑气跟随着涟漪涌出来,最终占据满整个湖面。

孤城将自己的手一甩,血珠突然间散开,然后点点斑斑的落到湖面,刚才还剧烈摇晃的水面再次诡异的沉寂下来,但是湖面却突然变成了血红,将整个湖面完全的包裹住,最后渐渐变得澄净。

他穿过湖面,不一会儿从屋子里拿出几面铜镜,将铜镜分别陈列在湖的四周,等到做完这些之后,云起却撑起自己的伞到来,他的靴子浸透到水层,道:“大祭司,外面有人找你。”

“找我?谁?”孤城转头。

云起看着他那双紫色的靴子,明明泡在水中,但是却仿佛凝固了一样:“一个长得极为漂亮的女人。”

孤城的心微微一紧,一刹那一个念头涌出来,但是便瞬间压了下去,怎么可能?

他“嗯”了声,然后伸出一只手放到他的肩上,道:“云起,你是储君,从今天开始,你就要承担起你的责任。不论发生怎样的变化,记住将身上的责任放到首位。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圆满,不需要祈求太多,明白吗?”

“明白。”云起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孤城的目光深深的落到他的身上,然后最终转身而去。

当孤城的身影消失之后,云起从自己的怀中掏出准备好的帕子,帕子全是血,他在雨中弯下腰,然后用帕子一点点擦拭着镜面,镜子上全被蒙上了红色的血痕,但是在雨水的冲击下,片刻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默默的站在雨中,低头看着澄净的湖面上倒映出自己的脸,同时,一张妖娆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青儿笑道:“东支的水患已经开始了,楚国的军队也开始真正的进攻了,你这样做,就不怕整个东支都毁了吗?”

云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水面,一字字道:“就算整个东支消失的干干净净又如何?当他们抛弃我和我母亲的时候,可曾想过对我们有丝毫的怜悯?”

青儿的手落到他的发上,笑道:“真是很特别的孩子啊,我将你带走好吗?嗯?”

云起狠狠的抬起眼看他:“我不会跟任何人走!”

那样凶狠的目光,仿佛一匹受伤的孤狼,那样的目光,仿佛穿过了重重的时光,他伸出自己的手,那个有着一只眼的掌纹,狰狞而冷漠,他将手伸过去,怒道:“你给了我这只眼睛,你是想干什么?如果可以,我会将这只手斩断!”

青儿笑着拉过他的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假亦真来真亦假,你焉知当年的东成帝就是真的有这个掌纹呢?云起,记住,东支的命运是掌握在你的手里的。”

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转过身子,然后笑了起来:“记住,那两个人的性命,必须给我们消息,你是好孩子啊。”

他说着走开,迈着轻快的步子。

——

女将军站在虎踞关上,放眼看着这起伏的山川,白茫茫的一片。

今天是祭祀之日,必须保证东支的安全,绝对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但是她的心里却隐隐的有着不安。

“将军,雨下得这么大,您还是在里面呆着吧。”旁边的小将看不过去,喊道。

女将军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但是这三十一年来,她将自己的所有的献给了东支,至今仍然是孤身一人。那个小将跟着她已经跟了七年,这七年来,他看着她从一个妙龄少女开始满面沧桑。所有人都害怕她,每个人都只看到她坚挺的一面,那样钢筋铁骨般的女子,但是他也很好奇,难道女将军就没有软弱的时候吗?听说女将军有一个好听而柔弱的闺名,但是现在早就没人知道,留在所有人耳中的,只有“女将军”三个字。听说她十五六岁的时候被前任大将军许配给了有名的才子,可是大将军却莫名的死去,于是她一个弱女子就承接着她父亲的长枪,开始了为东支一生征战的历程。而那位才子等了她三年之后,终于娶了别人。

难道她就没有想过要有一个男人的肩膀的时候?

他的目光落到她狭窄的肩膀,上面却只有铠甲在流着雨水,被磨得已经锃亮。

女将军听了他的话,道:“呆什么呆?你在这儿守了多少天?”

“小的已经在这里守了五天了。”小将回答道。

女将军道:“五天?这五天里你可发现什么异常?”

小将道:“没什么异常。”

女将军的眉头皱了皱,她总觉得今天会出些什么事,但是现在看来,却是一点迹象也没有。他们现在占据着有力的地势,那些楚军不过几千人,差他们那么多,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

可是,她就是担心。

她问道:“我们养的猎鹰呢?”

小将道:“在那里关着。”

女将军道:“将那些猎鹰全部放出来,让他们沿着这方圆十里查探。”

小将看了看着滂沱的大雨,犹豫道:“可是,女将军,那些猎鹰根本受不住这样的雨!可能他们飞出去,翅膀被雨水浸透之后,就再也飞不回来了。我们要培养这些猎鹰是极其困难的事啊。一百只苍鹰里面可能仅仅养的出一只来啊。”

女将军的脸色沉了沉:“屁话!不用说了,现在给我们放出去!”

“是!”那个小将应了一声,然后迅速的转身进入,提着几只硕大的猎鹰出来,然后将那些猎鹰放了出来,那几只飞鹰瞬间扑腾起翅膀消失在倾盆大雨中。

那些黑影开始额时候都还是平稳的,但是那个小将却还是在它们快要消失的时候发现了它们微微摇晃的身影,对于他来说,喂养这些猎鹰,它们就像是他心尖尖上的肉一样,他们受了伤他要痛上半天。

他们就这样等着,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却没有看见飞回的影子,女将军的脸色不安着,而旁边的小将却安慰道:“女将军,可能是雨大,飞行的速度慢了些。”

女将军心中不安,当即怒道:“我知道慢了些!你不必安慰我!”

她焉能听不出这里面的安慰的意思,可是越骄傲的人就越不能忍受安慰,他们喜欢将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的感觉!

“是!”那个小将急忙道。

女将军再次将自己的眼睛紧紧的看向高空,又等了好一会儿,却还是没有看到飞回的黑影,她的情绪不由临近有些崩溃的边缘。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她想起今天早上被她处置的那个妖女,明明那个人就是手中的蚂蚁,可以轻而易举就将她杀了,但是她还是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人就是这样啊,一旦有了疑心便觉得什么都不能够相信。

就在她的情绪快要接近爆发的边缘的时候,远处忽然有几个黑影飞来,旁边的小将急忙道:“女将军!回来了!回来了!”

他仿佛比她还兴奋。

女将军冷声喝道:“我知道回来了。”

虽然冷声,但是却莫名的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温度。

那些黑影迅速的飞来,那个小将看着却微微的奇怪,看着那些飞来的黑影好一会儿,才道:“奇怪啊,怎么这会儿看着这些猎鹰的飞行速度比去的时候更快呢?”

他也只是随口说说,却没有料到女将军的脸色微微一僵,突然吼道:“快给我防备!快!”

女将军却突然预感到有什么要发生了,她忍不住深深的喘息,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飞鹰突然凝聚成一线,然后对着他们这里栽了下来!

女将军急忙伸手拿起旁边的弓箭,然后一根根搭上去,一根根的放开!

“咻咻!”“咻咻!”

箭矢没入雨水里,但是半途却被雨水那么一打,在半途就落了下来,而这个时候,那些飞鹰一个激烈的俯冲,伸出尖锐的爪子对着她的脸抓了下来!

“怎么!怎么回事!”那个小将结结巴巴的道,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猎鹰现在怎么反过来攻击他们了?!

“笨蛋!那不是我们的猎鹰!那是别人的!”女将军说着抓着他想要后退!

眼看那些猎鹰就要抓破她的眼,那个小将突然将她一推,然后一个纵身扑了上去。

“嗤啦”一声,有什么血肉被撕裂的声响传来,那个小将发出一个悲惨的叫声,大声喊道:“女将军快走!”

女将军的脸色微微一变,却没有动,她只看到那个小将在眨眼间被那些飞鹰冲下来撕裂的血肉模糊,片刻之后,就软软的倒在地上,呼吸停止。

虽然常常看到死人,但是在这一刻,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被刺了一下,这个小将跟了她很久,但是她却实在连他长什么样都看清楚过。

而幸好的是,那些猎鹰都是一下子得手便放弃,然后一个转弯便消失了。

而就在她盯着那个小将的尸体看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吼:“不好了!敌人来了!”

------题外话------

卡文了~

等我整理一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