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2章 不平之夜

第四十二章 不平之夜

女将军猛地抬起自己的头,就看见大雨中突然冲出来一片黑影,仿佛一支利箭直直的插过来,汇聚成洪水猛兽,势如破竹!

她没有想过有军队的速度可以达到如此的地步,简直是匪夷所思!

女将军站在墙头,喝道:“弓箭手准备!”

大雨滂沱,那些黑影却仿佛丝毫没有受这些雨水的冲击,在这样的泥泞与阻拦中行云流水而来!

“刷!”

千百支箭瞬间划破雨帘,整整齐齐的向那群黑影射去。

女将军站在上方,眼睛却突地一瞪!那些箭矢射到他们的身上,但是他们的手一动,那些箭矢那样软软的掉落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

“射!不准停!派三千人从左右包抄,绝对不能让他们踏过前面的石林!”

“是!”

但是那些箭矢却再次被挡了下来,她拿起弓箭在上面一勾,然后对准一个黑影射了过去,那支箭笔直的射向他的手,她也只是想试一试

。而果不其然,那个黑影抬起手,那支箭在挨着他的手臂的时候掉落在地上。

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那是传说中的铁护腕,用的是玄铁,任何的兵器都遇上它都是走投无路,但是玄铁极重,这些人戴在手臂上依然可以行动自由,可想而知这些人的武功又多么的厉害了。

她将手中的弓箭一扔,然后转身下去,抄起手中的长枪奔了出去!

只要这些人还在这里,便出不了任何的状况,就害怕他们攻破了此处,那么就算他们在这之后将他们给阻拦住了,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

女将军领着一队士兵从正中迎接而去,那些人虽然速度极快,但是人数并不太多,所以一时之下,他们仿佛被三面而来的军队完全的包围住了一样。

女将军冷哼一声,吼道:“杀!”

鬼军被派去镇守更重要的地方,但是现在她依然有信心,将这些人完全的阻挡在危险之外。

先锋提着长刀冲了过去,他一迈开步子,身后的士兵立马汇集成一条暗流,滚滚的袭击而去。

那些黑影仿佛就此静止,却在他们冲上来的时候忽然一变,迅速的从自己的后背取出弓箭,女将军看着这些弓箭微微的皱眉,本来很长得弓箭竟然被折叠成很小的一块,但是眨眼之间就被摆弄成本来的样子,实在太过匪夷所思,而且,根本没有弓弦!

这是……

这是鬼弓?!

那些对于这个弓箭的传言没入她的脑海里,传说在百年之前的动荡中,机关世家就曾建造出来这种无可匹敌的弓箭,即使是三岁儿童也能用它射出大力士才能射出的力道,没有弓弦,却能将力量发挥到最大。可是后来动荡之后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但是,现在竟然在这里出现?

她急忙道:“小心弓箭!”

但是一出口,那些箭矢已经密密麻麻的射来,立马有拿着盾牌的士兵在眨眼之间将那些弓箭挡了下去。

女将军看着这样,心里却似乎觉得不对,为什么就这点人?不足一千人的兵马,就算是天兵也不可能战胜的了,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是来拖延时间的,拖延时间?

她立马调转马头,道:“挡住他们!”

她说完回到原地,道:“立马派人去问问,鬼军那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是!”

雨水中黑影被围困,两支军队交战在一起,兵器的厉芒透过胸骨,鲜血溅了出来,但是瞬间又被雨水冲刷的一干二净。

——

天色将黑,但是夜色依然

楼西月将自己脑门上湿漉漉的发拨了拨,最后才挑起一双桃花似的眼对着旁边的一个副将道:“嘿,你过来。”

他将自己的手抄在胸前,即使雨水狠狠的冲下几乎要将他没顶,可是那模样却仿佛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一样,指不定旁边还有美女为他端茶送水。

那个副将走过去,躬了躬身子:“楼将军,什么事?”

楼西月扯着他的衣领将他拉了过来,然后朝着下面努了努嘴:“如果我让你取打头阵你怎么看?”

那个副将的脚一软,脸色瞬间白了白,结结巴巴的道:“楼将军,我们,我们还是再等等?”

从这里看下去,只见黑压压的鬼军一波波的在雨中排开,即使那么大的雨,但是他们依然将自己的背挺得笔直,若非今日天气状况太差,恐怕现在已经发现在此处偷窥的他们。

而且更重要的是,大雨中他们周围还蠕动着一些不明物体。

蛇。

人已经很可怕了,更何况还有这么一些毒蛇!

楼西月“嗤”的一笑,然后拎着他的衣领一提,那个壮硕的副将的身子就像是提着棉花一样被提了起来,楼西月挑了挑眉:“上次在野地训练的时候,听说你为了争夺食物将你的一个手下给弄死了?”

“哪儿哪儿哪儿有……楼将军莫要听他人胡说。”他的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分不清真假。

楼西月拎着他上上下下的打量:“其实吧,成王败寇,只要能弄到吃的,那人把式不够,被你倒腾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是是是……咱们军队要的就是能人。”他硬生生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

楼西月瞥了他一眼,道:“是啊,能人。可是,你说你实打实的将他给弄死也就罢了,可是好像听说是用毒?”

“楼将军!我……”他瞬间慌了。

“而且,你知道你最大的错误在哪儿吗?”楼西月看着他肥滚滚的肚子。

“哪儿?”

“他是你手下。”楼西月笑眯眯的说着,声音却令他背骨发凉,“你找一个其他的副将也就罢了,但是现在竟然找到你手下。你说,我要是将人给你,你是不是就要将他们给毒死的一干二净?”

那个副将脸色一变:“不不不……”

“不个屁!”楼西月骂了一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下面的人仿佛发现了异样,突然间将目光向他们这里迅速的看来

片刻之后,东支话响了起来,那些人迅速的从那边奔过来。

那个副将脸色大变:“楼将军……他,他们发现我们了。”

“发现了又怎么样?”楼西月依旧不慌不忙的挑了挑眉头。

副将变了脸色道:“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恐怕要寡不敌众。而且,我们根本比不过人家……”

他的这句话没有说完,楼西月的手突然一移,然后捞起他的腰带将他挂在了上面的树枝上,“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恶狠狠的扇了过去!

那个副将“哎哟”一声,肥滚滚的身子在树枝上滴溜溜的转了一个圈。

下面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那个副将被这个耳光打得头晕眼花,回过神来往下面一看,才发现下面的人一排排的引出了弓箭,齐齐将箭矢对准了他!

他吓得脸色瞬白,口中大喊道:“楼将军!楼将军!我愿意打头阵啊楼将军!”

楼西月对着他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来:“王副将想打头阵?”

那个副将急忙狠命的点头。

楼西月拍了拍手,眼神一冷:“晚了!”

他的话音一落,破空之声瞬间传来,密密麻麻的箭矢突然间没入他的胸膛,顿时肠穿肚烂。

楼西月看都懒得看一眼,转而对着旁边的人道:“你们各自带领一支队伍,沿着我说的道路前进!剩下的,佩戴上兵器,跟我来!”

他的话音一落,那些副将瞬间背一挺,然后点了点头。

楼西月其实也不知道楚遇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东支的兵马碾杀,却偏偏要用这楚国的这等劣兵,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还在楚国的时候就开始设计贺越的战败,将自己送到了东支,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而此次,他给他下的命令竟然是“杀人”,而且还是能杀多少算多少。

哎,他的殿下,他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但是好像也从来没看懂过。

他拍了拍手,然后将护腕带上,拿着长刀走了出去。

鬼军所在的位置十分的隐蔽,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四处都是险峻高山,唯一的路口似乎是一条狭窄的通道,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大概是有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他们对自己的位置一般都是很放心的。

而楼西月,要的就是这份放心。

楚遇告诉他一条机关道,那个狭窄的通道,出口在山涧旁边的水湖里,这条道路他怀疑甚至是那些鬼军都无法知道,然而他的殿下是怎么知道的呢?他知道就算楚遇在这里面穿插有人,但是没有深入也根本得不到这样的消息,那到底是谁,给楚遇给的消息?

然而他却来不及多想,他贴在石壁间,身上已经换上了鬼军的服装,身后跟着上百人,他们身上都涂抹了一定的药物,因为待会儿就算可以趁着天黑浑水摸鱼进去,那些鬼军所饲养的虫蛇却比他们有着更灵敏的鼻子,很可能将他们找出来

他的身子贴着濡湿的石壁,不一会儿掀开那些从石壁上密密麻麻垂落下来的藤蔓,就看见那些那些人马在对面打起来的避雨处,当然还有一大部分穿着蓑衣呆在雨中。

楼西月的目光看了看水面,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水中有什么异样,但是细看,却再也看不出什么来。

他也没在意,只是对着身后的人使了使眼色,道:“待会儿,一个个混进去,知道吗?”

那些人点了点头。

楼西月理了理身上的蓑衣,然后裹着黑夜,然后闪入旁边,一眨眼就消失,然后走了过去。

虫蛇在地上慢慢的蠕动,在他的身边盘旋,最后慢慢的散开,他扯了扯衣领,低着头混入。

最后,一个接一个人悄悄的混进黑夜,有惊无险。

这样的大雨,下到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这样狠狠的大暴雨下了一天,他们经过旁的地方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河水猛涨,而微微起伏的山坡,也有了泛起的泥土,看样子东支要面临的事情也够多啊。

他的目光四处的搜寻,最后默默的锁定了站在雨中的一个高大的身影,这一定是整个鬼军的首领,虽然他的打扮和别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可是像楼西月这样的人,却一下子可以察觉他的不同。

那是相同的人才能感觉到的东西。

他慢慢的混过去,那个人突然抬起头来,一双冷肃的眼睛看向他,然后开口说了一句冷冷的东支话。

可惜楼西月听不懂,于是楼西月只好伸出手随便指了指一个地方,看起来就像是说那边有什么问题一样。

他指的那个地方刚好是那个狭窄的路口,有士兵把守。

那个人看了楼西月一眼,然后迈步向那边走了过去,那边离此处还是有些距离,守卫有百人左右,楼西月对着那些混过来的人看了一眼。

那个人走到那边,看了看,问了什么,那些守卫的人摇了摇头回答,大概是回答有没有什么事一样。

而那个人停了停,突然说了些什么,那些士兵应了声,然后陆续退开,而他的手却一招,对着那些跟在不远处的混进来的楚国士兵招了招手。

那些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立马迎了上来,然后替上原来守护的人的位置。

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因为在楼西月的打量中,就是将这个人引到此处,然后下手杀了他的,然后假借他的身份调换人的,但是现在阴差阳错却省了太多的力气。

楼西月正在想着,突然看到那人的手向他的肩膀拍来,他硬生生止住想要移开的动作,因为天生的警惕性保持着让他们拒绝触碰,可是只要他一移动,就会立马功亏一篑。

那人的手落到他的肩上,就那样平平淡淡的放着,但是却对着楼西月问了句话。

楼西月心中骂娘,他哪里知道这些狗屁的东支话说的是什么!

但是他脸上却还是丝毫不露,然后笑嘻嘻的凑上去,张了张嘴,动了几下。

因为雨声有点大,他的声音被压得一丝丝都听不清楚,那个人却不得不眯了眯眼睛向他这里凑了凑。

而这个时候,楼西月突然出手,别在斗篷内的刀没入他的胸膛,他的喊声未出,楼西月一把封住他的嘴,但是那个人却突然对着他一笑,然后用标准的中原话问道:“楼西月?”

——

江蓠猛地睁开了眼睛。

雨声极大,像是激流一样冲进自己的耳朵,她抹了抹头上的汗,然后站了起来。

脚微微的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掀开帘子,只看到将要拉下来的黑幕,雨水从眼前直直的浇灌下来,水已经将土地完全的淹没,甚至马上就要攻上了高地。

她怎么睡了这么久?

而幸好她的身上有清心丸,否则说不定还要睡一段时辰。

她看着那些站在不远处的士兵,正想待会儿穿好衣服问一下楚遇现在在哪儿,身子却突然一僵。

她还来不及回头,一种诡异糜丽的香气却突然蔓延而来,然后,一只美丽修长的手突然将她的腰一扣,一头乌黑的发丝扫过她的内衫,一个人将他的头放到她的肩上,深深的嗅了一口:“我的小蓠真香啊。”

------题外话------

谢谢蓝滴五张评价票和十二朵鲜花~

谢谢liu907098 滴一张月票~

谢谢anniel滴五朵鲜花和评价票~

谢谢暖妹子的5朵鲜花~

谢谢hewelg8922滴一张评价票~

准备在最近几天写完这卷~写完这卷之后准备小小的休息一下,应该可以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