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云消雨散,天色欲熹。

天地间一片沉静,在这眨眼的时间,谁都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孤城也完全没有料到楚遇会代他而入,就像江蓠所说,他怎么舍得将她一个人留下?

永沉地底,必将和那些鬼灵同归于尽,这扇门再也打不开了,恐怕连尸骨都无法存在。

江蓠捂着自己的心口,去感受最后那一刻他看向她的眼神。

——阿蓠,你相信我么?

——阿蓠,相信我,我会好好的回来。

言犹在耳,她只觉得心被一抽一抽的抽得极疼。

而就在所有人都呆呆的面对着这一结果的时候,一声嗤笑却从后面传来。

江蓠回头,就看见风间琉璃一手漫不经心的勾着自己的发丝,一边笑得璀璨妖娆:“哎呀呀,好戏啊好戏。可算没白把你给支使来!瞧,若非我,你连他最后一面都敲不了。”

江蓠只觉得扎心,一双眼睛冷冷的向他看去:“他不会死!”

风间琉璃微微弯了弯眼眸,道:“哎,我也不想他死啊,他死了我该怎么向义父交代啊,我还要他的尸骨呢。可是,人就这么没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他不会死!”江蓠冷冷的看着他,突然捡起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的长剑,一把指着他,“他,绝对不会死!”

她锋利的目光让风间琉璃有片刻的失神,大概是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人敢拿着一把剑指着他,那样的凛冽的锋利,明明什么后盾都没有,竟然还敢拿着剑指着他?

他嗤笑一声,然后挑了挑眉毛:“你想杀我?呵!”

他说着手指一弹,一指风于虚空中弹射而来,楼西月一见,立马奔了过来,但是刚刚奔到那儿,“咔嚓”一声,那柄剑沿着剑尖分开,楼西月急忙道:“王妃!将剑扔了!”

风间琉璃的武功太过厉害,那样的力量,沿着剑到江蓠,她怎么受得了?

可是江蓠未扔,即使手臂已经被震得麻木,但是她依然紧紧的抓住剑柄,冷冷的看着他,毫不退缩。

然而出乎楼西月意料之外的是,那柄剑的裂纹在到了剑柄之后就豁然终止了,风间琉璃看着他,嘴角泻出一丝冷笑,道:“我现在还不太愿意捏死一只蚂蚁。”

他说着将自己的身子一转,然后卷了卷自己的头发,动作风姿美到了极致,恐怕像皇甫琳琅这样的美人,也比不上十分之一的风华。

风间琉璃笑道:“哦,忘了,楚遇就算死也不可能被永埋地底的,所以,我等着你们找到他的尸体。”

江蓠被“尸体”那两个字刺得耳朵一痛,她只能握住那柄裂纹斑斑的剑,道:“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哦?是吗?”风间琉璃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微微侧了侧脸,在熹微的光亮中,他的那双眼睛仿佛带着碧绿的色彩,如瑰丽的宝石。

“我等着你。”他笑了笑,末了又补充一句,“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不过,恐怕下辈子你才杀得了我吧?”

他仰头嘲笑,然后用手拂了拂自己的那一头美丽的长发,像是掀开新娘的盖头,流苏灿然。

然后,他就这样身形一闪,顿时消失在苍茫中。

手中的剑在这时碎裂开来,江蓠默默的站在那里,唇抿的极白。

楼西月站到她旁边,过了良久,才喊了一声:“王妃。”

江蓠顿了一下,然后将自己手中的剑柄一扔,转头看着那扇大门,最后将目光看向孤城。

她走到他面前,神色却是从容的:“我不相信他会死,所以,我要找他。”

——

“青儿,你相信长生吗?”太妃闲闲的躺在冰榻上,抬眼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绿衣男子。

那绿衣男子恭敬的笑道:“太妃信,青儿便信。”

“这好甜的嘴。”龙求月瞥了他一眼,向他招了招手。

那青儿立马半跪在她的榻前。

龙求月闭着眼眸道:“近来脑袋有些疼,你帮我揉揉。”

“是。”青儿答道,然后伸出修长的手指在龙求月的太阳穴上揉按了起来,力道把握有八分,让龙求月舒服的叹息出声,道:“算算也活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是埋进土里的时候了。”

青儿手一顿,道:“太妃您谈这些话干什么?您的身体,恐怕再活个一百年不成问题。”

“呵。”那太妃一哼,突然沉默了片刻,睁开自己的眼,看着穹顶上那些缀着的宝石,道:“这世间,谁能不死?”

青儿没有接话,反而问道:“太妃,东支那边的事怎么办?七皇妃还在那边呆着,要不要将她给召回来?”

龙求月的眼一睁,突然问道:“你确定楚遇已经死了?”

那青儿笑道:“那里,谁能活着出来?不过他的尸体还没找到,恐怕,也不知道随着那些怨灵到了哪里。”

龙求月按住了他的手,然后坐了起来,皱了皱眉头:“我要的是他心甘情愿死亡的尸体,没了尸体我将他引到东支干什么?当年将容氏那个女人放走,也不过是为了生下这个孩子。时间到了就将他给杀了,却没有料到最后要费这么多的心神,现在没了尸体,我做的事情岂不是白费了?”

她的话语隐隐约约有些暴躁,这是从来没有过的,青儿道:“太妃您在意干什么,死了不就好了?”

“蠢东西!”龙求月一把将他给挥开,冷笑道,“那个人心心念念的设着他的局,我现在好不容易把住了他的命根,我能秦逸放弃?要死也要一起死,留着一个人在这混乱的人世也是遭罪。”

“太妃……”青儿张了张嘴,眼神凄迷的看着她。

龙求月冷冷的眯起了眼睛:“看来我是要走一遭了。”

她拖着长长的凤衣,眼神望向长门之外。

这一回,总要赢一把才甘心啊。否则就算天下在手,于她而言也实在没什么趣味。

——

如果没有雨,东支的天就显得高,显得远,显得蓝。

云起站在那里,看着眼前倒塌的山河。

从此以后,东支再也没有祭司了,也不需要祭司了。而孤城的死讯也随着人声辗转,渐渐被人们所知晓,云起下了诏令,替孤城平反,简简单单的说了当年的旧事,然后下令废除了祭司制度。

他还在等着他的母亲的归来。

孤城告诉他,七天之后他的母亲的魂魄会归来,而今日,就是第七天。

风从远方渐渐的吹来,他会惶恐,害怕母亲的魂魄就混在这里面,叫他分不清楚。

母亲。母亲。

东支人都信神灵,相信往生,他也不例外,除了亲情,他或许再也没有在乎的东西了,但是现在,或许还有责任。

他正在这样想着,却突然感到异样,一缕清风轻轻的拂过他的手,他浑身一震,大声喊道:“母亲!母亲是你吗母亲?!”

那缕清风在他的身上徘徊留恋,一丝丝的拂过他的身体,像是温柔的手一样抚摸过他的发。

他几乎哽咽,然后紧紧的抱住她,但是也只是虚空,那缕清风缠绕过他的手指,像是回应。

生前因为心结而无法拥抱,到了此刻,他也只能抱住这样的一片空气,用尽余生的力气。

恐怕这一生,都不会再像爱着他母亲一样爱着一个女人了。

那缕清风绕着他三圈,最终沿着他的脸颊滑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母亲!母亲!”

然而空荡荡的山野,只有他单薄的回音。

“母亲!我会好好的!母亲,你放心的去吧!来世,我还要做你的孩子!”

他大声的喊着,那些从来未曾开口说过的话,那些从来没有当面道过的情,在那破烂的房间里,对着一碗冰凉的面留着的泪,都仿佛瞬间回荡在胸口。

除了亲情,大概再也没有什么了。

他站在那里,突然笑了起来,从此以后的路,就算一个人行走,也必不会孤单了。

孤城慢慢的走了过来,问道:“见到你的母亲了?”

云起点了点头。

孤城指着前面的山川,道:“毁灭有时候意味着新生,从今天开始,你要将这个国家重新的建立起来。”

云起道:“你呢?大祭司?”

孤城看向远方,忽然笑了笑:“我大概要去找一个人。”

云起想了想,问道:“是那个姐姐吗?”

孤城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道:“记住,再也没有大祭司了。也不要再叫我大祭司了,孤城已经永远的死了。”

“是。”云起低下了头。

孤城看着这个孩子,不知道该是叹息还是悲哀,一旦位于高位,那么就意味着有些东西你永远也得不到,永远也不能伸手去摸,即使心里有多么的想要。

因为你已经不单单再只是你自己。

而他的一生,却注定是孤独的,真正的帝王之血,也意味着真正的孤绝之命,不知道,他能不能逃脱。

孤城回头,看着那盈盈霞光,当时就是看见一个人在这样的光亮中消失在他的眼角的,而如今,他即将循着这道光亮去找那个人。

不管她在哪儿,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不会是两处茫茫皆不见。

他总会找到她的。

------题外话------

这章过渡,有些少~还有两三章这卷就可以结束啦啦啦

最近真的好想写恐怖小说啊,这本书写完练练手,写耍看看。

谢谢baobao791002滴一张月票

jhy0822滴三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