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9章 死亡陷阱2

第四十九章 死亡陷阱2

一把冰凉的手指慢慢的落到她的肩上,隔着衣物,那种寒冷依然透骨,透骨到江蓠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麻木。

龙求月的声音从她的身后穿来:“竟然被你这孩子引来了,否则却不知要等到多久。”

江蓠心中微微一惊,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在后面跟踪,结果他们倒反被跟踪?她努力动了动身子,想要站起来,但是全身上下仿佛被冻住了一样,没有一点的知觉。

竟然中了计。

龙求月对着皇甫琳琅道:“琳琅,将她带下去,这个女人就算是故人之子,那也留不得。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进来。”

“是。姑姑。”

皇甫琳琅应了之后,便将江蓠给扯了起来,便将江蓠带往旁边,江蓠紧紧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身影,一颗心似乎都疼了起来,她想要开口呼喊,但是嘴里却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长明灯的光亮在一点点消失,也不知道皇甫琳琅将她拉到了什么地方,江蓠心中虽然着急,但是奈何身体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她将她拉离楚遇的范围。

等到停下来的时候,江蓠的一只手都被她拽的青紫,但是江蓠却意外的发现自己被紧拽着的地方有一点知觉了,刚才龙求月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只是轻轻一挨,自己便像是冰冻人一样没有任何的感觉。

皇甫琳琅放开她,然后面向她,微微一笑。

江蓠不得不承认,无论什么时候,皇甫琳琅都有种华贵大气的风范,如果选皇后一定是她这样的人才镇得住场子。

“江小姐,其实我没有想过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其实在某方面,我是很欣赏你的。如果当初你能站在我这边,那么现在我们就无需是敌对的了。”

江蓠笑了笑:“那么抱歉,我江蓠大概从来没想过依附于别人。其实我不知道你们为何要处处针对我们,我和子修对你并无太多的恶意。”

江蓠脸上依然是淡淡的笑意,然而却开始将刚才她拽过的肘弯使劲的往山壁上去抵,借着那痛意来循环自身的血液。

皇甫琳琅听了她的话,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是吗?那可能是江小姐太相信你的夫君了。姑姑说过,这个人连她都要忌讳三分,倒是没有想到,他会在南疆淌了这么一趟浑水。”

手肘有些微的痛意,鲜血慢慢的浸了出来,而在这样的浸了之后,有一股热络的感觉沿着手肘爬上来,江蓠的无名指可以动了动。

江蓠没有说话,好像不知道从何开始。

皇甫琳琅看着她,道:“姑姑说你留不得,江小姐,即使我不忍心,那也要如此做。否则等姑姑杀你那可就不是一般的痛苦。只是可惜你没有得到一份美满的姻缘,摊到了那样一个人身上。”

她说着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江蓠才知道,原来这个表面上华贵雍容美丽公主,还是一个擅长兵器的。她依然镇静的看着她,道:“我可以在最后为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江小姐。”皇甫琳琅的匕首微微一收。

江蓠道:“不知道七皇子待公主如何?像公主这样的龙凤,难道就没有期待过有一个人,不论你是怎样的身份,都可以将你捧在手心里,敬你,爱你,保护你?”

皇甫琳琅顿了一下,接着笑道:“我不需要,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姑姑那样的人,男人拿来干什么?让全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低头,处于高位去覆雨翻云,那才是我想要的。”

江蓠但笑不语。

大概心不同,所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皇甫琳琅的心太大,当然也太小,所以对她而言,拿自己的婚姻或者爱情去赌,根本算不得什么。

皇甫琳琅看了她一眼,摇头道:“好了,江小姐,即使我再不愿意杀你,但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江蓠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手中的匕首,然后看着她朝着自己一下子滑了过来。

向胸口。

眼看就要刺中,但是江蓠的身体却突然一歪,然后猛地摔倒在地,堪堪错过。

江蓠现在唯有手能动,刚才那些挣扎的时间也只是为了拖延着让手有些知觉,在皇甫琳琅刺过来的刹那抓住旁边的凹起倒下去。但是也只是为了争夺分秒的时间而已,并且刚才若非皇甫琳琅大意,认为自己走投无路,那么自己现在就是她的刀下亡魂了。

而江蓠倒在地上,目光一瞥,皇甫琳琅将自己的眉毛微微一扬,然后伸手将她扯了起来,笑道:“江小姐不想死?”

江蓠笑道:“如果能不死,谁愿意去死?”

皇甫琳琅一笑,并不说话,江蓠看着她微微出神,刚才摔倒之后拿着的一块尖锐的石子猛地向她砸去,皇甫琳琅根本没想到江蓠的手还会动,一时不查竟然让江蓠的手刮中了自己的脸,尖锐的痛意沿着脸颊冒上来,一缕鲜血冲进眼角。

没有哪个女人对自己的容貌不在意,而且越漂亮的女人越看中,皇甫琳琅也是。

她发出一丝尖锐的呼叫,然后一把将江蓠狠狠的推开,江蓠被后面的山石撞得全身一痛,她的手强自按在山石上稳住自己的身形,却突然微微一顿。

一个奇怪的突起。

她忘了,这里几乎到处都是机关。

皇甫琳琅第一次有了剧烈的杀意,无论多么好看的女人,她在有愤怒的杀意的时候都不会太好看。

她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然后对着江蓠的脖子刺了过来,江蓠必须在这个瞬间做出反应,她不知道这个机关打开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因为她现在根本动都不能动,或许自己比皇甫琳琅还要先死。

她对着皇甫琳琅微微一笑,然后猛地按下了机关。

一丝细微的抖动。

江蓠感觉到了,皇甫琳琅也感觉到了,但是对于皇甫琳琅来说,这些都不及杀了眼前的江蓠来的紧要。

风声突然从后面传来!

那样的声音,江蓠再过熟悉不过。

万箭齐发。

皇甫琳琅看着江蓠,突然将自己的刀式一收,一把扯过江蓠然后将她扔向了那边。

竟然拿着她去堵箭眼!

江蓠微微苦笑,却没有料到一道“咔嚓”的声音凌空袭来,来的极其的迅疾,不仅仅是江蓠,甚至是皇甫琳琅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飞来的绳索给倒吊了起来。

江蓠的身体被带着一荡,撞到了旁边的山壁上,她胡乱的摸索着,想要抓住什么,但是这回却什么也没有。

而皇甫琳琅却极快的想要用自己手中的刀割破绳索,但是这绳索却不知道是被什么制成的,根本割不动。在这片刻之间,她的身子也荡到了那面,她急忙将自己手中的匕首插入山壁,然后贴在那里。

然而就在她刚刚松一口气的时候,上方突然一阵剧烈的声响,然后,一道紫色的身影突然轻飘飘的坠落。

他急速的往江蓠这里掠来,然后紫袖一挥,将那些飞来的箭矢悉数的碎为粉末,最后手中的长剑一挥,向套在江蓠手中的绳索割去,但是根本割不破。

他微微一沉思,然后飞快的掠起一剑,然后往皇甫琳琅的肩上刺去。

直直的没入带着鲜血,收回来然后将带血的长剑一削,绳索就已经落下。

孤城将江蓠带下,然后看着她,问道:“江姑娘还好?”

江蓠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他一脸苍白,嘴角隐隐约约还有没有擦干净的血,她的心中一惊,问道:“你怎么了?”

孤城只是拿着一双眼睛看着她,然后“砰”的一声,直直的向地下倒去。

江蓠急忙将他一拽,才发现他的后背有一个大伤口,虽然做了简单的处理,却依然止不住的流血。

能让孤城都受伤的人,江蓠的心中立马涌出风间琉璃那张脸。

她看了皇甫琳琅一眼,发现她没有什么动作,于是撕开孤城后背的衣服,急忙将他的伤口再次处理。江蓠本来以为孤城来了之后事情会好办许多,但是现在看来是帮不了什么忙了,所幸这伤口对他造不成生命威胁。

她拖着孤城,将他带到另外的一个地方,观察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便开始往楚遇所在的地方找去。

但是她记得皇甫琳琅拉着她每走多远,怎么她转来转去却依然没有找到刚才的地方,她的手心里一把冰凉的汗,离离开的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楚遇现在怎么样?

她闭上眼睛,干脆往原来的地方走去,终于看到了长明灯的光亮,她的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向着那长明灯的地方迅速的跑去。

而这回,她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江蓠穿过,终于再次来到了刚才所见之地,可是整个地方除了尸骨,却并无任何的人影。

竟然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

江蓠的一颗心坠落下去,如果楚遇若是还有力气的话,又怎能会不为自己的生死负责?

她想张口呼喊,却发现任何的声音都哽在喉咙里冒不出来,连呼喊都没有办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些微的声响,她的心迅速一颤,然后急忙调整过来,往声音处走去。那边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不知道去往何方,江蓠只看到通道两旁有枯萎了的曼陀罗花。

她慢慢的沿着通道走过去。

刚才她和楼西月隔得那么远,依然被龙求月发现了,她现在更要小心,她转过另外的道口,突然就发现远远的地方有道绛红的身影站在那里,她立即不敢再前进,只能呆在那里,远远观望着。

她微微侧了侧身子,就发现楚遇的身体躺在地上,双手交替放着,看不出一点的气息。

她只觉得呼吸一滞,她是医生,远远看去就会发现一个人的生命体征,但是就这样一看,她根本看不出楚遇身上半点的气息。

而龙求月却低着头,一边在他的身边转悠一边拿着一双眼睛打量着他,过了好半晌,方才道:“其实本宫倒是有些后悔当年没有将你一把捏死,害得我后来费了老大的劲。不过,还好,你总算死了。”

死人是不会回答她的问题的,龙求月的眼神里倒是看不出是高兴或者悲哀,对着他说话倒不如说是喃喃自语:“这么多年,本宫留你下来也不过是为了一场赌局。现在好了,你终于落到了我的手里。”

她眼神倒露出些微的嘲讽,她突然伸出了手。

这是一只太过美丽的手,就如她的人一样,美的带着些微的诡异,她低低的笑了起来,倒是显得有些悲哀:“别人都以为你没有命格,可是直到昨晚我才发现,你不是没有命格,而是你的命格不再五行之内。我其实倒是奇怪,像你这样的人,为何会有那样的命格。不过,无论你什么命格,现在都已经终止了。”

江蓠的脑袋朦朦胧胧的,命格这些词在她的脑海里虚虚的掠过,仿佛在什么地方听过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求月伸出的那只手,突然做了一个动作。

她竟然直直的将手插进了楚遇的胸膛!

江蓠只觉得脑袋一蒙,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迅速的喊了出声:“停下!”

但是龙求月根本没停,江蓠飞快的扑过去,只来得及看见她将自己的手指从他的胸膛里抽出来,滴着渗人的鲜血。

“子修!”

江蓠哑着声音,狠狠的向龙求月看去。

龙求月倒是没想到江蓠会奔跑出来,不由笑道:“忍不住了,小姑娘?”

江蓠看着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龙求月却突然伸手,带着鲜血的手指一把捏住她的喉咙,她笑道:“当年你母亲便是毁在一个情字上,没料到你也要走她的旧路。若不是你和这个男人有干系,我倒想将你收到我手下传承衣钵,可惜,你没有你母亲的锋利,却学了她的没本事,毁在了男人的手里。”

江蓠挣扎着道:“他告诉过我他会好好的,所以我相信。”

“现在你也相信?”龙求月看了一眼楚遇的身体。

江蓠沉默了片刻,道:“我相信!”

“和你娘一个德行!”她发了怒,眉眼有些张狂,突然将她一掷,然后狠狠的甩到楚遇的身上,然后突然一只手抓了过来,透过她往他的心口探去!

江蓠心中一惊,哪能在容许她她伤得楚遇半分,刚刚想要一偏身子送上去,却没有料到隔着薄薄的衣衫,一只手突然紧紧的勒住她。

江蓠的呼吸顿止,在这一念之间,龙求月的手已经没入了楚遇的心口。

江蓠全身狠狠的颤抖,但是那抱住她的手却依然稳如磐石,她几乎忍不住落泪,然而却只能憋在那里,心中大痛。

龙求月的手突然一停,然后迅速的往江蓠的脖子上掠去,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于此同时,一道漫天光影突然横斜而来,一个精妙至极的弧度,艳丽到极致。

“叮——”

那一声长鸣还未停止,江蓠的身体突然被楚遇推了出去,她只觉得那温热的血从自己的后背笼了一身。

“你没死?!”龙求月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惊讶的神色。

楚遇微微一笑,心口还在滚着鲜血,然而神色从容飘逸,哪里有半分的受伤姿态,他伸手将自己长剑上的鲜血一弹,那鲜血仿佛珠子一样的被飞快的弹开,他点头道:“太妃还活着,在下怎敢先行而去?而且,我答应过一个人,一定会好好的。”

他淡淡的笑,眼底流转着璀璨的光,江蓠的心忽然安静下来,就那么一句而已,她便觉得心里所有的东西都尘埃落定。

龙求月看着自己手臂上被刺出的伤口,道:“我倒是小瞧你了。”

楚遇微笑,但是眼底却凝聚着一种近乎于冷酷的光,他道:“不敢。”

龙求月突然出手。

这个厉害的女人第一次真正的出手,江蓠只觉得所有的空气都被抽空,即使隔得那么远,她依然感觉到一股强大在搅动,她尚且如此,楚遇如何?

他心口的血没法停止,但是却依旧云淡风轻,他微微的笑,却突然抬起了自己的剑,然后,纵横而下!

所有的呼吸都似乎凝聚在这剑上,似乎听见了“咔嚓”的声音,那剑往下,极慢,但是却依然从容落下,每一分都像是在挤压一个空间,然后割裂,撕碎。

龙求月的眼神终于露出不可置信。

“嘙”的一声,那把剑,就以这样极慢的速度切进她的胸膛。

楚遇的手在颤抖,然而却微微的笑。

“你怎么杀得了我?!”龙求月似乎在尖叫。

楚遇突然长剑一挑,手中的长剑递到她的心口,然后狠狠的一插,一直插到旁边的石壁,方才停下。

那一剑虽然看着太过简单,但是又有谁知道那一剑所付出的东西有多少?

他低低的喘息,眼睛里带着从未有过的冷寂,他直直的看着龙求月,嘴角溢出一丝冷笑:“龙求月,你一直等的那个人直到你死都不知道,你觉得如何?”

龙求月的瞳孔死死的睁大。

楚遇的眼神却是冰冷的:“我要你记住这样的感觉,你曾经对一个女子做过的事情!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目睹着,你有没有想过她在我面前消失得一干二净的感觉?!”

“你……”

楚遇终于松手,将她的身子钉在石壁上,道:“你放心,那个人,我一定会将他送往地狱,和你作伴。”

他转过身,突然被狠狠的抱住。

楚遇的视线有些模糊,他努力的将她抱住,声音轻轻的:“抱歉,他们来迟了,让你担心了阿蓠。”

他说着揽过她,然后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搂,道:“阿蓠……”

他叹息了声,刚刚迈出一步,便再也受不了的彻彻底底的倒了下去。

——

龙求月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一分分变凉,她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是这样的死法。

而她正在这样想着的时候,却听到一把熟悉的妖娆的声音。

“太妃……”

“青儿。”龙求月喊了一声,这柄剑这块石壁,都被施了专门克制她的阵法,全身每分每刻都在凌迟,那种无力的感觉太过强烈,像她这样的人,求得是轰轰烈烈的死去,而不是这般像个什么本事都没有的老妪一样在那儿等死!

太糟糕了,实在是太糟糕了!

一个绿袍的身影慢慢的出现,那个对她敬佩倾慕的男人,呵,没有想到,最后陪伴她的竟然是一个男宠,虽然自己从来没有对他多看一眼。

青儿在她的眼前站定,道:“太妃,您怎么了?”

龙求月喘着气,道:“快来,快来帮我最后一把。”

“怎么帮?”青儿眨了眨眼。

龙求月因为虚弱,连那双眼睛里闪动的神色都看不清楚,她道:“快点杀了我!”

青儿讶然:“青儿不敢!”

龙求月喘息道:“过来杀了我!”

这个强势的女人,直到最后一刻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凌厉,青儿见了,仿佛哆嗦了一下,然后道:“好的,太妃。”

他掏出了匕首,然后走了过去,问道:“怎么办?”

“看到我心口的那把剑了吧。”

“看见了。”

“在剑下三寸给我一刀!”

“哦。好的。”

“是这里吗?哦,应该就是这里……”

“你干什么!”龙求月陡然尖锐的叫了起来。

“哎呀,真的不好意思啊太妃,我偏了一分。”

一股强大的痛意仿佛麻痹了她,龙求月只觉得自己仅存的力量在慢慢的消失,她惊怒道:“你对我做了什么!青儿!”

青儿仰头大笑,一头美丽的长发扬了起来:“没事,只不过帮了楚遇一把而已。他还是不懂我们的致命处啊,你看,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再多活些时候了,虽然这活的时候就是个死人,你会感受到你的身体在每分每寸的腐烂,直到最后腐烂到你的脸。这张美丽的脸,相信义父也会很乐意看着。”

“你是谁?!”龙求月厉喝。

青儿冷冷的一笑,突然将伸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撕,一张面皮就那样活生生的撕下来,然后,一张绝世妖娆的容颜露了出来,眉间一点朱砂,横目魅惑。

“忘了吗?少尊主,我就是当年义父抱回来然后被你扔进尸骨中活埋的那个孩子啊,以腐肉为生的我,现在也想来尝尝少尊主的味道。”

风间琉璃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眼底沉沉:“你还在等着尊主吗?哈,您放心,尊主永远不会来找你,因为,他早就忘了,还有你这么一个,妹妹。”

------题外话------

明天这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