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0章 解毒

第五十章 解毒

阳光透过纱窗的缝隙照进来,江蓠的目光落在楚遇那紧紧闭合的眼上,留着一种失血过多的青影。

她的手落到他的衣服上,顿了顿,然后才将他那件血衣撕扯下来,看着那满是伤口的身体,呼吸一滞,几乎不忍再看。

江蓠只觉得心口都是疼得,她转开自己的头,对着楼西月道:“将药酒给我。”

楼西月急忙将准备好的药酒递了过来。

江蓠的手微微颤抖,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药酒沿着他的身体的伤口消毒。

孤城走了进来,看了楚遇一眼,道:“竟然如此。”

江蓠一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伤口,一边问道:“什么竟然如此?”

孤城道:“他修习的武功和别人不同,能够封锁自身的鲜血,并且迫使筋脉血液造成假死的症状,这才会能在那些东西的口下逃得生机。如果换做别人,那是万万不行的。而且,他利用自身的血液让那个女人的身体受他牵制,才能让她死于他手下。”

江蓠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那纵横的伤口,一阵阵发麻。

他似乎从来就没有把他的身体当成一回事。

旁边的孤城看着她微微怔神的模样,终究没有说出更多的话来。任何的东西都需要交换,就如他以自身的鲜血为赌注去换取他人的性命一样,他一眼就探知楚遇的身体已经接近腐朽,这种腐朽不同于他者,不是病,而是内在的枯骨,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毫不吝惜的去做这些险象环生的事情,难道真的不害怕一不小心就丢掉性命?

又或者,是早就知道死亡而显得无所畏惧?

他想不明白,他想起他和他所做的交易,然后看了低头的女子一眼,最终什么都说不出口,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那些费尽心血进行的保护,注定是一条不归路罢了。

他沉默的看了一会儿,最终出了门。

有些事情,不说比说来得好。

将楚遇的伤口包扎好之后,江蓠便守在了他的身边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这回之后,楚遇的身子更是元气大伤,这点江蓠还是看得出来的,所以,她必须尽快的将楚遇原本的毒给解了,那样才会康复有望。

她取出那支有着他母亲血液的钗子,然后用专门调制的药水开始浸泡,然后进行对比。

楚遇就在旁边躺着,太阳落下,夜色降临,江蓠却抹着汗水看着记录下来的东西。

江蓠不得不承认制毒的人简直是个奇才,环环相扣的,每一种药下得时间或者间隔的力度和人体能够吸收的分量都极其的精准,要知道人吃东西的分量谁也不能保证,但是这药竟然能如此毫无差错的吸收,那要对容幽余了解到何等程度?不过,江蓠的心底也暗暗浮起一个更加诡异的猜想,以容幽余的能力,是自愿的。

但是往事千端,谁又能猜得到呢?

等到将所有的毒素完全的稀释出来,和当日楚遇的一看,江蓠发现楚遇身体的毒素经过千百种变化,比原来的不知道复杂了多少倍,这种像是解连环一样的东西,如果一丝一缕的下去,可能毒都还没有解完,楚遇的身体就枯竭了。

她没有更多的时间。

现在为今之计,就是将所有的毒汇聚到一点上,然后压制下去。

而压制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有灵司内得到的紫苏,至毒之物。可是,这般的以毒攻毒,楚遇的身体能受得了吗?并且,就算楚遇的身体完全是好的,她也没有办法保证百分之百的能成功克制住这种毒。

可是,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是吗?

她心思沉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了过去的,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大悲大喜起起落落,到了此刻方才得到一份安心,但是对于江蓠而言,心中的大山依然在。

还有什么能比楚遇道的身子更重要的?

而楚遇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她枕着自己的胳膊在桌子上,皱着眉头,仿佛在睡梦中都是不安的模样,他随便的扯了旁边的衣服来一披,然后走了过去,轻轻的将她抱起。

江蓠动了动,自动将自己的脑袋往他的怀里蹭,他的手顿了顿,将她抱得紧了些,轻轻的放到**。

他刚刚想要松开,便被她扯住了衣袖,然后猫儿一样的喊了一声:“子修。”

楚遇心底里叹了一声,柔声道:“我在,阿蓠。”

江蓠似乎安了心,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楚遇见了,不由伸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脸颊,这短短的日子,她似乎也消瘦了些,他俯下身子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吻着,过了片刻支起身来,似乎笑了笑,低声道:“倒要将你好好的养着,太瘦了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然而江蓠却依然在睡梦中,能听的,也只是他一个人罢了。

他将她抓紧自己的袖子的手拨开,然后塞进被子里,这才站了起来,捡了一件披风裹在身上,然后走了出去。

月明星稀。

他身形一闪,然后就落到了那个紫衣男子身边,孤城看了他一眼,道:“刚刚能动就开始运功,江小姐会让你这么做?”

楚遇道:“她睡着了。”

说到“她”的时候,那声音也不自觉的放软了,孤城听了,心底里却生出一种凄凉的触感,他顿了顿,道:“多谢。”

楚遇自嘲的一笑:“这句话不必说,我做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是为了你。我只是,为了将某些东西斩断罢了。”

两人都不再说话,相对站着看向远方,对于他们二人而言,各自的远方都还太远。

渐渐的夜色沉落,两人都各自转身,临走的时候孤城沉沉的盯着楚遇的背影看了一眼,吐出两个字:“保重。”

楚遇笑了一下,并不回答,而是加快了步子往回走去。

——

楚遇的伤口虽然看着挺厉害,但是所幸外伤居多,修养着一段时间便好了。

这日旭日东升,楚遇和江蓠并肩立在一起,送别孤城。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此刻孤城的远离倒显得不那么悲伤,大概因为他的离去,意味着重逢。

“孤城”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东支,在这里的荣辱责任,都随着那个人名的消失而沉入谷底,即使百姓传来哀悼的歌声,所有称羡和赞扬的,也只是那个死去的人罢了。而现在,褪去了种种,人生有许多种可能,都不会再囿于这方天地。

云起登上皇位,这个孩子必定会将东支治理的更好,只是希望那些戾气,能够在日后被另外的一个温暖的人所消磨,但那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末了的时候三人都没说什么,孤城骑上马,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江蓠道:“那紫苏,也要谨慎使用。”江蓠不知道他再次重提是何意思,想来这东西毒的让他也不由担心,但是她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楚遇递给孤城一张图,道:“这是那张人皮面具的模样,可能这一路上齐薇会改头换面。我的人将她送到楚国和大周的交界处的时候,她悄悄的甩脱了他们,所以我无法给你提供她确切的信息,不过有这张图,想来会好些。”

孤城接过那张图,看了看,微微的恍惚:“她一向是能逃的。”

他将那张图小心的折叠好收入怀中,然后便扬长而去。

向着那日目送齐薇的方向。

看着孤城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楚遇忍不住身边的江蓠搂入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喊了一声:“阿蓠……”

这其中有太多的不可明说,大概也只能在这两个字中得到稍微的慰藉。

天涯路远,且不知前程多少,能伴君几何?

江蓠被那熟悉的气息包裹,将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上,道:“他们会好好的吧?”

“会的,阿蓠。”楚遇轻轻的抚摸她的发,笑着。

这岂非他们二人心愿?

一切都会好好的。

江蓠准备暂时在东支呆着,等到将楚遇身上的毒解了之后才会去。

晚上的时候两人依偎在榻上,江蓠将这件事情给楚遇提了提,楚遇只是将她纳入自己的怀里,一如既往的轻柔:“都依你。”

灯火下那样的目光别样的温柔,江蓠犹豫了会儿,还是将自己心中的担心说出:“可是,可能有点危险。子修,我也没有十足的危险。”

楚遇侧着头在她的脸上微微一吻:“这没事。”

他的吻落到她脸上痒痒的,她忍不住将自己的身子缩了缩,他的发顺着她的脖子落下去,微微的刺,也微微的痒,楚遇见了,将自己散落的发微微一拂,手指滑过她的肌肤,江蓠忍不住又微微红了脸。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和楚遇呆在一起,稍微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心乱如麻,她不敢去看楚遇的眼,只能低着头盯着他舒朗光洁的手。

那只手紧紧的扣着她的手。

楚遇看着他的妻子,都成亲了这么久依然有着小害羞,他忍不住笑了笑,低头托起她的下巴带着恶意的咬着,吻如蜻蜓点水掠过她微微浮起的优美的锁骨,然后轻轻一剥,衣服一拉然后印在了她的胸前。

江蓠全身一颤,红的像个虾子一样,结结巴巴的喊道:“子,子修,伤口,不能。”

楚遇听了她的话,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心口低低的笑了起来,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肌肤上,她随着他的呼吸而颤抖,然而心底里又生出莫名的奇怪的感觉,她垂眸一看,只看到一头华亮的发,如缎子一般的倾泻下来,她咬着嘴唇,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

楚遇的唇舌突然一点,江蓠“嗯”了一声,有些羞恼的道:“子修……”

楚遇再次一笑,然后抬起自己的头来,看着她涨红的脸,伸手在她的红唇上轻轻的滑过,道:“好了,不闹你了。”

他将江蓠的衣服理好,然后抱着她,忽然道:“阿蓠,还记得楚国的时候我们下棋的赌约吗?”

江蓠被他这样一说,微微有了些印象,因为当时的赌约有些不着边际,所以倒记得分外清楚些,可是现在,江蓠不知道楚遇重提这个干什么,而且,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是他想要的。

但是现在,她什么都在他手上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赌的呢?

楚遇看着她模样,笑道:“今夜还早,我们来下一局吧,记住我们的赌约。”

他说着站了起来,然后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那块碧玉刻就的棋盘,拿出水晶棋子摆在了两人面前。

江蓠倒是没想到楚遇竟然将这块东西带着,这千里迢迢也不嫌难得带。

楚遇将黑色的棋子递给江蓠,道:“黑子先行。”

江蓠也不客气,从水晶棋钵里摸出黑子,然后落了下去。

楚遇看着她微微一笑,然后拿起白子,徐徐跟进。

烛火在旁边影影绰绰的,两人的头全部低着,在棋盘上落下一片黑影,烛油滴落,凝聚成一个柔和的团影,就像两人的影子一样。

江蓠走得小心翼翼,刚开始的时候倒还是占据着优势,楚遇虽然从容,但是却差着她一截,可是后来江蓠才发现这人的棋力不可小觑,棋下的是思谋,在这方面江蓠自然比不过楚遇的步步千里,江蓠眼见着楚遇追平并且反超,不由皱了皱眉头。

看到江蓠皱眉,楚遇笑问:“阿蓠,要不要我们换换?”

江蓠哪里是这么没品的人,当即大义凛然的摇了摇头,然后再次沉下心来,预谋反攻。

这一段割据战拉得极长,但是到了最后,江蓠却以一子之差堪堪落败,楚遇在落下最后一子的时候顺势一移,按住江蓠的手,微笑道:“阿蓠,下次输给你好不好?”

江蓠没料到楚遇竟然还能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由微微挑眉,睁大了眼睛抬头看他,刚刚一抬头,楚遇便将她一拉,然后吻了上去,浮花乱了蕊,碧波经了潮,点点滴滴一撇落下。

江蓠微微的喘着气,被他亲得晕乎乎的靠在他怀里,楚遇抱紧了她,二指夹起一颗白子,然后微微眯了眯眼细细的看。

晶莹剔透。

江蓠问道:“你想要什么赌约?”

楚遇若无其事的在她的眼睛上一啄,笑道:“若我有一日不能和你前行,你且好好的活着。”

江蓠的心中猛地一刺,顿时全身一僵,呆呆的看着楚遇,可是他的模样太从容太随意了,仿佛就像在说风月,闲庭信步自在优雅,她梗着,不说话。

楚遇盖住她清凌凌的眼,再次吻下来,笑道:“想什么呢?你不是说这回有危险吗?我预先要个承诺而已,其实我倒是先想让你给我生几个丫头的。”

江蓠的心这才微微落下,然后点了点头,将他抱住,在他的耳边道:“子修,以后,如果有什么样的路,记得一起走。不要这样了,我受不起。”

楚遇的手臂不由一紧,轻轻笑道:“好,阿蓠。”

纱窗外南风过境,一点盘旋,悄然离去。

——

当江蓠将楚遇身上种下的那几根虫子抽出来的时候,脸不由的白了白,她自然知道这种虫子对人的伤害有多大,虽然在一方面压制着毒性,可是却在另一方面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她要怎般的抑制才能让自己的手不颤抖,反而是楚遇在旁边看得心疼,不断的安慰她。

抽出来的虫子都已经死了大半,可见这毒性是多么的厉害,江蓠看着他拧起的筋脉,将自己的手递给他,道:“子修,痛的话就抓着我的手吧。”

楚遇躺在**,看着她伸出的玉藕似的小手,怎么舍得用力去握,他只是顺手牵了,反而往自己的唇边一落,笑道:“真香,倒想咬一口试试。”

他说着竟然真的咬了下去,不过那咬得力度实在太轻,反而像是最为亲密的爱抚,江蓠急忙将自己的手抽回,道:“我要开始了。”

江蓠知道,楚遇这样的做法只是想让她放松,而被他这么一闹,江蓠也觉得心里放松许多。

即使如此,但是江蓠还是没有如此的紧张过,因为太过重要,所以心中难免就有了压力,容不得丝毫的闪失。恐怕她给自己都不会这么的紧张吧。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用毫针慢慢的挑开他的筋脉,她即使封住她的痛穴,但是即使这样也不能全身都没有感觉,然而楚遇却含着笑意,微微的闭着眼,不去看她,但是无论从哪方面告诉她,没有事。

一根根挑开,然后将紫苏研制的药压进去,每一分都极其的小心,稍有不慎都会导致全身瘫痪的结果。

汗水沿着她的额角落下,她根本没有感觉,眼前只有那些纵横的脉络。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将最后一个伤口止住,然后直起了身子。

她转头看着楚遇,他微微睁开眼,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声音却是微微的哑:“好了吗?阿蓠。”

江蓠点了点头,半跪下身子,抓住他的手道:“感觉怎么样?”

“唔,还好。”他笑了笑,眼底是温柔的,“如果你再来吻吻我,大概感觉就会更好了。”

江蓠微微一呆,但是还是凑了上去,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

楚遇看着她,道:“出去洗洗脸才来吧,我等你。”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可是她还是觉得有些异样,想了想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再次返身进门,这一看,顿时脸色一白。

楚遇的脸上泛着一层层青色,嘴角止也止不住的流出鲜血,江蓠疾奔上去,颤抖着喊了一声:“子修。”

但是楚遇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她的手根本不稳,落到他的手腕上,却发现那里的脉搏跳的极快,快的仿佛要蹦出来一样,而血气也瞬间拼命的涌了出来。当初的楚遇是根本没有脉搏,但是现在,这样的结果简直比那个更糟糕!因为楚遇的身体根本受不了这样大的冲击,她的头上全是冷汗,当初孤城就对她说过这个紫苏要谨慎使用,但是在当时的结果下根本没有丝毫的办法!

她急忙掏出小刀,然后割破了楚遇的手腕,让那些奔涌的血脉跟着鲜血放出来。

一刀又一刀,江蓠几乎都不敢下手了,但是好在随着鲜血的流出,楚遇的脉搏也稳定了下来,江蓠这回不再出去,就守在楚遇身边,等到他彻底恢复平静。

楚遇平静了下来,但是彻底的陷入昏迷,半夜时候江蓠看着他头上滚落一颗颗冷汗,全身上下也是冰凉的汗水,他的筋脉拧起来,江蓠看得出,这是因为疼痛身体自身所出现的反应,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她却依然恨不能代他受过,她没有办法,只能紧紧的抱住他,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喊他:“子修,子修……”

在昏迷中的他似乎也感受到了这样的呼喊,仿佛抑制着,身上的冷汗少了许多。

剩下的日子,楚遇在昏迷中来来回回的折腾了许久,高烧低烧不断,江蓠衣不解带的守着,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楼西月多次在外面叫她去休息,可是都被她一句话扫了出去。

江蓠知道,只要楚遇能从昏迷中醒过来,那么就好了。

只要他能醒过来。

他怎么能舍得不醒来呢?

这日江蓠正在用帕子帮他擦拭身子,等到抬起头的时候,就发现一双眼睛温柔含笑的看着他,微微干涩的哑着唤她:“阿蓠,你多久没睡了?”

江蓠眼角微微的湿润,微笑着蹲下来,坐到他的旁边,道:“你醒了我就可以睡了啊。”

窗外的阳光正好,楚遇抬起手抚摸她的脸颊:“那么睡吧。”

江蓠结结实实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便开始张罗着给楚遇调养身子,楚遇身上的外伤也伤得彻底了,但是前二十年的毒素伤害却非一日之功能够恢复的,只能慢慢的来。

并且在抽除毒素之后,他的身子会陷入一个最虚弱的阶段,于是两人不得不在东支多休养些时候。

五天之后,楚遇正陪着江蓠在外面散步,楼西月却拿着一封信件走来,道:“殿下,云先生送来的。”

楚遇一边拿过一边问道:“哪儿来的?”

楼西月道:“南国。”

南国?

江蓠不由微微侧目,而楚遇却飞快的打开,然后,目光微微一凝。

“怎么了?子修?”江蓠看着楚遇的脸色微微的不对劲。

楚遇握着她的手,道:“阿蓠,你的父亲病重,你大概,要快些回去一趟了。”

定安候病重?

江蓠微微一呆,楚遇握着她的手,道:“和东支定了盟约之后,我要带着军队先回楚国,这段时间大概我不能和你同行了。你先行一步。南国皇帝的寿辰将近,我会立马赶来。”

江蓠看着他,还没有分离,却已经开始想念。

楚遇将她抱紧,将自己的下颌放到她的发上,道:“等我,阿蓠。”

——

夜幕深邃,千岛浮云,海外云雾,碧月天老。

玉阶延伸到高处,大风吹来咸湿的感觉,红衣男子恭敬的跪在玉色的地面,道:“义父。”

这世间,大概只有在这样一个人面前,他才会以绝对伏低的姿态。

他跪着的,只是一个黑影而已。

宽广的黑袍如天边的云雾,他头戴高冠,背着的手腕上是一串古朴的佛珠。

他就那样站在玉阶上,仿佛根本没注意身后跪着的风间琉璃,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叹息出声:“阿月死了啊。”

他的声音微微的叹息,带种无以言语的悲天悯人之感,仿佛慈悲之音,顺着这夜晚的长风一直飘荡到更远的地方。

风间琉璃不敢出声,只能将自己的头深深的抵在地面。

过了许久,他才再次道:“风间,那个孩子,很厉害是吧?”

“是挺厉害的。”风间琉璃道。

他道:“你也说厉害,那么,那孩子倒是个可造之材。”

“和义父相比,他不值一提。”

黑衣人慈悲的目光缓缓的滑过天际,如黑夜一般的罩下来。

“那个孩子,我等了他很久,很久。”

(本卷完)

------题外话------

第二卷终于完了,松一口气~拥抱一个,谢谢大家~说实话追文太辛苦,想我追盗墓笔记追几年,追紫川追几年,追缥缈录,到现在依然在龙族的坑里面蹲着~

谢谢ujfj单滴一张月票~

谢谢anniel滴两张评价票,一颗钻石,10朵鲜花和230打赏~

其实我真的很想多更,但是没有假期的妹子很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