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5章 射马风波2

第五章 射马风波2

江蓠远远一看,然后一双眼睛看向江明樱,那明艳动人的少女将自己的下巴一扬,然后挑衅而得意的看了她一眼。

江蓠倒是微微笑了起来。

不过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罢了。

江明樱看到她这么一笑,本来得意洋洋的心倒瞬间凉了起来,她不是喜欢自己的马吗?看这个样子怎么一点也不着急?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一道暗影突然罩了下来,她猛地回过神来,只看到那些射出去的箭矢在瞬间被那些暗影遮住,然后齐齐落地。

那些黑影竟然是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影!

江明樱凌厉的一扬眉头:“谁允许你们的!”

江蓠驱马走到她的面前,道:“江明樱。”

这样明明白白的喊她,声音没有丝毫的怒气,身姿清清淡淡的,这小小的猎场里如沾了一点墨色似的画上去,微微拨弄起点点的涟漪。

从来没有人这般漠然的直呼她的名字。

江明樱看着周围的人的目光,她觉得每个人都在嘲笑她,不由将自己手中的鞭子握紧,最后一下子挥了出去!

她的鞭子刚刚一动,便被一只小小的手握住,她使劲的挣了挣,但是手中的鞭子却纹丝不动。

她怒道:“放开!”

明月哪里管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看着她,依然将她那红色的鞭子握在手心。

竟然连一个小小的丫头都敢欺负到她头上了,她气红了脸拼了命将那鞭子往后拖,仿佛不这样便出不了心中的一口恶气一样。

她咬着牙使劲往后,却没料到这回手中的鞭子突然一松,她猛地往后一倒,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砰”的一声四仰八叉的砸到了地上!

飞扬的尘土里她只觉得全身上下都狠狠的冲了起来,她几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几时被人这样的作弄过?!

竟然还只是别人手下的一个奴婢!

她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拿着手中的鞭子不管不顾的向着江蓠甩过去:“我要抽死你!抽死你!”

“刷!”马鞭带起猎猎的风声,然后落下。

皮开肉绽。

“啊”的一声痛叫还未落地,紧接着鞭子已经如急雨入户,瞬间盖了下来。

围观的人都惊住了,回过神来的时候那鞭子已经狠狠的落到了江明樱的身上,然后带起血淋淋的一道痕迹。

谁也没有看清楚,江明樱那条鞭子是怎生落到了那个容颜秀美的小姑娘手里,而那个小姑娘又是怎样将鞭子狠狠的甩到江明樱的身上的。

江明樱跪伏在地上,满脸灰尘,已经没有了不可一世的侯府千金的风范,一条鞭痕沿着她的后背纵贯开来,那衣服被扯开,紧身之下是雪白的背,带着血。

她觉得全世界都轰然倒塌了,越是高高在上就越容不下掉落神坛,她全身都在颤抖,却仿佛在酝酿着下一刻的疯狂!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件衣服突然笼罩了下来,一把温柔清冷,甚至和江蓠又三分相似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王妃姐姐恕罪,我大姐脾气莽撞了些,打扰了王妃,小女代姐姐向王妃赔罪。”

江蓠的目光慎重的落到她的身上,一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容颜不及江明樱,但是那气度风范,冷静文雅,便是江蓠见着,也忍不住生出三分赞叹。她只赞叹过两人的仪态,一是皇甫琳琅,二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女。

连江蓠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女,这么小的年纪便有着超乎常人的冷静和清雅,于自己而言,也不逞多让。

她回头斥责明月道:“明月,你怎能如此失手?小小的年纪没轻没重,回去受罚去。”

“是,王妃。明月知错了。”明月低下了头。

江明樱听了这话,心中恨不得将江蓠杀之而后快,这般假惺惺的将过错归咎于年龄小失了手,回去还能受什么责罚!真当她是傻子,敷衍她的话竟然这么就说了出来!

而她也分明的感受到,她的妹妹的手紧紧的按住她的手腕,叫她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向来都是目中无人的,但是唯独对这个妹妹的话,却意外的要听上几分。

江蓠微笑道:“四小姐请起吧。”

江蓠自然也认得这个四小姐的,她是江明樱的胞妹,是龙碧华的小女儿江明琅,当年在侯府的时候,她便对她印象深刻。

江蓠从马上下来,然后走到踏雪身边,围在踏雪身边的那些人迅速退到两边。

江蓠走到踏雪身边,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踏雪在她的掌心蹭了蹭,江蓠伸手抱住它的马头。

有些东西,总要讨回来的。当初不过存着一分岁月安稳的心思,可是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允许她再退让了。

而在这片刻的时间,彩云已经将药物给带了过来,江蓠立马上前小心的替踏雪拔下箭矢,然后包扎起来。

末了的时候,江蓠看着踏雪,看着那双眼睛,对着它轻轻的笑,那匹马仿佛也知道似的,摇了摇尾巴,然后往江蓠的怀里凑了凑。

江蓠转头看着江明樱,她已经被江明琅扶着站了起来,紧紧的抓着江明琅披在她身上的衣服,低着头不发一语。但就算看不见,江蓠却还是可以知道江明樱眼底的那种杀意。

她对着彩云道:“彩云,将踏雪领回去。”

“是。”

江蓠走过江明樱身边,淡淡的道:“江明樱,知道驯马怎么训吗?”

江明樱的唇齿动了动,然而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江蓠淡淡的道:“马和人其实一样,你想要知道怎么驯马,先要懂得怎么被人训。”

江明樱颤抖了一下,死死的咬住嘴唇。

江蓠不再理她,然后迈步走开,但是她知道,身后有道冷清的目光在打量她。

江蓠翻身上马,和明月一同走了出去,明月道:“王妃,今日就这么放了江明樱?”

江蓠微微一笑,道:“不过开了头而已,她定是记恨上我了,我么,便要让她记恨的越深越好。”

明月不解的看着她,江蓠看着她那双黑白纯净的眼,不由笑道:“以后我若有女儿,也有你这样漂亮的眼睛就好了。”

明月一呆,刚才还那么厉害的小姑娘,这会儿脸顿时涨得通红,咬着嘴唇手足无措的,半晌方才结结巴巴的道:“王妃和殿下的孩子,定然比明月好得多的。”

江蓠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抓过她的手,从怀里掏出帕子擦着她手上的灰尘,感觉到她想缩,更是拉紧了她,等到将她的小手擦干净之后,方才任由她急忙小心翼翼的将手藏起来,拘束得厉害,一双眼睛垂下,眼里闪着泪花。

这小姑娘便是,别人对她一分的好,她便要记上十分。

江蓠轻轻的道:“明月,别把自己当奴婢看,在我心中,你和彩云清歌就像是我妹妹一样。”

“嗯。”明月咬着嘴唇应了一声。

江蓠笑了笑,然后道:“刚才的那个姑娘,你觉得怎样?”

明月自然知道江蓠指的是江明琅,皱着眉头仔细的思量一会儿,方才道:“她和王妃您很像。”

“嗯?”江蓠倒是没想到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明月道:“大概是神态很像,而且,外貌也有四分相似。”

江蓠默了一下,道:“明月,你知道江明琅是什么样的人吗?”

明月抬起自己的眼睛看着她,江蓠犹豫了一下,道:“三年前的冬日,我病了一场,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影子在窗外,我才发现,我病得时候的药,都是这个少女送来的。而这个少女,就是江明琅。”

江蓠接着道:“我受过她的恩惠。”

她也不再多说,然后翻身上马,道:“走吧。”

江蓠走出上林苑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她来到约定的酒楼,和无边风月居的人碰头。

江蓠刚刚进入客栈,迎面和一个身影撞上,那人带着些微的酒气,高高的身躯罩上来。

江蓠只是将自己的身子微微一侧,让开道路。

但是顿了半晌,那人却纹丝不动,江蓠抬起头来,对上一张剑眉星目的脸。

冤家路窄。

江蓠倒是没有料到,会在这个时候遇见这个人。

但是这个人似乎喝醉了,睁着一双眼睛盯着她,突然扯了扯嘴角:“哪里来的美人,瞧着倒有几分眼熟。”

他说着就想伸手过来,朝江蓠的脸上摸去。

但是还没有挨上,“啪”的一声,他的脸便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然后他的身子被一掀,身体顿时被踩在地上。

酒楼里顿时静了静,然后伸长了脖子出来。

那小二一见,脸色苍白了几分,那摔在地上的人可是一个大顾客,江蓠他们瞧着眼生,当即急忙上来道:“那可是将军!将军!”

那个将军被摔倒在地,脑袋也清醒了几分,再次睁眼一看,怔了半晌,然后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呵,这不是当初不清不白的九王妃吗?”

眼前的这个人,正是在去楚国的路上将江蓠劫持走的那个人,而江蓠的清白,也是差点毁在他手里的。

江蓠看着他,凉薄的笑了笑:“将军,别来无恙?”

------题外话------

停了一天的电,断了一天的网,若非昨晚上有点存稿还不知道敢不敢得上~

吹很抱歉,明天空闲时间比较多,试试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