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6章 王侯定安1

第六章 王侯定安1(一更)

那人却仿佛被江蓠这样的容色看呆了些。

往日的少女固然清丽,但那也仅仅止于别致。但是现在那一眼,眉角清冷中潋滟横生,英气与傲气兼存,仿佛从水里捞出的美玉,温润澄华中折射着光。

经雪更清,遇霜尤艳。

他心中竟然涌起无尽的后悔之意,当日竟然不能得手。

他对于女色并不大上心,可是现在这般,却轰鸣有些东西在脑海中灌着,挣脱不得,如果原来不曾接触过还好,可惜偏偏接触了失去了,到了现在远远瞧着成为一道风韵,那心底实在不甘。

而人的魔性大概也就在此。

他正这般看着江蓠,突然一只脚狠狠的踹上来,他未曾反应,脸上已经狠狠的挨了一脚,顿时将他的酒给醒了大半,顿时一声怒吼:“放开老子!”

江蓠却迈步走了进去,对着明月道:“给将军上座。”

那小二在旁边胆颤心惊的立着,瞧着江蓠这模样也不是个好惹的,但是却也看得出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南国不比楚国风气开放,这般的行径在贵族乃至于平民百姓间都算是大胆妄为的,可是偏偏江蓠的模样就不像是大胆妄为的,所以那小二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诧异的看着江蓠。

这将军是皇后的子侄,姓孙名威的,战场上有些能力,所以在别的地方出格一些倒也没人在意。可是现在这飞扬跋扈的将军被一个小丫头这般的惩治,那面子上,也是无光的。

江蓠对着那小二微笑道:“烦请小二哥被一个雅间。”

那小二看着江蓠如此淡然温和的笑意,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一刹那都不去管这孙威如何,只忙忙的在前面引路。

而他将江蓠引到了雅间,转过身来的时候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她身后的那个小丫头,竟然顺手就将孙威那高大的身躯给提了起来,仿佛掂量着一只小鸡一般,轻若无物。

他顿时觉得自己还是少惹为妙,于是呐呐的道:“您先歇着,小的出去,出去。”

他战战兢兢的奔过去,眼角经过的时候微微一瞥,就发现孙威一双眼睛目眦欲裂,却说不出半句话来。他心思活络,真是害怕这事给闹大,那么他这家酒楼也就开不下去了。这般思量着,便想悄悄去搬救兵来。

孙威的确是给上座的,只不过是脑袋先落座。一张脸被摔在凳子上,半身动弹不得,只能将目眦欲裂的目光狠狠的给江蓠看。

对付恶人只有用恶人的法子,江蓠端起桌上的嫩芽茶,拨了拨,对着明月道:“将他的嘴给堵了甩一边去吧,你过来和我同坐。”

明月点了点头,顺手扯了旁边供客人洗手用的帕子,然后解了他的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唔!”

在这个空隙他挣扎着吼了一句,刚刚吼完便被明月给堵住了嘴,然后毫不留情的甩到了一边,“砰”的一声,摔了个结结实实。

而就在这个时候,雅间的门倒是响了一两声,明月将门打开,却是呆了一小下,然后道:“楼公子。”

楼西月笑嘻嘻的倚在门口,对着明月道:“丫头武功不错。”

明月让开,楼西月便走了进来,对着江蓠喊道:“嫂子。”

江蓠点了点头,目光便往后面一瞟,但是心底里也确实知道楚遇现在还在楚国的,但是还是忍不住。

楼西月道:“殿下在楚国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可以来见嫂子了。”

这两个“马上”倒让江蓠觉出不好意思来,她含糊的“嗯”了一声,然后问道:“你来干什么?”

楼西月眼睛弯了弯,却不回答,反而转身看着那个竖起耳朵听他们话的孙威,然后一下子蹲到他面前,像是在拨弄一只猪一样扯着他的脑袋看了看,嫌恶的道:“一个蠢货,也敢来打我家嫂子的心思,当真是嫌命长了吧,小爷觉得你还是去高处开阔开阔见识,免得污了我嫂子的眼睛。一堆臭气。”

楼西月的嘴巴向来不饶人,便是在端正的人,拿到他眼底来瞅都能挑出十分的错误来,况且是孙威。

他扯下他塞在嘴里的东西,那孙威怒吼道:“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楼西月“嗤”的一笑,拍拍他的脸,道:“孙子,接着骂。”

他说着眼睛一转,然后“刷”的一声扯了雅间的隔帘,然后顺手拿起旁边的笔墨,戳上了几个字。

这是雅间,设置的便与别处不同,笔墨纸砚倒是一样不缺,那些富贵闲人们完了事情之后,可以就着笔墨纸砚来一些红袖添香的风月,倒也无不可。

楼西月的字实在称不上好看,但是偏偏看着有股气势,没有半分窝囊气,横笔一抹就是冲伐的意味。

他提着孙威的身体,然后直接推开窗户,然后用帘子一缠,“咔哒”一声稳稳的挂在了窗户外面,然后十分和蔼可亲的笑道:“啧,慢慢骂。”

酒楼下面,正是闹市。

这么一挂,简直是举世瞩目,顿时长街一里,全部伸长了脖子往这边一看,挂着的却是一个威严的男人,落下的帘子上却是一行字:孙子一枚,欢迎打骂,骂一句五文钱,打一下二十文。

众皆愕然,然后忍不住发出汹涌的笑声,一个乞丐穿出来,扯着脖子道:“是真的吗?”

楼西月撑出了自己的脑袋,二话不说,直接将钱袋给挂了出来。

楼西月的长相,无论到哪里都是一等一的,而且一看就有纨绔子弟的风范,他别的倒不多,但是钱财二字,对他而言就是一口呼吸,吐着吐着就没了。那些年头也着实“纨绔”了一回,现在也是走哪儿都带上一堆。他将自己鼓涨涨的钱袋拉开,里面一色的金子,在阳光下闪着光,直看得人眼角生光。

这样一来,无需多说,直接就是:骂呗,爷不差钱!

然后那乞丐就非常直截了当的开骂,骂人这东西,一旦开了头就不必担心冷场,更何况除了这小二,谁人认得这是孙大将军,那钱可是摆在面上的,于是这骂人的“词语”便飞珠溅玉起来,从祖宗十八辈一直问候到百子千孙,花样都不带翻重的。

楼西月直接将窗户一关,然后大咧咧坐了下来,对着江蓠笑道:“如何,嫂子可解气些?”

江蓠倒了一杯茶给她,道:“这种人,何须多费心思。”

楼西月也不和江蓠客气,端了茶细细的饮了,然后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一个瓶子来,道:“我差点忘了,这是月前殿下派人去周国云茶山庄里要的清明雨前茶,嫂子你爱茶,叫我来捎给你。”

江蓠接过那瓶子,在手里润润的感觉,那时候他们都还在东支那边吧,这份心思,倒是珍重。

她握在手里,心里倒着实念起楚遇来,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只能强自压下,然后对着楼西月道:“他来便是让你给我带这一瓶子的东西的?”

楼西月摇头笑道:“自然不是,而是让我来替嫂子挡挡桃花的,嘿嘿。”

江蓠噎了一下,楼西月接着道:“王妃,定安候您见着了没有?”

江蓠摇头:“没见着。”

楼西月皱了皱眉,江蓠问道:“我父亲飞鸽传书不是让我去见他吗?怎的到了现在却还是闭门不召?”

楼西月道:“我只怕侯爷的病已经入骨了。”

江蓠听楼西月叫“侯爷”这两个字,言辞间竟然是少有的尊重,除了楚遇,倒还从没听他这样提起过一个人的称呼,但是记忆里,定安候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如果真的是那般的非凡,也不会任由她一介孤女在侯府中活得孤苦伶仃而不闻不问。说句实话,在侯府里,她倒是从来没有见过定安候的面。想想也是为这具身体和这具身体的母亲感到心酸。有夫如此,纵死不甘。但是这些感觉倒是不好说,只能道:“会不会被龙碧华给控制了?”

楼西月摇头道:“怎么可能?!嫂子,侯爷是谁,那可是殿下唯一尊崇过的人,怎么会被那样一个女人给束缚了去。”

江蓠听了倒是一怔,没有料到在楚遇心底,她父亲的地位竟然如此之高。

楼西月道:“嫂子近日小心些,殿下派我来固然是为了挡嫂子的桃花,但是也说了一句危险。”

他的话音一落,便听到外间的门响了几下,江蓠笑道:“约莫是我约的人到了。”

其实听了楼西月的话,对于无边风月居能查出定安候的秘事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是龙碧华的事,大概是能听听的。

明月正想去开门,一群人突然闯了进来,吼道:“是谁将孙将军挂在外面的?不要命了!”

来的人全是一身铠甲,手里拿着兵器,然后指着他们道:“你们是什么人?快点去将孙将军给救下来!”

楼西月和江蓠看了一眼,楼西月懒懒的站起身子,然后打开窗户,将自己的眼睛一低,才发现孙威全身上下全是各种东西,果然是遭“打”了的。楼西月笑嘻嘻的将钱袋扔下去,道:“各位分吧。”

那边的那些士兵看不清楚楼西月在干什么,但是却也听得到酒楼下面沸腾的声音,于是喝道:“干什么?还不快将孙将军拉起来。”

楼西月转头笑了笑:“好嘞。各位军爷接着啊!”

楼西月的话音一落,然后一把将孙威给提了起来,轻飘飘的扔了过去。

“啪!”的一声,孙威的身体直直的落到人堆里,然后一把压着那些人溜溜的滚下了楼梯。

楼西月走出去,将自己袖子拂了拂,这动作却是学的楚遇,但是楚遇做起来便是高雅,楼西月就是显摆,一副看不起他人的模样。他看着下面滚成一串的人,道:“拿起你们狗眼瞧一瞧,定安侯家的王妃是你们能冲撞的?还有,孙威是吧,回去给你的主子说,她给的,我们必定一份一寸的加倍讨回来。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月黑风高,还是少行夜路的好。”

江蓠听了楼西月这话,却是明白了,刚才楼西月不是无端发难,那就是警告。

楼西月当然不会做无妄的事,楚遇来的时候就吩咐过,要逼迫,哪怕是天王老子也只管废了去。

孙威被人拉了起来,但是嘴巴却无法动,只能凶狠的瞪着他们,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其他士兵也是明白了,但是对上楼西月那双黑呦呦的眼神,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抬了孙威的身体灰溜溜的走了。

那些人走后,楼西月这才嘻嘻一笑,道:“嫂子不要怪我惹麻烦啊!”

江蓠笑道:“你只管自己解决去。”

她说完,然后向门外望了一眼,到了这时候,无边风月居的人怎么还没来?

明月道:“可能耽误了吧。王妃,今晚上还有皇宫的宴会要参加,要不我们先回去,然后我去看看?”

江蓠站了起来,颇有几分不平静,道:“如此也好。”

——

回到定安侯府之后,刚才还暖暖照着的太阳便沉了下去,黑云压了下来,瞬间便有黄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将琉璃瓦打的“咯嗒咯嗒”的想。

楼西月肯定不能宿在江蓠的幽竹园,他寻了一处靠近定安侯府的住所安顿下来,然而听说江蓠要去皇宫,便道:“嫂子我今晚陪你去。”

江蓠点了点头,今晚明知是鸿门宴,但还是不得不去。

江蓠在屋子里躺下,将袖中的瓶子拿出来,刚才只微微一瞟,现在去看,才发现瓶底下用极小的行书写了两个小字。

——甚念。

她看着看着不由笑了起来,寄来的信上倒是闲庭信步的紧,像那些隐藏的心思,也只有在细微处才敢拿出来。若不是江蓠没事翻着看,恐怕也就无从发现。

她倒是舍不得,想着等楚遇来了再说。

彩云从旁边端来新鲜的荔枝,江蓠将她喊过来一起坐着吃,问道:“踏雪那儿如何了?”

彩云道:“王妃放心,一切都处置好了。”

江蓠问道:“江明樱那里如何?”

彩云道:“江明樱回来之后,听说大闹了一场,想要来找姑娘说理,但是后来便无声无息了。我派人去看了,是江明琅将江明樱给拦了下来。”

真是没想到,江明樱竟然很是听江明琅的话。

江蓠正在想着,只听到外面的人传话道:“王妃,江小姐来了。”

彩云站了起来,江蓠吩咐道:“将江小姐请进来吧。”

江明琅走了进来,穿着一件青莲色的衣服,上方青丝挽成一个发髻,下方用银色的发带松松的系着,剪水双瞳,倒是别样的动人。

江蓠越看,心里边越觉得,明月说的话其实还是不错,眼前的女子,竟然真的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加精致些。

江蓠微笑道:“请坐。”

江明琅的手里抱着一个包袱,道:“王妃姐姐,今日的事,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知道我的姐姐性格太过跋扈刁蛮,我也没法。今日她虽然被我劝住了,但是保不准以后还有冲撞王妃的地方,还请王妃姐姐不要生气。”

大概是年纪小,她的声音又清又脆,可是却意外的动人。

江蓠心中暗叹这姑娘的玲珑,早一步将话说满,自己再怎么着都要顾忌些,而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便是这个道理,她笑道:“王侯家的小姐,刁蛮些倒无所谓。”

她也只肯说一句,江明琅也不步步紧逼,而是将自己手中的东西递出来,道:“今晚的宴会,我为王妃姐姐挑了一套衣服,权且做我姐姐的赔礼。”

她说的甚是谦逊,一双眼睛清澈的,仿佛有着孩子的纯真明媚,叫人分不出真情或者假意。但是能在几乎整个侯府的人都对她排斥的时候将她当成座上客看待,没有半分的挑衅,也看得出这个少女的深浅。

江蓠笑道:“多谢了。”

江明琅微微一笑,然后叫目光转向那瓶子,眼底倒露出几分诧异:“不知道王妃姐姐这瓶子是从何而来?”

江蓠看了一眼,道:“我夫君从楚国带来的。”

江明琅痴痴的看着那个瓶子,道:“王妃姐姐好福气。”

江蓠道:“这瓶子难道有什么缘故?”

江明琅点了点头,道:“这个瓶子,乃是传说中的‘锁相思’,是前朝的旧物。说是用这瓶子装的东西,情人吃了便会一生一世的平安,一生一世只,爱着一个人。”

年轻姑娘毕竟脸皮薄,说到“爱”字便停了下来,脸色红了红。

江蓠深深的看了那瓶子一眼,心底微微挑着一点心雨,有些东西太过玲珑和百转千回,她又不知道错过了多少。

江明琅捏了捏手帕,道:“王妃姐姐,不知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江蓠道:“请说。”

江明琅道:“那,楚国的九殿下好不好?”

江蓠倒是没想到江明琅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微微呆了一呆,只是笑道:“他很好。”

想了想又补充道:“他是我从未想过的好。”

江蓠说出了这句话便有些后悔,自己为何会在这个小姑娘面前说这等话,而她将目光看向江明琅,只见那少女脸色微微一白,但是瞬间便站了起来,道:“王妃姐姐好生准备,我先去了。”

江蓠不明白江明琅为何在短短时间内发生这样的变化,于是点头道:“好吧,你且去吧。”

江明琅点了点头,然后急急忙忙的告退,少见的失了态。

江蓠看着她的身影,心中微微思量,她和楚遇还能有什么干系不成?

但是瞬间便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这小姑娘可能连楚遇都没有见过,如何来的这些绮思?

想想也就放下了。

——

雨依旧劈了啪啦的下着,然而皇宫的宴会却是不能取消的,楼西月扮作护卫,跟在江蓠的马车后面,和定安候府的大部队一起前行。

江蓠穿了江明琅准备的那件裙子,然后下了马车,清歌在那边撑开了紫竹伞,替江蓠遮住了天上掉落下来的珠子。

而江蓠的前方,由龙碧华领着,一群明媚的少女全部在其中,而江明琅也是很清淡的打扮,在裙角绣着素净的花,手肘处绣着飘带,虽然清淡但是也别致美丽。而江明樱也在其中,穿了件大红的衣服,像只火凤凰。但是想来今日那鞭子确实狠,整个背都是僵硬的,那鬓角处也因为行动而渗出细密的汗珠。

不过,这哪里值得她同情?

因为下雨,所以原本设置在御花园的宴会便换到了殿内,烛火沿着宫殿燃烧了一圈,仿佛白昼。

江蓠进去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送来,江蓠在围坐的人群中意外的发现了两个熟人。

皇甫惊尘和皇甫惊云。

虽然皇甫惊云容貌更加出众些,但是论整体的仪态,却还是不及皇甫惊尘。

而那两人的目光也正在看着江蓠,皇甫惊尘微微含笑,而皇甫惊云却是一脸的怨恨。

江蓠心中笑了笑,皇甫琳琅在东支的时候被他们给吊在了有灵司内,恐怕也是凶多吉少,皇甫惊云得到了消息也无可厚非,不过,他现在再如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

因为来的不是南国的王公贵族便是他国的皇子王孙,所以江蓠的身份在这之中也着实算不了什么。

江蓠,龙碧华和她的三个孩子坐在一起,江蓠刚刚坐下,便能感觉到江明樱对她射来的寒光,但是江蓠依然随意的坐着,拿了旁边的雨花红釉壶,倒了一杯茶在手心里暖着。

江蓠不由想起明月,今日下午明月去无边风月居查探消息之后,到她走了也没来得及将消息拿回来,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对于明月她还是很放心的,更何况跟着明月去的还有几个暗卫,所以江蓠便没把这件事放在心底。

这样的宴会,无非就是走走过场,正和帝的身子骨不太好,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江蓠看着他的那张脸,微微的阴郁,看着倒是冷漠无情的命相。而且眼神幽灰,看来常年和术士混在一起,身子已经被丹药搞得空有一张皮了。

江蓠正在慢慢的饮着茶,那边的皇甫惊尘却突然站起来,然后移到了江蓠隔壁的桌子,然后对着江蓠打招呼:“祁王妃。”

江蓠微微颔首:“皇子殿下。”

她的态度有礼而疏离,但即便这样,她也能感受到身后江明樱恨不得将她戳穿的目光。她心底倒是笑了笑,自己一个嫁了人的,怎么可能和她抢一个男人,这气生得也太无道理了吧。

皇甫惊尘看着她这样的态度,不知怎地神情有些微微的黯然,顿了好半晌,方才道:“江小姐,往日我不是有心想要骗你的,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江蓠笑道:“殿下何必这样说?那些日子我和子修也不是也没有对你说实话吗?各有各的难言之隐,这点东西,我还是懂的。”

皇甫惊尘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而这个时候,突然环佩声响,然后,门外突然传来内侍的声音:“公主到。”

大殿上都静了一静。

这个公主肯定就是和皇甫琳琅并称“天下双姝”的龙宝鸽了。传说在龙宝鸽出生的那日,皇后的寝宫突然飞来一群白鸽,天监官都说这是天降祥瑞,于是正和帝十分的欣喜,便将这个女婴命名为宝鸽,十分的宠爱。

而一个娉婷少女提着一盏花灯袅袅娜娜的走来。

她梳了飞云鬓,一根衔珠钗,发上戴了一朵粉红的木香花,随着走动长长的耳坠折射出万千的光芒。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被她吸引。

江明樱也很美,但是却也远远不及龙宝鸽,江蓠暗道,原本她以为皇甫琳琅必定比龙宝鸽还美,但是现在看来,这龙宝鸽的灵秀之气,倒还在皇甫琳琅之上。

眉是山峰聚,眼是绿波横,恐怕也只有龙宝鸽才真正当得了这一句诗。

她提着花灯走来,一袭黄衫子随风翩跹,宛如穿花蝴蝶,她笑盈盈的在正和帝的面前站定,道:“阿爹!女儿来迟了,可不要怪女儿啊。”

正和帝听了她的称呼,倒是没有半分的不悦,反而哈哈大笑起来:“你不要问朕答不答应,问问大家怪不怪你。”

龙宝鸽一个灵巧的转身,对着大家盈盈一礼:“你们不说便是不怪宝鸽了。”

她这一礼人群中便立马立起来大半,最难消受美人恩,更何况是一个如此活色生香的美人。

“不敢”之声不绝于耳,那龙宝鸽也站了起来,然后对着正和帝笑道:“爹,看,他们都没有怪罪女儿啊!”

正和帝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道:“坐下吧。”

龙宝鸽到旁边坐下,突然转了转头,问道:“阿爹,那位楚国回来的王妃呢?女儿听说她好厉害的,想要见见她呢?”

------题外话------

十二点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