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7章 王侯定安2

第七章 王侯定安2(二更)

江蓠倒是没有想到这位美丽公主会将话题引到自己的身上。

看来,果然是,鸿门宴。

众人都将目光转向了江蓠,而江蓠却听到身后的江明樱冷哼了一声,她心底里笑了笑,然后道:“公主谬赞了。”

龙宝鸽亮晶晶的目光看向她,惊喜的道:“唔,原来你就是祁王妃啊!听说你曾经和东支的军队打过哎,那里的人都很残暴,你竟然能和他们打一架,真是太厉害了。”

对于东支,江蓠也不想多说,只是微笑道:“那都是误传罢了,我不过去了一趟,什么都没有做。”

“真的吗?”龙宝鸽问。

江蓠点了点头:“真的。”

“哦。”龙宝鸽的声音有些失望,但是瞬间便高兴了起来,然后笑道,“阿爹啊,女儿今日出去找到了一个好东西,想要呈上来给阿爹看看。”

正和帝笑道:“我的宝贝女儿看上的东西,自然要好好的看看,拿上来吧。”

龙宝鸽欢快的道:“将东西抬上来吧。”

她走动起来,华丽的衣服荡漾开,露出一双绿色的绣花鞋,轻快而妩媚。

江蓠的眼角瞟过那双绿色的绣花鞋,微微的异样。

是的,一个漂亮的公主江蓠从来不会费心去查探什么,而之前,龙宝鸽表现出来的,都是轻快灵巧的,就像是一只青燕,这小小的皇宫里也能飞出去的自由。而她想,正和帝如此的宠爱她的女儿,就和成元帝宠爱月轮一样,有个活泼欢快的心性也无不可,不是每一个公主都是皇甫琳琅样的。可是现在,当看到那双绿色的绣花鞋的刹那起,这些年头瞬间被推翻。

绣花鞋上沾着血,人血,血中还有腥气,这样的腥气,是被剧毒腐烂了尸骨之后留下的气味。

死去不超过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前她尚在人血中踩过,半个时辰之后她就可以如此若无其事的娇俏的笑着,仿佛将整个山川都笑得明媚起来。

实在是,厉害。

看来皇家的子女,未曾见过血腥的肯定少之又少。

而此时,一个大大的笼子被抬了进来。

那个笼子外面被小巧的紫藤围了满满的一圈,还挂着小小的铃铛,抬进来的时候叮叮当当的响,当真是清脆至极。

正和帝笑道:“宝鸽你带了什么东西来啊?”

龙宝鸽笑道:“阿爹,这个东西你一定没见过。”

她说着扬了扬下巴:“打开吧。”

那侍卫“咔哒”一声将笼子给打开了。

然后,笼子里蜷缩的小小的身影瞬间露了出来。

江蓠瞬间站了起来。

龙宝鸽眨着眼睛看着她,清澈动人:“祁王妃你这是怎么了?”

这般娇俏无辜的模样,当真是极好的,江蓠心下镇定,然后道:“我只是奇怪,为何公主所说的东西会是一个人。”

笼子里躺着的是面色苍白的明月。

江蓠想象不出,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明月出了什么事,而明月的武功向来不弱,能将明月给制住的,这人的武功又有多少?

龙宝鸽指着明月笑道:“阿爹,你知道张天师曾经说过的话吗?他说福女手腕上有一朵花,只要用她的血来给父皇用,父皇就会长命百岁的。”

江蓠心中想要冷笑,什么长命百岁,像正和帝这样的人,过了他五十岁大寿,恐怕最多三个月,最少一个半月,就可以命归西天了。当然,这些话她是不能说的。

正和帝在龙椅上笑道:“女儿有心了。”

江蓠笑道:“小女想有事请教一下公主。”

龙宝鸽转向江蓠:“什么事啊?”

江蓠道:“那张天师所说的手上有花是怎么一回事?”

龙宝鸽笑道:“哦,那个啊,就是手上有花啊。”

“什么花?”江蓠问。

“就是手腕上有一朵花的形状啊。”龙宝鸽依然笑嘻嘻的眨着眼,那眼眸倒比春水更玲珑些。

江蓠淡淡的道:“公主,这世间手腕上有花的人千千万万,公主万一抓错了呢?”

江蓠知道,明月的手上是有花形的纹路,但是这却是她手上的“双生蛊”的痕迹,哪里是什么花。

龙宝鸽笑道:“祁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呀?难道不想让我阿爹见到这花吗?”

江蓠微笑道:“自然不是。国祚为重,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她说完这句话,然后对着上面的正和帝道:“陛下,实不相瞒,这小姑娘乃是随我而来的楚国的丫头。她跟了我半年,我也不曾知道她手腕上有什么花,不如让公主捞起来让我等看看如何?”

龙宝鸽道:“原来是王妃的丫头啊。”

江蓠笑了笑:“是。”

对于江蓠来说,这时候就要大大方方的承认,好看看这龙宝鸽到底是何等的心思。我家底就抛到这儿,随你怎么说。

龙宝鸽道:“阿爹,好吗?咱就让王妃见见吧。”

正和帝向来是不懂得拒绝龙宝鸽的,于是点了点头。

龙宝鸽然后伸手,将明月从笼子里捞起来,然后撸起她的袖子。

烛火之下,那只雪白的手腕上,的确有一朵花,她看着江蓠道:“怎样?”

江蓠摇头道:“依我看,这恐怕是画上去的。”

“画上去的?”龙宝鸽笑了笑,“不可能啊,我看过哎。”

江蓠微笑道:“不如让我来看看?因为我记得我这丫头手腕上并没有这东西。”

这般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还能有什么可以去拒绝的?正和帝在这方面也是深信不疑,事关国祚,那可是马虎不得,便挥手道:“祁王妃且试试。”

江蓠从自己的袖子中伸出手来,然后在明月的手腕上擦了擦,于是,在众人的注目中,那花纹竟然消失了。

龙宝鸽睁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然后转头看着正和帝泫然欲泣的道:“阿爹,都是女儿不对!女儿错看了!那个人说谎骗我。”

正和帝急忙安慰道:“没事啊宝鸽,没事。谁都有看错的时候。哪个人说谎骗你啊?”

龙宝鸽道:“阿爹,是一个穿着红衣的男人。”

正和帝皱眉道:“竟然敢拿张天师的福言来说事,当真是其心可诛!宝鸽,将他给朕画下来,朕要全城通缉他!”

“嗯,该通缉。”龙宝鸽点了点头。

在大庭广众下哭泣本来不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由这个少女做出来,当真是楚楚可怜天衣无缝的美,叫人心肠都软了几百回。

江蓠看着她这般动人的模样,心底却生出微微的异样。

龙宝鸽的画技当真是非凡,旁边的侍卫拿过笔墨,当即她便作了一幅工笔画,而当那幅画在众人面前栩栩如生的出现的时候,江蓠的心却突地一跳。

画上的人,竟然是楼西月。

江蓠的心思一转,心里倒忍不住为龙宝鸽喝了一声彩,这心思,当真是玲珑到了极致。

刚才自己在手中抹了“雪肤粉”,这东西能在短时间内盖住所有的痕迹,她想这便救了明月吧,却没有料到龙宝鸽的真正意图却在这里。

一个公主,何以有这般的能耐?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冲来一个内侍,他尖着嗓子道:“陛下!陛下不好了,潜福宫走水了!”

这种下雨的天气,走什么水?

这么一听,大概都能听出点异样来,正和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跟朕速速去看一下。”

等到人群随着正和帝去的差不多的时候,江蓠便将明月从地上抱起来,然后放到旁边的软垫上,伸手在她的脉搏上一试,发现没什么要紧的之后便对着清歌道:“好好守着明月,我出去看一看。”

清歌点了点头。

江蓠拿起伞走了出去,天地间的雨珠子点点滴滴的砸下来,而不远处的潜福宫,果然是一片火海。潜福宫里住着的是正和帝吃斋念佛的娘,也是南国的太后,所以自然是分外的着急了。

雨虽然在下,但是火势却更凶猛,早有一群侍卫奔着去里面救人,正和帝在外面站着,一脸的着急。

而此时,一群黑影突然从皇宫的四面“刷刷刷”的出现,立马就有人喊道:“刺客!刺客!”

江蓠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可是电光雷石之间也容不得她多想,而眨眼之间,那些黑影已经到了眼前,然后向着他们袭来。

利剑在雨中一抹亮光。

江蓠的目光紧紧的落在龙宝鸽身上,而此时,一道剑光横过众人像龙宝鸽刺来,江蓠离她最近,目光一闪,突然伸手将她一拉,手却试探着在她的手腕上一探。

她心中微微惊异,但是脸上却丝毫不露,趁机将龙宝鸽往旁边一推,喊道:“公主小心。”

龙宝鸽自然会小心,她的手里拔出匕首,仿佛被吓得花容失色了一般,旁边的男人看着,顿时惜花之心大涨,向她围了过来。

江蓠还在思量,冷不防手腕上一紧,抬起头来,却只看到皇甫惊尘担忧的目光。

江蓠微微一怔,除了楚遇和身边人,她其实不希望在任何人眼中看见这样的目光,她不喜欢。

“小心些,紧紧跟着我。”皇甫惊尘道。

江蓠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抽回,道:“不劳殿下费心。”

她转头一扫,然后提高了声音,道:“彩云!”

一道小小的身子突然翻墙而来,但是就在彩云的身子行到半空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飞剑横掠而去,那样的剑法,便是江蓠这个外行也看得出不凡!

她着急的想要让明月避开,但是现在这状况却根本避无可避,一个人的身体在这个时候是很难改变的。

而就在那把剑快要接触到彩云的时候,突然一只脚横飞而来,然后一脚踹开那人的剑!

那人将彩云一提,然后平稳的立到墙头,而此时,他的背上还扛着一个人。

因为被什么包裹着,被扛着的人看不清楚,可是那身形,江蓠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是楼西月!

他怎么偷人偷到皇宫里来了。

周围的剑影再次包裹而来,而这次,虽然大多数的人都在攻击旁人,可是却又三道极其厉害的剑光飞速的迫到江蓠的身边!

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吧。

楼西月见了,突然一个飞掠,然后扛着那人一把坠落下来:“敢动我嫂子!造反啊你!”

江蓠突然嘴角扯出一丝苦笑。

好了,完美了。

楼西月落到地上,然后将身上扛着那个人一扔,将背上的双刀一抽,然后飞快的一划,将那三道剑光悉数的隔开!

然后毫不留情的插入那人的胸膛。

楼西月到来之后,那些黑影突然间飞速的退开,于是瞬间,整个场上就只剩下楼西月和那人的鲜血。

江蓠这才确确实实的发现,他们全部被上了套了。

楼西月没有蒙面,但是他还不自觉。

正和帝的目光已经狠狠的落到她的身上,冷嗤的笑起来:“祁王妃,这是怎么回事?”

江蓠淡淡的沉默着,却在思考下一步的事情。

正和帝冷冷的扬起了眉眼:“来人,将祁王妃抓下去!”

江蓠的手里握着紫竹伞,倒是一点也没有慌张的样子,她清清淡淡的站着,嘴角微微一扯。

而就在此时,另外一把声音从雨中响了起来。

“定安候到——”

------题外话------

写阿蓠和九殿前世的事,发现九毛被我虐死了~没想到今生继续~对男主我果然后妈~

终于可以滚去睡觉了~晚安~

还有,终于将定安候拉出来了,真想让他把男主给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