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八章

第八章

全场静了下来。

这种静不同于龙宝鸽进来的那种静,这种静,带着杀伐,冷意,方圆之内完全的被这种感觉囊括,而囊括这种的感觉的,仅仅是一个人的称呼罢了。

定安候。

定安候者,年十三,起于君山,挥戈天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一个十三岁便留名史册的少年,这样的简短根本不足以描绘其百分之一的风采,然而凡是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生存过的人,都曾经将这个名字奉为神灵——定安。

天下英雄,除江衍者,尽归竖子。

江蓠抬起眼来,对于传说她没有任何的敬畏,甚至带着挑衅和质疑,至少在曾经的认知中,这个定安候也没那么的厉害,一个老来昏庸的男人罢了。

脚步声响了起来。

然后江蓠的脑海中就涌起四个字,风华绝代。

即使双鬓斑白,但是在这一刹那,那些描绘那容色的词语尽皆消退,只有一种更加宏伟的感觉升起来,只有这四个字,方能描绘这个曾经俯瞰众生的男人,但是,也以一种近乎于哀祭的孤独伫立着,和当初的楚遇一样,永恒的彻骨的悲凉。

定安候江衍慢慢的行来,身边撑伞的是一个老者,他微微驼着背,看起来风烛残年,仿佛被一阵风吹着也能化成灰一样。

江蓠第一次不敢去看一个人的眼睛,因为那眼睛犹如一道霹雳,一眼看去就将人劈成两半,然后无处躲藏。

江衍走近,目光往旁边的众人微微的一过,几乎所有人都在他的目光莅临的时候低下头去,即使是正和帝。

他却在江蓠的面前站定。

江蓠忍住想要低下头的感觉,然后淡淡的抬起自己的眼睛,和他的目光相视。

江衍那如有实质的目光突然间软了下来,眼底里一闪而过彻骨的悲凉,在那一瞬间,江蓠似乎觉得他在透过她看一个影子。

是她的母亲吗?可是,如果真的爱一个人的话,又怎么舍得将她的女儿不闻不问那么多年,又怎么舍得在她死后不久就迎娶公主,娶了侍妾,然后和他们生下自己的孩子?如果真的有那么爱的话。

她忽然替云氏感到不值,或许这个时代的男人就是以三妻四妾为稀松平常的,所以,无论这个男人在别人眼底是如何的“神”一般伫立着,但是对于女人来说,也不过是一个不值得爱的人。

可是对她而言,这个男人,几乎可以满足儿女对一切父亲最为美丽的幻想。

江衍的目光再次收回来,然后目光变为柔和,第一次对江蓠露出一个慈父般的眼神,道:“阿蓠……”

江蓠突然有种悲戚,或许还有些微的愤懑,但是这刹那,有种意外的酸涩涌上心头,她的手紧了紧,她知道这时候最好的是张嘴喊他一声,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往日的理智竟然不能使她喊出“父亲”两个字。

江蓠淡淡的撇开自己的眼。

江衍叹了一声,旁边的那个老者恭敬的将自己的头低得更低,然后沙哑的喊出一句:“大小姐。”

说完这句话之后,江蓠没有注意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和脸色都变了,而龙碧华却更像是筛子一样的摇起来,脸色没有一点的血,旁边的江明琅急忙将龙碧华扶着,着急的喊了一声:“母亲!”

她说完这句话又看向江衍,喊了一声:“父亲!”

可是她却什么回应都没有得到。

江衍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腕,道:“我们回家吧,阿蓠。”

江蓠没法拒绝,她心底叹了一口气,然后默默的随着他走。

没有人敢阻挡,即使是南国的帝王,这是江蓠第一次感受到定安候真正的实力。

——

自从那日江衍出现在皇宫之后,她的生活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感觉很奇妙,以前别人都因为你的低下的身份而绕道三尺,而现在,别人都因为你不凡的身份也绕道三尺。

但是对于江蓠来说这都是不重要的,她靠在椅子上,脑海里还浮现着他的父亲最后对她说的一句话。

“女儿,我一直在等你去看我。”

可惜她一直没有去。

江蓠不知道说什么,对于一个父亲的哀凉,对于一个女儿的哀凉,她又能说什么。江蓠尽管看起来清和,但是内心却实在是很淡漠,楚遇花了很长时间一点点将她内心外的那层薄冰暖化,而对于江衍,从来都没有过的父爱,又如何能够在转瞬间改变?

江蓠只有沉默。

况且,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江蓠,一来就拥有成人的思维,使她根本对亲情生不出太多的渴望,对于父亲二字也实在没有特别的感觉。

她靠在榻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清歌却打了帘子出来,对着江蓠道:“姑娘,这是皇后给您的带来的请柬。请你三日后去香山一聚。”

江蓠接过请柬,伸手抹着上面烫金的字,沉默了一会儿,将请柬扔在桌子上,道:“去吧。”

从皇宫回来这已经是第七天。

明月带回来之后便醒了,江蓠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明月却只是摇了摇头,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她是在半路上就晕了过去,至此之后没有一点的记忆,但是在晕过去的时候,她曾经闻到过一阵香气,不知道为什么,江蓠的脑海在瞬间闪过风间琉璃的身影。如果当真是风间琉璃的话,那么轻而易举让明月昏迷也值得惊异。

这个男人,当真是无处不在。

而后来无边风月居也送来了消息,那次的耽误是因为无边风月居遭了火灾,将所有的资料毁于一旦,而江蓠也觉得,这两者之间或者有什么联系,有人在试图切断江蓠了解这些的渠道。

而楚遇也在这时候寄来了一封信,信中也无他话,只是说在楚国,八皇子登上了皇位。江蓠想起那个温柔的八皇妃,突然间有些明白,或许从一开始,楚遇就在等着将八皇子带上皇位。

不过这些都没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心中想的,也不过是楚遇多久回来吧,现在离他们分离都差不多一个月了。

——

楚国。

衣服逶迤到刻着西番花的大理石地面,四面的琉璃灯火折射,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拈着水晶棋子,微微出神的打量着。

丽妃已经被处决了,楚原也囚禁了起来,八皇子楚晋登上皇位,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着,这些人都不过是棋子,哪怕他自己也是。

窗外的风盘旋进来,微微扫了扫烛光,云明华提着自己的衣摆走了进来,喊道:“殿下。”

楚遇方才将自己手中的棋子一收,问道:“云先生,还有什么事?”

他的袖子一拂,指了指旁边的蒲团,云明华就着坐下,然后道:“这是从南国来的消息,您且看看。”

楚遇拿过,眼睛一扫,目光落到“江明琅”和“陈之虞”两个名字上,微微一顿。

云明华道:“曾经,王妃是差点许了这个人的。”

楚遇的手指微微一蜷,眼睛微微一抬,颇有些淡漠:“那又如何?”

云明华道:“我是想说,如果可以,这个人很有用。他现在朝野中颇有威信,是唯一一个能在皇帝面前说上话的人,甚至连皇后都对他礼让三分。如果殿下你不介意,可以试着将他收到自己的手里。”

楚遇倒是微微一笑,毫无愧色的道:“我介意。”

云明华倒是没想到楚遇如此直接,于是笑道:“南国中,这可算第一位的人才。直到现在,他也未曾娶妻。”

楚遇站了起来,道:“楚国的事情差不多了,你留在这里,我要敢去南国。”

云明华也站了起来,问道:“不知道殿下何时去塞外?您已经将塞外的事情搁置的够久了。”

楚遇垂眸看着自己手中的棋子,道:“快了。”

——

三日后,香山。

江蓠带着楼西月和清歌明月彩云前往,将清歌留在了幽竹园内。

香山最好的景色便是樱花烂漫,因为香山比较高,所以气候相对比其他地方而言倒显得冷一些,所以这些时日竟然能看到漫山遍野的樱花盛开,也不得不说是一种盛景。

楼西月扮作侍卫,那晚发生的事情不知道定安候是如何解决的,但是后来再也没有人来找楼西月的麻烦,仿佛那些疑虑根本就不存在。而当楼西月听说江蓠要去见皇后的时候,便要求跟在她的身后,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皇后真是热心肠啊。”

香山已经全部被清空,只有侍卫把守着,江蓠沿着路途转过,远远看见皇后的仪仗,一个华贵的背影杵在那里,而她的身边,立着一个青衣的男子,正低着头说着什么。隔得远了,江蓠看不清这人的容貌,但是却觉得这人仿佛一杆青竹,有种特别的韵味,即使微微低着头,但是腰依然很挺,叫人感觉到其中的傲骨铮铮。

江蓠虽然不太了解南国的官员,但是却大概知道点情况,却不知道南国何来如此年轻位高的官员。

而此时,一道清脆动人的声音从旁边的樱花林里转了出来。

“母后,祁王妃来了啊。”

------题外话------

卡文路过~

码了一下午,先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