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0章 一见钟情

第十章 一见钟情

夜里一点风声也没有,楼西月的脚尖在山野中前行,不一会儿,便逃离了所有的侍卫所能够查探的地方,但是这回一运功,全身的血流就开始飞速的流转起来,那抑制起来的燥热便再也压制不住,甚至连身体也有了反应。

他心中暗骂了一声该死,然后将那个被点了穴道的少女放下来,笑嘻嘻的道:“美人,等会儿啊。”

楼西月说得轻佻,但是还是将那个少女放倒在地上,然后急速的往前面的水潭奔去,三两下扒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跳入冷水中。

这样一冻,谁还能人道那便真的不是人了。

他三两下平静下来,然后运气将那些东西慢慢的排挤出来,过了片刻,他方才舒了一口气。

总算好了,否则他楼西月的清白就要稀里糊涂的交代在这里了。

他这样想着,然后去摸自己放在岸上的衣服,可是一触手却摸了一个空。

楼西月的心中微微一顿,突然回过头,但是刚刚转头,仿佛一道闪电般的劈了下来。

一道身影如脱兔般的在他的视野里剪出一道绚烂的光芒,修长的腿由长鞭缠绕着飞来,以楼西月的应变能力,都无法从那样修长而紧致的腿中逃脱。

等到他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出手的时候,那条长鞭和长腿已经近在眼前,楼西月只能极快的将自己的手抬起来,以抵抗住胸口的致命一击。

他的手剧烈的一痛,“扑通”一声跌落水底,砸起滚滚的水花。

他借着这一退,急忙的稳住身形,顾不上自己现在赤身露体,站在水中看过去。

一道冷冽的目光于高处落下,她侧着身子,细长的腿在黑夜里插入人的眼,发丝披散开,手里的长鞭在手中盘旋成一团,以一种近乎厌恶和冷漠的光落到他的身上,美丽,而带着杀气。

楼西月在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一踢,仿佛刚才那一脚就直直的落到他心口一样,他觉得那双笔直而瘦长的秀腿,宛如黑夜里一道劈开自己内心的闪电,无能为力的只能承受着,而此时那股压下去的燥热再次升腾起来,越压抑越生长。

少女站在那里,面容不清,但唯有双眸是冷的,如刀,如剑,蔑视和冷漠,像只高傲的孔雀。

楼西月不是傻蛋,他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他完蛋了。

但是这个念头立马被下一个念头压了下去:先抢回去再说!

但是无往不胜的楼大公子断断没有想到,他自诩倾到万千少女的风流倜傥貌美如花,在眼前这位少女这儿只有死路一条。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楼西月,在瞬间见色忘义的将他家殿下派给他的任务忘到了爪哇国外,眼睛尽情的勾勒着少女青春而烂漫的身躯,再次忍不住喉咙一紧。

当真是将自己三辈子的神智都交代在了这里。

他还在愣怔中,那少女突然间再次一动,然后于飞腾间将鞭子舞作长蛇,带起猎猎的风声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楼西月那可怜的神智终于被身家性命拉了回来,他猛地往回一退,然后伸手一把接住了这飞扬而下的长鞭。

楼西月的武功未必不如眼前的少女,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心心念念的就是怎样将这少女给架回去当媳妇暖被窝去了,哪里还有多余的什么抵抗的想法。

他抓住那长鞭,却也觉得手被划开一道痕迹,鲜血“嗒嗒嗒”的落了下来,他下意识的道:“谋杀亲夫啊媳妇!”

即使再高傲再冷漠,她也不过是个少女,眼里一闪而过的羞恼,随之被更加深沉的厌恶和冷冽覆盖,而楼西月第一次给美人留下的印象,只有两个字:下流。

少女的身子柔软到极致,随着那长长的鞭子一弯,突然柔韧成一道弧度,然后像是一弹,像支利箭般对着楼西月射来。

美丽的利箭,楼西月将手中的长鞭一放,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将所有的力气都运到了手中,然后一把拉住了那支利箭。

修长的腿隔着薄薄的裤子似乎满手滑香,楼西月的视线一转,目光落到她起伏的胸膛,然后,非常急切的,吞了一下口水。

偏偏黑夜很静,楼西月有些忘乎所以,以至于这吞口水的声音分外的鲜明。

少女眼里狠厉一闪,不知何时手里已经握住了一把小飞刀,身子一折就往楼西月的身上切来。

在这个瞬间,楼西月终于彻底的回过神来,他身子一弯,在电光雷石之间从少女的匕首下躲过,然后一把将她拉了下来,猛地摔入水中。

“哗啦”一声,少女的身子被拉入水中,楼西月到底还是舍不得,用的力道都只有五分,但是那强悍冷漠的女子,在楼西月摔下去的刹那还不忘用手中的匕首插入他的胸膛。

楼西月的手一转,情急之下根本顾不得那么多,一把制住少女的手,然后将她反剪,抵在了岸边。

挨的这样近,少女自然能感受到楼西月水下的变化,她咬着嘴唇回头,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又羞又怒,仿佛恨不得将他杀之而后快!

可是这样的薄怒在楼西月的眼底简直是一幅绝妙的画,那样的眼神在心底灼灼燃烧,每分每寸都让人失控,他还是谨慎的后退一步,但是嘴唇已经下意识的落了下去,在少女那红艳艳的嘴唇上一贴,然后碾了碾,然后抬起自己的脑袋,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巴。

少女的脸彻底红了,但是眼底的寒意也更深。

楼西月有些后悔,虽然不曾有过什么经验,但是看他家殿下的做法,对嫂子那才叫一个温柔体贴,自己这样做,说不定会坏事。

但是这念头只在楼西月的脑海里一过,他的自制力在其他方面强,可是在这方面,被那少女黑白分明的眼一看,就立马溃不成军**。

他深吸一口气,问了一个自己最关注的问题:“美人,你没嫁人吧?”

楼西月心想,如果他能预见自己会被这少女给压制的话,一定会在那少女出现的时候就抢了再说,免得在这样的情况下毁了他一世英明。但是随之他又觉得有些庆幸,幸好自己带了人皮面具,否则自己肯定没脸见人。

那少女冷冷的看着他,不发一言,眼底的厌恶直直的杀入楼西月的心底,他其实在某方面有些迟钝,于是笑道:“十几岁,十七岁样子吧,一看便不像是嫁过人的,以后爷娶了你如何?”

那少女终于冷冷的挤出两个字:“做梦!”

楼西月脸皮贼厚的笑:“我生平就爱做梦,而且都成功了,所以,不差你这一个。”

如果楼西月有点斗争经验,必然会知道在这样的少女面前,装作偏偏君子更能获得芳心,只可惜他这方面一根筋,第一映像已经败坏,他想要拉回好感却是难如登天。

那少女干脆不再说话。

楼西月也觉得自己这模样不妥,于是在她的穴道上一点,问道:“我的衣服呢?”

少女目光如冰,转向一边,楼西月只好自己拿目光搜寻,终于在旁边看到了已经烂成碎片的衣襟。他摸着下巴看了那少女一眼,道:“你以为我就不敢穿了?”

少**沉的看着他,楼西月大大方方的从水底站起来,然后将她放到岸边,十分贱兮兮的笑道:“素妞是吧,看着少爷,我不介意。”

少女的目光划为风刀霜剑,可惜楼西月刀枪不入。

楼西月大大方方的展示着自己的身躯,慢悠悠的将那件破烂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然后旁若无人的转过身,对着她露出一个自认为颠倒众生的笑来。

可惜他不是楚遇。

可惜这少女不是旁人。

可惜楼西月的面具太丑。

于是造成的结果就是少女厌恶的将自己的脸偏转到另外一边。

楼西月穿好衣服之后然后才在她面前蹲下。少女的衣服已经湿了,裹在那修长的身体上,真是每份每寸都让楼西月遐想,他毫不介意的将自己的目光从上到下的细细看了一遍,在他认为,这少女早晚是要追到手的,先过过眼瘾也可以,况且自己都已经让她看得干干净净了。

聪明的楼西月将自己的脑回路接到了不正常的轨道上,在这方面,若是对上自己不喜欢的人,那么他就游刃有余,可惜一物降一物,楼西月活该倒在这片土地上,然后惨兮兮的竖起白旗投降。

那少女更加嫌恶,干脆将自己的眼睛闭上任他打量,楼西月心底里叹了一口气,突然间回过神来,然后抬手就往自己的脑袋上一拍。

完蛋了!将殿下吩咐的事忘到哪儿去了。

于是他立马道:“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回答我。”

少女漠然不语。

楼西月知道自己刚才迷了心智,但是回过神来已经开始语气冷静的分析:“我知道你绝对不是那农家女,你有武功,使得是九节鞭,应该是塞外白夫人的关门弟子。告诉我你今晚有什么计划,虽然嘛,我很喜欢你,但是如果你不交代的话……”

楼西月顿了顿,沉默下来。

那少女转过头,终于舍得睁开眼看他一眼:“哦?那又如何?”

楼西月盯着她,然后继续弯了弯眼睛,微微挫败。

“我还是喜欢你。”

------题外话------

看明天把九殿拉得出来不,如果不行就后天。

不知道赶不赶得上,我爬去睡觉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