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1章 谁人援手

第十一章 谁人援手

在那道凶猛的黑影扑上来的刹那,江蓠一把掀起面前的火堆:“跑!”

胡烟动作敏捷的一窜,已然逃脱,而但是瑟瑟发抖的罗碧却未曾反应,江蓠顺手将她一扯,道:“分开跑!”

火光在一瞬间炸开,身后追击的兽影在瞬间爆发一阵激烈的嘶吼,罗碧迟了半刻,被那猛兽挥起的利爪撕了一下,她吓得几乎晕过去,但是恐惧却激发了她的潜能,她在瞬间大叫着急奔而去。

仨人跑向不同的方向,江蓠闪入旁边的灌木丛,发现那猛兽朝着罗碧的方向跑去,是福是祸,那就是她的运气了。

江蓠将臂间的弓箭一拉,最终自己沿着黑暗的道路前行,她走了不久,便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她的脚步微微一顿,然后抓紧了手中的弓箭一拉,瞄准那草叶浮动处。

“嚓嚓嚓”的声音慢慢的传来,江蓠侧身躲在黑暗处,将那粗笨的弓弦拉得紧紧的,只要稍有异动便松开射去,先发制人方是王道。

而一个黑影也渐渐的出现,血腥味也越来越重,江蓠的眼睛一眨不眨,手却最终放了下来。

来的是龙烨。

他脸上全是血污,胸口剧烈的喘息着,左边的身上全是血,而他的肩上挂着一只兔子,显然是他打的猎,可是若是打猎成了这般落魄的模样,也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江蓠想了想,还是走了出去,问道:“你怎么了?”

龙烨深深的喘息一下,眼里还有未退的兢惧,他将自己的手按到树上,道:“这山里面,有野人。”

江蓠沉吟了一下,却皱了皱眉头,这山林虽然起伏,可并不是什么不见头的高山,而且肯定常常有人来打猎,若说有野人,那也太骇人听闻了些。可是看他的这模样,倒并不像是说谎的。

江蓠的目光扫过他的伤口,的确像是被某只巨大的手撕裂开的痕迹,这回鲜血还在流淌,但是江蓠却并不急于为他处理伤口,反正按照他的身体,没有毒是死不了的,大约就是让他的行动变慢,而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江蓠来说,是有利的。

龙烨看了看她,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江蓠道:“刚才野兽来袭,我们分开逃了。”

龙烨点了点头,正待说话,但是耳朵突然一动,然后立马道:“快走!”

他的话音一落,突然抬脚便跑!

江蓠被他的手一带,回头一看,就看到后面有高大的黑影穿林而来,的确是人的形态,只是比人高了许多。

两人迈开步子,然后往前方奔去,可是龙烨的身体因为剧烈的运动而鲜血长流,脚步也不由得变慢,江蓠一看,立马将自己的弓弦一拉,返身一箭。

“咻”的一声,弓箭穿林而去,而那个黑影也明显一滞,江蓠目光一闪,道:“快走。”

那龙烨喘息了一下,眼神幽幽的钉在江蓠的身上,江蓠心里一沉,道:“四皇子?”

龙烨突然间冲了上来,江蓠的身形一闪,他已经穿过她扑向了那个高大黑影,然后两人缠斗在一起,最后双双滚落,黑暗中传来摩擦拍打的声音,显然争斗的十分激烈。

在黑暗中,江蓠根想要帮忙也无从下手。

过了一会儿,一路的草木滚动,然后瞬间安静了下来。

江蓠顿了顿,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喊了一声:“龙烨?”

黑暗中没有任何的回应。

江蓠走近一看,才发现刚才打斗的地方一侧是一个陡坡,两人在打斗的时候沿着这陡坡滚了下去,江蓠想了想,还是抬脚走了过去。

她沿着山坡往下,那些密密麻麻的草木因为刚才的滚落而有碾压的痕迹,但是到了这儿,却突然戛然而止。

人去哪儿?

江蓠微微疑惑,甚至连血腥味都淡的差不多了。

江蓠举目一看,想起楼西月给她的东西,于是将它掏出来,正想将那信号放出来,却没有料到脚腕突然一紧,一只手突然从黑暗中伸过来,拉着她一拽!

江蓠的身子一倒,然后“扑通”一声,冰冷的水浸入身体,手中的信子也轻微一声滚入水中,消失不见。

江蓠在黑暗中定睛一看,才发现抓着她的是龙烨,他此刻眼里闪烁着血腥,就像困兽一样。

原来这黑暗草丛下却是一条河流,怪不得闻不到血腥味,都被水冲走淡化了。

而此刻他的胸前依旧血流如注,慢慢的在晕染开,在水面荡漾开。

他的目光有些杂乱,紧紧的盯着江蓠,江蓠只感到他目光中的侵略性,他向前一步,江蓠平静的看着他,试图用自己的冷静去让他的这种暴躁压下来。

“哗啦”一声!

水里突然破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然后猛的从身后向龙烨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然后张嘴咬了下来。

这是近乎原始的撕咬,没有任何的路数,江蓠在一旁看了,一把抽出自己鬓上的发钗,对着他的太阳穴扎了下去。

没有人能接受这样凶狠而准备的一扎,当即那鲜血流了下来,然后瞬间糊了一脸,江蓠将龙烨从他的嘴中扯出来,道:“走!”

龙烨跌跌撞撞的随着她奔跑,穿过丛林灌木,穿过密草深叶,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的龙烨突然脚下一软,然后扑倒在地上,江蓠不得不停下脚步,然后走到他的身边,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他已经闭上了眼睛,胸口的鲜血奔腾着,显然是大量的失血造成的。

江蓠目光一扫,最终还是决定将他的血止住再说,她转头一看,发现地面丛生的金钱草,扒下一片,将他胸前的衣服一撕,将金钱草在手中压得有些水渍之后,方才堵在他的心口上。

江蓠处理完这些,正准备离开,却不料手腕一痛,那个本来昏迷的龙烨突然睁开了眼,红着眼将她往旁边一压,然后开始撕扯她的衣带。

江蓠的手在他的暴躁中握住他的手腕。

果然。

他的体内的合欢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她的手微微一用力,龙烨的身体便瞬间软了下来,然后沉闷的倒在一边。

江蓠捉住他的手腕,手腕脉搏处有个死穴,只要按着了用特殊的方法制住,哪怕你武功再高,也能手到擒来,但是面对高手,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而龙烨显然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江蓠没有任何的设防。

江蓠冷冷的看着他,道:“难道这就是你们的真实意图?”

龙烨发出低低的一声吼叫,江蓠冷眼看着,捡起手边的一块石头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龙烨瞬间委地,江蓠这才将自己手放开,然后站起来理好自己的衣服,将钗子擦干净了重新插回自己的发。

弄好这些,江蓠的手却突然一顿,她慢慢的回头,然后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来:“罗碧?”

刚才的那个少女瑟瑟发抖,为了一个伤疤而斤斤计较,但是现在,那只柔弱的手里,却提着一具尸体。

胡烟的身体。

她楚楚可怜的脸确实冷酷的:“竟然想给我争猎物。”

她说完随手将胡烟的尸体一扔,然后走近江蓠,看着她道:“祁王妃,你杀了四皇子。”

江蓠微笑,不温不怒:“谁说我杀了他?”

罗碧冷笑一下,然后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龙烨,道:“我主子要的人他也敢争?找死!”

她说完身形突然一跃,然后对着龙烨的脖子一脚踩下去。

“咔嚓”一声,江蓠知道,这回龙烨倒是彻底没了性命。

江蓠看着她,却还是不知道她口中的主子到底是谁,看来今晚的势力还不止单纯的皇后一脉,但是另一脉,又是谁?

她还在想着,眼前突然一黑,然后抬起头来,突然间一个东西极快的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满口的味道突然冲了上来,江蓠心里苦笑,却还是逃不过吗?又是合欢,这些人到底是想干嘛。

罗碧看着她,然后伸手将她一拽,江蓠却道:“请慢。”

罗碧的动作一顿,然后停了下来,看着她:“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江蓠笑道:“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坐以待毙呢?”

罗碧笑道:“你难道还有挣扎之力?”

江蓠笑道:“不,不是我有没有挣扎之力,而是你有没有挣扎之力。”

罗碧冷笑,但是那笑还没有到达嘴角,突然一凝,然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下。

“你!”

江蓠淡淡的道:“首先,罗姑娘,你知道自己是何时暴露的吗?我忘了告诉你,我懂医,而且对于皇后我一直忌惮,所以即使是分到我身边的人,我都会再三思虑。龙烨自然不必多说,他一来的呼吸眼神就暴露了他在这之前服食过某种药物,而胡烟所表现的对这些东西的漠视和平常也太过奇怪。可是最奇怪的还是你,你太普通了,太像闺阁少女,所以,我对你的注意也就格外的多。首先我们行走的时候你气喘吁吁,可是我忘了告诉你,我是医者,望闻问切都懂一些,虽然你看着累,可是你的身体,却一点也没有这样的感觉。而下来,就是伤口了,你的伤口比我和胡烟都多,若你普通那就再正常不过,可是你在伪装,能够将伪装进行的天衣无缝的,能是普通人吗?还有就是艾叶,你使用艾叶太过娴熟,虽然你在努力的装作生疏,可是你下意识的用艾叶的根部擦拭伤口,而一般人,都会选取叶子吧。而我,在怀疑你的时候就在艾叶上下了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麻沸散,当你开始急剧的运功的时候,它就会顺着血液深入,而刚才,我发现那些麻沸散刚好而已。”

江蓠淡淡的说完,道:“罗小姐,请你清楚,切莫把每一个人当傻瓜。”

她的话音一落,突然听见远远近近传来声音。

脚步声,极快,极浅的脚步声。

来的人有点多,是敌是友?

而就在她思考的时候,罗碧突然大声喊了起来:“在这儿!在……”

江蓠一听,当即一掌劈了下去,然后急忙转身往其他的地方逃去,她现在可真算是孤立无援了,楼西月给的信号落入水中不见,后面还有不知名的敌人,当真是搅作了一团。

而且她还被塞了一颗合欢丸,她必须找一个地方处理一下。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江蓠一个不慎,脚下被什么崴了一下,顿时滚了下去,等到她终于停下来,手却突然被抓住。

极冰冷的手指。

江蓠心中一惊,急忙想要转身,但是那人却突然将她的身子微微一转,扶着她坐下。

江蓠极快的抬起眼来,就看到一张清俊的容颜,微微一呆。

那人清清淡淡的看着她,喊了一声:“江姑娘。”

不是祁王妃,而是江姑娘。

——

水的波纹在楼西月的眼角晃荡,他觉得心痒难耐。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他一直在等待眼前的少女回答,但是那双太过黑白分明和冷冽的眼睛却让他心里一阵躁动。

他不由在想,如果有一天这双眼睛对他万种柔情,那该是何等的让人心醉神迷。

两人默默无语的对望着。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少女突然一抬手,然后一拳揍在了楼西月的脸上。

楼西月捂着脸往后一退,而烈烈风声也随着那长鞭再次甩了下来,楼西月慌忙中只能往后一退,然后顾不得被揍的晕头转向的自己,一把抓住她的手,睁开眼睛盯着她,笑嘻嘻的:“打是亲骂是爱,我懂。”

这少女很明显有一套独特的功夫可以自己解穴,楼西月禁不住暗骂自己,接二连三的落到她手里,也不知道以后怎样树立自己的一世英名。

楼西月盯着她,微微挑了挑嘴角:“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别和我说什么素妞,这名字我不喜欢。放心,我不会问你到这里来的真实目的。”

那少女盯着她,冷冷的不说话。

楼西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道:“我想我怎样去威胁你,杀了你么?你不在意我也舍不得。嗯……”

楼西月的目光上上下下的在她的身体上一转,补充道:“其实我还挺想抱抱你的,你不介意吧?”

少女的眉毛扬了起来,寒声道:“无耻!”

楼西月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她的脸蛋,轻轻的道:“其实你衣服湿了为你换衣服倒好的多,你说是不是?”

那少女的身子顿时一僵,楼西月看着她这模样,倒颇为玩味的笑了笑,道:“告诉我你的真实名字,我就放了你。说实话,记住,你骗不了我。”

那少女的嘴唇颤抖了一下,楼西月已经伸手按上了她的衣领,然后十分顺畅的去拉开她的衣领。

“苏柳。”

楼西月的目光粘在她露出的雪白的脖颈,微微有些后悔,甚至想要伸手去触碰一下,这一刹那竟然没有注意少女吐出的两个字。

那个少女突然间吼了出声:“我叫苏柳!”

楼西月的手一停,然后对着她笑了起来:“苏柳?素妞?”

虽然这个名字太过柔弱了些,但是那“柳”字却让楼西月浮想联翩,当真是腰如柳,身如柳。

他得了自己意中人的名字,对着她笑得春光明媚。

而这厢他正笑得春风骀荡,脸上却突然一僵。

该死!他怎么将殿下吩咐的事情忘了!

他立马将自己的神情一肃,问道:“你知不知道今晚祁王妃被吩咐到哪里?”

苏柳看着他,那神色颇为莫名:“祁王妃在里面?”

楼西月暗骂了一声,听这话竟然不知道!他本想这少女和皇后说不定是一伙的,但是现在看来他倒是想岔了!完了完了,也不知道王妃现在怎么样了,他家殿下一定会揍死他的!

当然,江蓠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也肯定没脸再去出现在楚遇面前了。

他急忙站起,眼睛冷冷的扫过,没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他整个人又成了一支枪,锐利,锋芒毕露。

他转身,身后的苏柳却突然喊住他:“你是谁?”

楼西月停下了脚步,然后突然回过头来,突然俯身在她的上方,那样具有侵略性的姿势,他再次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笑道:“从今天开始,你被小爷我看上了,记住你未来相公的名字,楼西月。”

他说完突然纵身一跃,然后消失在黑夜里。

苏柳的神色一变,看着他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却是十分复杂。

她脸一偏转,然后眼一闭,终于解脱了楼西月加之于身上的桎梏,霍的站了起来,她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湿衣服,想起刚才楼西月落到自己身上放肆而大胆的眼神,不由冷冷的吐出三个字:“楼西月。”

她将自己手中的匕首插入靴子里,然后将披散的头发一挽,眉头微微一皱,眼神里厉芒一闪,她看着远处的山峦,身子挺得笔直,但是下一瞬间,她便飞快的一跃,像一只青燕般消失于夜空。

------题外话------

为了不做三千党~

好想开坑~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