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2章 有子前来

第十二章 有子前来

江蓠在思量这个男子和身后的那些埋伏之间,到底谁更危险,而陈之虞显然也知道江蓠的犹豫,只是俯身,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到她的脚腕上,江蓠一下子缩了回来,暗痛顺着关节传来,她道:“陈先生,请注意。”

陈之虞收手,询问道:“脚崴了吗?江姑娘。”

他的声音太过清和,江蓠紧紧抿着唇,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和他说话。

陈之虞站了起来,背转过身子,道:“江姑娘先把自己的脚处理一下吧。”

江蓠看着他的背影,那衣衫与黑夜相融,江蓠心中生出奇怪的感觉,这个人的性格和楚遇有一些的相似,但是最大的不同是楚遇可以为了心中所想不顾一切,决绝向前,而他却是事事留有退路,对什么都是以退为进,以柔克刚。

江蓠顿了顿,然后掏出自己放在怀中的赤霞匕首,往自己的手腕上轻轻一点,等到有血冒出来之后,然后迅速的收手。罗碧给她喂了一颗合欢丸,现在她没有必要的药物,无法彻底的排除,现在只是作简单的处理,大约撑个三个时辰不成问题。江蓠不认为和陈之虞在一起会比和龙烨在一起来的安全。

她草草处理,然后用帕子将那小小的伤口掩住,她看着自己崴了的脚,看着陈之虞的背影,道:“陈先生,烦请帮一个忙。”

陈之虞转过头来,看着她的眼睛,然后点了点头。

他再次蹲下,然后用自己的袖子按在江蓠的脚腕上,微微一错骨,然后将江蓠崴了的脚推回原位。

他的动作有礼而克制,整个人都是温润如玉的君子模样,江蓠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江蓠颔首道:“陈先生,多谢。”

陈之虞微笑着摇了摇头。

黑夜里有杂乱的鸟叫声,陈之虞的目光一转,道:“江姑娘,随我走。”

江蓠听到了不断迫近的脚步声,单是那种飞掠的功夫,已经是高手的状态,她站了起来,决定还是跟着陈之虞先看看。反正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了。

陈之虞的脚步不慌不忙,仿佛对于周围的危险毫不在意,江蓠也不慌忙,随着他东转西晃,陈之虞有时候会停顿一下,仿佛在想到底往哪个方向走,两人走得并不快,可是却偏偏都躲过了那些追击的人。而江蓠也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山林里有很多的人,好几次两人都和他们擦肩而过。

兜兜转转一圈,陈之虞却将她带到了一处山洞外面,道:“我们先休息一刻钟的时间再离开。”

江蓠点了点头。

两人进入之后,陈之虞就开始点火,他将柴火点燃之后,便道“你将你衣服烤干,我去外面守着。”

说完也不等江蓠回答,便自顾自的离开。

刚才江蓠被龙烨拽到水中,一路上都是湿淋淋的,但是她知道,那样的情况下逃走才是最重要的。

江蓠看向洞口,陈之虞早已看不见,她心中生出莫名的感觉,这个人是在照顾她?江蓠不愿意接受无故的好意,什么都可以欠,但是唯有感情债不能欠,除了楚遇和与之相关的人,江蓠不想接受什么。

火燃烧起来,她只是靠近火,并不曾解开衣服,蒸腾的热气裹上来,虽然不舒服,也好歹渐渐的干了。

而洞外的陈之虞却道:“江姑娘,最近多加小心。”

江蓠犹豫了一会儿,道:“陈先生,我已嫁人,姑娘二字恐怕不妥。”

陈之虞在外沉默了一会儿,道:“习惯罢了。”

江蓠也不回答,转而问道:“陈先生,你可知道今晚的那些人是何人的手下?”

陈之虞顿了顿,道:“出现了些意外,所以我不太确定。我原本以为只有一拨人的,但是现在看起,出现了三方队伍。”

江蓠静静的看着洞外,道:“你呢?陈先生,你属于哪一方?”

江蓠知道这样的明说直探不太理智,可是这个男人温和之下却满是危险,既然都已经如此,倒不如明着询问。

陈之虞声音依然是温和的:“第四方。我想,我应该属于第四方。”

江蓠沉默,而陈之虞却问:“江姑娘好了吗?”

江蓠道:“可以了。”

陈之虞这才从黑暗中转了出来,夜火一簇簇的跳跃着,他的容貌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愈发的清逸,如涓流一般,慢慢汇聚而不显逼迫。

或许江蓠并不知道,自己对这样的人是没有太多的恶感,甚至连楚遇也因为太过出色,也让她在潜意识里有过退避。

他拂了自己的下摆,然后在她的对面随意的坐下,道:“今晚就现在这儿呆一下,明早再回去。”

江蓠沉默片刻,道:“我需要回去。”

和她要回去将合欢丸的药效彻底解除,而且楼西月和明月还在那里,也没什么值得担忧的。

陈之虞道:“今晚有人来刺杀皇后。”

江蓠淡淡的道:“陈先生不应该回去告诉皇后娘娘么?保护上位者这是臣子的本分。”

陈之虞道:“在下未曾将自己作为臣下,又何有本分之谈?”

这人机锋太厉害,江蓠也似乎呆了呆。她道:“皇后不是要动我吗?其实我倒不知道,我为何会让他们如此上心。”

陈之虞的目光在她的脸上一过,眉眼有种恬静的柔和:“今日之江蓠,已非当日之江蓠。我想,江姑娘在路上可能发现龙四皇子的异样。”

江蓠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想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龙烨已经死了的事实,她不愿意说谎,只能不说话。

而陈之虞也未曾步步紧逼,而是道:“皇后希望的,是你能成为皇家的儿媳妇。”

江蓠道:“我已是他人之妻,岂非笑话?”

陈之虞摇头道:“对于他们而言,你最重要的不是你到底嫁给谁,而是你现在是谁。”

江蓠道:“难道这样就可以让我进入南国的皇宫?”

陈之虞道:“你不进入,可以逼你进入。他们设计,在那样的情况下,楚国的那位说不定会休了你,在这之后,他们便可以光明正大的迎娶你,全天下都会认为这是对你的恩荣。”

江蓠心中暗暗冷笑,恐怕还是为了传说中的那个东西罢了,她父亲承认了她,却让她成为所有人的目标。当年没人肯来娶她,也是因为定安侯的态度。他们为了得到那个东西,却是步步设计让自己失去清白,却在这件事上大肆的渲染,以为这样楚遇便会休了她,哪个男人能容许自己的妻子红杏出墙。

可惜……

江蓠沉默了会儿,淡淡的笑道:“那么陈先生呢?陈先生又是怎样的心思?”

她的目光太过清透,如一颗冰珠,在火光中有几分绚烂。

陈之虞一瞥,便收回自己的目光,道:“如果是我,我会等。等到楚国的那人死了之后,再去。”

他淡淡的说,似真似假,江蓠看着火,道:“我和他永不分离。”

这回换陈之虞沉默了,他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道:“江姑娘确定要回去吗?”

江蓠点了点头。

陈之虞道:“那江姑娘且随我走。”

江蓠随着他前行,从山洞里扒出来,夜色却是更黑了,江蓠跟着陈之虞转了几圈,只闻到远远近近的血腥味擦肩而过,两人一前一后,行了不久,陈之虞却突然停了下来。

江蓠也感受到了异样,两人相对一看,最后微微一侧,停下脚步稳住呼吸。

迷叶重重挡住两人的身影,而在对面,却有脚步声不断的嘈杂而来,而当头的一人,穿着南国侍卫的衣服,背上扛着一具上身**的尸体,直直的往两人处走来。

他停下,和江蓠只有两步之隔。

他的目光四处一瞟,突然将背上的尸体朝两人甩了过来,江蓠未动,而那具尸体也贴着她的面庞擦过,阴测测的倒下。而紧接着,其他的那些人也接着将背上扛着的尸体甩过来,一连扔了十几具尸体,方才转移阵地。

等到那些人走完之后,陈之虞方才问道:“你还要回去?”

这样的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那些侍卫已经全部被顶包,而所谓保护皇后的队伍,也已经完全的改变,成为另外的一股势力,他们现在进去,也不过只有是自投罗网。

江蓠沉默了会儿,道:“我们还是到香山下再说。”

陈之虞不再多说,于是两人继续向前。

黑夜里糊了一把,浓重的黑夜里,江蓠也感受到了冷,虽然和楚遇在一起之后身体好了许多,但是这凌晨的寒气还是极其的厉害,而陈之虞却看了她一眼,问道:“我在想如果我把外衣给你,你是否会接受。”

江蓠怔了一下,道:“不会。”

陈之虞便不再多言,他似乎很了解江蓠,外柔内刚是她的本性,能够强撑着绝对不会接受他人的好意。

当然,陈之虞和楚遇完全不同,如果是楚遇,在这样的情况下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就裹上去。他是用他的温柔逼迫她。

幸好两人已经离香山不远,两人到了山脚下的时候,灯火拢着道路,看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危险,而且已经有外出的千金小姐都回来了。

陈之虞道:“你一个人去吧。”

他说着便向樱花林中走去,江蓠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然后方才向着前方的道路走去,道路两边都是侍卫,但是江蓠知道,这里面恐怕没有多少是原本的人了。

江蓠被人引着向前,等到到了山地平坦处,却听到有咿咿呀呀的哭声,然后一边哭诉着,而此时皇后已经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看了江蓠一眼,方才询问那少女如何回来了。

那少女抽抽噎噎的道:“有野人!有野人!我是逃出来的!”

皇后皱了皱眉,然后转向江蓠:“祁王妃,你是如何?”

江蓠道:“我们到了一个地方之后,四皇子便去打猎了,但是在他走后,我们遭到野兽袭击,所以分开逃了,结果我兜兜转转了好一会儿,直到刚才才转到香山底下。”

皇后道:“山势复杂,祁王妃竟然能转出来,运气着实不错。”

江蓠知道她在挑刺,便道:“也不尽是运气。我曾经在南疆那边待过一段时间,所以知道一些简单的道理。”

皇后不再多说,而是继续问那个少女:“真的有野人?”

那少女急急忙忙的点头,还在惊恐之中:“皇后,是真的。周家的那位姐姐被活生生撕裂了。”

她惊恐的说完,便是皇后也不得不慎重对待,毕竟这里面都是王宫贵族的千金,于是她立马下令:“快!去将今晚出去的人带回来。”

“是!”

那侍卫得了命令下去,而后陈之虞的身影却从旁边转了出来,那皇后微微紧绷的脸一松,问道:“陈先生,你如何看?”

陈之虞一派淡然:“还是将各位皇子小姐们带回来的好。”

那皇后点了点头,然后道:“随我进去等着吧。”

江蓠随着进入帐篷,开始等待。

等待是最痛苦的事,半个时辰之后,有人安全的回来,皇甫惊尘那一队的人全部安全归来,可是跟随着,龙烨的尸体也被找到,那肩上被牙齿咬过的伤口十分的狰狞,那少女已经大喊了起来:“野人!是野人!”

皇后的身子颤了颤,然后看了江蓠一眼,随即白了脸色,问道:“还有人呢?”

这回等待的时间更加的漫长,而后来,除了罗碧,人都全部找到,胡烟等人的尸体也搜寻到,一共死了七个人,众人看着那些尸体,空气压抑着,凝结着。

皇后一看,努力平静下来,然后指挥人道:“速速回皇宫告诉陛下。”

立马又有人领命而去。

皇后看着那些人,除了胡烟外,别人的伤口都十分的狰狞,类似被野兽撕扯,但是也明显有人的痕迹,皇后捂着自己额头,连手都在不停的颤抖:“野人?——为何会有野人?去,把那户农家给我带来!”

她的话音刚落,突然从外面跌跌撞撞跑来一人,“砰”的一声跪在地上,道:“皇后娘娘,我们被包围了!我们守在山下的人全部都变了,我们已经全部被包围了。”

他说完,皇后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但是瞬间便看似镇定下来,陈之虞在旁边道:“大家不必担心,他们没有上来,显然有所忌惮,大家还是先回帐篷,剩下的事情让我们来处理。”

他的话语十分的平静,令众人不由自主的放松,而江蓠也率先捞开帐篷,往自己的住所前去。

她倒不是想表明什么,而是要去将自己的身子处理一下,好在她回去后不久,明月便被送来了,江蓠便让她去要了一些药物,然后配成一副药将自己的合欢药给解了。

她出了一身大汗,便让明月去要了一盆热水来擦拭一下身子。

等到昨晚这些事之后,江蓠才出帐篷,而此时天色也开始渐渐的亮了,不过竟然起了雾。

此时众人都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火把在灰色中举起,侍卫将这些人护在中央,谨慎的盯着山脚。

樱花的香气伴随着雾气弥漫,然而再也没有人去欣赏,而此时,从山脚的雾气中突然撞来一层层的黑影,那些侍卫慌忙去抵挡,但是却发现扔上来的是同伴的一具具尸体。

后面传来少女控制不住的尖叫,已经有人开始哭泣出声。

在天渐渐变亮的时间内,一具具尸体接二连三的扔上来,他们看着那些尸体,就像在看着自己的尸体一样,甚至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等待死亡才最是恐怖。

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吼出声:“你们想要干什么!”

那声音远远的传开,而有声音却从那边传来。

“将祁王妃给我们带下来!”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江蓠,江眀樱的眼底甚至是大松一口气的兴奋模样,而皇后却立马制止:“不能。”

“为什么不能啊?难道她一个人的生命比我们大家的都还重要吗?皇后,她换您的性命那是她的荣幸。”

江蓠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江眀樱一眼。

正在说话的江眀樱立马将嘴一闭。

江蓠道:“江眀樱,其实你可以代我出去,反正雾这么大,谁也看不清楚谁。”

皇后说了那句话,众人都不敢反驳,但是目光灼灼,倒是恨不得将江蓠推出去。

雾气渐渐散开,视线也清楚了起来,然而山脚下却没有人影,可是这样却更加的让人心急。

皇甫惊尘来到她的身边,道:“不必担心。”

江蓠微微一笑:“我从未担心。”

江明琅走到她身边,喊了一声:“王妃姐姐。”

江蓠正想说话,却听到一阵惊恐的呼喊:“来了!他们来了!”

江蓠转头一看,才发现远远的山脚下,一线黑色的身影如黑色的潮水涌来,隔得那么远,但是那种非凡的气势却无与伦比。

少女们开始惊叫,瑟缩,然而只有江蓠,却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

她的心跳了起来,她看到樱花簇簇,有什么东西刹那盛放。

她笑了起来,然后一把越上马,绝尘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