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19章 自作孽者

第十九章 自作孽者

回廊上挂着几只鹦哥儿,江蓠抬起眼瞅了瞅,发现他们也在拿着眼睛看着她,然后十分上道的吟了一句:“懒起梳洗迟。”

江蓠倒笑了起来从旁边扔了几颗米粒过去,其中一只鹦哥飞快的啄了,然后嫌弃“啪”的一声吐了出来,不满的叫了起来:“肉!肉!嘎嘎!肉肉!”

江蓠笑了起来,楚遇从旁边转出来,一边用手抓了些米粒扔过去,一边道:“这是楼西月前儿送来的,所谓玩物尚志,所幸他倒还有几分明智。”

江蓠看着他扔东西过去,道:“它们不吃......”

话音刚落,那些鹦哥已经飞快的低头啄了,这回倒是一点也没吐出来,江蓠看的微微一愣,这些鸟也懂相色?还只只是雌鸟?

楚遇看着她呆呆的样子,笑了笑,然后伸出自己的手道:“我的手上刚才沾了点肉粉团子的味道吧。”

江蓠这才了然,转而问道:“时辰要到了?”

楚遇点了点头,道:“是,大约我们到的时候便是宴会开始的时候,走吧。”

自从那日回来之后,两人便清净许久,除了寻着点时间往江衍的屋子里去,便窝在屋子里,什么也不做,也觉得舒服。龙碧华等人也没有出现,不过今日是那正和帝的生辰之日,这清净日子便到头了。

此时是巳时,日头露出个头,但是已经有些毒辣,楚遇站在江蓠旁边,撑着伞替她挡住阳光,一边往皇宫的内部走去。

马车在内城便不允许进入,所有人都只能步行,不过其他人都来得极早,只有楚遇和江蓠是慢悠悠的。因为晚上飘过几点小雨,大块的青石板上还有些微微的湿润。

两人随着内侍穿来穿去,然后便跟着来到金德苑。

金德苑内已经满是人影,正和帝和皇后都没有来,只有一任的宫妃坐着阵。达官贵族都随意的站开,围在一起联络感情。年轻的闺秀们在花树下站着,不时拿着眼睛瞅着那些年轻的俊杰,转而又和姐妹们说笑成一团。

江明樱和江明琅自然是少女们的中心,江明琅还好,她看着恬静,别人奉承的话也不太接,众人都转而去和江明樱说笑。

“江姐姐这支玉簪可真是精巧,恐怕整个容城都找不出第二支吧。”

“玉簪也要配人,这东西只有在江妹妹身上,才能显得出它的价值。别的人,就算插的是梅良大家的东西,也不过是一介庸脂俗粉罢了。”

“是是是,只有江姐姐带着才好看。除了公主,再没有人比江姐姐更好看了。”

江明樱一边接受着众人的奉承,一边却拿目光在那边的人群中搜索。

大家都知道江眀樱对皇甫惊尘有几分意思,都以为她在找皇甫惊尘,于是一个少女好心的道:“江姐姐,你瞧,今日当的那位大周皇子好生出众!”

江眀樱的眼睛一瞥,微微发怒:“什么出众,不过一平常人罢了。”

众女听了她这样说,顿时有些静默,那少女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而道:“是啊,那位五皇子长得也很好啊,虽然气质比不过,但是容貌倒是真好。有天下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呢。”

江眀樱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现在她身边的几个人都是那日没有去香山的,自然不会知道那人的风姿。想到这里她的心便绞起来,那样一个人,本来便是她的!若不是当初让江蓠那个女人捡了漏,何来她什么事。成为祁王妃的女人,原本就应该是她!可是,上次他竟然说要救的只有那个女人。呵,不过是捡了便宜而已,等到他知道他要娶的人是她,便会发现只有她,才是配得上他的。自从那日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了,天可怜见的,她日思夜想都是那个人,其他人都成了虚影,哪怕让她见一眼就满足了。

她的一颗心焦躁不安,旁人见了都不敢惹她,这位小姐的刁蛮娇纵那是没有人不知道的。

江眀樱转头看了江明琅一眼,只见她还是一脸平静,她虽然不大服其他人,但是对自己的这个妹妹,倒是极其的依赖,她不由靠过去,江明琅抬起头,看着她微微皱着的眉头,道:“姐姐,怎么了?”

江眀樱看了江明琅好几眼,方才道:“妹妹,怎么办,我觉得我喜欢上他了!我什么办法也没有,这几天翻来覆去都是那个人。你一定要帮我啊,帮我得到他。

江明琅有些失神的道:“谁啊?”

江眀樱捉住她的手,低声道:“还能有谁?那个本来应该是我的人”

江明琅脸色微微一白,不过江眀樱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她还沉浸在自己的忧伤之中。

而这个时候,江眀樱突然放开了她的手,脸上乍喜。

远远的两道白影相携而来,日头有些毒,一柄白伞如花,看起来明明极端素净不出彩的颜色,偏偏便觉得让所有的华服失了颜色。

江眀樱乍然喜悦的脸顿时僵住,凝固在那紧握的手上,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露出狠毒的神色,她的指甲狠狠的掐进自己的掌心,有种自己的东西被人夺取的感觉。

整个园子里的声音消失的干干净净,随着那袂白衣而停止,进入园子,楚遇将自己的白伞一收,递给旁边的一个侍女:“待我们离开时再取。”

他的手递过去,那边的侍女却还是一动未动,江蓠暗叹一口气,提醒道:“将伞带下去吧。”

那侍女方才反应过来,立马惊吓的没了血色,一边接过一边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众人也因为这个插曲而回过神来,转回自己的目光继续刚才的话题但是却是谁都没有更多的心思。

而幸好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声呼喊:“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因为有了楚遇对她的提醒,她这才重新审视正和帝,今大约是因为生辰,他的脸色也有了几分红光。他薄唇如刀,鼻如悬胆,年轻时定是美男子。而他的目光,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是頹糜,但是现在一看,却发现那双眼睛里竟然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她正在打量,却发现那双眼睛狠厉的向她看来,但是瞬间隐退了下去,又有些温凉留恋,但是瞬间又恢复常态。

发都发现了,再躲开也没什么用处,江蓠干脆大大方方的看过去,也不管敬不敬了。不料却是正和帝先移开了自己的眼睛。

江蓠心中微微的奇怪,虽然上次江衍出现的时候,让她觉得这个皇帝没有那么大的威严,可是刚才抬头看来的那一眼,却让江蓠觉得他真的不像原本以为的那样无能。

她尚在沉思,楚遇已经握着她的手往位置上坐去,而旁边的人也依次坐下,江眀樱呆呆的看着他,终于忍受不住的凑上前去,然后坐到楚遇的身边。

她闻到他身上那淡淡的梅香,在这样的太阳下仿佛连心也清凉起来,她的身子无法控制的往那边倒去。

楚遇的眉头少见的一皱,除了江蓠,他从不愿意和别人亲近。便是别人离他近了他也会退避。

他自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女人计较。

楚遇的杀伐向来果断,太过自傲反而不好下手,他目光都不与江眀樱,只和江蓠谈话。

江眀樱尤自不觉,不断的往楚遇的身上靠近,幸好她几乎快要靠过去的时候被江明琅一把抓住拽了回来,然后看向她:“姐姐。”

若是别人拉她她恨不得一个耳光甩过去,但是现在是江明琅,她最依赖的妹妹,她只能微微带着怒意的道:“你拉我干什么?!”

江江明琅的目光掠过那如云的身影,道:“姐姐,你是江家的女儿,这是大庭广众,切莫失了分寸。”

江眀樱看着楚遇身边的江蓠,此刻楚遇正用手剥了枇杷给她,那鲜皇的颜色带着汁水,一股股的体贴便是谁都看得出来。她心里又气又闷,这样的男人,能成得到已经是十分的幸运了,还竟然还要他去伺候?!不甘,怎么想都不甘啊!

她冷笑道:“分寸,什么是分寸?她不过是我的替代品罢了,一个......啊!”

“咔嚓”一声,她坐下的凳子突然间四分五裂,江眀樱顿时倒在地上,对上众人看过来的惊诧目光,一时间又羞又气,她不重的,怎的这椅子就成了这模样!不知道他怎么看自己,当下只能急急忙忙的爬起来,对着旁边的侍女一踢:“你备的什么凳子,是想害我出丑吗?该杀!”

那侍女被踢得倒在地上,只能委委屈屈的承受着。

正和帝还在这里,她倒先有了脾气,众人都暗暗禁声,但是毕竟是定安侯的女儿,大家都不敢说什么,而上面的正和帝也没有什么表示。

江明琅急忙跪下,道:“请陛下原谅我姐姐不敬之罪。”

正和帝看看她,最终挥了挥衣袖,道:“再给江小姐准备一张凳子。”

旁边的侍女匆匆下去,而江眀樱又一次赢得了自己的位份。

那侍女将凳子抬来,江蓠在旁边淡淡的道:“给江小姐重新选一个位置吧。”

她也着实厌恶这个女子的行径,不想让她在他们周围。

那江眀樱本来对江蓠窝了一肚子火,顿时再也忍受不住,站起来指着江蓠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帮我做主!”

------题外话------

提前说一声国庆快乐吧,明天滚回家看我老爸老妈鸟~~如果明天回家早就会更新,如果明天回家是晚上,就容许我短更一天吧。

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