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1章 帝王之死1

第二十一章 帝王之死1

江蓠在山腹中向楚遇一看,以楚遇的实力,是万万不会被正和帝发现的,看来应该问题是出现在她这里。

她的目光和楚遇一触,想要询问是否出去,然而楚遇却伸手轻轻地点上她的嘴唇,然后含笑摇了摇头。

江蓠微微奇怪,而正和帝的声音却再次冰冷的响了起来:“还不出来?”

听了这句话,江蓠在思考被正和帝知道他们看到这一幕会出现的结果,他们现在在南国,而并非是楚国,即使有江衍在那里,可是一旦脱离了定安候,他们的胜算又有多少?

而就在江蓠思考这些的时候,正和帝却突然迈开自己的脚步,然后向着他们走了过来,两人的身体贴在山腹中,一动不动。

正和帝在假山外面站定:“一定要朕出手你才肯出来?”

江蓠抬眼看着楚遇不动如山的模样,最终还是定下心来。

而正和帝的手突然伸入山洞,一把抓住一只手,然后狠狠的拖了出来!

“怎么是你……”正和帝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明显有片刻的愣神,但是随即,他便将自己的手一甩,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他这样看人的时候,一个帝王的叵测和威严可见一斑,那种位居高位者独有的东西,是有些人一辈子都学不会的,只那么看着,便足以让人双腿发软。

“阿爹……”龙宝鸽的声音仿佛蚊子一样的弱。

江蓠听着龙宝鸽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由一呆,刚才龙宝鸽就在他们的隔壁,可能只有一壁之隔,而楚遇肯定发现了吧,怪不得这么风轻云淡,就不怕正和帝真正发现的是他们。还有,按理说龙宝鸽的武功不低,连她在她的隔壁她也没有丝毫的感觉,肯定在伪装方面比自己还厉害些,怎么倒比自己还先被正和帝感觉到?江蓠自然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变化,每次她觉得寒冷的时候楚遇伸来的手,不单单是为了温暖她,更重要的是为了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的灵敏,所以她可以慢慢的听到更远的地方,在黑暗中看见东西。而刚才楚遇用气流将她包裹,在这个时候,别说一壁之隔的龙宝鸽或者外面的正和帝,便是风间琉璃,也无法探知他们丝毫的动静。

但是现在,两人自然不能再偷看,因为就算他们的身体无法得知他们,但是对于人的第六感,往往比视觉或者听觉来的厉害。

江蓠看了楚遇一眼,那眼神却是“你早知道”的意思。

楚遇笑着点点头,然后指了指外面。

江蓠听到正和帝问道:“宝鸽,你什么时候来的?”

龙宝鸽结结巴巴的道:“阿爹,我,我才来。”

“才来?”正和帝微微扬起了声音,些微的不明朗。

龙宝鸽道:“嗯,才来。”

“你看到了什么?”正和帝问道。

龙宝鸽结结巴巴的道:“我,我看到阿爹,将,将母后给,给……”

“给什么?”

“给推了下去。”

“推了下去?”

“不……阿爹,阿爹,母后她,你,你……”龙宝鸽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和恐惧。

“朕将她溺死了?”

“……是。”龙宝鸽似乎艰难的吐出这一个字。

江蓠的心中生出微微的异样,这个龙宝鸽的表现,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从江蓠短短的接触来看,龙宝鸽不单单是一个平常的公主,她有野心,又怎会因为一个人而表现的这样的懦弱与恐惧?

然而就在江蓠思考的时候,便听见一声奇怪的呼喊,然后“扑通”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掉入水中的声音。

“阿爹!”龙宝鸽的惊恐的声音喊了起来,隐隐约约夹杂着扑腾的水声。

难道正和帝也把龙宝鸽推了下去?可是他不是特别宠爱这个女儿吗?

江蓠微微疑惑,便听到正和帝的声音响起来:“去,快点将公主救起来。”

“是,陛下。”旁边的内侍颤巍巍的回答着,然后江蓠听到一阵流水的声音,大概是将龙宝鸽给拉了上来,接着便听到正和帝的声音响了起来:“将公主带下去吧,好好的休息。”

“是。”

然后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楚遇将她一放,两人从缝隙里只看到正和帝背着手远远离开的身影。

楚遇的眼微微一闪,低头看着刚才在假山石壁上抹下的泥土,微微一搓,看着它消失的干干净净。

等到御花园内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候,两人才从假山里面转出去,江蓠看着那寂静的湖面,有片刻的恍惚。

楚遇的手握着她紧了紧,道:“回吧。”

江蓠点了点头。

两人转回宴会上的时候,众人都还在谈笑,整个院子里的气氛是分外的热烈。

而旁边的一些贵妇人却已经开始撑着头,贵族都爱在中午有个午觉,于是便有侍女上前张罗,一个少女走到江蓠的面前,道:“祁王妃,您要不要随奴婢到女眷处午休?”

说实话,江蓠是有些乏了,楚遇却已经按上她的手,含笑道:“去吧。记得要盖好被子。”

盖好被子……这般的嘱咐好像她是一个孩子一样,但却是分外的安心和暖和,她点了点头。

楚遇背负着双手看着江蓠慢慢的远去,一路上木香花落,紫藤卷着,犹如梦境。

等到江蓠彻底的不见,他这才淡淡的转了自己的头,然后向众人一瞟,然后一切,对上皇甫惊尘送来的目光,楚遇不咸不淡的颔首,然后往旁边僻静的地方一靠,闭上了眼。

有些东西,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

未时。

楼西月微微眯了眯眼,将自己的手指放到刀锋上,微微的侧了侧,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呢,干什么呢?

他将刀放下,然后掀开了车帘,外面看去南国的皇后分外的巍峨,但是在他的眼底,也不过是一座死城罢了,是的,死城。

而现在,这座死城内,一个明艳的少女出现在他的面前,尽管隔得远,他也能看出这个少女眼底的幽愤,她艳丽的大红织锦沾着灰尘,没有丝毫的风范。

江明樱。

楼西月摸了摸下巴,嘴角微微勾了勾。

他看着江明樱走出来,愤愤的回头看了一眼这皇宫一眼,楼西月正想等到那个江明樱走到他这边再说,然而没有料到那个江明樱还没有走到这里,那边突然冲出来一辆马车,停在了江明樱的面前,堪堪挡住。

车帘微微的浮动,楼西月只看到一只手伸了出来。

太过美丽的手,男人的手,即使是一只手,都可以看出这马车内的男子有多么的出众。

楼西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那双手,确实比自己好看了那么一点点。

他微微一晃神,等到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马车已经疾奔而去,而地面空空如也,江明樱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凭借着多年的直觉,虽然江明樱不值得多加注意,但是那马车内的人却实在不得不去注意,他想了想,然后对着外面的车把式道:“走,跟上去,别让它们发现。”

——

江蓠睡了一觉,睁眼的时候太阳都差不多落下去,头晕得很,想来是睡多了的原因。但是她睡觉什么时候睡得这么久了。

她捂了捂额头,然后定了定神,但是脑袋还是晕晕的,她虽然心中有些怀疑,可是她闻过去空气中却没有任何可疑的气味,点燃的香也是平常的安神香。

她支撑着站起来,脑袋还是有些不清楚,床帘的流苏在眼前晃晃悠悠的,她动了动,才发现自己竟然手脚酸软。

她无力的再次的跌坐在**,开口喊了几声,想要将侍女喊进来,但是却没有一点的回应。

江蓠的心中警觉起来,但是幸好过了一会儿,浑身的力气又恢复了几分,她的心底才稍微松了松,然后支撑着站起来,去打开房门。

门外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她心中奇怪,但是却只能摸索着往前,她对皇宫一点也不熟悉,想要沿着原来来的路往前走,可是脑袋晕晕沉沉的,竟然没有丝毫的印象。

但是这样她的脑袋倒是一下子清明过来!

这根本就是刚才自己所在的地方!

谁将她带到了这个地方?!

怪不得,自己就算睡死了过去,楚遇也会按着一定的时间来寻找自己,怎么到了现在,他还没有出现?他一定在找自己。

想到这里,江蓠的脚步也急了几分。

可是越走她就觉得越不对,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平静下自己的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脚步声,她想要走上去,但是转念一想便停了下来。

旁边的人影走了出来,将自己的目光“刷”的射了过来。

竟然是孙威!皇后的那个子侄,被楼西月戏弄却最终没咱草除根的那个人。

现在自己这个状态遇到他可不是好事,江蓠急忙的转身,然后飞快的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那个孙威看见江蓠,反倒是一怔,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甩开步子便向江蓠追了过来。

江蓠在回廊中穿梭,脑袋还有些晕晕沉沉的,幸运的是这院子里的道路纵横交错,江蓠虽然乱跑一通,倒将孙威给摆脱了。

经过这一跑,她的脑袋倒是清楚了不少,她的目光一转,突然看到一角青衣飘入隔壁的殿内,她觉得好像是侍女的衣服,于是便追了过去,她刚刚将门推开,一股细微的气味慢慢的侵蚀而来。

江蓠一下子心惊,暗道,不好。

她的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来。

------题外话------

写了又删,删了又写~觉得感觉完全不对啊,逼出来的三千字~其实这几章完全大转折啊,断了一天怎么就连不起了……

哎,抱歉,作者的负面情绪本不该带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