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3章 帝王之死3

第二十三章 帝王之死3

江明琅站在那里,看着那云山雾紧的身影一顿,最后慢慢的转过身来,向着她走了过来。

楚遇慢慢的走过来,略略瞟了一眼那块玉佩,只见那剔透的环形玉佩上,一个“遇”字分明。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有些晦暗不明,整个人都仿佛堕入了冰窖里面。

江明琅一双眼睛清清的落到他身上,道:“七年之前,也是这里,你给我的这个玉佩,你难道忘了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着你,如果知道是你,我一定不会让江蓠去楚……”

“住嘴。”楚遇冷冷的出声。

江明琅的声音一哑,下一刻就看到楚遇的袖子一挥,那个环形玉佩落到她的怀中,她全身一震,慌忙护住,想要抬头去看,却只看到一双近乎与死寂和震怒的目光,这样外露的情绪,似乎永远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人身上的。

“你……”江明琅微微呆住。

楚遇冷冷的道:“一个‘遇’字便是我楚遇?江小姐,若非你当日对阿蓠有过些许恩惠,在下恐怕是不愿与你多谈。”

“不是你?”江明琅看着他,仿佛有些不可置信。

楚遇不再多说,转身离开,江明琅失魂落魄的道:“不是你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我不相信。你当年承诺过要给我幸福,你说的!”

然而已经没有人回答她了,江明琅的心瞬间空落落的沉了下去,她暗暗的咬着牙转身,她心底的高傲是绝对不允许她自己死缠烂打的,她转身离开,刚刚走出幽竹园,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然而横里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将她拖入其他的院落。

她想要呼喊出声,然而那只手却极快的捂住她的嘴,一只手迅速的一掌劈下,将她打晕了过去。

楚遇进入房间坐下,旁边的清歌立即小心翼翼的为他捧上一杯热茶,虽然现在的楚遇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是她就是觉得腿在打颤,觉得,他很想杀人。

杀人……

清歌为自己这个想法而吓了一大跳,然后转头看着帘子外的明月和彩云,可惜现在她们两个都变成了鸵鸟,缩在一边眼睛都不敢往这里抬,别到了这中原之地一年多,就把当年那人的形象忘了,那是伸手就碾死几万人马的杀者,不过是因为有王妃在而隐藏罢了。现在这个时候,傻子都知道楚遇有些不正常。

清歌晃悠悠走过去,看着他静静的坐在那里,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闭眼,心里在害怕之余却在纠结一个问题。

她只能硬着头皮将茶放到他旁边的桌上,却不料楚遇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她,清歌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是她刚刚退一步,周围那种令人窒息的空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楚遇又再次恢复了平时的清逸无尘,一边拿了茶杯一边问道:“你刚才在想什么?”

“啊?”清歌微微一愣,她可没想到楚遇能这样对她说话,于是脑袋一蒙就把话给冒了出来,“我,我在想要不要将你和江二小姐的事情告诉我家姑娘。”

清歌刚刚说完这句话就立马醒了过来,猛地捂住自己的嘴,都快哭起来了:“不是的,殿下……”

楚遇听了这话,倒是微微一笑,心情仿佛也跟着好了几分,他慢慢饮了一口茶,方才含笑道:“等你家姑娘回来的时候,你便告诉她吧。”

清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楚遇的心情仿佛已经平复,他忽而又觉得空,空的需要一个人去填满,然而到了最后却只想拉着她的手。

他站了起来,看了看天色,夜幕已经悄然降临,不知道阿蓠现在在那里如何,不过有苏柳前去,想来无甚问题。

今夜注定是不眠之夜,她在皇宫说不定还要安全些。

他这样想着,边轻松少许,然后迈着步子走出房门,静静的夜空下,一勾冷月闲闲的挂着,风声悄然入户,他的脚步一停,然后转头对着明月和彩云道:“躲在这里,不要出来,护好清歌。”

明月和彩云面面相觑,然后点了点头。

楚遇的步子加快,然后往江衍的屋子,他的脚步看似悠然,但是速度却是越来越快,到了最后,他的的身形一掠,刚刚到了门前,便听到一声冷嗤。

“竟然敢围攻定安侯府!”

于此同时,漆黑的夜色突然被一盏孔明灯点亮,楚遇含笑,就看见长门被一方方打开,铠甲的声音慢慢的摩擦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竟然是龙碧华。

楚遇的脸色微微一沉,有些东西快得抓不住的闪过,为什么会是龙碧华?!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按理说今日来的应该是比龙碧华更加难缠的人物才是,怎么可能是她?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搏斗,他得到的消息是今日,苏柳拿来的消息有问题?

那么……

阿蓠!

——

烟花水面,一道薄薄的影子倒影在柳河边,今日是正和帝大寿,众人都跑到朱雀大街去了,柳河这等烟花之地自然萧索的看不见一个人。

跨越柳河的三十米长的大桥上,只有两个人立在那里,不过两个人都披着披风,帽子盖下来遮住了半边脸,看着甚是模糊。

但是即使是两个人,却只有一道影子可以落到河面上,而另外一个,却恭敬的退到后面,看似站着,然而双手却规矩的放到两边,那双手美的惊心动魄。

两道人影无声的站着,直到一汪碧水被一船杆划破,然后一艘破陋的小船无声的在河面上停下来,风吹水面,涟漪顿起。

船靠在岸边,划船的人走了出来,却是陈之虞,他安静的走远,然后静静的立在一旁。

而此时,桥上的人一抬脚,轻轻一跨,仿佛在跨一条满不在乎的水沟似的,从桥栏上踏了下去,然后飘然坐下。

在他坐下后,水面突然一个起伏,然后船便开始缓缓的在水面上前行,仿佛有人操船,然而实际上却并没有人。

小船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二十年没见,现在怕是独孤求败了吧。”

跳下来的人声音含着慈悲执念:“东山,二十年未见,没想到你也收了一个好弟子。”

那东山笑出了声,然后捞起船的帘子,自己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但是双手依然很坚定,他走出来,拿起放在船板上的两个酒坛,然后递了过去。

对面的那人摇了摇头,没有接。

东山笑道:“上杉,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滴酒不沾。”

“喝酒伤身。”那位名叫上杉的披风男人道。

两人都对视一笑,然后相对坐下,东山将酒坛抛入他的怀中,道:“这不是酒,是冰泉水。”

上杉这才接过,风吹过,东山的目光撇到那上杉的脸,不由一呆,叹道:“二十年了,你的相貌竟然一点也没有变。我很奇怪,你究竟有多大的年龄了。”

上杉道:“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一个人活得时间太长,反而忘了许多事,有时候有些寂寞了,就会虚虚实实的想,自己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东山的白发在晚风中飘起来,这位传言中的智者,上一代的风流人物,最终在重返故地时发出了二十年来的第一声叹息,岁月如流水,眨眼之间却早已物是人非,他道:“今日,就缺了江衍那个小子。”

两人一时间都有些默默无语,他看着上杉,道:“你说,我们这两个老不修设计对付一个小娃娃,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湖面有粼粼的灯火波光,两人的身影都倒映在河面,船穿过繁华,没入红墙青瓦之地,他道:“你是为何,不过一个二十岁的小子而已,怎么惹得你这个东山老人出了山?”

东山沉默了一会儿,道:“我既然能勘天命,那么,守护便是我的职责,那个小子的星辰逆天而行,太过诡异,所以刚开始我还以为他不过区区,太过平凡,但是后来一次偶然机会,我却发现此人难测至极,虽然注定陨落,却早就开始让某些东西错乱,如果不将他止于此刻,以后便是我也难预料。这是我们星辰者的职责,否则当日我也不会遇见江衍并且全心全意的帮助他。那么你呢?上杉,你是什么人?我们三人中,只有你我们一无所知,甚至你的姓名真假也不清楚,我看过的你的星辰,位居极东水地,却已悬挂太久,且无后来者,若非我知道你不过是一个人,便以为你长生不老了。上杉,那么你呢?你又为何会出手?这一点也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上杉伸手,手探到水面,轻轻一点,整条船边静止在水中。

他道:“有些时候活得久了,就会觉得太过寂寞,总要找点事情来做。而刚好,这个小子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

“你出手就是为了那样东西?以你的武功,想要什么不是探囊取物?”

“不,有些事情,总也要心甘情愿,太过简单,岂非少了乐趣?”

上杉说完,将自己的目光转向西南方向,虽然房屋匆匆,酒楼林立穿插,但是依然挡不住那巍峨的宫墙,他的目光顿了顿,然后转向东山老人,然后举起了酒坛,两人一碰,相互一饮。

而在遥远的那头,陈之虞依然安静的站着,他察觉到一道目光的袭来,当即便转了自己的头颅,和桥上那个人的目光一触。

风吹动他的帽子,他的半边脸露了出来,额间的一点朱砂若隐若现,他对着陈之虞,嘴边带着一丝笑意,那种笑意和他恭敬并且听话的姿势完全不同。

挑衅而轻视,漫不经心却讽刺意浓。

陈之虞的嘴角也是微微一勾,清淡容色微微妖异。

每个人心底里都蛰伏着一头叛逆的猛兽,厌恶规则,希望被打破,从不妥协,只等爆发。

——

江蓠看着眼前那个身影,在瞬间的惊讶之后便恢复一如既往的清冷常态,她对着面前的人影微微施了一礼。

“参见陛下。”

眼前的这个身影,竟然是正和帝,为什么他此刻没有在他的宴会上?

江蓠微微低头,想要等正和帝开口说话,但是等了许久,对面的人也没有开口,她的心底微微奇怪,于是便抬起了自己的眼,这一眼,她才发现对面的正和帝太过异样。

江蓠知道自己现在不能退,她可以感受到对面的正和帝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种热度,呼吸沉而浊,像是困兽。

但是这样站着也绝对不是办法,她只有抬起眼睛,清冷的看着他,再次喊了一声:“陛下,这时辰,您该出席宴会了。”

她看着眼前的正和帝,她没有低头,而是细密的打量着,他的血液在快速流动,眼睛赤黄,这是长久服食带着硫磺的药物所致,江蓠知道,现在的所谓的丹药,其实有很大部分是不懂硫磺的术士所做,虽然一粒丹药中只有微量的东西,但是长此以往,体内的毒素依然难以想象。

但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正和帝的身体在翻涌青筋,人在极致痛苦和极致欢喜的时候都会有这个反应,而现在,正和帝的表现显然不像是痛苦。

只要想到正和帝的心情是好的,江蓠便觉得提到喉咙的心往回落,能把自己的皇后和女儿都毫不留情的推下水的人,江蓠还是觉得瘆的慌,而且现在在皇宫内,对自己不利。

她还在怎样思考让正和帝从这个房间走出去,那样她就可以跟着正和帝出去,相对而言就会安全的多。

但是就在他思考的时候,正和帝声音再过平和不过的道:“我们进去再说。”

“我们”两个字落到江蓠的耳朵里有怪异的感觉,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帝王的话语,这样的话就是将自己拉到了和江蓠等同的位置上。

但是现在,正和帝的目光赤黄,脸色因为某种极致的欢喜而发红,仿佛随时随地都能做出你意想不到的动作,她知道此时不能让他觉得违逆,于是只能点点头。

正和帝欢喜的走在前面,用手轻快地挑起珠帘,然后捞起来等着她。

轻快?江蓠为自己心中这个诡异的词而感到心惊,对了,现在的正和帝的动作,似乎没有一点帝王的威严。她的手慢慢的缩到袖子里,握住放在里面的赤霞匕首,踩着轻轻的脚步声跟上去。

她靠近珠帘,顿时闻到一股气味,她的心里微微一紧。

这个气味,赫然就是所谓的“九霄散”,这种用罂粟和大麻提炼出来的粉末,确实可以让人醉生梦死,怪不得正和帝成了这个样子,看来他的性格和这种毒品脱不了关系。

没了这种东西,正和帝随时随地都可以变成一个疯子,一旦染上想要戒便分外的困难了。

她走入,珠帘便“刷”的一声放了下来,江蓠觉得后背突然一僵,仿佛随着这个珠帘的落下,她就被封闭宰在了这个小小的空间,而危险也就在自己身边潜伏。

她暗地里将自己的这种想法抛掉,然后站在一旁,眼神向周围打量,除了烛火偶尔爆出几点声音,整个开散的连着的四个房间,没有一个侍女或者内侍。

正和帝走过来,指了指桌子,道:“坐啊。”

单单听这语气,江蓠几乎都认为这个正和帝是假的,可是他的身体的状况却骗不了人,和她第一次见面所感知的相差无几。

她坐下,眼睛瞟了瞟还摆放在大红圆桌上的“九霄散”,然后转开。

下一刻,正和帝突然像是献宝一样的将这点粉末递到了她的面前,笑道:“你吃吃看,这可是好东西啊!这都是宝鸽送来的好东西啊!别人看都不想看一眼,你吃吃看。”

江蓠的心里微微惊讶,但是她本身的性格却让她脸上一如既往的平静,龙宝鸽给正和帝的?这对父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根本不是她深究的时候,她措辞道:“陛下,小女近日吃不得这个东西,还请陛下见谅。”

正和帝的脸色微微的失望,看着江蓠道:“哎,那么好吧。等你能吃了以后给我说好不好?我就只给你吃,云姐姐。”

云姐姐?!

江蓠的心里悚然一惊,手微微一紧,急忙的松开。

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个小动作,正和帝却是已经发现了,他皱眉道:“云姐姐,怎么了?”

正和帝现在肯定记忆错乱,一边记得龙宝鸽一边却还把将她认为是什么“云姐姐”,想到此处江蓠的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微微一闪,云姐姐?难道是她所谓的母亲?

这样一想便有些惊讶,难道这正和帝对她的母亲有什么想法不成?

她还在想着,正和帝却拿起那桌上的白粉津津有味的舔起来,这样一个几十岁的帝王,用这样的姿态吃着东西,让江蓠觉得有些微的诡异。

她目光一闪,道:“我先出去一趟好不好?”

和精神失常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危险的,因为你根本猜不透他下一秒会做什么,哪怕现在站在江蓠对面的是那个阴晴不定残忍的正和帝,也比让她现在对着这样一个人好。

正和帝歪着脑袋,微微有些不满的道:“云姐姐你要出去啊?”

江蓠点了点头。

正和帝失落的道:“你出去干什么?”

江蓠道:“我肚子饿了,我出去吃饭。”

“哦,好吧。”正和帝此时显得特别的乖戾,可是这落到江蓠的心里却感到十分的不舒服,但是能得到正和帝如此轻易的答应,江蓠也在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不再多说话,直接往外面走去。

她的手掀起珠帘,然后脚步加快往房门走去。

可是那珠帘掀开发出一阵零碎的声响,她突然听到后面的正和帝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喊:“云姐姐!”

江蓠的脚步一顿,瞬间走得更快,可是她刚刚迈动,珠帘突然“嗤啦”一声被狠狠的撕下来,主子在青玉板上“啪啦啪啦”的弹跳,仿佛嘈杂的刀声。

正和帝嘶吼道:“你骗我!你骗我对不对!你去找的是江衍!你去找的是江衍不要我了对不对!”

暴力在瞬间迸发,他旋风一般的额冲来,不知道何时手里已经拿起了一把刀,锋利无比的刀。

他想着江蓠冲来,江蓠使劲的将门一拉,刚刚拉开一条缝隙,只听“钉”的一声,那柄刀已经直直的插在了门上,然后“砰”的一声,门被紧紧的撞上。

江蓠微微一退,想要避开那威逼而来的身影,但是刚刚一退,手腕便被正和帝狠狠的拽住。

几乎要把她的骨头都捏碎,一瞬间她头上便涌出豆大的汗粒,然而她却依旧闭着嘴不说一句话。

正和帝看着她瞬间因为剧痛而白下去的脸,急忙一松,但是仍然没有放开,又是急切又是后悔的道:“云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抓疼你了吗?”

江蓠冷冷的看着他,道:“是,你抓疼我了,放手。”

“好好好,我放手,云姐姐不生气啊!”正和帝匆匆忙忙的收手,江蓠刚想收回自己的手,却没料到正和帝猛地再次抓住她的手腕,道:“不!你要去找江衍!”

江蓠平静地道:“我不去。”

“哦。”正和帝笑道,“如果云姐姐不去,那么我就不抓着云姐姐了。”

他果然乖乖将自己的手放开。

江蓠知道现在的正和帝虽然看似听话无比,可是刚才的那一幕太过清晰,稍有不慎便会杀了他。

她必须先将正和帝骗出这个房间再说,一旦人多了起来,自己相对就会安全一些。她这样想着,于是将自己的手一收,道:“现在我肚子饿了,你可以陪我一起出去吃点东西。”

他既然怀疑她一个人出去会去见江衍,那么现在的办法只能采取折中。

正和帝想了想,点头道:“好啊,云姐姐肚子饿了,我陪你。不要那个江衍!云姐姐我跟你说,江衍那个男人不好,你不要和他好。以后我才是这个江山的主人,他什么都不是,你不要陪着他,他会害了你。我会给你最好的。”

正和帝说着说着,声音却突然狠厉了起来:“你明明最先遇见的我!你应该是我的!江衍不信任你,一点也不!你敢嫁了她!哈哈!云姐姐,我会将你一点点割下来塞到我肚子里,我要和你血肉相连!对!血肉相连!”

这瞬间变化的情绪让江蓠忍不住后退一步,此时正和帝赤黄的双眼变为赤红,身体的青筋开始急速的翻滚,正和帝看见江蓠这一退,突然间疯了一样的冲上来,死命的拽紧她的衣服,喝道:“你敢离开我!你们从来都没将我放到眼底过!你们从来都是!当我好欺负是不?!我娘为了我弟弟将我推到了狼窝里,我的父皇为了自己的位置将我拿到周国去做质子!我像狗一样的活着!我不甘心啊!我总有一天要将所有人都踩在脚底!来!你看,我让你看看他们的下场,他们忤逆我的下场!”

江蓠的耳朵直撞进一番怒吼,她的手指微微落到正和帝的手腕上,便惊觉的发现他的身体内不仅仅有“九霄散”所带来的兴奋,丹药那些所腐蚀带来的内在躯体的干枯,而且,还有一种错乱神经的药物,服下不会超过四个时辰。

四个时辰,四个时辰。

江蓠突然想起龙宝鸽在中午的时候递给正和帝的那杯酒,看来所有的问题都出现在那杯酒里面。

龙宝鸽呢?龙宝鸽不是正和帝的女儿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为何会给正和帝服下这样一杯酒,让他所有的暴戾因子完全的引出来?恐怕在假山那里,她根本不是误闯,而是为了查探正和帝喝下的那杯酒是否产生了效用,所以那时候的正和帝,已经被药物有所控制,才会轻微的一挑动就会做出那样的动作,将皇后溺死在湖中。

一个女儿如何能做出这等事情?

而自己为何会在午睡的时候就莫名其妙被移到了这里,或者就算自己不那么误打误撞进入这里,恐怕也有另外的办法让自己和正和帝见面。子修呢?他只要发现稍微的不对劲就会来找自己,难道出了什么问题?那他又是怎样的问题呢?

江蓠的心里一通乱转,心思还没定下来,却被正和帝拖着往另外的一个房间走去,他走到一个柜子面前,急切的用脚踹开了那个柜子,一股臭气突然间涌出来,江蓠只看到细碎的骨头渣从柜子里面“刷刷刷”的倒了出来。

正和帝赤着眼睛道:“看!看吧!这就是他们的骨头!朕将他们一块块敲碎了割裂了!总有一天,我也会把江衍的骨头埋在这里!他帮过朕!是的!但是朕不稀罕!为什么朕这一生都要屈居在他之下,这明明是朕的江山,可是为何所有人都只记得江衍?弄得朕在他的面前丝毫也抬不了头!没有他这江山依然是朕的!这千万里的路途也只有朕一个人能轻易的收回来!朕会杀了他!用最残酷的方法!不过,要慢慢的,云姐姐!我把他杀了你会不会生我的气啊,不要生我的气啊,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不是我的江山,什么皇后的位置,什么尊贵的名号,我都给你!”

江蓠暗地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前面那“朕”的称呼是正和帝的,但是后面显然又根本又回到了原来的声音,江蓠根本猜不透他现在想要干嘛,只能静静的看着他。

正和帝睁着眼睛盯着她,道:“云姐姐,你不高兴吗?”

江蓠决定现在还是依着他好:“我高兴。”

“不!你不高兴!你骗我!你又骗我!为什么连你也要骗我!”正和帝像是一只困兽,突然间凶狠的咆哮了起来。

“江衍不就是因为有那件东西吗?否则他比得过朕?!对!你也是为了那个东西!我告诉你,除了那个东西,还有一样东西在朕这里,没有那个东西江衍也没有用!他算个什么东西!”

江蓠似乎听到自己的骨头被他的手捏得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她心中暗想,不要被捏碎了小骨才好,骨折都比这好得多。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说法?!连你都认为我是说笑的吗?我是个窝囊货,是了,云姐姐,当年你看着我在狗嘴下夺取东西一定觉得我很肮脏吧,是不是?!所以你现在才回看不起我。你觉得我就是那样一个卑鄙的家伙是不是?觉得我根本配不上你是不是?!”

咆哮的声音撞着木门,这般的吼声,江蓠在这个瞬间多么希望外面有人能听见能够进来看一下,正和帝的情绪几乎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稍有不慎就会触怒,虽然他现在已经怒了,可是还没有达到极限。

江蓠忍着手上的剧痛,安抚他的情绪:“不,我没有看不起你,你是帝王,万人之上,没有谁看不起你。这南国都是你一个人的,没有谁能抢得去。”

她的这句话说完,正和帝的情绪显然平静了许多,他看着江蓠,笑道:“是啊,这江山都是我的!还有什么不是我的?云姐姐,连你也是我的。”

江蓠说不出话来,从刚才的对话来看,正和帝或许对云氏有感情,可是这感情里抢占的意味要大得多,那种不甘来自于江衍,一生都屈居在江衍身下的帝王,那是绝对的屈辱,无论多么的努力,也不过是史书上最为苍白的一笔,远不及江衍的一生来得绚丽。所以,在对云氏的心里上,更多的恐怕是为了打击报复江衍,让他有胜利者的快感。

正和帝的手微微一松,江蓠觉得胳膊已经痛得没有感觉了,绷紧的身子突然间缓下来,汗水便瞬间湿透了内衫。

正和帝道:“云姐姐,你对我最好了,只有你才会真正的关心我,他们要的都是那些东西,云姐姐,我告诉你哦,你知道那东西被我封在哪里吗?就在你的骨头里啊,别的地方都没有,就在你的骨头里啊。”

她的骨头里?什么东西?

江蓠微微一乱,立马想起来他说的是她的母亲云氏。

她见正和帝的情绪在慢慢的平静下来,眼神开始慢慢的变淡,连手上的青筋也淡了下去,心想只要再支撑一会儿,能让正和帝平静下来就好了。

楼阁外面传来隐约的笛声,仿佛风拂水面,涟漪渐起,别样的动人,也别样的让人放松。

江蓠看着正和帝的目光最终恢复了正常,心里松了一口气,再次道:“我可否出去吃点东西?”

她不知道现在的这个正和帝是否恢复了正常,于是采用这样的措辞,稍微逾越又带着询问的态度。

但是江蓠的话刚刚说完,正和帝却像是疯了一样的伸手箍住她的肩膀:“你要走!你说过你是我的!你又要走?!”

这瞬间,他眼底的平静再次烟消云散,那种急剧翻滚的赤红再次汹涌的沁出来,他脖子上的大青筋一根根拧着,额角的青筋也鼓了出来,像是一头凶猛的狮子。

江蓠张了张嘴,然而还没有开口,正和帝却已经狠狠的咆哮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要去找江衍那个混蛋是不是?!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他刚刚说完,身体已经扑了上来,一把扯住江蓠的衣服,像是穷途末路的野兽。

发狂的人往往力气巨大,到了这份上,江蓠哪里还会想着去柔顺处理,她甚至有些怀疑刚才的笛声,明明是柔和的,恐怕对于正和帝来说却是具有杀伤力的。

不就是个局吗?

江蓠已经无法多想了,飞快抬起脚,一把踹在正和帝的膝盖上,冷不防被江蓠这样一踢,即使身子处于发狂的状态,但是却仍然无法避免的一软,然后跌跪在地上。

江蓠一把踹开他,然后火速的往门口跑去,然而刚刚一动,就被正和帝抓住了脚,他赤红的眼睛充血的看着她,眼底全是狠厉的笑意:“你要杀了我?!是为了江衍那个狗贼?!”

江蓠使劲的一踹,但是挣脱不得,正和帝使劲的拉着她,拖着她一拽,江蓠的身体突然间一歪,她的手触碰到旁边的一个花架,然后抓过来顺势往正和帝的身上一摔!

正和帝却像是落水的人抱着浮木一样,随便怎样也不松手,他爬上来,然后一把掐住江蓠的喉咙,恨声道:“杀啊!你杀啊!你怎么不杀了!你逃得了哪儿去?!我要先将你割碎了才好!”

江蓠觉得脑袋一片空白,缺氧导致的痛苦让她恨不得晕死过去,但是现在,她依然冷静的睁着眼睛,即使看不清楚眼前所有的一切,却还是凭借着自己的想法从袖子里冷静的抽出了赤霞。

她了解人的身体比了解自己的衣服还要厉害得多。

她没有犹疑,从他的后背刺了下去。

在心脏处,未有偏差,一刀致命。

正和帝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终于倒了下去。

江蓠深深的喘息,然后将正和帝的身体踢开,平复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

她模模糊糊的去打开房门。

一瞬间灯火由远及近逼近,她看见人影千重,层层叠叠的在视线里拉开。

站在前面的,皇甫惊尘,龙宝鸽,皇甫惊云,还有一众的达官贵族。

龙宝鸽带笑的嘴角在看到正和帝尸体的时候微微一僵,但是瞬间便隐了下去,继而发出一声悲惨的惊呼。

“你杀了我父皇!”

江蓠拿着自己手中的赤霞,肺里面的空气刚回来不久,眼睛也只看个大概,她看着他们,从自己的袖子里慢慢的掏出一张锦帕,慢慢的擦拭着自己手中绛红色的匕首,让那夺目的光彩一点点挤出来。

她微微的笑了。

“不错,是我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