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4章 杀了你们

第二十四章 杀了你们

众人惊异的站在那里,看着台阶之上那一身素色的女子,鲜血在她的帕子间慢慢的抹尽,那把匕首锋利的刀刃映衬着她清冷的眉目,仿佛杀了一个帝王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差异。

大家都只能看着她将慢慢的将匕首上的鲜血擦干净,仔细的叠好塞入自己的袖子里,然后一步步走下台阶来。

江蓠站到龙宝鸽的面前,安安静静的看着她,突然微微一笑:“宝鸽公主,你的阿爹死了你觉得怎样?”

龙宝鸽勃然大怒:“你竟然敢杀了我阿爹!你便是定安候的嫡女又怎么样?便是楚国的王妃又怎么样?”

江蓠微微一笑,道:“是啊,不怎么样。”

她风轻云淡的态度倒让龙宝鸽满嘴的话说不出口,她一正,继而勃然大怒道:“你杀了我的父皇,我南国的皇帝,来人!将她带下去,隔日昭告三国,执行死刑!”

她的话音刚落,旁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一个内侍慌慌张张的在她的面前跪下,惊恐的道:“公主,公主不好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的尸体在湖里浮起来了。”

众人再次大惊,刚才他们等正和帝不到,便去找皇后,然而遍寻之下也毫无踪迹,所有人只能提着灯笼叫上护卫满皇宫的搜寻,却没有料到最后成了这个模样!

正和帝五十岁大寿,竟然成了南国帝后齐齐死亡的时间。

龙宝鸽似乎一呆,娇艳无双的脸上顿时滚过浓重的哀泣,然后仿佛经受不住如此沉重的打击,软软的倒了下去,皇甫惊尘立马伸过一只手来扶住她,劝道:“公主还请保重身体,南国为大。”

正和帝和皇后双双死去之后,这皇宫内权利最大的反而不是那些皇子,而是龙宝鸽,哪怕以后终归有人继位,但是现在她的风头,还是一时无两的。

她站起来,转头对着侍卫道:“将楚国九皇妃抓起来!”

“是!”

那些侍卫全部齐齐的一吼,然后向江蓠逼来,江蓠知道现在自己是逃不了了,干脆束手待擒。

侍卫中走出两个侍卫,按住她的手臂往前方拉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突然间冲了出来,道:“杀了她!”

冲上来的人竟然是江明樱,那个本应该被赶出皇宫的女子,现在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只不过她现在从头到尾都像是从泥泞里捞起来一样,除了那张脸谁都没法认出这就是那个明艳动人的江家小姐。

龙宝鸽道:“这是谁放她进来的?!”

没有人回答,或许没有人知道,龙宝鸽刚想说话,江明樱已经双眼振奋的冲向了江蓠,然后对着被制住的江蓠伸出手甩去了一个巴掌。

然而江蓠微微一偏,那只手扇了一个空,江蓠的反手就甩了一巴掌过去。

“啪”的一声,狠狠的落到了江明樱脸上。

因为江蓠刚才太过配合,所以那两个侍卫都有些漫不经心,却没有料到江蓠会在突然间挣脱,突然间让她得了手,急忙狠狠的抓住她的手。

龙宝鸽简直没法想象自己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被人打了,她反应了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脑袋嗡嗡作响。

而江蓠却被旁边的侍卫带着离开。

龙宝鸽轻蔑的看了江明樱一眼:没用的废物,这么个大好机会都占不了便宜。

眼见江蓠的身影走得远了,江明樱才像疯了一样的冲过去:“我要杀了你!”

然而她疾奔的身影却被闪过来的一道身影赌住,皇甫惊尘站在江明樱面前,道:“江小姐,这是南国重犯,所有的一切,都应该由天下来裁决。”

皇甫惊尘的意思再过明显不过,你就别动手了。

江蓠倒是颇为诧异的看了皇甫惊尘一眼,对于他帮自己说话这点来看,江蓠是没有想到的,毕竟他要娶的是龙宝鸽,在这方面,利益至上的他不应该最好什么都不要管吗?

江明樱怒道:“她夺了我一切!我连动手的能力都没有了吗?!”

“是。你没有。”龙宝鸽说着,然后道,“将祁王妃带下去。”

两个侍卫由所有的侍卫护着向前,大家看着江蓠慢慢的走远,却没有一个人去想先把正和帝的尸体照看一下。

然而就在此刻,有一道影子却从黑暗中一步步走出来。

雪白的衣服流淌刺目的光,他的目光冷漠而虚无,一步步走过来,却仿佛踏着万水千山。

前面的侍卫不由的感受到那种锋利无匹的气势,不由得后退,再后退,直到押着江蓠的人再也退无可退。

“你抓疼了她。”楚遇微微的笑着,那声音却是薄凉入骨的,“我很不高兴。”

他“我”字的时候还在百米之外,等到他说了“兴”字,他就觉得拿道白色的身影已经魄在眼前,高山卿云般的姿态,然后自己的手一空,觉得有什么力量直直的逼来,还没有反应过来,胸口沉沉一闷,身体已经随之呈抛物线飞起,然后“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江蓠已经被紧紧的揽入他的怀抱,他的气息暖而寒,层层叠叠的涌上来,却是最为厚实和安心的温度。

楚遇的声音里带着自责:“阿蓠,我让你受惊了。”

他隔着她薄薄的衣衫感受到她还未干的内衫,那些汗水流下来,却让他觉得滚烫而炙热,他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手腕上那五指的痕迹,又瞟过她微微散开的衣服和一圈青紫的脖子。

他伸手,沉静而缓慢的将她散开的玛瑙扣子一颗颗扣紧了,然后轻轻的将自己的两根手指落到她的脖子处,温暖的气息慢慢的传来,将那些疼痛的淤青慢慢的化开,他忽然低了头,怜惜而隐忍的在她的脖子上落下轻轻的一吻。

江蓠从他那微微绷直的如梅花一般的手指上感受到他心里那片嘈杂,他那依然平稳的手指却掩掩盖不住内心的波动,尽管他掩饰的很好,然而江蓠却一眼可以看出。

等到他的吻落到她的脖子上的时候,那极清极淡的吻却让江蓠的全身微微一僵。

楚遇虽然对她亲近,但是却知道她害羞,所以并不曾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些亲昵的动作,她明明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因为这个动作而无法说出分毫。

好像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楚遇声音依然轻柔:“阿蓠,接下来,如果害怕便闭上眼睛吧。如果不怕,便睁开眼吧,总有一天,也免不了的。”

江蓠不懂,但是却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机。

楚遇握住她的手,然后向江明樱走去。

江明樱看着他靠近,虽然一颗心砰砰乱跳,然而却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她又是欢喜又是说不出的害怕,她结结巴巴的道:“祁,祁王殿下……”

“江小姐。”楚遇的声音依然是彬彬有礼的。

江明樱只觉得这声音仿佛环玉相击,清泉流水,一颗心被涨得满满的。

楚遇淡淡的笑道:“江小姐,得罪了。”

“什,什么?”江明樱的脑袋一冲,根本没反应过来,有这个人在面前,她几乎忘了曾经在他的手底受过多少次不屑的目光。

楚遇抬高了声音:“十三,出来。”

楚遇的声音一落,一道黑影犹如无人的从城墙上跃了过来,然后走到他面前,恭敬的跪了下去:“殿下,王妃。”

龙宝鸽和众位南国大臣的脸色又黑又白,竟然能在南国的皇宫中出入自由,这真当南国无人?

楚遇道:“这位江小姐,从今天起,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

那个名叫十三的男子站了起来,然后往江明樱走去,江明樱脸色一白,也知道楚遇是想对自己动手了,她心中的恐惧无法抑制,只能尖叫道:“你想干什么?!”

然而她的尖叫的身体却被一只铁臂拎了起来,然后另一只手突然一抬。

“啪啪啪!”

一个个耳光狠狠的落下去,江明樱的身体仿佛转陀螺一样转了起来,这几巴掌极快,极狠,快和狠得连睁着和痛苦的叫喊也无法发出,然后就再也无法说出半句话。

龙宝鸽只觉得那耳光仿佛扇在自己脸上一样,她怒道:“楚遇!这是南国!”

“哦?请问公主,那又怎样?”那样有礼的声音,轻飘飘的将所有的怒气回赠。

龙宝鸽胸口起伏不定:“她杀了我南国的皇帝!”

楚遇满不在乎的弹了弹自己的衣服:“谁说的?”

龙宝鸽的一张脸涨得极红:“这是大家看到的!她自己也承认了!”

楚遇道:“我怎么没看到?”

“你!”龙宝鸽没有料到楚遇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她怒道,“你能堵得住这悠悠众口和天下的眼睛吗?”

楚遇似笑非笑的吐出一个字:“能。”

他想了想,不等众人过多反应,补充道:“杀了你们,就可以了。”

他的话说完,所有人都震惊了,楚遇却漫不经心的拍了拍掌,道:“今日,咱们来将账好好算一算。”

他的话音一落,这整座宫殿之上已经密密麻麻排满了人影,从来没有人能想象,一个人竟然能将如此多的人穿插进皇宫之中。

他们的侍卫呢?守卫呢?他们的人马去哪儿了?

楚遇含笑,道:“抱歉,我要动手了。”

------题外话------

终于将一万二搞定~

谢谢天蝎猴子滴三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