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5章 皇宫争锋

第二十五章 皇宫争锋

抱歉,我要动手了。

这句话说得轻飘飘,仿佛在谈论今日的天气如何,但是他的前一句话还在说着要将所有人都灭口,仿佛人命就像是这夜里的孔明灯,轻轻一戳就破了。

楚遇这番话说得毫无杀气,但是正是因为毫无杀气而让龙宝鸽气炸了肺,这算什么?真当他们是纸做的?

但是现在,守卫森严的皇宫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了这批人,守在他们身边的侍卫只有几十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去做任何的反抗。就算现在发出信号,守在承乾门外的羽林卫赶来的时候,或许他们早就被这些高手杀得一干二净了。自己和皇甫惊尘可以对楚遇,然而剩下的文官又实在起不了什么作用,这样下去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龙宝鸽便是在气愤,也知道现在他们现在就是别人手里的一只蚂蚁,蹦跶也蹦跶不了哪里去。她看着墙头那些跃跃欲试的黑影,最终道:“祈王殿下,请问你要怎样的交易才肯放过我们?”

楚遇的手轻轻弹了弹,嘴角微微一扯,并不说话。

龙宝鸽上前一步,道:“您要什么?”

她用上了“您”字,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楚遇这才懒懒的抬了抬眼,道:“如果你做到一件事,可能我会考虑一下。”

龙宝鸽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昂了昂头:“哪件事情?”

楚遇淡淡的道:“对我妻子行臣下之礼三次如何?”

“你!”龙宝鸽便是再冷静也要失了气度,她是一国公主,怎么可能跟一个王妃行臣下之礼,那她是什么?

楚遇的目光微微一抬,拉起江蓠的手,一边转身一边道:“动……”

他的一个字刚刚出来,龙宝鸽已经上前一步,然后一下子屈膝低头道:“参见祁王妃。”

江蓠只是看着她那头温软的发,还有在紧紧握着的手指。

她对她提不起任何的同情心。

龙宝鸽身子一直,根本连头也没有抬,然后又屈膝道:“参见祁王妃。”

她的声音发紧,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身后的皇甫惊尘一看,在龙宝鸽在行第三次礼的时候急忙上前扶住,然后对楚遇道:“祈王殿下,如此为难一个女人,岂非有失英明?”

楚遇看了皇甫惊尘一眼,道:“皇甫皇子怜香惜玉,为何不在公主第一次出来的时候就出手阻拦呢?你不是公主的未婚夫吗?”

楚遇从来没有这样的不客气过,将那一张温情的面容撕下来之后,任何的东西都有计较。

龙宝鸽的身子一顿,然后迅速的完成了第三个臣下之礼,她高傲的抬起了自己的头,道:“祈王殿下意下如何?”

楚遇道:“意下如何?公主殿下难道不应该去问问你的父皇母后,到底有个怎样的女儿,毫不留情的将他们送上黄泉之路?”

“你说什么?!她杀了我父皇和母后,难道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休想污蔑于我!”龙宝鸽伸手指着江蓠。

江蓠一转身按下她的手,淡淡的道:“宝鸽公主,你父皇和母后难道不是被你害死?我杀了你母后?请问何时杀得?你可以去找仵作前来验尸,看看皇后死在什么时候,死因是什么,那时候我和子修又在干什么?只要稍微一对比,就知道人是不是和我们有关系了。当然,陛下的身体也需要御医前来,看看今日寿辰之上宝鸽公主给正和帝的那一杯酒里有什么?就算我失手伤了陛下,但是正和帝当年也是戎马铁血,正常情况下我便是错手也措手不及。而且,听陛下说宝鸽公主给陛下服了‘九霄散’,这东西有什么用处御医不知道吗?正和帝有这样一个女儿,当真是没了双眼。”

众人听得惊疑不定,江蓠的声音太过从容,而且分析的井井有条,只要请御医查看就会知晓。

龙宝鸽义正言辞的道:“休要听她胡说!她杀了我父皇大家都是看见了的!”

江蓠微笑道:“只是请御医来看一看而已,又有什么胡说的道理?你看,陛下的尸身在那里那么久,你如果真是爱你父皇,又怎会这么长时间不去理一理。”

“你……我,现在情势所迫,我担心大家安危忘了而已。”

江蓠淡淡一嗤,却不说话,理由找得太牵强,疑虑也就越多,她只是想在众人的心里留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而已,逼到了绝处反而对她不利。

楚遇微微一笑,然后握住江蓠的手,道:“动手!”

龙宝鸽一张脸涨得赤红:“你竟然说话不算话?!”

楚遇将自己的袖子一拂,道:“我答应过什么?”

龙宝鸽一愣,是啊,他答应过什么?他什么都没有答应过,只是说考虑一下,现在人家考虑完了,那意思就是不管你如何做,都不会放过你。

皇甫惊尘道:“祈王殿下何苦如此赶尽杀绝?”

“你才知道?”楚遇的语气微微发冷,“皇甫皇子,这些难道不是和你学的?”

皇甫惊尘皱眉道:“在下倒是不知道祈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楚遇突然一伸手,一把抓住他衣服的前襟,对着他道:“皇甫皇子需要我来告诉你什么吗?或者我们可以将事情推到半年前,在梅岭那个客栈的相遇或许是偶然,但是你接近阿蓠的目的是什么?你自己最清楚。你对她若有若无的示好是何意,难道让我挑明么皇甫皇子?现在你又在设计什么?需不需要我代替说出口,你无法放弃龙宝鸽,也想从我妻子那里得到一些东西,现在你准备怎么办?嗯?”

楚遇的声音依然很淡,笑意仿佛从来未减,但是江蓠却感受到他那种孤绝,那种从内心迸发出的的决绝的意味,她什么也顾不了,只能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他,轻轻的喊道:“子修,我在这里。”

她只能感到楚遇的身子僵着,过了一会儿,他才松开抓住皇甫惊尘前襟的手,然后轻轻的握上按在他身上的手指。

他的手紧紧的绷着,却在微微的颤抖,他的手刚刚触上去,江蓠便反过来一把紧紧的握住,柔软的温度融入那冰冷的指骨,他忽然间松了下来。

是啊,她还在这里。

他忽而就放下心来,然后将江蓠的手握得紧紧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千万重声音突然从他墙外袭来,宫阙的阁楼双阙仿佛被震得“簌簌”发响,楚遇一把将江蓠捞到自己的怀里。

黑暗在此刻密密的罩下来,龙宝鸽的声音陡然变得轻快起来:“羽林卫来了!”

南国的羽林卫,选得都是南国训练出来的绝顶高手,而且听这个声音,显然人数众多,无论楚遇的手下是多么的厉害,看起来也不过是笑话一场!

江蓠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突然看向楚遇,楚遇却只是将她紧紧的笼住。

皇甫惊尘那张脸终于才楚遇的话下面露出了裂痕,但是那龟裂的容貌在瞬间便合拢来,他在听了龙宝鸽的话之后急忙将龙宝鸽往自己的身后一拉,道:“公主你躲到我身后。”

在这个瞬间,他已经做出了最利于自己的选择,楚遇的话已经彻底将他的后路堵死,他知道楚遇的不普通,所以一直试着获得他们的信任,哪怕后面稍有变化自己也能处于明处,但是现在这样一看,楚遇从头到尾都将他隔离在自己的信任带之外,他心里隐约知道自己对江蓠有三分的好感,他不曾知道这样的好感来自哪里,但是在见到江蓠的第一面起,有种奇怪的念头便在自己的脑海里闪过,她或许能和自己在一起。所以后面的所作所为,他一半是利用,但是另外一半却是自己也无法控制的好感。可是好感虽然有,却远不足以和自己的利益相比。现在既然已经无法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现在就必须将龙宝鸽这件王牌抓到自己的手里。

江蓠虽然不太清楚楚遇为何会因为皇甫惊尘而发怒,但是自从在楼船听到那一幕,江蓠便再也不会将皇甫惊尘当成那个一见面如山水般的隐逸人物了。

她看了楚遇一眼,此时他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仿佛对接下来的危险毫不在乎,刚才那个一闪的念头突然再次闪过,她的心里微微一惊。

这些暗卫是什么时候安插进来的?肯定不是现在,因为在大寿之日的外面的守卫必定很严,稍有差池羽林卫的统领都承担不了,所以,这些暗卫必定是早就在黑暗中候着了。那么楚遇是早就知道今晚有变故,那么自己会遇上正和帝他知不知道?恐怕这些下来都要好好的问一下。

江蓠的目光扫了一眼对面的众人,心中却生出另外一个念头,恐怕楚遇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真正置他们于死地,恐怕是楚遇在故意拖着时间等那些羽林卫到,因为以楚遇的耳目,在整个皇宫中都无人可及,那些羽林卫的脚步声恐怕早在很远之外边会被他察觉,但是刚才,直到龙宝鸽察觉了之后他才仿佛恍然的样子,这根本不和他相配。

这些线索在慢慢的聚集,江蓠突然觉得头痛,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羽林卫的脚步声已经迫在耳边,龙宝鸽见了,突然道:“还等什么?动……”

“手”字还没来得急出口,一阵锋利的风切来,本来在皇甫惊尘身后的她突然被一带,身子被抛起来,然后被墙头的一只手抓住。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睁眼的时候龙宝鸽已经在他人手里。

楚遇刚才也不过拂了一下袖子而已。

而此时,踢踏的脚步声震起来,火光在瞬间逼了过来,人未到,剑雨倒是准备好了。

上千的御林军瞬间以压倒性的优势占来,龙宝鸽的喉咙被一只手抓住,仿佛稍微一用力就会将她捏碎。

但是只有龙宝鸽在心中暗骂,其实这个暗卫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刚才自己在绝境之中还想和皇甫惊尘一拼,但是楚遇一出手她便知道自己绝无胜算。现在明明局势已经明朗,自己却要受这等大罪。自己一直都是“纯真软弱”的龙宝鸽,如何能手染鲜血?她甚至怀疑楚遇就是知道她不愿意显露武功而故意将自己拎着在大庭广众之下的。

而此刻,羽林卫中走出一人,他看着江蓠,然后又转向楚遇,道:“如今我们又见面了,祁王妃。”

他的话音里带着深深的恶意,江蓠自然知道,但是这又如何呢?

恶意不是只有他才有的。

江蓠对着他微微颔首:“孙威将军,是啊,又见面了。”

------题外话------

谢谢

ujfj单滴一张月票

幸福miss 滴一张月票

18620773158 滴一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