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29章 江家之秘

第二十九章 江家之秘

这是楼西月被困住的第二天。

他想骂娘,他想抄刀将人给砍了,他想抬脚将这墙给踹了。

但是这是铁墙,真的铁墙,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用玄铁所铸,他的玄铁刀在墙上搁着最多撞出几朵绚丽的铁花来,这真是,真他妈的不能忍啊。

他知道苏柳就在隔壁,可是该死的,这铁墙不仅够坚硬,隔音效果也好得不得了,一点声音都传不出去,楼西月觉得,再这么下去,他铁定要被逼疯的。

这样的死法,他楼西月从来没有想过。

且来说说当日他拿着令牌去上林苑找人的事情,他拿着令牌,却在半路上碰到了苏柳,虽然楼西月赶时间,但是一看到苏柳还是将自己的脚步硬生生拉扯下来,但是苏柳却一眼看见他的令牌,便问了几句。楼西月不知道苏柳的真实身份,当即便想随口哈哈打发过去,但是却没料到苏柳一下子夺过了令牌。

楼西月正想说话,但是这句话没有说完,就看见苏柳倒了下去,当时他猛地反应过来,但是他后发却未制人,什么都还没有看清楚,脑袋一痛也倒了下去。

等到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期间有人送来饭菜,外面的机关开合使铁墙开了一个小洞,那个时候他恍惚一眼便看见了苏柳的影子。

结果一醒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且也没有人出来,至少让他逮着机会出手试试底啊!就这么被关着实在是太闹心了!

楼西月无奈的挠头,就听到突然传来“咔嚓”一声,他心中暗想,这大概是送饭的,必须趁着这个机会看一看苏柳那边的情况。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情况却是,那声想动之后,铁墙上并没有出现意料之中的下窗口,他微微奇怪,然后迈开步子想要过去看一看,但是却没有料到刚刚落脚,便突然失重,眼前陡然一黑,身子直直的往下坠落!

怎么回事?!不会又莫名其妙的遭了偷袭吧。

楼西月对那日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可是直到自己重重的落地,才发现自己想得一切都是多余的。

那是一个机关不错,但是控制的却是楼西月的脚底,一旦发动便一空,然后落到了这里。

楼西月正想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站起来,然后走了几步,发现自己的这个脚底却是一片泥土,带着微微腐朽的气息,看来是不常通风。他的目光又四处一看,才发现有一线光从层层叠叠的黑暗中冒出来。

有光?出口?

楼西月这样想着,突然感到头顶有什么东西直直的落下来,他急忙的想躲,但是仿佛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硬是停了下来,然后伸手。

他本以为自己会接住软玉温香,但是却没有料到接住的是一团散发着恶臭的包袱!而当他接住这东西之后,一个灵巧的身影才从黑暗中一闪,然后稳稳的落到地上。

楼西月急忙将包袱一扔,颇为不忿的道:“怎么这么臭?”

苏柳道:“哦,老鼠屎啊。”

楼西月:……

两人交代了一下自己两边的情况,发现都是差不多的,

苏柳指了指光处,道:“出去看看?”

楼西月自然点头,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今天对我挺温柔的啊,我喜欢。”

苏柳:“呵呵。”

对于苏柳这两个意味不明的字楼西月选择忽视,两个人并肩前行,往光亮处。两人都异常的警觉,但是直到他们沿着这光亮往前出了这地道,依然半点人影和危险都没看到。

两人适应了黑暗,对突然射来的白光都感到刺眼,好不容易适应了,才发现眼前的景色根本没看过,山野欺负,飞禽走兽,根本不知道是什么野外地。

楼西月皱眉道:“不知道这是哪儿?虽然我们清醒的时候知道被关了两天,但是在没清醒之前呢,说不定过了一个月的时间都有。一个月的时间啊,直接被扔回楚国都有可能。而且,现在就这样将我们放了?那些人在想什么,不会又是一个陷阱吧。”

楼西月还在说,苏柳已经直接迈开步子走了出去,楼西月急忙冲上去,道:“哎,你走什么走,这是哪儿都不知道,走什么走?”

苏柳回过头嫌麻烦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石碑道:“认识字吗?这是城外。”

楼西月看到不远处的那个石碑,顿时索然了。他急忙追上去,然后一把抓住苏柳的胳膊,拿着自己的鼻子就往他身上嗅,苏柳一下子挣脱开,怒道:“你干什么?!”

楼西月摸了摸鼻子:“没干什么,这么容易放我们走,不觉得很奇怪吗?小心被下了跟踪粉。”

苏柳忍了又忍,最终忍不住一脚踢了过去:“别跟着我!”

她在瞬间逼退楼西月之后飞快的往那边跑去,楼西月一躲开,见在这眨眼之间苏柳已经走开了很远,但是在瞬间,苏柳的脚步便停了下来,然后极快的蹲了下来。

楼西月显然也发现了不寻常,于是悄悄的遁过去,然后扑在地上,从这里看着下方的场景。

棋盘?!

有这么大的棋盘吗?!

待楼西月终于瞧清楚了以后,恨不得一口血喷出来,什么棋盘,人形方阵,穿着黑白衣服分列在土地上,一个个笔直的仿佛一支枪,这样的精气神,一看就是拥有超常意志力的人。

这些人到底是想干什么?!

但是渐渐的,楼西月也看出了不对劲,这些人的排列极其的讲究,他在楚遇身边的时候,曾经见过楚遇拿着一些满是图形的书观看,当时他想着要随楚遇的脚步,于是也看了一些,但是后来实在无能,但是里面的图形他倒是还记得清,而现在,这些走势,根本就有一些那样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西月不去深想,皱了皱眉,用手指在地面上划到:现在回到城里面要多久?

苏柳看了他一眼,写到:回去要两天,如果有马的话只需要半天。

两天,两天。

楼西月暗暗思量了一会儿,微微犹豫的看了苏柳一眼,现在他们两个人,他必须做出选择,这里的情况有些复杂,而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他们的人,他的目光落在那些人腰上的配剑上,这种刀式,只能是海外的。海外的人牵扯进来,这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但是这样重要的事情,虽然他喜欢苏柳,但是却还不知道她站在哪一方,所以也不敢贸然的将所有的事情交托给她。可是现在,就算一个人去给楚遇报信,也必须留下一个人在这里。

而苏柳显然也看出了他的心思,然后道:“我回城去。”

楼西月没有说话,他并不是那种喜欢一个人就可以到放弃所有的人,他或许喜欢苏柳,但是他心里知道,在他的心里,有种东西可以让所有的东西都排在后面。

楼西月没了嘻嘻笑笑的声音,反而让苏柳有片刻的晃神,在排除了个人的私怨之后,这个人是危险的。现在,只是伙伴,或者在某方面来讲,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头领。她指了指楼西月手上的令牌,道:“这是我的。”

苏柳解释道:“殿下,也是我的殿下。”

她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令牌,赫然和楼西月手中的令牌一模一样,楼西月一看,顿时一呆,然后瞬间两眼一弯,盯着苏柳。

苏柳只觉得汗毛直竖,然后飞快的往后一退,再次警觉地看着楼西月。

楼西月现在心情好得不得了,这简直将他心里最大的犹豫给解决了,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他几乎要忍不住扑上去。

苏柳看楼西月没动静,心底里也松了一口气,然后飞快的消失在楼西月的视线里。

楼西月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方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头看着下面的人影,一边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自己看到这些人,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

——

楚遇仿佛累极了的样子,在东支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过连着几天没有睡觉的情况,但是现在,不过一天一夜,他就仿佛许多天没有休息过一样。

江蓠闭上的眼慢慢的睁开,楚遇的呼吸慢慢的扑上来,她看着他的眼角,已然是一阕沉沉青霜,她的心里最终只是充满了怜惜,伸手紧紧的抱住他。

楚遇果然睡了不到一个时辰便醒了,睁眼的时候看到江蓠看着他,于是一只手撑在自己的脑袋上,笑道:“看我干什么?”

江蓠伸手捞起他散落在**的发,突然问道:“其实我在想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

楚遇笑了笑,躺了下来,然后伸手穿过她的腰,将她贴入自己的怀里,道:“我小的时候?那时候身体弱得紧,整天缩在屋子里,直到后来才出了楚国,那时候才好些。”

江蓠几乎可以知道,他那样的人,那样的身子,一开始众人便不大和他在一起,也不会受到权臣的注意,恐怕是很孤独的吧。

她闻着那淡淡的梅香,将自己的脸埋入他的胸膛,道:“我能在那时候遇见你就好了。”

楚遇的手微微一顿,道:“不,只要能遇见就好。”

江蓠只是安心的闭上眼睛,然后暖暖的笑了起来。

楚遇伸手轻柔的抚着她的发,却是没有在多说话。

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了一会儿,然后估摸着时辰也快到正午了,两人便准备起来。

江蓠看着放在瓷杯里的栀子花,道:“昨晚陈之虞来找过我,对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楚遇的手一顿,并没有任何的惊诧之情,随口问道。

江蓠看着楚遇道:“他说让我这段日子不要往北方行。”

楚遇的手一面贴上面具,一面道:“那样的话,便不要北行罢了。”

江蓠身后拨了拨栀子花,顿了一会儿,问道:“子修,你想干什么?”

楚遇的一双眼睛深深的看着江蓠,过了片刻,道:“阿蓠,我来告诉你。”

她坐到江蓠的面前,道:“阿蓠,你知道为何这么多人想要对你动手吗?”

江蓠犹豫了一会儿,问道:“是不是因为我父亲的那件东西?”

楚遇点了点头,道:“不错,确实是那件东西。这件事,大概要从江家的传统说起。”

对于这件事,楚遇知道的要比江蓠知道的更多一些,或者说,江蓠才是从头到尾知道的最少的人。

“江氏一族,逢乱必出。两百年前江氏的祖先在天下大乱时收归各路英雄,掠夺财物,聚集了大量的钱财。而在之后的三十年之内,他们所做的事情就只有两样,钱财和兵马。钱财自然不必说,在乱战的时候粮饷很重要,而兵马,那近百万的兵马神鬼莫测,于是便有了一个称呼——幽灵军队。而之后的百年,朝代更替必定江家出场,江家人的手里掌握着幽灵军和钱财的秘密,只要拿着那个东西去特定的地方,就会将那些散落到许多国家的队伍再次聚集起来。”

“这是极其强大的力量,但是对于帝王来说,却是一个不确定的威胁,当力量强大到令人畏惧的时候,便就该是走到穷途末路的时候。没有人不想得到这份力量,但是沉寂了将近百年,许多人都已经忘了,认为江家的所有也不过只是一个传说而已。直到你父亲的出现,重新拿起这份力量宣告了江家的地位和存在。”

“江家的传承又一个奇怪的规定,就是那样的力量必须由江家正室的第一个孩子继承。但是江家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像你一样,是个女子身份,江家的第一个孩子,都是嫡子。”

“这又要牵扯到你的母亲。岳母大人原来的身份只是南国五皇子,也就是现在正和帝的侍女。但是后来根据种种推断,岳母大人的身份远远不止这么简单,但是究竟如何,我尚且不知道。她陪伴在你父亲身边,并肩作战,而之后,你父亲也娶了她。这原本是一桩良缘,互相倾心,但是两位都过于骄傲和深沉,你母亲未将爱情摆在第一位,她从一开始接近你父亲便是为了生下江家的第一个孩子。在生你之日,你母亲难产而死,却在死时留下了一封信交代了她所有的来意。而之后,你父亲娶了龙碧华,并且接连纳妾,就有了现在的局面。”

“当然,龙碧华虽然仰慕定安候,更大的目的也和你母亲一样,她是皇族人,自然无法忍受这样一个定时炸弹在南国之中,当年的龙碧华也是心高气傲,自信可以将定安候把持住,但是终究,却远不可及。”

“其实你父亲这么多年都在自伤身体,他恨你母亲无情,但是也爱你母亲至深。开始时大约是不想见到你,而后来,却是为了保护你,而且,也不敢看你。因为一旦将你捧出来,那么你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将你推出来。”

江蓠听完这些话,怔了半晌,却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其实如果慢慢推敲,这也是能够约莫知晓点。

她问道:“子修,我想问,现在的一切你又是想要干什么?”

楚遇静静的看了她一眼,问道:“阿蓠,我想知道,如果有机会,你是否愿意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江蓠苦笑道:“我从未想过这样的安排。”

楚遇道:“阿蓠,如果我想毁掉江家的东西,你会怎么办?”

江蓠问道:“为何?”

楚遇的目光看向窗外,道:“如果你有了那个东西,其实就是一个隐藏的危险,对于我们以后的生活来说,并非好事。而为了一劳永逸,最好的办法,就是毁了它。从此以后三国中再也没有英雄令。”

江蓠听完,沉吟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你这里。”

楚遇听了,微微顿了一下,便笑了起来,道:“我设计你父亲怎么办?”

江蓠微微转头看着他。

楚遇伸手触上她的鬓角,道:“你的父亲最担心的就是你。而我现在,大约就是为了利用他的担心。正和帝之死在我的设计之中,但是唯一的意外便是你,杀正和帝的,原本应该是其他人。正和帝死后,皇甫惊尘必然会抓住机会握住权柄,这样看来,我们便处于绝对的弱势。容月也是我派人去请出来的,皇宫之中,我早就在等着她的到来,那时候的时间,路线我都知道,在西北方向只有一座宫殿,火攻是最好的办法,所以事先就有尸体准备在那里。但是留下的尸体却瞒不过皇甫惊尘,所以他会在暗地里动用更多的力量前来。而你的父亲,也会在这段时间将那件东西给你。那时候,多种力量的交锋,想来也是有些危险的。”

江蓠慢慢的听完,心中却是微微惊诧,这些事情千丝万缕,稍有差池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

楚遇笑道:“事情大概就这样了。走吧,阿蓠,吃点饭菜,我们去定安侯府。”

------题外话------

看来必须给九毛写一个番外,否则他做的事的真实目的完全不能写~

逃了晚上的课回来码字,逃课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