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0章 谁是目标

第三十章 谁是目标

光影在江蓠的眼前微微的拉开,楚遇的面容模糊不清,只虚虚的勾勒一道轮廓,他拿箸的手清晰可见,优雅沉默。楚遇微微将自己的手一收,问道:“你看什么?阿蓠。”

江蓠摇了摇头,伸手捉住他的手,道:“我也不知道。”

楚遇笑了笑,牵起她的手,道:“走吧。”

今日却是阳光大好,一天一夜过去,两人再次转到定安侯府面前的时候,早已经没有围观的。

而陈三却还是站在那里,和那日的姿势一模一样,显然动都没动过。

这样的毅力,又有几人能及?

楚遇沉沉的说了一声:“大概还能这样支撑六个时辰。毕竟二十年过去了,他已非当日的他。”

江蓠想了想,微笑道:“我去给他送碗水喝。”

楚遇看着她,然后将自己的手一放,道:“去吧。”

江蓠走入旁边的客栈中,要了两碗水和一些盐,将盐放入,然后道了谢,这才走出去。

空旷的街道上,江蓠从容的迈向羽林卫中,众人的目光奇怪的看着她,江蓠虽然面容有所改变,但是随便怎么看都是一个弱女子而已,这是要干什么?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好奇,然而当江蓠快要走到容月的面前时,终于有羽林卫走出来,将枪一横,拦道:“干什么?”

江蓠坦然的笑道:“去给老人家送碗水而已。”

她这样直接的说明来意,那个羽林卫倒是颇为无措,不知道放行还是不放行。

容月现在也在对峙,只是紧紧的盯着陈三,只等他稍有懈怠便攻上去,所以根本不去注意身后的事情。

江蓠道:“不过送一碗水而已,这样一位老人家在这里站了那么久,不会耽误太久。”

那个人颇为迟疑了一会儿,江蓠干脆道:“要不你送过去?”

他怎么敢?!明明是来抓人的,怎么可能给对手去送水喝?那是自己找死吗?

而在这个时候,容月终于回过头来,拿着锋利的眼光在江蓠的脸上一转,道:“送去吧。”

她只在乎结果,从来不会在乎过程。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容月身边,将其中的一碗水递给了容月,道:“女将军大概也很久没有喝水了吧,可以喝一碗。”

容月盯了那碗一碗,再次颇为疑虑的看了江蓠一眼,但是江蓠的目光太过坦荡,倒叫她难以去多心。她想了想,最后一只手拿起一只碗,然后慢慢的往自己的嘴里倒去。

她刚刚饮了一口,便猛地喷了出来,道:“这里面加了什么?!”

她的长枪顿时一转,逼向江蓠,江蓠“哦”了一声,道:“这碗里面加了点盐。”

“是吗?”容月的眉眼微微一凛,然后将自己的碗递给旁边的人,道:“去查一查,看这碗里面加了什么?”

“是。”那个羽林卫听了,急忙拿着碗到旁边的药铺跑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怎么回事?”容月紧紧的看着江蓠,问道。

“确实是盐。”那个羽林卫回答道。

江蓠微笑一下,然后拿着剩下的一只碗向陈三走去,到了陈三面前,递给他,不说话。

陈三目光如电,最终伸了手过来,然后一口倒入。

江蓠转身离开,然后在众人的注目中转过街角,楚遇在那里看着她。

江蓠走过去,然后和楚遇并肩而行,道:“子修,有没有办法进一下定安候府,我想看一看他。”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定安候江衍,刚才阿蓠不过试探,陈三的警惕性绝对不弱,现在这样子看来最大的可能就是江衍神志不清,情况危急,否则以陈三的性子是绝对不会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好意。

楚遇道:“晚上我们就去。”

江蓠点了点头。

——

晚上的时间倏忽就来,在几天的紧张形势之后,上林苑稍微恢复了一点生气。

两人在出去的时候再次看到了江明樱,不过她现在身上裹着一件被撕烂的衣服,在看到楚遇的身影远远过来的时候微微一呆,但是在看清楚那张脸之后那双亮起的眼睛便瞬间熄灭了下来。

江蓠自然看到了江明樱的这个反应,在那一瞬,江蓠几乎以为她认出了楚遇,毕竟有时候女人的直觉是很玄妙的东西。

但是在她的眼神黯淡下去之后,江蓠便知道她终究还是没能认出来。

两人从江明樱的身边走过,楚遇顺手握住江蓠的手,然后对着她一笑,目似天星。

两人从偏门走出上林苑,却发现羽林卫来来往往,凌乱的马蹄声从元到近,在夜晚少人的街道上横冲直撞。

前些天只是全城禁严,那是封锁消息,担心定安候的外部闯进来引起动荡,威胁皇权,但是现在看来,并没有出现担心的场面。所有传递的消息显示的都是没有任何的异动。但是现在,这样凌乱的阵仗,又是出了什么事吗?

而随后,却突然又传来蹚蹚踏踏的马蹄声,楚遇将江蓠微微一拉,然后退到道路两边,早有人从屋子里伸长了脖子来看。

马蹄声越来越近,而一群人马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当先的一人是皇甫惊尘,在他的身后,却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人是陈之虞,而另一个人,全身上下都隐藏在一件厚重的大披风中,从上到下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一只手从披风中伸出来,白润修长,仿佛一朵绽放的花。如果说楚遇的手如白梅,那么这个人的手就是牡丹,不同的气韵,但是同样的好看。

江蓠的心底微微一沉。

这只手,虽然并未多曾注意,可是印象怎么能不深刻。

风间琉璃,裹在这件披风里的人,除了风间琉璃又会是谁?

皇甫惊尘或许不可怕,但是有风间琉璃在,一切都显得不可预知起来,也不知道风间琉璃和皇甫惊尘是怎么联合到一起的,但是无论怎么说,这对他们绝对不是好事。

而此时,楚遇却拉着她的手一转,然后飞快的从旁边切近路来到定安候的后院,而此刻,这侯府的上上下下都围满了羽林卫,楚遇从后院不远处的一户人家进入,然后踢开一块地板,露出一个小洞。

这条道路,显然是通往定安侯府的。

江蓠也没有多问,而是和楚遇一起进入,楚遇一路紧紧握住她的手,江蓠只觉得心安和笃定,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已经离不开这只手了呢?

而不知道时候,楚遇已经停下了脚步,然后眼睛微微一凝。

他也不说话,只是用手在江蓠的手背上写道:“有人,不能再往前走。”

江蓠心中一惊,有人?这地道的尽头有人?

楚遇伸手在她的手背上写道:“你父亲的房间。”

江蓠也就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瞬间反应过来,更加的惊讶,在楼船底的时候,楚遇几乎贴近也从来未曾有疑惑,包括风间琉璃经过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异样,但是现在,却第一次因为有人而不敢接近,是不是这里面的人不同凡响?

其实江蓠猜得也不差,楚遇在靠近的时候便感受到一个场,所有人都屏蔽在这个场之外,一旦走进去,别说一个人,便是一只蚂蚁也逃不出这样的测探。

如果前些日子他还可以冒险试一试,但是现在……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候。

而现在,在定安候的房间里,江衍正在睁着眼,看着一身玄衣的人,雪白的发从披风里面露出来,这种白却并非一个老者的白,而是一种很奇特的美感。而从罩面之下露出的那张脸,也是几十年如同一日的模样。

那个人从旁边倒了一杯茶,闻了闻,道:“孔雀胆,断肠草,彩蜘蛛,你就这样折腾自己的?江衍,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江衍苍白的脸色上倒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来:“如果真的能活回去便好了。上杉,你来干什么?”

“我?”上杉似笑非笑道,“我只是来看看我的徒弟罢了。”

江衍道:“三十年前我便不知道你的目的,今日来,我还是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

上杉慢慢的将那杯满是毒药茶水喝了下去,道:“我来是取一个人的性命的。”

“谁的性命值得你去动手?”江衍说了一句话,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女儿……”上杉的目光落到江衍身上。

江衍的眼睛“刷”的睁开,一下子捏紧了自己的床栏:“别动她!”

上杉将茶杯放下,慢慢的补充了一句:“的夫君。”

你女儿……的夫君……

楚遇?

江衍的目光变得晦暗不明起来,但是最终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上杉问道。

江衍闭上眼,道:“当年我就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要问你为什么,因为你永远不会给人答案。”

上杉笑道:“那个孩子,我实在很感兴趣的。你知道吗?他竟然将我的妹妹杀了,这真是,让我感到惊喜啊。我妹妹的命,便是我也无法拿到手,但是却被他拿到了,这说明什么?呵,其实当年我是想要你的命的,但是后来发现你还是不行。只有他才是我最喜欢的。”

江衍不说话,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在上杉修这张看似普度众生的脸下,那就是一个极端的疯狂者,随性而起,不可捉摸。

上杉修站了起来,道:“江衍,其实我也很奇怪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看似这么召紧你的女儿,到底是因为真的爱她,还是因为你们江家的责任?但是你知道你女儿应该很喜欢那个人,但是听到我说杀他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生不如死的滋味,你要让你的女儿经历一遍?”

江衍不说话,道:“我已经管不了他们太多了。”

上杉修站了起来,道:“东山说你还有不到十天的生命,现在有人正在五百米之外。我走了。”

他说完,直接身形一闪,然后消失在黑夜里。

江衍的目光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微微沉吟。

不到十天,不过十天而已。敏儿,你且等着我。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他房间的一块地板却突然传来敲击声。

刚才在上杉修来的时候他才从昏迷中醒来,他虽然一直在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天,但是却并非愿意在这样紧急的时候走上死亡。

真是,太不是时候了。

他从**站了起来,然后将那块地板移开,然后对着露出的那两张脸微微一笑:“来了吗?”

楚遇带着江蓠出来,然后微笑道:“岳父大人。”

江蓠的嘴唇动了动,喊了一声:“父亲。”

她的话音刚刚一落,江衍的嘴唇也微微一动,而这个时候,脚步声却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

楚遇和江蓠相视一眼,然后听到外面传来皇甫惊尘的声音:

“在下皇甫惊尘,请求定安候一见。”

------题外话------

南国的事就最近几章了,这章会补点点,大家明天就来这章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