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但求无悔2

春城飞飞花 但求无悔2

这山水载程,到底有多少的故事尚未尘埃落定?

人间有太多的往事需要打捞,然而到了最后也不过一道薄薄的影子,这千万里未曾相逢的等候,于这万丈红尘中的人来说,也只是浮生一场梦。

有些人便是愿意不复醒。

楚遇抬起头,迎着星空,忽而将自己手中的伞往水中一抛,但不蔽人,又有何用?

他背负双手,然后慢慢的走到城门口,羽林卫还在日夜不停的守卫,而这个时候,他们显然没有料到还有人敢向他们走去——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楚遇走近,对着他们微微的弯了弯自己的腰,那些羽林卫倒是吓了一大跳,实在是楚遇的气韵太过出众,即使衣服染了乌黑的水渍,但是却依然让人有种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看的高高在上之上,而现在,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竟然对着他们弯腰。

在神经还没有跳跃回来的时候,他们听见极为清晰的一个声音:“抱歉。”

抱歉?

什么抱歉?!

他们还没有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见一道青光如同潜龙跃起,那一道艳丽而飘逸到极致的光芒,仿佛心里一道最为璀璨的花,还来不及盛放,便突然枯萎了他们的生命。

瞬间,尸体横陈。

站在城门口的百多名羽林卫全部齐齐一呆,看着自己同伴的鲜血在陈旧的大石板上蜿蜒,那白衣人却依然清华无尘宛如佛前的一朵莲花,带着让人不敢相辱的净美。

但是没有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

近百人瞬间朝着楚遇杀了过去,手中的大刀挥起凌厉的光芒,从四面八方织就一道死亡的网。

但是那一抹绿色,盈盈。楚楚。冷冷。以柔软姿势起来,悄然无声的割碎一根网,然后,青光瞬间皎然,一道白影于铁甲中翩然而起。

他挥舞,横削,长劈,纵横,每一道都竭尽轻盈,每一道都无双冷酷。

鲜血于绿色中冉冉盛开,如墙头的红梅,一点点,冷漠而无情。

弑杀者。

风起云落,鲜血沿着他手中的碧绿刀锋悄然滑落,血腥味在空气中无尽的蔓延开,不过眨眼之间,尸体已经一摞摞的堆积起来,鲜红晕染开。

楚遇一个人走出城门,只留下一地血淋淋。

城门之北,星有倦落。

一匹白马从黑暗中奔腾而来,蹄下生风,跑过楚遇的身边的时候丝毫未停,但是那一袭白衣一闪,楚遇已经坐在马上,他轻轻的拍了一下马头,道:“无痕,走吧。”

无痕哼了一声,然后飞快的往黑夜里纵横跑去,黑夜在眼前来开,以无痕的脚力,短短时间已经将城墙排挤在后。

而在山岭之间,楼西月正在利落的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这是他悄悄混入那些木头人中穿上的黑衣服,但是他在里面呆了大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他刚刚将自己的衣服套上,便看见不远处一朵信号炸开,他立马兴冲冲的将自己的衣服一扯,然后撒开自己的腿往那方向跑。

啧!殿下来了!

楼西月跑了一会儿,便看到山道之间一袭白猛然袭来,楚遇的声音断然道:“杀每排一三五人。”

“啊?!哦!”楼西月一呆,然后瞬间反身。

一三五。好!

楼西月眼睛一瞟,却发现楚遇人未至,刀已出,已经将其中一排的目标悉数的解决。

他怎甘心落后,立马扑进人堆里,但是刚刚扑进去便发现,这些人仿佛突然“活”了一样,那些一动不动的人瞬间以极快的速度挥刀而来。

他迅速的反应,举刀一挡,然而另外的刀影却已经飞快的袭来——这些木头人怎么能动了?!

他手忙脚乱的抵挡住一轮攻击,再也不敢托大,急忙退出来,然后调整战略一步步再次杀去。这下一调整,他显然轻松许多,但是当楚遇先杀了首行目标之后,所有的阵队都已经打乱,楼西月根本没法全部记住那些一三五是哪个,只能挣扎着杀了两排人,便全部让楚遇给解决了。

这,人与人的差异果然是有的。

楼西月悲催的想到,自己的记性怎么比殿下差了那么多。楚遇却已经收刀看着他,道:“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和我一起去杀人,第二,就去给我带人来杀人。”

楼西月犹豫了一会儿:“哪个杀人比较多。”

楚遇道:“你认为你会比我杀得多?”

楼西月:“……”

楼西月看着楚遇,道:“我还是去带人杀人吧。”

楚遇点了点头,道:“拿着这块令牌,到三大渡口和容城周边十镇去,将所有人聚集起来,攻打容城。剩下的,给慕容风命令,踏城关直指南国。”

“是!”楼西月立马肃容,却皱眉道,“殿下您要动用西塞那边的军队?”

楚遇淡淡一笑:“虚张声势而已。”

楼西月表示完全没法理解,但是他从很久之前就知道,对于楚遇的事情,想不明白就不要去多想了。

楚遇道:“今晚子时之前,一定要发动攻击。”

楼西月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到楚遇的手上,他发现楚遇那只拿着刀的手闪过一抹红线,但是再一看又发现什么也没有。

楚遇骑着马,看着那些倒下的尸体,道:“东夷之人,尤擅幻术。楼西月,你要小心。”

楼西月满不在乎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问道:“殿下你放心!嗯,还有一件事,殿下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

楚遇微微挑了挑眉:“我不考虑。”

楼西月顿时哭丧一个脸,道:“殿下你不能这样!你还没听清楚我要你答应什么呢。”

楚遇道:“苏柳的事,我绝对不会插手。”

楼西月: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苏柳的!殿下你太不厚道了!

楚遇不看楼西月那苦闷的脸,然后将自己的马头一转,道:“楼西月,如果你现在还不马上快走的话,你今晚子时之前根本没有办法完成我交代的事,如果这样,我会将苏柳永远都留在南国,你就跟我到塞外去。”

楼西月:……

有这样的人吗?!不帮兄弟也就罢了,还拖后腿!威胁,这样光明正大面无愧色的威胁!

楼西月愤懑的想着,然后暗暗的吞了一口气,急忙接过楚遇的令牌,然后果断的开始行动。

而楚遇却看着满地的尸体陷入了沉思。

楼西月和苏柳的昏迷显然有人故意的,包括遇见这些人,显然都是有安排的。这个阵法如果不被楚遇发现,虽然不至于让他的计划完全的泡汤,但是却会让他这边的所有人陷入九死一生的地步,而这个阵法,显然是针对他所做的。

但是谁在帮他?

楚遇觉得有微微的不确定,即使心里有所担忧,但是他也只能选择接受这样的好意,至于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只有之后再说。

其他的地方苏柳已经带人去了,苏柳的武功在他所有的手下中并不出色,但是却极为冷静,所以他才会将事情交给她去办。

他骑着马往城中走去,城门处已经聚集了更多的人马,一直延伸到外面,皇甫惊尘的身影也在城门口一闪,楚遇远远的看着他,神色莫名。

他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另外一件衣袍出来穿上,然后迅速的换了一张面具,转向另外的一边。

两条河的河水是奔涌的两边的堤坝只修到城外五里路,而在那些堤坝的两边,却是神态各异的龙形石柱。

楚遇将手放到龙形石柱上,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着柱子。他看似漫不经心,只是随意,但是如果有懂音律的人,那么一定会听出这原本是一首曲子,一首早就已经失传的上古歌谣。而更为奇怪的是,他的手指敲在那石头的柱子上面,竟然发出了回荡的声响,

柱子是空心的。

声音震荡开,而不经意间,河水仿佛荡了一下,然后再次恢复平静。

而楚遇也在看到了水震荡之后,停下了手指的敲动。

他看着远远移过来的羽林卫,然后躲开,等到人群分散之后,立马拍晕了一人换上衣服再次混入城内。

城内仿佛已经恢复了平静,灯笼在长街一望无尽,三三两两的人也开始在大街上游荡,酒菜的气息透过客栈的窗户冒出来,俨然是一副风平浪静。

楚遇的目光看向皇宫,然后微微一笑。

——

江蓠的手里把着一盏蓝玻璃莲花灯,在屋子里细细的翻着屋子里的东西,这是她所谓的母亲的。江蓠本身便不是“江蓠”,一来的时候便有了成人的思维,所以对于父母之爱并非那么渴求,所以“母亲”二字于她而言只是个名字而已。

而现在,她翻着这本应该属于她母亲的东西,心里却生出奇怪的感觉,她大概能明白这个女人的感情,那样的坚韧和隐忍,她是爱江衍的吧,但是她那骄傲的性子也不容许自己因为爱情而忘记自己本身的使命,所以,她选择了对自己和江衍最为残酷的一种方式,来惩罚自己对自己初衷的背离。

人世百载匆匆,为了那点而使两个原本相爱的人蹉跎岁月,值不值得?

江蓠叹息一声,将手中那块刻着“雄关万丈”的玉石放下。

而这个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脚步声,江蓠从窗户往外看去,便看见黑暗中华衣妇人领着一群人走了过来,江蓠微微一笑,终于来了吗?

在饭菜里面下药或者在熏香里面弄一些让人神智颠倒的东西,这件事按照皇甫惊尘的智商是绝对做不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对这些东西太过敏感,但是龙碧华就不一定了,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得到过定安候的爱情,现在肯定是想让定安候神智不清的时候让他说出那件东西的下落。

现在他已经等不及了。

江蓠慢慢的将窗户扣上,转身还闲暇的将自己屋子里的香炉里的熏香给压了,才听到“砰”的一声,门顿时被踢开,江蓠这才缓缓地打开自己的侧门,拂了珠帘,对着风火一般冲进来的声势浩荡的龙碧华问道:“有何贵干?”

来得人气势汹汹,说话的人清清冷冷,那股子喷薄而出的气势瞬间便萎了下去。

江蓠的目光落到龙碧华身后的江明琅身上,她的手指还是微微弯曲的姿势,而龙碧华的衣袖,却微微的皱着,看来在刚才江明琅想要制止龙碧华冲动的行为,但是无果。

江蓠的心中也对江明琅暗暗的赞叹。

江蓠的目光再次往江明琅的身上一转,目光在她腰间挂着的玉佩上微微一转,在她的记忆里,江明琅从来没有佩戴过多余的物什,这又是多久有的?

龙碧华将自己的袖子一挥,问道:“你是什么人?”

江蓠道:“暂时服侍侯爷的人。”

龙碧华尖锐的道:“服侍侯爷的人?怎么服侍?”

即使江蓠的涵养再好,听了这话也不由得微微变了脸色,顿时一抬手,然后“啪”的一声,巴掌已经狠狠的落到了她的脸上。

这一声分外的响亮,甚至连江明琅也呆在了当场,江蓠横眉道:“龙夫人,请你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别让你最后这张脸都没了。”

龙碧华捂住自己发红的半张脸,怒指着江蓠,却还来不及说出半句话,江衍便从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江衍一走出来,所有人瞬间都不敢动作,江衍走到江蓠的身边,然后一挥袖子将她给甩开,仿佛从来都不认识这个人一样。

龙碧华捂住自己的脸,这个骄傲的女人,看着江衍,突然间滚落大颗大颗的眼泪,然后一声声道:“你好!你好!江衍!”

她的嘴唇不停的动,但是却只是颤抖而已,所有的话语都已经沉埋在那样的颤抖里,她冷冷的昂起自己的头,突然道:“你无情,就休怪我无义!”

她猛地退了出去,然后,回头讽刺的看了江衍一眼,道:“将这间屋子,给我烧了!”

江衍顿时面色一寒:“你敢?”

龙碧华笑了起来:“我为什么不敢?侯爷,你说我现在还剩什么?如果我龙碧华连最后一点尊严都没有了?我还剩什么?”

她冷冷的下令:“给我烧!”

江衍一定不会了解逼急了的女人有多么厉害,最憧憬的爱情只是一场笑话,所有的力气都可能用来鱼死网破。

她的确没有什么不敢的。

她转身从旁边的侍卫手中拿下火把,道:“去拿火油来!我要让这个屋子,这个困了我皇兄一辈子的屋子烧得一干二净!”

江衍如何能忍,这风光无限镇定无比的男人,在这个瞬间勃然大怒,他走下去,一只铁手一挥,眼看就要击中龙碧华的胸膛,但是这个时候江明琅瞬间挡了上去,道:“父亲!”

江衍便是再铁血无情,听到这两个字也不由停了一下,龙碧华冷冷道:“明琅!他不是你父亲!永远也别为他低头!”

江明琅眼里含着泪光,道:“父亲,这么多年,你不问世事,你可知整个定安侯府母亲支撑起来有多辛苦?所有人都只看到她刚强的一面,你可知母亲无数次为你以泪洗面?”

“明琅!不准说话!”龙碧华冷喝道。

江明琅根本没有听,而是继续道:“母亲也是一个女人啊,是个想要有肩膀依靠的女人,她每晚都会在饭桌上的主位留下你的位置,为你置一份碗筷,但是直到饭菜冷了又热,你还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从小到大我见过你的面加起来不过十面,可是母亲从来没教会我恨你,她只对我说我的父亲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但是,这个大英雄的人却从来没给过我和哥哥姐姐一个拥抱。”

这一句话说到江衍的心上,他的身子晃了一晃,脸上露出一种近乎悲伤的情绪来,他站立,颓然的收起了手,没有说一句话。

龙碧华冷笑:“内疚了大英雄?!呵,你算什么英雄?!不过是一张肮脏的面皮掩盖下的无情的血肉,自私冷漠,风光无比之下却只剩下那些可悲的东西。活该你一世孤独!妻离子散!”

江衍的脸色最终的完全的灰白起来,他的手握成拳,身形一摆,一口鲜血闷声而出。

江蓠急忙伸出手扶住他,手指一探,就发现这一刺激竟然让他本来就虚弱的身体瞬间有些崩溃,她将手指一伸,然后抽出自己发上的珠钗,钗头是用银针的式样制作的,她迅速在他的穴道上飞快的一点,制止住他那渐渐蔓延上来的虚血。

她无法插手,江衍是她的父亲,也是龙碧华的丈夫和江明樱的父亲,无论从哪方面来讲,江衍确实是对不起他们,恩怨固然一桩桩要算清楚,但是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江蓠只能是看客。

龙碧华看着江衍这个模样,突然一呆,但是瞬间便讽刺的笑起来:“哦!定安候你也会这个时候!再说了,这里不是你定安侯府,这是皇宫,而我龙碧华,当年是皇宫最尊贵的公主!这里的东西,我比你更有处置权!”

她转头对着提着油的侍卫道:“给我泼!将这个屋子全给我泼完!从内到外,不准遗留下一分一毫!”

江衍狠狠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吃了一样,龙碧华反而笑得欢畅起来,而江明琅分明的看得出自己的母亲已经近乎魔怔了,她用手紧紧的拉着她母亲的衣袖,不停的劝解道:“娘,别这样。这样不好,娘。”

江蓠看了江明琅一眼,将钗子插入自己的发髻间,看着龙碧华冷笑道:“龙夫人果然就这点出息,烧得了一座房子却烧不了一个人心中的城,为了这样的浅薄而忘记自己来得目的,果然是够愚蠢的。”

她的声音虽然清淡,但是讽刺的话语实在是厉害,但是这讽刺的语气却让龙碧华的情绪镇定了下来,她对着江衍道:“江衍,你不让我烧这间屋子也可以,将东西给我。”

江衍看着她道:“我不会给你。”

龙碧华笑道:“江衍,话已经挑明了,我只要你那件东西!你那个女儿已经死了,那个东西在你的手里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江衍道:“便是江家的东西永远的消失,我也绝对不会交给你这个女人。”

“我这个女人?”龙碧华笑了起来,“我这个女人!我这个女人现在就要一寸寸将你的东西惠得一干二净。”

她将自己的火把一扔!

火苗瞬间腾起来,江衍瞬间奔过去,抬起自己的手用内力带起掌风一掌将那处火焰消灭的一干二净。

所幸那侍卫的火油只浇了那一方,如果按照龙碧华所说,那么现在恐怕凭借江衍一人之力,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将所有的火苗压灭在他的掌下。

龙碧华急忙道:“火油!浇啊!”

江衍怒道:“我在这里,你们谁敢动手?”

众侍卫拿着火油的手僵在那里。

而就在此刻,那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不好了!陛下的尸体不见了!”

------题外话------

那个,悲剧只是说说而已,真滴~不会是悲剧~

啊呜,谢谢春分mm滴一张月票票和jhy0822滴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