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3章 但求无悔3

第三十三章 但求无悔3

一行人赶到冰库的时候,就发现正和帝的尸体不见了,别人都在注意那一具躯体,而江蓠的目光却落到旁边皇后的尸体上,这具尸体已经完全的腐烂了,刚开始的时候江蓠根本没注意,认为尸体腐烂这么快的时间是因为落了水的缘故,但是现在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个样子,因为放在冰库里的尸体,在这个情况下,根本是不可能腐烂到这等程度的。

江蓠走过去,便闻到混合在尸体的气味里的那似有似无的气味,果然,有付香草的气味。

但是让皇后的尸体又有什么用处呢?或许,那个人的最终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让皇后的尸体腐烂,而是为了让正和帝的尸体腐烂,但是却没有料到这付香草对正和帝早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尸体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于是,那个人才不得不将正和帝的尸体偷出去。

但是偷正和帝的尸体的人是谁呢?

皇甫惊尘站在旁边,问道:“侯爷,不知你有什么想法?”

江衍的目光落到他身上,仿佛审视,道:“人已经死了,先把大局安定下来才是正经的。国不可一日无君,召集各位大臣,商议一下哪个皇子最堪大任。”

“侯爷说的是。”皇甫惊尘点了点头。

他立马吩咐旁边的内侍传令全部的文武百官来商议,江衍不再说话,而是转身由江蓠陪着走了出去。

门外的星光依旧璀璨,子时马上就要到了。

江蓠和江衍转过一座宫殿,江衍开口道:“阿蓠,我要去见你的母亲。”

江蓠微微一呆,问道:“您知道母亲在哪儿了?”

江衍点了点头,沉默的道:“你一说我便已经隐约猜到了,我一直在犹豫,可是现在,再犹豫,我害怕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

江蓠沉默。

江衍带着他穿过重重的宫阙,然后在南边一座差不多已经荒废的宫殿停了下来,他走进去,轻车熟路的找到一个机关,然后轻轻一扭,一扇门转了出来。

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里面一团漆黑,一具棺材摆在里面,江衍似乎不堪承受,用尽所有的力气,方才站定。

江蓠不去扶他,只看着他自己平静,然后走向棺材,他站在那里,看着打开的棺材,伸手颤抖的伸过去。

江蓠的目光一闪,急忙道:“小心!”

但是已经迟了。

黑暗中那具打开的棺材里,突然飞出来一掌,然后结结实实的拍在了江衍的胸膛上,江衍顿时晃了几晃,猛地反应过来,一把伸手将那棺材中的人提了出来,待看清了那个人的相貌之后,道:“霁月!”

霁月看着眼前的江衍,冷笑道:“你还想见小姐?!你根本不配!你去死!”

江蓠本来担心江衍会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被霁月攻击,但是显然霁月的阴谋没有得逞,他将霁月反手一剪,点住她的穴道,将她扔到了地上,冷冷的问道:“云儿呢?”

霁月憋着气不说话,只是嘴角泻出一丝冷笑:“小姐早就已经没有了,你还来干什么?”

江衍沉声道:“我只需要见到云儿。”

霁月冷哼,然后看向江蓠,道:“大小姐,为你的母亲报仇啊!都是这个男人害了你母亲,小姐那样的人物,都是因为他你的娘亲才会死的!”

江蓠没有说话,这个人对自己的母亲也是忠心了,但是太过忠心也太过的执拗,让她的这一生都毁在了这上面。

江蓠走过去,然后蹲下来,摇头道:“你认为我母亲会想让你杀了我父亲?那么为什么她自己不动手?如果以母亲的性格,想要杀一个人会假借他人之手?那是因为,她根本舍不得杀。”

霁月怒道:“大小姐你难道也是混账了吗?!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你这样你的母亲会寒心的!”

江蓠将自己的头转向江衍,道:“父亲,不杀她了吧,她这一生也是为我母亲而活。”

江衍道:“我若杀他,十九年前就动手了。”

江蓠点了点头,道:“我可能知道母亲在哪里。”

她在霁月的身边转了一圈,道:“她一定呆在母亲身边过,她的身上有焚香的味道,而那边也有这个味道,看来母亲的身体就在那边。”

霁月瞪大了眼睛看着江蓠,怒道:“你这个混账!你母亲怎么生了你这个混账!”

江蓠不说话,而是直接带着江衍走了过去,穿过重重帘幕,焚香的气味越加的浓厚,然后,一具棺材出现。江蓠挡在江衍的面前,道:“父亲,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母亲的身体定不负当日,你能接受得了吗?”

江衍叹道:“今日之我也并非当年之我,便只是一具白骨,又能如何?”

江蓠让开,但是心里却想着正和帝的话,于是再次跟到江衍的身后。

江衍慢慢的走到棺材面前,双手撑在棺材面前,伸手落到那棺材盖上,然后缓缓的推开。

他怔怔的看着棺中人,神色温柔,江蓠几乎认为棺材内的人还是那个美丽的少女,但是一瞥,才发现棺材内却只有一具白骨。

红颜枯骨。

江衍的手徐徐的触摸那具白骨,仿佛眼前的这具白骨依旧是他的心中少女,他声音微微的哽咽,慢慢的吐出两个字:“云儿。”

但是没有人能够知道这两个字的忧伤。

江蓠心中戚戚,道:“父亲,正和帝说过,他在母亲的身上藏了东西。”

正和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未想到,他竟然将那东西放到了云儿这里。”

江蓠看着他伸出手,轻轻的落到那具白骨的头发上,过了这么多年,身体早已不在,但是唯有那头发还是如斯乌黑,他的手穿过那发,仿佛在穿过自己新娘的流苏,慢慢的将那插在头发中的一支珠钗给拿了下来。

他放入江蓠的手里,道:“阿蓠,这本来便应该是你的。从此以后,也就是你的了。”

江蓠的手一颤,难道这就是那个争得你死我亡的东西?

江蓠的手里拿着那个东西,想起楚遇所说的话,将那块东西收到自己的怀中。

江衍道:“我要带着你的母亲离开。”

江蓠听了这话,还没有明白这个“带”是什么意思,却发现江衍已经将整个棺材轻轻的一举,然后扛到自己的肩上,对着江蓠道:“走吧,阿蓠。”

江蓠知道劝不过,恐怕现在是什么也阻挡不了他了,于是转身随着江衍离开。

走出这偏僻的宫殿,一路往宫门走去,却发现羽林卫一个个冲了出来,他们见不到江衍现在的模样,急忙喝问:“谁?!”

实在是江衍现在的模样太过诡异,这大半夜的扛着一具棺材,仿佛行尸走肉。

江衍的目光一抬,那如电的目光狠狠的贯穿而去,那些羽林卫顿时被这一眼看得后退几步,然后失声道:“侯爷!”

定安候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直直的扛着自己的棺材,往前方走去。

羽林卫不自觉的分开道路,而江衍却脚下踩风,江蓠的脚步加快,也不太跟得上,而江衍的脚步却越走越快,到了前方,江蓠终于知道江衍现在是想去做自己的事,她跟不上去。

江蓠犹豫是想跟上去还是想停下来,却听到那边皇甫惊尘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姑娘,我有几句话想要问你。”

江蓠停下了脚步,却不知道皇甫惊尘认没认出自己,她只能转身,道:“驸马爷。”

皇甫惊尘笑道:“你是侯爷府里的?”

江蓠想起楚遇所说的话,他们的死讯最多就只能瞒三天,但是现在,他肯定没有猜到自己就是江蓠,她点了点头,道:“是的,但是却只是大小姐身边的。”

“哦。”皇甫惊尘点了点头,看着眼前低垂着脸的女子,心里生出奇怪的感觉,为什么有些熟悉感?

他的心里渐渐的涌起奇怪的感觉,他紧紧的盯着江蓠,江蓠局促的缩了缩自己的头,颤抖的问道:“驸马爷,你,还有什么事吗?”

皇甫惊尘直起了身子,道:“没事,你下去吧。”

“是。”江蓠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往原来处走去,刚刚走了几步,皇甫惊尘却喊住了她:“等一等。”

江蓠只能站定,皇甫惊尘走过来,问道:“侯爷是怎么回事?”

江蓠道:“侯爷进入了一间屋子,然后从中扛起了这个棺材出来就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皇甫惊尘点了点头,目光看过她的发髻,微微一迟疑,便道:“你走吧。”

江蓠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而她走开一段路程不远,便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砰”的一声,火光从远处冲天的燃烧起来。

但是却只是瞬间。

江蓠回过头看去,皇甫惊尘却已经忽然变了脸色,他极快的往羽林卫走去,道:“去看看,城门那里出了什么事。”

但是他这句话刚刚一落,那边的火光却再次冲了起来,接着一匹马横冲直撞而来。

“有敌军攻城!城门破了!”

------题外话------

一不小心将电脑给弄坏了,明天去修一修再说~

额,计划其实就只有两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