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5章 但求无悔4

第三十四章 但求无悔4

城门破了!

这句话仿佛一块石头突然被扔进了柳河里,然后瞬间炸起一片片水花。

皇甫惊尘的目光突然极快的往江蓠的脸上一看,江蓠的目光也下意识的看他。

他突然间快步走了过来,抓住江蓠的手,问道:“定安候去哪儿了?”

江蓠的心里瞬间翻腾起一朵水花,看来皇甫惊尘是认为定安候已经派人放出了消息,是定安候的人来了。如果是他这样认为的话,那么谁能帮他传递消息呢?除了自己还会是谁?

江蓠知道此时解释也没有用,只是道:“驸马爷如果有时间,还是去看看城门到底是谁吧。”

皇甫惊尘狠狠的一抛手,然后吩咐道:“将她关押下去,等我回来。”

“是!”

江蓠于是被关押下去,只来得及看到皇甫惊尘那急匆匆远离的身影,和自己记忆里那个隐士一般的人物实在大不相同。

她望着城门,手里拽着那支钗子,然后往关押处走去。

这一天外面是颇不宁静的,但是对于江蓠来说,却是极其安然的一天,这几天在皇宫那宫殿里呆着,反而不能好好的休息。其实关押的地方不是什么牢房,而就是皇宫中一间简单的屋子,江蓠一进去,便将被子掀开,然后安安稳稳的睡起了觉来。

江蓠这一觉睡得极其的安稳,等到她醒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午后了,可是没有人给她送吃的,她看着屋子,最后拿起桌子上的茶水慢慢的喝了起来。

喝完一点水,她这才走到门口,然后对着门口轻轻敲了一下门,门被反锁着,外面传来粗声粗气的声音:“干什么?”

江蓠道:“不知道可否送点食物来,驸马爷回来还要审问我,我现在可能需要点精力。”

那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咔嚓”一生,门被打开,阳光陡然间射了过来,江蓠的眼睛淡淡的往外面一看,才发现守着她的不过就那两个人而已。按理说不会这么草率,因为皇甫惊尘不是个草率的人,那么只能说明外面的人马已经不够,需要从皇宫里面去抽了。

来的会有多少人呢?

她不经意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然后对着门口的人笑了笑,那两人似乎微微一呆,不过自然不是为了美色,因为在这个时候,微笑显然有点不合时宜。于是他们就在这样的微笑中徐徐倒下。

江蓠将两人拖进了屋子,然后将门带上,将锁回归原位。

距离亥时还有一个半时辰。

她慢慢的转到花柳之后,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那支钗子,插到了自己的头上,然后,她开始前往预定的地点。

整个皇宫都在沉默中,生气仿佛被抽干,皇甫惊尘没在,江蓠却意外的看到了龙宝鸽,这位野心勃勃的公主,到现在不过是躺在**的一具行尸走肉,江蓠走过去,只看到她动着的眼皮,她闭着眼,头上全是冷汗,看来被梦魇住了,江蓠从她的身边转过去,然后按到了床边的那个烛台开关,往下一压,然后向右转了三圈。

一扇门在旋转开,就在江蓠即将踏入里面的时候,龙宝鸽猛地发出一声尖叫:“烧死她!”

但是这一生尖叫却没有引得任何人进来,江蓠转头看着她,却突然听到一声惊恐至极的叫喊:“江蓠!”

龙宝鸽睁开了眼睛,她看着江蓠,仿佛在看一个怪物。

江蓠不知道她为何会对改头换面的自己一下子认出来,而令她感到奇怪的是,为何她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江蓠走过去,龙宝鸽却忽然瑟瑟发抖,肌肉拼命的抖动,显然是想逃离,可是她根本动都无法动弹。

江蓠走到她面前,微笑道:“公主,你怎么了?”

龙宝鸽张开嘴,却仿佛像是哑了一样,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江蓠微笑道:“你怕我?”

龙宝鸽不说话。

江蓠从自己的手里拿出钗子,将钗子放到她的脖子上,徐徐的笑道:“公主殿下,想不想动一下?”

龙宝鸽深深吸了一口气,江蓠摇了摇头,然后将钗子往下一划,然后一点。

一滴鲜血滚落下来,但是这瞬间,龙宝鸽已经完全的回归了寂静,昏了过去。

江蓠现在还不想和这个女人纠缠,她走入那扇门,然后从里面将这扇门合上。

这扇门只能打开一次,即使后面的人再次发现那个烛台开关,用相同的方法也不可能再次进入这里。

江蓠记起楚遇的话,阿蓠,当你走入里面的时候,就沿着最中间的那条道路行走,当你看到一扇门的时候,将你的手放到门上,它会为你打开。

江蓠将自己的手放到门上,而那扇紧闭的石门,也徐徐开启。

仿佛天生为她设计。

她走进去,然后看到了摆放着的水晶球,摆放在一个石桌上,她走过去,在黑暗中看着那石桌,发现那石桌上面刻有明显图案,她的手掠过,心中微微惊讶,竟然是黄道星辰图案。

楚遇不会没有目的的让她做这些事的,他几乎从来没有让自己做过事,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不会让她来冒险,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件事,非她不可。

只要等到亥时,她就要用自己的三滴血来滴到这个水晶球上,至于会发生什么,那完全是个未知数。

她看着那黑暗中的水晶球,心里生出不安的感觉。

会是什么样的代价呢?

——

代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能否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楚遇想要的,至于过程和代价,都是微不足道的。

他站在另外的城墙看着这一场绚烂的厮杀,死亡本身就是存在,没有死亡的生命不足以称之为完整。

他知道现在皇甫惊尘已经得到了消息,南国的西北面已经遭到了攻击,而他现在,却在接手南国这个烫手山芋。

那时候以为的一块肥肉,到了此刻却不过却只剩下烧焦的味道而他却不得不将这烧焦的肥肉咽下去。

他课余清晰的看到楼西月脸上那兴奋的表情,在他那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是隐藏着的杀戮的因子,这点和他的父亲非常的相似,而现在的人,几乎已经忘了多年前的楼西月是怎样被楼逸给打出家门的,那样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其实骨子里依旧脱不了他们家族的弑杀之气,不像他是因为后天,而他,是天生的。

羽林卫倒下,他们再次逼近一步,皇甫惊尘的身影混杂在泥泞中,他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就像一只猎豹看到了自己食物,在精心设计了圈套之后看着它钻进去,然后伸出利爪割碎它的喉咙。

他等的就是这天,然而却并非担心皇甫惊尘。

他不过是在为最后的死亡挣扎着,到了最后也只是一抔土。

天边日头西斜,却依旧灼目的让人难以去直视。

而这个时候,他就看到皇宫中一道身影扛着棺材飞快的走行走在惊慌的大街上,行走间只看到那满头的花白的发飞舞,最后变成一团白。

有羽林卫想要上去拦住他,但是他却像是发疯了一样抬起手就将挡在他面前的羽林卫送上了西天。

此时的江衍,也在飞奔。

楚遇认为江衍的死亡会是壮烈的,但是他几乎可以猜到,这个男人,会抱着这具棺材不知道死亡在什么地点,多年之后被人发现也不会料到这就是鼎鼎有名的定安侯。

定安侯的—闯入显然让皇甫惊尘有瞬间的错愕,他想着定安侯一出来,必定会让局面有所变化,毕竟这是他的手下,然而他看着那个男人一路闯了过来,扛着棺材见一个人拍一个人,而对方也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有一些变化,那么只能说明,这些人不是江衍派来的,但是不是江衍又会是谁呢?

江衍一路拍出一条血路,楼西月只是道:“给定安侯让路!”

那边的人马在楼西月的吩咐下纷纷散开,其实他们也知道,冲上去不过是为江衍增加人肉沙包而已。

江衍就这样扛着棺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皇甫惊尘仿佛瞬间想起了什么一样,道:“快去叫容月来!”

他说完骑上马,然后飞快的往皇宫奔去。

街道上已经彻底没了人,所有人惊恐的将门堵上,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唯一守护的,就是自己的生命。

而时间也在这样的惊恐中再次推进。

马上亥时。

于是楚遇转身从城墙上越了下来,飞快的赶往那个有龙石柱的河流,看着旁边的堤坝上开了一道口子。

这是他花了多年时间修筑的机关府邸,他进入,这条一直通往南国皇宫的空间里浮着一层淡淡的水而在这旁边,却依次点燃了无数的蜡烛,楚遇慢慢的走过,一挥袖将这些蜡烛依次的熄灭,黑暗中所有的东西都是分明的。

巨大的黄道十二宫的图画相互交错,纵横连贯,烛火熄灭处,他脚底的石面开始有动人的花纹闪烁。

他掏出匕首,然后放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等着亥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