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5章 但求无悔5

第三十五章 但求无悔5

更漏的声音在耳边无限的绵延开。

江蓠看着那更漏,心中涌出一丝难以言诉的悸动,仿佛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苏醒,或者正在慢慢的湮灭。

亥时到了。

她从自己的怀中掏出匕首,然后在自己的手指上一划,滴下三滴血。

于此同时,楚遇将自己的手按到了地面,那些地面纵横的脉络开始延展开,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随着那些脉络一丝丝展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但是他的嘴角却露出一丝温和而满足的笑意。

他最终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向着前方走去,黑暗中,烛火却突然一盏盏燃烧起来,沿着黑暗的轮廓慢慢的向前。

然后在烛光的尽头,一个身影如笼深水,静静而坐。

他的手里拿着酒杯,然而酒杯里却没有酒,他的面前一盘棋,却没有棋子,他的桌上一张琴,却没有一根琴弦。

自古以来,酒是英雄,棋是政治,琴是君子。

这三样如花与剑般的配合,却从来都是杀人于无形。

楚遇只看到那满头的白发,但是那样的白发却没有任何的颓败之感,只有那种超脱的闲云之意,这绵长的空间,突然被灌注和封闭,只有他的影子在眼前越来的越放大。

楚遇含笑着走过去,站在旁边,道:“前辈。”

上杉修的手抬了起来,道:“坐。”

楚遇低下了头,然后坐下。

上杉修的目光抬起来,落到他的脸上,即使他已经看惯了人生百态,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十分的出色,这种出色不在于他的武功有多高或者外貌有多出色,而是放弃或者毁灭。

那种能把自己毫不留情推向地狱的人。

他的手指在旁边空空如也的玉盒中拿起一个东西,就像落子一样落到棋盘上,慢慢道:“天命为祭,归墟之道。你很舍得。”

楚遇笑:“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上杉修也笑:“你出生的时候,我星盘上的一落下一粒沙子,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拂不掉,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新命。”

楚遇没有说话。

上杉修依然做了落子的样子,道:“你要去干什么?”

楚遇老老实实的回答:“杀人。”

上杉修淡淡的道:“孩子,你戾气太重。”

楚遇也学着上杉修的样子,然后拿起一颗棋子,然后慢慢的落到棋盘上,他一落下,手指颤了颤,一滴鲜血落了下来,滴落在棋盘上,仿佛棋子。

上杉修道:“你现在不应该和我下棋。”

楚遇笑道:“我别无选择。”

上杉修道:“你现在在我的棋盘上走不过二十步。”

楚遇笑道:“或许吧,总要试过才知道,不是吗?”

上杉修摇头道:“孩子,你太傻了。”

楚遇不说话,只是专心致志的拿起棋子。

上杉修一边轻而易举的拿起棋子放下,一边对着楚遇道:“这件事你谋划了多久?”

楚遇看着棋子,举起自己手中的“棋子”,没有在乎那棋盘上汹涌荡漾开的气劲,在这样的气劲中徐徐的落子:“我已记不清楚。”

五根手指全部崩开,血色从里面慢慢的挤出来。

上杉修道:“如果那个孩子知道她的性命是拿你的性命为交换的,她还愿不愿意接受?”

楚遇的手一颤,道:“她不会知道。”

上杉修摇头道:“她是月渎命,而皇甫惊尘是天兆命,如果没有你,他们将会是天作之合。月渎命者,自生日便为天兆而生,生生世世,永不得脱离。而日出月散,一旦皇甫惊尘登上高位,月渎命者必死。这是天命,你有违天命,下场如何,你可是想清楚了?”

楚遇笑道:“我不信命。既然命都可以破除,而我的下场如何又岂是他人能够控制的?”

上杉修道:“与她而言,不过一生一世,但是孩子,你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她一个轮回眨眼就可以忘得干干净净,而你,却只能长久的铭记着,被折磨着,就如你刚才,她将自己的鲜血滴下,而你却要付出你的半生性命来维持这短暂的星魂,可是现在我在你面前,你所有的努力可能都要半途而废。”

上杉修的手拂过无弦的琴,一缕空荡的琴音在他的指尖慢慢的漾开,只是那么轻轻的一弹,却割碎而起,锋利瞬间落到楚遇的手上,那只执棋的手,硬生生顿住,无法落下分毫。

他长眉舒展,道:“不,您不是还给了我一个机会吗?二十招,如果我能撑过二十招,您就能放我离开。”

上杉修的手指轻轻的点在酒杯上,道:“你杀了我妹妹。”

楚遇道:“是,是我杀了她,可是她想杀我,若我不杀她,我就会被死。所以,我只能杀她。”

上杉修道:“也是。”

楚遇将自己的手指压了下去。

已经是第三招。

但是距离二十招,还有十七招。

天命?天命是什么?那些所谓的天命,让他永远只能作为一个过客,在黑暗的长夜里无数次回忆那个场景,看着曾经的阴差阳错在浮屠之下化为一道血痕,抹了谁的眼?

很久之前,他就在等着这天,可以将他们所有的联系悉数的斩断,这就是他所想。

六月十三,当年的六月十三,那熊熊燃烧的大火到底烧毁了怎样的城池?

一个人,一座城,一缕魂。

所以在他醒来的时候,当他开始拥有自己第一份势力的时候,他就开始在整座南阳开始了今日的设计,他知道江衍的死期,知道正和帝的死期,也知道当年就在这里,皇甫惊尘娶了龙宝鸽,然后开始他真正光芒的一生,不过现在,全部都化为人世里的一点尘埃。

所有的轨道都已经开始错开,不是吗?从他握住她手的那天开始,所有的苦难,他都决定担下。

他知晓一切的结局而清醒的活着,所以,外人的舆论和偏责他都可以忽视,因为知道无足轻重,所以那些蔑视什么都不是。

而这么多年,他在南国的四周,找到那些所谓的命脉,只要今日将皇甫惊尘杀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会了断。

他的姑娘,从此可以再也不要遇见那个男人,生生世世轮回里,她可以活成自己恣意的模样,接受她想要的温暖平淡的生活,即使后来的后来,她不再遇见他,不再记得一个叫做“楚遇”的人,那也无所谓了。

他的姑娘,只愿你从此以后,平平安安,温暖幸福。

他笑了笑,即使有些哀伤,但是更多的是满足。

鲜血沿着他的手染红棋盘,他现在的身体里,只剩下微弱的内力还在支撑着,那些浮动的气息在此刻急促,却没有任何的出路。

他看着眼前的棋盘,走得愈发的艰难。

人生如棋,他又是为了谁而去学得棋?

然而上杉修看着棋盘上那零落的血迹,突然笑道:“还有,忘了告诉你,我的那个徒儿准备送给那个孩子一样东西。”

楚遇的手已经看不出曾经那极致的美丽了,但是他依然平稳的在棋盘下落下第四子:“什么东西?”

上杉修道:“听说你挺在意那个风莲的盒子的,而风莲的盒子,有两个,一个是你的记忆,而另一个,却是她的记忆。如果她记得她曾经杀死过你,你觉得,如何?”

楚遇的身子一僵。

上杉修再次慢慢的补充道:“你不用在我手下走下二十招,留下十招去经过前方的修罗道吧,如果生,我会五年之后再动手。不过,那时候你或许已经埋骨荒野了吧。”

——

有些哀伤无需诉说,就能在心里辗转开,江蓠看着自己的鲜血被水晶球吞噬,就像在吞噬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东西,微微的害怕着。

江蓠呆呆的看着那快水晶球好一会儿,觉得恍然若失。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一声“砰”的声音,然后四周晃了晃,她这才醒悟过来,急忙从另一个出口走出去。

转出的地方是御花园的假山,当时她和楚遇呆在这里亲眼看到了正和帝杀了皇后,但是现在,这里只有一片风平浪静。

但是却也只有这里是风平浪静,只见有火宫殿里撩起来,一眼看去,都是红。

江蓠猜想着刚才的那一声或许是什么被炸掉的声音,而后有杂乱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还伴随着内侍尖锐的呼喊:“这里,这里是安全的!”

皇宫里所有的建筑都在瞬间淹没进火海中,现在,这偌大的御花园,反而成为最安全的避火之地。

江蓠躲入假山中,从外面看着浩浩荡荡的人冲进来,而且还夹杂着兵器交杂之声,渐渐的逼过来。

皇甫惊尘在众人的簇拥着走来,所有人现在都以他为中心,皇甫惊尘也还算镇定,他知道这么多的火药,想要在一夕之间埋下根本不可能,恐怕自己还没有到南国的时候,就有人准备着将这里烧成火海了。

江蓠的手下意识按了按自己发髻上的钗子,她其实也有点好奇,这上面镶嵌的珠子到底有什么样的力量。

旁边有一个内侍道:“驸马爷,公主!公主还在火里!”

皇甫惊尘没有说话,那个内侍一看,立马识趣的闭嘴,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传来马蹄踏入的声音,皇甫惊尘的脸色瞬间轻松了一下,道:“容月呢?”

------题外话------

跳文了~我今天写现代的写顺手了,一写这文就忍不出冒出现代词汇,停了很久才恢复过来~

今天暂时这样,明天中午我会将这章补完,记得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