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6章 但求无悔6

第三十六章 但求无悔6

这可以说是一场内乱,而且没有丝毫的预警。

王朝更迭,皇权如沙,一转眼间可以淹没的东西,只有生命。其实最坚强的是百姓,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看似柔弱却异常的坚韧,一代代的厮杀下来,转瞬十年覆雨翻云,皇族子弟鲜血屠戮,只剩下这大街上百姓依旧。

管谁家掌权,抵不过一碗白饭。

皇甫惊尘到底还是漏算了一点,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楚遇会在多年前就开始布置人手,甚至知道他想要做什么。所以他将南国的皇子公主全部软禁起来之后,就会觉得再也没有哪方的力量可以拦住他的路。南国的军队并不强盛,只要抓住这容城的权柄,大周就绝对会出兵助他。一旦有了权威,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可能向着自己预期的目标前进。

但是现在,所有的差错在渐渐聚集,那些东西脱离了他的轨道。

他最终还是将江蓠推上了城墙。

风间琉璃的手放到江蓠的肩膀上,但是这却是完全的压制,只要江蓠稍微有一点的动作,那么那只手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拗断她的脖子。

当皇甫惊尘看着江蓠被推上前的时候,那些疯狂奔涌上来的人果然住了手,这时候他才最终确定,这果然是楚遇的人马。

他心中生出稍微的说不清楚的愤恨,他希望凭借自己的手段而去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女人。但是从一开始,他就必须从女人的身上去打开缺口,比如大周皇帝那美丽惑人的妃子。

但是现在,他也必须依靠女人才能走出这片天地,得到平安,倒是可笑。

大街上空无一人,门窗紧闭,这是皇家的事情,对于小老百姓来说,经年之后,倒不如一场风月来的回味悠长。

楼西月从面具之下看着看着放在江蓠肩上的那只手,美到了极致。

他突然想起楚遇的一句话,有些人的内力如果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那么所有的外在就会自动的优化。

比如楚遇。

所以他知道,即使眼前的这个人整个身子都像是被蒙在披风里,但是却并非说明他不敢见人,只是不愿意被人见而已。

他的手紧了紧,然后想要冲上来,但是江蓠却用眼神制止了他,摇了摇头。

他攻击上来,就像和楚遇对打,完全没有胜利的机会,更何况,自己的性命对他而言,也不过一粒沙子,再过渺小不过。

他们只能后退。

于是被逼到了城墙之外,人头密密麻麻的贴近,一直在黑暗里延展到看不见的地方。

“关城门!”皇甫惊尘说了一句。

于是厚重的城门被慢慢的关上,江蓠被推上了城墙。

她和风间琉璃并肩而立,即使夏日,但是晚上的风却依旧是冰冷的,城墙上的风猎猎吹来,头发被扯开。

风间琉璃的手从她的肩上移开,然后下一秒突然落到她的头顶,然后抽下她的钗子。

江蓠的心忽而一跳。

这钗子上的东西谁知道?

风间琉璃拿着钗子,突然间冷笑起来:“你在怕什么?”

江蓠淡淡的道:“我不是一直都挺害怕你的吗?”

风间琉璃冷哼了一声,然后将钗子甩给皇甫惊尘,道:“如果楚遇在,我倒有心情为你拨弄一下头发,让他看看他的娇妻由我挽发,那一定是一件美妙的事。不过现在,我对你没兴趣。如果你不想我将你的头发剪光,就不要让它在我的脸上乱窜。”

江蓠抑制住想要松一口气的愿望,然后看向皇甫惊尘,伸手道:“请把这支钗子还给我。”

皇甫惊尘的目光落到那钗子上,然后转头对着旁边的人道:“拿一支木钗来。”

江蓠看着他,她不能肯定皇甫惊尘是否看出了端倪,这个东西必须毁灭,不能落到他的手中。

看着江蓠看来的目光,皇甫惊尘摇了摇头,道:“我知道这个钗子对你有用。”

江蓠暗地里的心跳了跳,换得风间琉璃微微挑了挑眉。

皇甫惊尘继续道:“……我记得这你的钗子里面可能有毒粉或者其他。”

江蓠不说话,这样想对她而言是好事,她不解释,倒像是默认。

风间琉璃从皇甫惊尘的手里拿过钗子,用自己的手微微一转,突然嘴角勾了勾:“钗子么?”

他的目光风云变幻,然后手微微一松,笑道:“扔了便是。”

于是江蓠只看到那钗子被随手扔下了这十丈的城墙,在她的视线里化为一点,消失的无影无踪。

仿佛底下传来极小的“叮”的一声,而那些在城墙下面的人却根本不会注意那个东西,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江蓠的身上。

她不知该笑还是该哭,这个引得无数英雄尽折腰的东西,这个从她出生之前便被密谋的东西,这个付出了两个女人一生的传说中能让天下变一个样的东西,就这样被随手像垃圾一样的抛却。

就是这样,其实这大抵就是最好的结局。

墙上的人,墙下的人,两方人都在对峙,江蓠在想皇甫惊尘到底在等什么,如果他有后盾,那么他一定在等援军,如果没有后盾,那么一定在等楚遇。

只是现在,楚遇在哪儿呢?

然而就在对峙的时候,江蓠突然听到“咯吱咯吱”转动的声音,她转头,就看见陈之虞用轮椅推着一个老人走了上来。

陈之虞。

江蓠的记忆还留在上林苑的那一晚,此时的他依旧一身布衣,朴素无话,自从推着那老人上了城墙之后,便再也没有看过江蓠一眼,甚至没有看过在场的任何人一眼,只是默默的垂手站到旁边,毫不引人注意。

引人注意的是那个老人,自从那个老人上来之后,风间琉璃也自然的把他的手从江蓠的肩膀上落下来,然后转头看着他,喊了一声:“东山前辈。”

那是和他的义父一样的人,即使不恭敬,但是也无法抹杀辈分的存在。

江蓠对这个时代的格局知之甚少,但是也知道能让风间琉璃低头的人,身份肯定不简单。

而东山老人的目光却只是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江蓠,他的目光带着探究,江蓠被那温和的目光看着,有种被看穿的感觉,然后,东山老人的嘴角淡淡的笑了起来,对着她招了招手:“过来,孩子。”

江蓠从自己的衣服撕下一条衣襟,然后将自己的头发扎起来,方才走过去,微笑道:“前辈。”

东山老人看着他,目光有些飘忽,他道:“你和你的母亲外貌很相似,但是性格却实在差太多。”

江蓠一听便知道和自己的母亲有渊源,道:“母亲一生刚强,刚而易折,莫过如是。”

东山老人点了点头,道:“孩子,你说得对。”

他停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感伤,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蓠低头道:“小女江蓠。”

东山老人叹息道:“江上之蓠啊。”

江蓠不知道这四个字又如何,她想起很久之前楚遇对她说过的话,若非浮萍,岂可不期而会?

在别人看来如何都不重要,只要他觉得好便好了。

江蓠只是笑着不说话,东山老人道:“将她放走吧。”

江蓠看着他,但是不说话,皇甫惊尘却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道:“前辈的话有理。”

风间琉璃笑了起来,道:“是。”

他的手松开。

然而江蓠却不敢懈怠,她从不认为风间琉璃会因为一个人的话而放弃自己的目标,如果他放手,只能说明他想要放手。

东山老人问道:“你想要离开还是在这里呆着?”

其实现在的情形,按照江蓠的判断,待在这里还要安全一些,但是她还是望着城下道:“我和他们在一起。”

选择了楼西月的队伍,就是选择了楚遇,东山老人一笑了笑,问道:“你下去,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江蓠淡淡的道:“谁也不能保证谁的安全,我只相信我自己,还有他。”

东山老人道:“如果现在他连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呢?”

江蓠道:“生与死一道,我和他一起。”

东山老人点了点头,然后道:“放她走吧。”

风间琉璃道:“我送她。”

风间琉璃将江蓠带到城门,然后吩咐:“开门。”

“咯吱”一声,城门缓缓的打开,江蓠抬头看了风间琉璃一眼,因为隔得近,所以看到那分明妖娆的轮廓,他的嘴角勾着笑,有些魅惑,有些诡异,却让江蓠的心里生出毛毛的感觉。

江蓠以为他要说什么,但是风间琉璃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江蓠知道,他不是那么简单妥协的人。

江蓠走出城门,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痴笑,带着嘲讽和冷漠,江蓠猛的回头,然而风间琉璃已经不见了踪迹。

她刚刚出了城门,楼西月瞬间奔了上来,喊到:“嫂子。”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扫向地面,问道:“有没有看见扔下来的一支钗子?”

楼西月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支钗子来,道:“我害怕这是殿下给你的定情信物什么的,所以便捡了起来。”

江蓠的接过,一模,顿时心下一沉。

不是!这根本不是刚才的那支钗子!

她刚刚明明看到风间琉璃扔了下来的,难道……

她突然抬起头,就看到风间琉璃对着她看下来的妖娆目光,他的手微微一转,钗子的光划过一道绚丽的光芒。

江蓠暗垂下了目光,她要赌的,就是风间琉璃根本无法知道这支钗子的用处,她干脆再也不去看风间琉璃,道:“快,去龙云山。”

楼西月点了点头,然后道:“踏雪已经带出来了。”

江蓠转头,就看见黑暗中一匹白马飞快的奔来,江蓠立马骑上了马,然后往龙云山而去。

风间琉璃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然后对着旁边的东山老人问道:“前辈,时间到了吗?”

东山老人的手在轮椅上微微一敲,然后掐指一弹,道:“有上杉在,谁也不是问题。开始吧。”

“是。”风间琉璃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朵信号弹。

“砰——”的一声,天空中突然炸开一朵花,远目都可见。

楼西月将自己的马的缰绳一收,问道:“王妃,是信号弹,要不要转变路线。”

江蓠回头一看,看着远处城墙上那遥远的身影,道:“子修说的在那里,子时的时候他会赶来。”

楼西月点了点头。

踏雪带领着一众的马匹浩浩荡荡的往龙云山奔去,黑夜被马蹄声踏破,几千的人马趟过一条浅河,就在跃上前面的山丘的时候,踏雪突然间停下了脚步,然后嘶吼了一声,江蓠立马回头道:“停下,危险!”

江蓠的话音刚落,便看见熊熊的火光在瞬间从山丘上逼了上来,然后,一个个火球瞬间从山丘上滚了下来,越滚越大。

江蓠四处一看,才发现他们几乎到了一个地形的死地,四周几乎都被这样大大小小的山丘环绕着,而果不其然,一瞬间,火光大盛,顿时从四面八方逼了过来!

楼西月指了指另外一边,道:“走那边,那边根本不好布置!”

他说着调转马头,然后就想带着众人奔跑过去,江蓠下意识的一看,也发现了那个地方是最好的逃跑之地,他们可以跑出这个包围圈之后才转向龙云山。江蓠也下意识的跟了几步,而此处确实不好设防。

江蓠跟着前行不远,抬头看着那天边的星辰,突然一个激灵。

北极星!

陈之虞的话突然在他的耳边炸开。

忌北行!

对了,这是北方!这是北面的路!

难道……这根本就是在逼着他们向北而行,江蓠急忙收了自己的马,大喊道:“停下来!绝对不能向北面行走!从另外的地方突围!”

楼西月猛的停下马,道:“如果不向北而行,就算我们突围也是损失惨重。”

江蓠的目光一瞟身后的人马,是啊,如果北行,死伤绝对不大,但是如果突围,这些根本称不上精锐的人马,就会落到另外的窘境,这书拿生命在赌博!

但是……不能!

江蓠抓住缰绳,道:“不能北行!突围!”

------题外话------

这章放错卷了,额,无法调整,但是以后番外卷我替换回来,大家就可以不用花钱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