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39章 温暖韶光

第三十九章 温暖韶光

东方似乎泛起了鱼肚白,黑暗被撕裂,被搅碎,被剑光挑开。楼西月夹起了马肚子,然后对着旁边的苏柳笑嘻嘻的道:“柳儿,跟着爷走!”

旁边的苏柳马上黑了脸,看着他一脱离危险便原形毕露的脸,转而将自己的马头一转,不和他一道。

一行人浩浩荡荡,在人马之前汇合,楚遇看了他们一眼,道:“走,支撑不了多久了。”

楼西月虽然不明白楚遇话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却知道一旦这么多人发威,自己便是三头六臂也只有去见阎王的命,一行人急忙从顿住的兵马中跑过去,和楚遇一同,然后飞快的前进。

江蓠在马上看着那骑在马上的正和帝的尸体,不由微微皱眉,不解的看着楚遇,楚遇笑道:“还记得楚茂的尸体吗?我用了那个东西。”

江蓠微微思索,顿时了然。那时候楚茂的身体半夜诈尸,就是被人利用了“河头杀”来控制这尸体,而现在楚遇也用它来控制正和帝的尸体,不过这种虫蛊确实有种不好的地方,时间长了之后,它会慢慢吞食正和帝的尸体,说不定现在的正和帝就只剩下一具枯骨,而后,那些士兵就会看到走向他们的尸体不过是一具枯骨,然后在他们的面前瞬间灰飞烟灭之后,他们就会发现这只是一个阴谋,就会用尽全力的来杀他们,那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江蓠扫了一眼身后的兵马,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边,而东山老人显然也不清楚,他的目光看向天空,却还沉浸在刚才那一幕中,然而陈之虞却隔着那么多的人递来一记了然的眼神,还有,一丝莫名的笑意。

楚遇对着他微微点头致意,然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而旁边跟着的楼西月一边打马而行,一边问道:“人都死了怎么可能说话?”

楚遇笑道:“人死了自然不会说话,只有活人才能说话,刚才的话是其他人说的得。在正和帝出现的那里,挖了一个坑坑里面有我们的人。那个人模仿别人的声音世间无二,所谓口技者就是如此。当正和帝隔得远的时候,人的耳朵是无法分辨太多的距离差异的,所以,他们自然认为是正和帝在说话。”

楼西月这才回头一看只见正和帝被固定在马上的尸体摇摇晃晃,想到现在那身帝王的衣服下面,就只剩下枯骨,会随时因为一点颠簸而瞬间倒塌,实在是让人心寒的紧。一个帝王死了连尸首都没有。

几千人马负伤的负伤,除了江蓠几乎都满身鲜血。

而就在他们渐渐的将那些人马抛在身后的时候,突然一队轻骑半路飞奔而来,只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中气十足的传来:“不要放他们离开!他们拿到了定安侯的东西,一旦离开就会给南国造成大难!而且,正和帝已经死了!那个是假的!”

身后的兵马有瞬间的安静,然后,绝对的安静中,走到半路上的正和帝突然发出“喀”的一声,就像是什么突然错位,所有人屏住呼吸,然后,就像是什么轰然倒塌,马上的正和帝瞬间萎顿下来,然后,在地上摊为一团。

然后,整个世界陷入了绝对的死寂。当十万人马都没有丝毫的声音的时候,却带起一阵无形的恐怖之意。

容月的声音拉扯而来:“杀!”

楚遇立马道:“分开,分得越多越好,西塞汇合!”

现在这个时候,面对他人的人多势众,硬拼显然只有死路一条,在这个瞬间,楚遇迅速下达命令——“化整为零”。一旦只要脱离这个平野,到达有人的地方,那么他们便是一百万兵马,要在整个城池里去搜寻一个人,那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听了楚遇的话,数千人马迅速的分开,然后在无尽的平原里散开,而身后的那些追兵因为没有大将的领导,看到这个状况也有点不知所措。

容月从旁边杀来,但是却也是迟了一步,她想要追上去拦截楚遇,但是速度和距离差距太大,根本没有办法。

兵马潮水一般的涌过来,容月看着楚遇和江蓠在两匹白马的飞奔下越来越远,忍不住暗暗恨了一声,道:“传令下去全国封锁到西塞的路!绝对不能让那两匹白马上的人回到西塞!”

她回头看着东山老人和陈之虞,这两人却是岿然不动,只是看着遥远的天空,黎明的光终于到来。

星辰被这世间最大的光芒所掩盖,而今日之后,那颗象征着帝王的星辰将永远陨落,然后命运的齿轮再次运转,星空依旧,却在等候下一个帝王之星的诞生。

至于何时,何地,何人,他们已经无能为力。

日月星辰,终有定时。

——

七月的天气噪得慌,南国虽然靠海,可是仿佛被风吹过来的地方都带着咸湿的海的味道。

楼西月喜欢吃海鲜但是并不表示他喜欢闻那味道,他觉得像是大热天里人的臭脚味。他将草料放入食槽,看着眼前那两匹“黑玫瑰”,顿时觉得连心情也好起来。

啧啧啧,连殿下的两匹爱马也成了这个样子,他现在这个模样也就没什么可以值得叹息了。自从从那平野之上逃出来,最后他们的这一队就只剩下四个人,楚遇江蓠,他,还有苏柳。

这两匹白马实在太过显眼,所以现在他们的身上都被涂抹了一层黑不溜秋的东西,并且用专门的药物让他们有暂时的气息奄奄,看起来哪里还有神驹的样子,恐怕现在牵到屠马场去别人都会怀疑是否有了马瘟。

哎……

现在他们四人在楚国和西塞的边界上,但是到了此地,却发现那么一堵城门竟然被无限期的关闭了,结果他们完全的被堵在了这里,根本没有办法出去,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里简直被那些士兵们被围成了铁桶,真是别说一个人,便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但是实际上如果他家殿下想要走的话,其实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可是王妃说将就在这里养伤,因为一旦到了西塞,那里的天气对于伤口复合没什么好处。

而现在,小家院子里,月见草在傍晚的阳光中缓缓的开放,江蓠正低着头,坐在床沿上,用轻巧的手将他缠在手心上的绷带给解下来,楚遇那森然可见的白骨已经消退,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也已经长了微红的新肉,大约过不了三天,就会恢复如初了。

幸好的是,楚遇的伤口虽然看着可怖,但是却并没有伤及根骨,实在是幸运。

她从旁边拿来帕子沾了点药膏在上面涂抹着,嘱咐道:“大约新肉长出来的这几天会有些痒,不要去挠。”

江蓠说着又不由闭了嘴,这些事情他还不知道吗,自己也真是关心则乱。

但是她还在这样想着,自己的手却被那只手反握住,江蓠抬起头,就看到楚遇的那双眼,深深的看着她,带着深深的笑意:“你帮我握着,便不痒了。”

江蓠的手一顿,顿住,然后缓缓的将她的手轻轻的握住,轻声道:“嗯,我帮你握着。”

这般的心思,在指掌间优柔缓转,玲珑的迁就着。

楚遇笑了,那般的妥帖的微笑,道:“我们去外面转转。”

江蓠点了点头,楚遇从**起来,拿起旁边的帷帽给江蓠戴好,顺手理了理她的发,道:“七月的海风刮得紧,你的脸小心别起疹子。”

江蓠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大概不会吧。”

楚遇颔首,然后握了她的手往外面转去。

离开容城的风波,自从东支之后,两人便鲜少有这种机会可以好好的走一走,他们穿上了当地的布衣,沿着眼前的长长的小道往海边走去。

农家的小院两边,丝瓜花开得花团锦簇的,蜜蜂和蝴蝶转了一圈,一个个嫩丝瓜挂在树枝上,蝉也一声声的叫着,仿佛一点也不知道倦怠,远远听到潮落的声响,还有孩子们奔跑的声音。

夕阳的光从一卷卷的叶子下漏出来,两人的身影也随之斑驳。

楚遇顺手为她捞起一串悬挂下来的丝瓜藤,道:“哪一日我们便也这样的生活,种点小菜,养点小鸡,那便好了。”

江蓠轻轻的道:“总会有那一天的。”

江蓠看着楚遇一边走一边帮她拂开挡在前面的藤萝,发上身上落了密密的枯叶也不知道,于是停了下来,伸手帮他将发上和肩上的小枯叶捡了下来。

原来的时候,每天都在那样的尔虞我诈中奔波着,现在这样的宁静时刻,这些细微的东西倒成了心头的大事。

楚遇静静的等着她,看着她的手,阴影落下,那半边在阳光中的脸细腻雪白,嫩嫩的一掐便能出水来,他忍不住心头一动,低了头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咬了一口,江蓠在这些事上仿佛天生比人慢一拍,有些怔怔的看着他,却不知道这样的懵懂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别人便是倾国倾城,也比不过此刻浅浅一眼。

楚遇的手圈过她,然后托着她的脑袋慢悠悠的吻了下去,那吻是软的,轻柔的,没有迫不及待,只有水到渠成的温柔相就。阴影下的清凉在这甜蜜的接触中渐渐的消散,哪怕此刻只有唇与唇单薄的相贴,也觉得是岁月之幸,她觉得已被蒸出一层细细的汗,那些细碎的温暖却从心里涌出来,一点一点的让人愿意将时光浪费在这里,沉溺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楚遇却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将她的脸压到自己的怀里,微微有些粗糙的布料搁着脸,江蓠的气息顺着那衣服透进去,微微有些不稳:“怎么了?”

她微微一动将自己从楚遇的怀里扒出来,扒到一半便听到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在啃嘴巴干什么啊?”

江蓠的脸顿时红透了,顿在那里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啃嘴巴……

以楚遇的耳力,有个小团子到他们身边也不知道,幸好刚才没有什么人想要杀他们。

楚遇的手触到江蓠烫着的肌肤,轻轻的笑道:“因为喜欢。”

那个小孩子的声音道:“我也喜欢大姐姐,我要啃嘴巴好不好。”

江蓠别开自己的脸,然后转过自己的身子,看见那个小男孩站在下面,睁着黑溜溜的眼,江蓠蹲了下来,微笑道:“嗯,好。”

那个小男孩弯了弯眼,然后凑了上来,然后江蓠看到一只手伸了出来,然后按住那个小男孩的肩膀,道:“啃嘴巴只能啃和你年纪比你小的。”

小男孩怏怏的看着江蓠,道:“是吗?大姐姐?”

江蓠憋着笑,然后抬起眼看了楚遇一眼,但是楚遇却飞快的将自己的眼转到另一边。

江蓠伸手摸了摸那个小男孩的头,微笑道:“嗯,你大哥哥说的对。”

小男孩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我去啃张小花的。”

江蓠:……

小男孩蹦蹦哒哒的走了,江蓠站了起来,看着楚遇,突然间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其实连一个小孩子也要介意啊。

楚遇叹了一口气,微微有些无奈的捂额。

江蓠笑道:“子修,以后我们的孩子也被你带坏了怎么办?”

楚遇挑了挑眉:“这算是带坏吗?太老实的孩子不会有姑娘喜欢的。”

江蓠道:“可是这孩子看起来最多不过五岁啊。”

楚遇道:“五岁,足够大了。”

江蓠:……

两人转出去的时候海风迎面而来,天边的云霞吞吐,一直燃烧到视线的尽头,海面红得通透,潮水卷着浪花退却,海燕飞起落下,在海面上一个盘旋而去。

海岸上还有不少人,打渔的船夫正赶在潮水退去之前将船停靠上来,农妇在那里等着,年纪小的孩子在旁边玩着堆沙,捡着贝壳,在金黄?色的剪影里,每分每寸都是温暖到心头的。

楚遇和江蓠到旁边一个无人的沙滩上坐下,楚遇将自己的衣服垫到她的身下,然后并肩坐下。

沙滩上的沙子还有太阳照着的暖洋洋的温度,江蓠伸手抓了一把,靠在楚遇的肩上,闭上眼。

这个时候,心里只有永恒的安宁,耳中传来那些人们的话语,笑语声,责怪声,那些烟火气息的温暖袭上心头,恨不得时光就在此刻停留。

楚遇的手将她拥入怀中,看着旁边半睡过去的女子,嘴角浮着淡淡的笑意。

如此就好。

夕阳渐渐的落下,夏日的星空倒映入海,一海子的清凌凌,江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见这一片静谧的美丽,这星辰映海的空旷,只有两人彼此相依。

楚遇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将她笼着,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单衣,一头乌缎似的发垂在胸前,江蓠眼睛看向他,只看到他的侧脸,仿佛镶刻在玉璧上,被鬼斧神工的雕刻,她忍不住一叹,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吗?

时有男子。

楚遇偏头过来对着她一笑:“醒了。”

江蓠点了点头,然后拉下他的衣服,然后披到他的身上:“你也别冷着了。”

楚遇顺手拉住她的手,在唇边轻轻一吻,道:“嗯。”

江蓠的眼飞快的往四周一看,看到这沙滩上根本没有任何人了之后,方才转过自己的脸。

楚遇知晓她的那些小心思,微微一笑,却并不说话,道:“你的发乱了。”

他说着捞起江蓠的发,江蓠的身子也跟着背对着他,楚遇轻柔而缓慢的用手帮她梳理,江蓠只觉得他的手指微凉的抚摸过自己的脖子,但是这冷意却似乎也带着温暖的。

楚遇将她的发用布带扎好,然后站了起来,道:“回去了。今晚应该是煎鱼,还有豆腐。”

江蓠问道:“你怎么知道?”

楚遇笑道:“闻着味儿了。”

江蓠也笑了起来,然后手支撑着想要站起来,却刚刚一用力就软了下去。

江蓠抬起头看着楚遇,道:“等一会儿吧,我腿坐麻了。”

楚遇弯下腰看着她,道:“我背你。”

江蓠微微犹豫,然而楚遇却已经转身蹲了下来。

星光浮起又落下,江蓠靠在他的肩上,就像靠在那片星海里,轻柔而广阔的,此刻,他不是那个谋略千里的祈王,只是一个普通人,以最普通的方式爱着她。

脚印在沙滩上留下一串串,痕迹宛然,照着这归家的路,温暖无尽。

这一生的相逢,不许你江山万里,只共你韶光一寸,温暖相拥。

------题外话------

温暖的感情戏~希望不是在凑字数~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