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0章 狼盗包围

第四十章 狼盗包围

对于楚遇来说,一旦江蓠放心了,便开始着手准备回西塞的事。

尽管容城那边已经让这边的城池完全的封锁,但是却并非真正的没有空子可钻。因为从容城那边传来的消息并没有说明这是因为什么事情来追捕楚遇他们二人,而且现在他们恐怕站在容月面前,她也认不出来。

而这西塞和南国的边疆之地,楚遇一向派人多有打理,而且这里的城主也并非是个善茬,极其重利,正所谓天高皇帝远,他们对南国皇权倒不怎么在意。

所以第二日的时候,楚遇便让楼西月去找他在这里的人。

来的是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中年胖男人,看着实在是老实,脸上带着憨憨的笑,手心里全是厚厚的茧,像是农民,或者街边上卖面的,根本让人无法和“奸商”两个字联系起来。

但是真正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几乎垄断了边疆这一带所有的生意,到底身价几许,恐怕也没有人清楚。但是这是楚遇的人,西塞那边要真正的建立起自己的势力,没有钱财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在几国间买卖东西夺去其中的豪利就在所难免。而这个男人,就是楚遇从他的手下里找出来的,真正的奸商永远看着像是老实人,他会让人降低警惕性。

当那个“老实人”站在楚遇的面前的时候,却没有别人看着的那种手足无措和憨厚的笑,而是肃着一张脸站在他的面前,微微的拘谨,这世上能让他这么拘谨的恐怕就只有楚遇一人而已。楚遇曾经对他有大恩,对于他来说,这个男人是绝对不容冒犯的。

而楚遇却只给了他一句话:“今日之内,我们要出城。”

那个“老实人”点了点头。

于是傍晚的时候,楚遇和江蓠一行人就扮作了倒卖的商人前往西塞,商队里有海盐还有茶叶,这些东西一旦运往西塞,价钱就会比黄金还昂贵。

夕阳漫漫,江蓠窝在马车内,捞起帘子看着马车外辽阔的天地。

楚遇道:“现在还只是前路,大概还要走上一天,才能见到真正的塞外风光。还有,别吹着风了。”

江蓠点了点头,放下了帘子,伸手触上自己的脸,叹息道:“真不知道这时节怎么生了疹子。”

按理说这不是春秋季节,自己也从来没有对花粉什么过敏的经历,但是却不料吹了晚海风,到起了点点的红点,脸上还好些,虽不过几个,但是身上从脖子下就多了,稍微一点风都见不得,见着风便长,倒像是离离原上草似的。于是现在的她,全身上下蒙得跟个什么似的,连手上也戴了一双薄薄的手套,这天气热得紧,一路上楚遇握着她,将自己的体温降低,方才让她不那么难过些。

夕阳渐渐的落下去,一行人也渐渐的远离,而这个时候,路边出现了一个茶水棚,棚子的外面坐着一个看起来拉杂的老头,露着胸膛拿着蒲扇,坐在一个摆满了浑浊黄水的架子外面,眯起眼睛看着他们的队伍。

老实人下了马,然后走到那拉杂老头的面前,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锭银子,然后放到那架子上,从架子上拿起了五碗水。

结果他刚刚将碗拿起来,那个拉杂老人冷哼一声,道:“你的钱只能买一碗水。”

老实人笑道:“黄翁,不过半月而已,这价涨得是不是太快了。”

?这厢他们两人在谈论,而楚遇却在马车内对着解释:“这是塞外的规矩,这个老人被称为守路人,一般来往的商旅会在他那儿买水,这你这队伍有多少人,就会买多少碗水,倒不是说要喝,就是向这守路人要买卖,他会告诉你今晚狼盗的路途,就会大大的减少商队的损失。”江蓠点了点头,这意思他倒是明白,不管是谁,到了这地方都要遵守一定的规矩,这守路人获取狼盗的消息,自然有一定的生命危险,而往来的商旅无论是谁“孝敬”一些都是没什么错的。这塞外,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存法则,如非必要,是没有人愿意去打破的。

而外边,拉杂老头听了老实人的话,不由冷冷的抬了他那白眼,道:“最近西塞这边的狼盗实在厉害,冬天的时候他们都要搂着女人去滚被窝,自然要趁着这个时机好好的捞一把。所以这西塞方圆千余里,连着大遒鞑靼,少说也有四五十队狼盗,现在,他们就是这草原沙漠上的王者,横行无忌,而我们打探消息也更加的困难,还要担着生命危险,这,不亏。”

老实人道:“黄翁,虽说这狼盗确实猖獗,但是这西塞那边的哥舒候那边也不是吃素的,自从三年前订立条约之后,狼盗也不太好动手。”

拉杂老头抬眼看了他一眼,道:“话虽这么说,但是这一年哥舒候那边没什么动静,他们已经在一月前暗自有了协定,至于这协定是什么,想来你我都心知肚明。所以,这回,看在老顾客的面子上,对你说一声,做了这单生意就暂且歇手吧,也不知道要乱多久。”

老实人看了看那浑浊的水,最后回头看了那马车一眼。

楼西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脸高深莫测,楚遇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黄翁也不容易,郑彦你便依照黄翁所说的话吧。”

“是。”郑彦恭敬的答道,即使楚遇的在马车内,但是那礼节慎重到宛如君王驾临。

黄翁的目光微微一眯,突然笑道:“老郑,我倒是没想到,你上头还有人。”

郑彦也不说话,只是笑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锭金子送了过去,拿了五碗水,那黄翁将金子在自己的手中掂掂,道:“规矩你也明白,我只能提供我最大的消息,但是无法保证万无一失。”

郑彦道:“这我自然晓得。”

看着那队人马慢慢的消失在暮色中,黄翁的眉头少见的皱了起来,这声音听着太过年轻,倒像是贵介公子的声音,看样子是中原的人,中原的贵公子也敢闯塞外,倒是真的让人想要看一看他到底能够支撑到几时。

此时他还在这里漫无边际的猜测着,如果他知道这马车里还有一个女子,那么他恐怕就要重新估计了。

他看了看手中的金子,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金色的套圈,然后走到茶水棚后面,提起一个笼子,将里面的鸽子捉出来,将套圈套在那鸽子的脚上,然后将它放飞了出去。

马车在慢慢的前行,踏雪和无痕两匹马已经出了一身的汗,毛上涂抹的黑色东西也开始渐渐的冲刷出来,半黑半百成了杂毛,两匹绝世的良驹,现在倒成了这般落魄的样子。

苏柳骑着马跟在最后面,和楼西月隔得远远地,楼西月放慢了马,然后随到了苏柳的身边,但是苏柳一提缰绳,然后从旁边转到了上面。

苏柳刚刚上前,楚遇的手便从里面伸了出来,道:“以免被人打扰,将这个东西挂在马车上吧。”

苏柳看了,只见是一个银铃铛,上面刻了一个“风”字,她没在西塞呆过,自然不知道这个铃铛有什么名堂,她接过,将铃铛挂在了马车上,于是,清脆的银铃声细碎的响起来,在安静空旷的草原里扩散开来。

江蓠的手挑起一点帘子,现在他们已经到了草原,一望无垠的芳草离离,她躲开风,星辰一直延伸过来,倒是美得紧。如果这个时候骑着马走,那会是怎般滋味。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她的脸倒是无法见风,最快也要等今晚之后,才能不惧怕风。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清歌和明月彩云什么时候才能到?”

楚遇修长的手指卷着她的发,道:“嗯,说不定我们到了之后他们也就到了。”

江蓠点了点头,目光看见凑向苏柳的楼西月,笑道:“他们两个人倒是一桩情趣。”

楚遇顺手将帘子拉了下来,道:“各自有各自的缘法,风月里的情趣,说起来也无章法。”

江蓠笑了一下,看着旁边的人,一时之间虽然没什么话想说,却只觉得安宁,她握了楚遇的手,闭上了眼。

入夜了,但是他们并没有停下行程,骆驼驼着东西慢悠悠跟在后面。

江蓠只觉得一件披风笼过她,一只温润的手指将挨着她的脖子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拉,然后将软软的绒毛垫在她的身边,她闻着那散碎的梅香,还有那渺远的铃声,迷迷蒙蒙的,仿佛要睡着了一样。

然而却最终没有睡着。

因为马车停了。

楼西月的声音冷冷嗤笑了起来:“挂了铃铛还敢来找死,当真是胆子大啊。”

楚遇从旁边拿出圈了一层的帷帽,道:“戴好些,看来麻烦倒是躲不过了。”

而车外,马蹄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不一会儿,只见将近三十道身影在前方站定,穿着狼皮,露出黑黢黢的胸膛,提着大刀向他们围来。

楼西月不耐烦的将自己的手指在刀鞘上敲,看着那些冲上来的人就像是冲上来的送死鬼。

江蓠捞起帘子,就看到一双蓝眼睛的虬髯大汉在他们前方十米左右停下。

狼盗是什么?沙漠中的狼,冷血无情至极,一旦遇上,就像遇上了死神一样,他们不仅仅是劫财那么简单,他们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有什么背景,他们信奉的是屠戮,用最残忍的方法所有人送到地狱,然后将所有的钱财洗劫一空。这样该得到的也就能得到,他们知道中原人都是内心狡诈之辈,多说一句话就意味着自己又丢失所有的危险。

这么多年也不乏中原各国的使臣前往塞外他国的,但是有着珍贵宝贝的东西往往被狼盗盯上,然后他们的尸体被大卸成一块一块的,甚至砍成肉泥被送到大遒和鞑靼人的面前,两国都曾出兵绞杀,但是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所以,遇见狼盗就意味着死亡。

江蓠看着那为首的狼盗,蓝色的眼睛带着杀戮的血腥,江蓠看了楚遇一眼,问道:“麻烦吗?”

楚遇含笑道:“还好。”

那个蓝眼狼盗讲着僵硬的中原话:“将所有的东西拿出来。”

楼西月笑了一下,道:“西塞十三地,你是哪里的?就三十个人,这队伍也太小了吧。”

这简直救赎藐视啊,楼西月这话也太挑衅了。

楼西月的话还没有落下,突然蹄声奔涌,有一卷黑云袭来。

楼西月“嗯”了一下,笑道:“第二支,这支有五十人,嗯,看来比你们有实力多了。啧啧啧,真没想到咱们竟然成了香饽饽。”

可是他的话一落,突然又有一队人马从旁边冲了过来,楼西月干脆抄了手,慢慢的等着这些人。

于是半个时辰,竟然断断续续来了九支狼盗的队伍,多得有近百人,少点的也有十几个人。狼盗的原则是见者有份,虽然这回他们带着的东西不少,但是若真的分下来,他们也得不了太多东西。要么就是这些狼盗已经“饿”到家了,要么就是有人要切断他们前进的路,但是无论哪一种,对于楼西月来说,这些人都蠢到家了。

啧啧,还真是不知道他们是谁啊。

楼西月懒洋洋的问道:“还有吗?就这么点人啊。要出来的快点给爷出来,爷过时不侯。”

那些狼盗颇为慎重的看了楼西月一眼,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于是各个队伍里走出一个人,聚在一起商量些什么,楼西月他们是什么耳力,将他们的话听得七七八八,呵,这倒好,还没想着怎么杀他们,就在想着怎么分赃了。

哎,也不知道待会儿他们跪下来求爹爹告奶奶的时候,自己会不会让他们死得干脆利落点。

楼西月想着摸摸下巴,而这个时候,草原上的风突然大了起来,吹的马车上的银铃“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而随着那铃声清脆的声音跳跃起来,场上的人都呆了一呆,但是其中一个声音迅速的打破了沉寂:“这东西三年都没出现过了,那些人都不知道死哪儿去了。大家不要犹豫,一刀干了他们拿下开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