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雨淋漓。

大雨淋漓。

雨点顺着江蓠身上的大氅滚落下来,江蓠靠在他的怀里,脸贴在他已经湿透的衣服,身后是数十万的兵马,但是此刻,她的心里却涌出无尽苍凉的意味。

她闭了一下眼,然后从他的怀里直起身子来,将自己的大氅扯了下来,然后抛到一边。

江蓠看着楚遇,目光明亮:“我同你一道。”

欲带王冠,必受其重。

能享受多大的荣誉,就要承受多大的诋毁。

楚遇的目光温和,和她在一道,那些匹马独行的孤绝和冷寂都已经消弭在温暖的执手中,唯有心间的柔和一点点的萌芽,他笑了。

雨水沿着他的轮廓清晰的落下来,湿了发像是一匹匹绸缎,贴在身上。

楚遇下了马,江蓠也跃了下来,他握住她的手,然后向着前方走了几步,他微微的俯身,眼角微微一压,道:“哥舒,我回来了。”

——

西塞的城池远不如中原来的精致,但是宏伟之意却更加的浓厚,而无名城,显然也是如此。

无名城原来并不叫无名城,甚至称不上一座城池,只是一座废弃的古堡,但是自从七年前楚遇来了这里之后,那座废弃的城堡便开始慢慢的扩大,并且在以后的时间里成为西塞这一带最特别的存在,虽然并没有有国家之名,但是担得却是国家之职。

这是江蓠来到无名城的第三天,因为那日淋了一大场雨,所以这三天来都愈发的小心,幸运的是并没有受到风寒,而楚遇却忙得很,只嘱咐江蓠好好的休息,而自己却将开始整理事物,白这三天都没有看到过人影。

而这日,江蓠正坐在屋内,拿着梳子梳发,却听到一个轻轻的脚步声微微的急促走了过来,然后,一个少女站在她的面前。

江蓠微微抬起头,却见是一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容色却是极其的艳丽,仿佛荷叶上滚着的一颗颗露珠,鲜嫩的让江蓠觉得自己都老了。

她微微一笑,还来不及说话,便听到那小姑娘昂了昂自己美丽的下巴,道:“你是谁?”

那小姑娘的话语里带着天生的咄咄逼人的敌意,江蓠的心念一转,将梳子放下。

“我是江蓠。”

那小姑娘瞪大了眼睛:“江蓠是谁?不要呆在楚哥哥的屋子里。”

江蓠听了这话,却是微微思索,楚遇从来没有对她说起过这个少女,但是现在这个少女喊楚遇一声“哥哥”。料来对楚遇是十分的熟悉,她微笑道:“你是谁?”

那小姑娘抬了抬头:“我是楼细雨。”

楼细雨?江蓠问道:“楼西月是你的谁?”

楼西月道:“你怎么敢直呼我哥哥的名字?你是什么人?”

江蓠也琢磨出点味道来了,干脆微笑道:“嗯,你家殿下,是我的夫君。”

楼细雨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道:“你!怎么可能?!殿下怎么可能娶你?他根本不会娶别人?!”

江蓠转身,对着镜子,从旁边拿起钗子,微笑道:“小姑娘,我要出去走走,你陪陪我?”

楼细雨显然还在不可置信中,而这个时候,一只手却从旁边伸过来,然后像是拎小鸡一样给拎了起来。

楼细雨嘟着嘴挣扎了几下,不满的道:“哥!你拎着我干什么?这个女人说楚哥哥是她的夫君!她说谎!”

楼细雨一个手指弹在她的额头上,道:“小雨啊,你这脑袋瓜子装的什么?”

他说着看向江蓠,道:“嫂子,这小娃娃不清楚,你防线,这小丫头我替你收拾了。殿下在外面等着你。”

江蓠看着楼西月,然后点了点头,向外面走去。

走出门外,明亮的阳光在眼前铺展开,而楚遇站在外面的石基上,背负着双手,他回过头,就看到江蓠,他迈开步子走了过去,目光紧紧的看着她一会儿,方才道:“我要将你养胖些才好。”

江蓠笑了一下,道:“事情办妥了吗?”

楚遇点了点头,伸手握住她,道:“走吧。”

江蓠由楚遇带着向前,不一会儿,就看见九重石阶下一排排站着的人,为首的一个青年江蓠见过,在迎接他们的那日听楼西月叫过,也唤作“哥舒候”的哥舒少游。

而其他人,没有哥舒少游那种英气勃勃的气质,而是浑身充满了凶悍之气,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却都是毕恭毕敬的瑟缩着,江蓠一看他们,几乎就知道他们是那些狼盗首领。

楚遇握着她的手一步步走下去,那些人都不由得退开,楚遇走到前方的摆着的虎皮椅前,和江蓠一起坐下。

等他坐下之后,楚遇才一抬手,然后剩下的人也跟着齐刷刷的坐下。

而江蓠也发现,此时的楚遇和她相处时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但是究竟有何不同又说不上来。

楚遇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三年之前盟约既成,诸位此番又有什么话想说?”

场上的人全部沉默下去。

楚遇道:“哥舒。”

“属下在。”哥舒少游立马站了出来。

楚遇道:“这一年来,我将无名城交给你。虽然鞑靼和大遒爆发战争,使两国边界上的流民增多,迫使众多人转而干起了狼盗这行。但是,我向来不问过程,只问结果。你坏了规矩,即日起除去将军之名,去守城门吧。”

哥舒少游跪下:“谨遵殿下命令。”

哥舒少游的身份在西塞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英勇无比,这么多年来东征西站,威名远著,而现在被楚遇一句话就给降为小兵,这样的不近人情不可谓不狠,对自己人尚且这样,像他们这样的人,不知道要走到哪一步。

楚遇道:“诸位……”

他顿了顿,顺手拿起旁边的茶杯,而在座的人都全部僵直了身子,曾经,他们也以为这个看似清雅的男子一挥手就可以宰了,但是后来他们才知道,被宰的是他们。

楚遇眼睛也未抬:“你们破坏盟约之事暂且搁下,但是现在我想问的是,一个月前的苍茫山之会是何意?”

一个个虬髯大汉,却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一样,连呼吸都没有,额头上的汗水滚落下来,却不敢拿手去擦一下。

而楚遇却仿佛一点也没有看到一样看着自己手中的杯盏,一边转一边道:“为求生存,做任何事都是情有可原的,但是现在,你们却想要密谋攻打我无名城,和鞑靼大遒合作,暗通款曲,你说,我还留你们不留?”

楚遇的声音很清淡,像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空气却仿佛寸寸凝结下来,一戳就会碎裂成一片片。

楚遇继续道:“无名城始有规模四年,而这四年来,无名城的百姓也有十万之众,在西塞这片土地,有十万的百姓也算大城池。一旦你们将大大和大遒的士兵放进来,你可知我的百姓将要死亡多少?还有,最近商旅往来平凡,你们现在打劫的愈发频繁,甚至将我禁止的打劫地头也要出手。难道,我说的话就这么不中听?”

那些狼盗首领一个个像是木头一样。

江蓠也从楚遇的话中约莫听明白了些,她的目光扫过底下那些一动都不敢动的人,微微一皱眉。

而此时,楚遇却将目光看向她,问道:“阿蓠,你说,这些人该怎么处置?”

听到还处于问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急迫的看着江蓠。

他们无论也没想到楚遇竟然会问一个女人!在西塞这个地方,女人的地位是很低的,哪怕是一国公主,不过也是男人的点缀,根本不可能说得上话。但是现在,他们所有的前途竟然要一个女人来解决,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众人这才真正的打量眼前的女子,不是大漠上那种夺人的锋利和木讷,一双眼睛冷静,容色清丽,面对众人的注目,竟然也是从容镇定至极。

江蓠扫了众人一眼,然后迎上楚遇看上来的目光,但是那目光轻且淡和相信,是真的将这样的决策让她来定。江蓠也知道楚遇的心思,他是为了让自己树立威信,而并非让别人认为她是活在他的羽翼之下,她是足够有能力站在他身边的人。

江蓠淡淡的道:“都杀了吧。”

这四个字轻飘飘的落下来,那些人的脸色都“刷”的变成了死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可以将生杀夺予之事说得如此的轻描淡写,那可是他们整整百多人的性命啊。

楚遇将杯盏往桌上一放,然后站了起来,到:“那就这样吧。”

那些人听到是这个结果,顿时一下子站了起来,道:“风王您怎能因为一个女人的话而就这样轻率的做了决定?”

楚遇淡淡的挥了挥袖子,道:“她的话就是我的话。”

江蓠却是微微一笑,道:“不知道你们为何不服?”

那些人涨着一张脸道:“不过一女人而已!”

江蓠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然后走过去,站在一人面前,然后伸手将他腰间的刀放到他的脖子上,问道:“毁诺在先是为不信,不顾百姓是为不仁,这样不信不仁,不杀又能怎么样?难道等着你来杀我们?”

那个人嘴唇动了动,不说话。

而江蓠也将那刀抛到了地上,道:“如果不想死的话,还有一个办法。”

江蓠说完这些话,其他的人都回过神来,急忙看着江蓠。

江蓠扫了一眼众人,道:“你们共有狼盗多少人?”

那个人迟疑了一下,看了楚遇一眼,道:“大约有三万人左右。”

江蓠点了点头:“如果你们想保命,可以让我来分配,三万人,不是有十三地吗,那么便以十三个地方为界,分为十三队,然后在十三队之下再次层层分割,而你们,也要改变你们杀人的事情。”

那个人沉默了会儿,道:“这可不好办。第一,大家都在自己的队伍呆惯了,重新分配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好。而我们不杀人,又如何去夺去财物?我们的兄弟们又要怎么生存?如果我们放了那些人,那些人转头就会来找我们麻烦。”

江蓠道:“第二个问题你们不必担心,至于第一个问题,你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答应,活下去;不答应,就去死。”

那个人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江蓠继续道:“我知道当狼盗并非你们大多数人所愿,在西塞这个地方,能够耕作的地方就那么点,如果不拿一部分另谋出路,就只能死。所以,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询问一下,到底真正愿意当狼盗的有多少人?这些人,会有另外的出路,而真正想要当狼盗的,我们也自有安排。”

那个男人问道:“有什么安排?”

江蓠冷冷的道:“这些你就先不要问了。先把这些事情办妥了再说吧。以上说的,你们答应还是不答应,不答应就当我没说过,这刀还在这里,你们尽情。”

那些人将不确定的目光看向楚遇,而楚遇却不说话,一点也不给于回应。

江蓠冷冷挑了挑眉,道:“既然这样,杀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急忙道:“我答应!”

江蓠点了点头,道:“你们走吧,把我的事情办好了来回复吧。”

那些人急忙应了,看了看楚遇,看他没有反应,最后沉默僵直了好一会儿,方才站起来慢慢的走开,最后看楚遇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急忙甩开步子离开。

等到所有人散开之后,楚遇才对着江蓠一笑。

江蓠走到旁边坐下,道:“子修,你就不怕我将事情给搞砸了?”

楚遇笑了一下,伸手拉住她的手,然后看着她的指甲盖,眼底微微藏着些说不清楚的情绪:“你不会搞砸的。”

江蓠问道:“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楚遇看着她洁净的手,道:“让我猜一猜。现在你想将这些狼盗全部整合起来,收归到我们的手下。那些不是真正想要当狼盗的,你会给他们安排另外的事。比如,当镖师,用高价来保护来往的商旅,这样,几乎算是黑吃黑。而那些真正想要当狼盗的,依然会当狼盗,但是每个狼盗的不再只有一个首领,而是两个,一个是我们这里派去的,如果没有我们这里的人的批准,那些狼盗永远不能行动。而你的这支狼盗队伍,不再将目标瞄准普通商队,而是针对鞑靼和大遒那些皇家商队,利润大,而且,不会断了另外那些转行的人的利益。”

江蓠微微吃惊:“你怎么知道?”

楚遇轻轻的笑了一下,垂下眼眸,看着她掌心的纹路:“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声音低得听不见,江蓠伸手抚摸他的眉眼,道:“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楚遇笑道:“嗯,休息一下。”

他说着站了起来,将江蓠拦腰一抱,江蓠轻轻地低呼一声,微微红了红连,看了看周围,却看到远处站着士兵,而哥舒少游几乎将自己的脸给抵到了地面,不敢抬头。

江蓠哪里知道现在哥舒少游的心里有多震惊!他从来没有看见过楚遇这般温情的样子,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那个男子一直像是徘徊在西塞上的死神一样,冷漠无情,举手间操纵着他人的生死,别人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但是现在,整个人身上都有了温和的光,变得柔润起来,而看向那女子的时候,那种一心一意的安稳和温柔更是令人不敢想象。

江蓠把住楚遇的胳膊,想要让他将自己放下,但是转念一想楚遇都不在乎,自己在乎有什么用。

楚遇一边走一边道:“抱着硌人,阿蓠,明天开始记得好好的将自己养着。”

江蓠笑了起来:“好吧,不过你抱着也硌人,要不要也要将自己养养?”

楚遇的脚步停了一停,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我硌人?”

他说着抓住江蓠的手,往自己的胸前一放,轻轻的道:“待会儿看看?”

江蓠的脸顿时一下子红了,什么时候,他可以调戏人调戏的这么光明正大了,她微微转了转自己的头,便看到楼细雨躲在红木大柱子外面,探出脑袋看着他们,一双眼睛滚动着泪水。

江蓠扯了扯楚遇的袖子,道:“那小姑娘喜欢你哎。”

楚遇挑了挑眉,转头瞟了楼细雨一眼,道:“她是谁?”

江蓠无奈的捂了一下额头:“她是楼西月的妹妹吧。”

楚遇皱了皱眉:“记不得了。”

江蓠觉得吧,如果自己先喜欢上这个人,而他却丝毫不在意,那么自己肯定会被虐死的。

但是现在,她说不清为什么,觉得心情有些好。

大约此生最大的圆满,就是遇见这么一份爱情吧。

------题外话------

首先,默默说一声,马上,这卷文最后有虐~额,忧伤戳手指~

还有,最后一卷如果还有一个名字,那么就是男二逆袭卷~我这么喜欢的男二怎么可能不多写呢?前面他不算出彩,那么最后一卷就是他逆袭的时候~不喜欢他的妹子可以试试直接跳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