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3章 浮生欢情

第四十三章 浮生欢情

相对于前面日子在其他三国间的汲汲,江蓠在这儿的日子简直是闲散至极,狼盗的事情只需要吩咐下去,根本没有她的用武之地,倒真成了楚遇所说的,养了。

而不了几天,清歌和明月彩云他们便到了,按理明月和彩云二人都是要回到自己的队伍中的,但是江蓠也委实舍不得她们,便依旧留了她们在身边伺候。

一来二去,数月的日子就这么滚了过去,这几月来他们在西塞这边倒是好生闲适,中原那边却是皇权更替换了几拨的天空,除了楚国的八皇子做了皇帝在位,南国和大周都风起云涌,后来楼西月将消息写在折子上递给楚遇的时候,他也只是接过,翻也不翻,随手丢在了旁边的书案上。

这些日子,楚遇除了刚开始回来的那几日关心过着西塞的事情,其余的倒一把撒手给了楼西月,有时候楼西月还会拿着大事来问江蓠几句。对于西塞,江蓠便在这样的询问中愈发的了解,而她也不曾知道,楚遇几乎在将慢慢的将整个西塞的事物慢慢的交到她的手中。

风撒过来,飘过去,碎雪在西塞的天空像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盐,屋子里倒是暖得紧,各地供奉上来的上好的银炭烧着,江蓠从清歌的手里拿过果盘,上面上大遒那边的鲜果,这样的季节,在火山温泉旁养着,才能种出这么些果子来,很是稀罕。

清歌在旁边为她推开门,江蓠换上轻软的鞋,然后托着果盘往屋子里走去。

屋子里倒是有些闷,江蓠将果盘放到桌上,然后去推开窗户透气,一阵凉爽的风袭来,空气滞涩之意也是一扫。

她返身掀了珠帘,托着果盘进入内室,便看到楚遇卧在榻上拿着一本书在看。

缎子似的发在榻上铺开,微曲了腿,那拿着书的手指根根分明,像是一幅用簪花小楷写得赵孟頫的字,俊逸而魅惑。

然而她却微微的奇怪,这么些日子来,楚遇可从来没有碰过什么书册折子,她走过去,挨过去看:“看什么呢?”

楚遇似笑非笑的抬起眼来。

江蓠的目光在接触到那活色生香的湖面时,顿时一僵,脸瞬间一红,然后急忙将自己的脑袋偏转开,去拿纤那被削了皮的新鲜的瓜果,道:“这东西是楼西月送来的,尝尝看?”

她微微的拘束,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楚遇伸手拿过一块,然后放到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嚼了嚼。

楚遇将那画册往旁边的小几上一搁,伸手握住江蓠的手腕,将那果盘从她的手里抽出来,放到旁边,然后另一只手贴着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压。

江蓠转过头来看着他。

楚遇却微微扬起一丝微笑,然后伸手拿起一块瓜果,放到她的唇边。

那新鲜的香瓜带着薄而轻的香味,江蓠张嘴,将饱满的果肉在唇齿间慢慢的吞下。

楚遇微微直起身子,将下颌放到她的肩上,道:“终于有些肉了。”

江蓠叹了一口气,道:“整日被你拘着,在这样下去,我怕是不敢出门了。那些衣服恐怕都要通通穿不得了。”

楚遇笑道:“再做便是。”

江蓠说不出话来,却看他的眼落到自己的唇上,微微奇怪的道:“怎么?”

楚遇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指按上她的唇,然后贴了上来,轻轻道:“刚才那个你看到没有?”

“什么?”江蓠疑惑了一下,觉得他的呼吸泛着烫意,忍不住往后一缩。

楚遇的手慢慢的抬起,然后拿起他放在那小几上的画册,在她的面前大大方方的翻开,然后指了指那画工细腻至极的一幅:“嗯,这个姿势。”

江蓠有种快要撞墙的冲动,她微微的抗议道:“子修,虽然你身子好了,但是,但是……”

她忽然不知道怎么去措辞了。

楚遇低低一笑,手已经从善如流的按在她的衣服上,吻也跟着落下。

江蓠的心里叹了一口气,却反手抱着他吻了过去。

在迷迷蒙蒙的时候,她觉得全身腻得慌,她摸着他的胸膛,仿佛想起了什么,迷迷糊糊的道:“在东支的时候,你这不是有个伤口吗?”

楚遇托着她的身子,沉默了一会儿,道:“不会再有了。”

江蓠“嗯”了一声,觉得他的动作微微有些激烈,她的手攀上他的肩,脑袋像是浆糊一样。

她道:“你这……算不算从此君王不早朝?”

楚遇的的手拨开她汗湿的发,在她的心口烙下一吻,过了许久,方才低低的笑了声:“算。”

在江蓠快要沉睡过去的刹那,她忽然听到楚遇的声音遥远的传来,也不知真假。

“等这场雪过了,咱们去西塞四处转转,就你我。”

“嗯……”

这场雪是不大容易停的。

江蓠醒来的时候,墙头挂着的灯火跳跃着,她翻了一下身子,却发现身边的被子业已凉了许久,她微微觉得空,伸手在他躺过的地方微微摸索,却突然听到楚遇的声音:“醒了么?”

江蓠抬眼,就看见楚遇挑着帘子微微的笑,那灯下人一道清风新月般的身影,她恍惚了许久,然后才露出笑来。

楚遇走过来,手里是一碗鱼肉粥,他在床榻上坐下,道:“估摸着你要醒了,这是从西沙河深冰里凿出的小银鱼,最是补人。”

她坐了起来,靠在后面的软缎上,想要伸手去接,但是现在还赤着手臂,终究不雅,只能缩在被子里,睁着眼睛看着他。

楚遇看着她的眼,笑了一下,觉得像只小猫,软软得让人要抱在怀里揉搓一般方才安心。

当他拿着勺子一勺勺将江蓠给喂饱了之后,才起身,到了另外一边的书案上。

江蓠穿了衣服踱过去,却见书案上摆了各寸画笔,宣纸铺了好大一沓,楚遇站在对面,伸手拿了雕花玉笔,蘸了点墨,徐徐在画上渲染开。

他抬头看了江蓠,道;“你且做你的。”

江蓠看了楚遇一眼,大约知道楚遇是想为她画画,她也想看看楚遇的画,于是便从旁边的书架上拿了一卷书下来,慢悠悠的看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还分些念头,后来便也就只顾得看书了。

直到灯花爆了两重,楚遇才走到她的身边。

那墨香浓厚了些,江蓠被引了注意力,方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道:“好了?”

楚遇点了点头:“好了。”

江蓠站起来,怀揣着几分意趣的去瞧,却见自己的看书的影子被镌刻在那薄薄的一层纸上,看到那画尾写了两个字:吾妻。

江蓠的心颤了颤,伸手想要去触碰那两个字,但是还没挨着便被楚遇轻轻的握住:“还湿着,等干了好些。”

江蓠点了点头,道:“改日我想为你画些,不过,怕是画不出你的好来。”

楚遇握住她的手轻轻的吻:“你画的我都喜欢。”

楚遇走过去将这幅画给拿开放在一旁,江蓠目光一瞥,才发现那画下面还有一幅,但是显然已经画了许久,她微微笑着的站在画的一角,然而另一面却空着一片。

江蓠指了指:“这怎么不画?”

楚遇目光一深,道:“原本是留给我们孩子的,但是却不知道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

江蓠笑道:“男孩女孩不都好吗?”

楚遇道:“还是女孩好些,女孩听话些,会很像你,会让你开心些,男孩小时候皮了些。”

江蓠道:“有你这样的父亲,男孩子怎生会皮得起来?”

楚遇沉默了半晌,方才笑了一下:“也是。”

江蓠道:“我出去透透气。”

她说着迈开步子就要走,楚遇道:“等一等。”

江蓠停下,楚遇已经拿了厚厚的狐裘过来,将她笼住:“现在外面寒气重,仔细些。”

“嗯。”江蓠温软的一笑。

楚遇轻声道:“真想时时刻刻将你带着。”

江蓠笑道:“日子长着呢,几十年,还怕你看厌了。”

她说着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楚遇看着她离开,这才转了身子拿起那支笔想在她的身边添几笔,但是看着那一个影子,脑袋里竟然全是她含笑的那一句“日子长着呢”。

他微微闭了眼,手中的玉笔“咔嚓”一声断成两截,带着笔头的那段一飞转,滚落到地面,那饱吸了墨汁的毫端溅出一片痕迹,也一片模糊。

世间无数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

江蓠裹在厚厚的狐裘里,包得像个包子一样,在屋子外面的长廊出走着,却见不远处空旷的玉石阶上,楼西月和苏柳面对面站着,苏柳的柳眉倒竖,杏眼怒睁,但是那脸确是红的,看起来又是羞恼又是生气,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楼西月站在那里像是个傻子,拼命的说着什么,但是瞧着却是笨嘴笨舌的模样。

江蓠不由想要笑,楼西月这人平常的嘴巴子利落得连花也能说开了去,但是面对苏柳却一句齐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尤其是最近,见了苏柳只拿着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瞅着,也不分场合,常常在大庭广众下将苏柳瞧得面红耳赤,但是偏偏发作不得,就算发作了楼西月也左耳朵进右耳多出。而底下的人见了,也渐渐的知道这苏大姑娘是他们楼少帅的人,动不得,让苏柳更是有气无处诉,对待楼西月也就更加的没好脾气。而且,好像楼西月最近还惹了一桩事,因为一个小将给苏柳示好,每日送些煮好的蛋来,让楼西月揍了一顿,不过楼西月也自领了处罚,挨了三十棍的军棍,但是却嚷嚷着“敢抢爷的女人,爷再挨个三十军棍也不罢休!”

当时把苏柳气得恨不得拿刀砍了他。

或许是局外人看得比较清楚,苏柳这姑娘是身在局中,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对楼西月那小子有了心思,看着楼西月这样子,恐怕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大雪滚滚落下,江蓠现在的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安宁和满足,这世间有了最大的圆满,便看着所有的一切都要忍不住露出欢喜来,从此以后,再也不必去担心其他的了啊。

她慢慢的转过一处,就看到楼细雨和另外一个少年站在雪地里,楼细雨正笑嘻嘻的堆着雪人,而旁边的那个少年拿着一把伞替她遮挡,小心翼翼像是生怕她被雪打了一样。

这就是小儿女,没有太多的执念,喜欢和遗忘都来得通透,没他们这些死心眼。

这原本也是幸福。

江蓠沿着长廊走着,直到走到尽头,才停住,只见千万里高空,铅色的云沉积着,雪片一溜溜的旋飞下来,她伸手接了一片,凉凉的,在她温暖的手心里瞬间化成了一点水。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

——

这场雪下了许久,淅淅沥沥,大大小小的轮着转,竟然也是十天,而雪一停,便是放晴的好天气,搬出个椅子躺在上面懒洋洋的晒着,从心道身都是疏懒的。

江蓠躺在一边的时候楚遇有时候便为她梳发,有时候拿着搜罗来的医书,在她的旁边慢慢的念给她听,江蓠有时会咕哝着说几句,而他也仿佛饶有兴趣似的询问,他本是再聪明不过的人,那些东西过目不忘,举一反三,如果是打小学起,指不定她就毫无用武之地。

有时候,江蓠觉得这些时光消耗得让她生出愧疚,但是那样的温软却让她沉溺,不去想其他,听着他那清阙的声音,便觉得是另一片天空。

她感觉得到,楚遇是想有个孩子的,来了西塞之后便很是折腾她,但是她原本的身子里留着寒症,这病是娘胎里带来的,要慢慢的调养,急不得,虽然现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有孕也是早晚的事,便也就没怎么在意。

有时候她会感觉楚遇长长久久的看着她,仿佛舍不得眨一下眼一样,有时候半夜醒来也会发现他深深的目光,但是还没有来得及问什么,便被他的吻吞没。

还能问什么呢?

浮生长恨,欢愉少。

那夜听到的话并非是假,等雪一融化,开春的风吹得西塞之上绿草遍地,楚遇便带着她四处游历。

西塞大得没边,丛林,草原,戈壁,沙漠,当真是一样也不缺,山川在脚下蔓延,每一处仔细看去都是别样的景色,是苍茫的,空旷的,然而,却又是豪情的。

和楚遇在一起,仿佛总有没完没了的趣味,黄沙漫漫中两人坐在沙堆里,听着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埙声,火光噼里啪啦的响着,楚遇将烤好的肉一点点撕下来,给她讲些这沙漠中的异事,她觉得有趣,那些都是她没有遇见过的,就像是原来故事里的一段传奇,而晚上的时候便抱着她入睡。他们在草原上疾驰,弯弓射大雕,会去登上高峰去看那大而圆的月亮,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了下来一样。

而行到了四月,桃花开满江南的枝头的时候,两人却到了鞑靼和大遒的交界处,两人准备去置办些东西再走,毕竟天气都转了一回合,往日的衣服大都不符合时节了。

而当楚遇拿着一锭银子用鞑靼话和那衣店的百姓讨价还价的时候,江蓠却觉得自己的脑袋被谁狠狠敲了一下似的。

江蓠觉得楚遇过日子一定很在行,这价砍得。

当楚遇拿着两件胡服来的时候,江蓠微笑道:“殿下,您不知道有多少座金山还和小老百姓计较,不怕折了面子?”

江蓠看着对面男子那好看的眉目微微一眯,像是惊飞在夜晚的云雀,那样的神色沾着模糊的香气,似乎闻一下便能醉一场。

她这般打趣他,他却觉得好笑,她不知道这鞑靼的情形,他也不欲解释。这两件胡服的价钱叫卖就足足高了一大截,而他身边的坐着的那个人露出的靴子是鞑靼皇宫里的,如果露了财让人盯上还是不大好的。但是见她这模样,便想要迁就,薄薄的唇微微浮起似有似无的弧度:“我们可以去试试摆个摊子去卖点东西,馄饨不错。”

第一次觉得东西可以如此入口便是和她在楚国王都的大街声吃得那碗馄饨,那时候他费尽心机的去接近她,但是那姑娘却依旧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缩在那里,他生怕他稍微一松手她就像一只鸟一般飞了,而逼得紧了她又像只兔子一样的蹦了。他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每一分都在那等候她回应的煎熬中,但是这煎熬却是甜蜜的,那些期待在心口填满,一丝缝隙儿都留不下,她稍微一个眼神的辗转都会在心上存留,然后忐忑的等待。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那岁月如何的延长,再多的等候都能平静,偏偏会因为她一个小小的动作和眼神而久久不安。

但是现在,但是现在……

江蓠看着楚遇看着她,那眸光似远似近,飘飘浮浮的像是更深露重的夜。

她凑过去,想要说什么话,但是身子骨却仿佛被冻住一样。

楚遇道:“怎么了?”

江蓠看着对面,道:“我,仿佛看到了齐薇。”

楚遇也跟着转过头,但是来来往往的大街上,哪里有齐薇的影子,但是江蓠却不会认为自己眼花的,就算不是齐薇,那也是极其相似的人,当初东支一别之后,转眼就是一年,如能在此处相遇,实在是值得欣喜的。如果真的有一个朋友可以交心交底的话,那也只有齐薇了。

楚遇自然知道江蓠的心思,道:“我们找找。”

但是两人在这城池逗留了两天,也一无所获,江蓠只能想,如果有缘,肯定会再见,而且只要齐薇在西塞这片土地上,回到无名城之后派人下去搜查,也肯定能找到些线索的。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和孤城的事,又如何了。

于是两人收拾了一下,便开始离开这里。

两人开始返回,临走的时候听说鞑靼皇宫里出了事情,皇帝被杀了,但是对于这两人来说,这算不得什么事,于是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回无名城的时候便显得快许多,四月的草原上芳草萋萋,花开繁盛,夜晚更是星光璀璨。

在路上的时候遇见了一队牧民,不是大遒的人也不是鞑靼的人,装束很是奇怪,但是看样子也是化外之民,身材矮小,但是容貌极其的出色,反正个顶个都是皇甫惊云那样的。

而他们说的话既非鞑靼话也不是大遒话,有些奇怪的韵律,一字一词都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其中一人却是精通多国语言,可以帮他们翻译。他们极其的好客,遇到楚遇和江蓠,便留下他们在一起。

夜已经深了,他们又架了帐篷,楚遇想着江蓠也露宿了许久,今晚可以好好的歇息一下,于是便和江蓠一起住下了。

一堆人坐在大火前烤了全羊,吃得口干舌燥,但是偏偏羊皮袋里的水都没有了,楚遇便和那队人马中的其他男子去骑马打水去了。

楚遇走了之后,剩下的就只有一个男子和几个女人,那些女人微微有些羞涩的对着她笑,然后从旁边掏出果子给她,江蓠知道这果子很是珍贵,便摇着手拒绝。

而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咳嗽,场上的气氛顿时一变,然后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江蓠也跟着站了起来,只见一个小孩扶着一个老人走了出来,那个老人看不出来有年龄,一眼看去有种慑人的魔力,让人忍不住肃然起敬。

那个老人走过来,点了点头,突然看向江蓠,询问了一句。

“这是谁?”

那个剩下的男人说了几句话,那老人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觑了江蓠一会儿,那皱纹掩盖下的眼睛仿佛能眼将人看穿,他说了几句话,是对她说的。

江蓠不明白,只能看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解释道:“撒达说姑娘你来自异世,并非本身之人。而且,姑娘最亲近的人七月有难,要放宽心。”

江蓠仿佛被劈了一下一样,浑身上下都冷得干干净净,一瞬间竟然不敢去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她忽然想起陈之虞对她说过的话,七月二十三!

她觉得口干舌燥,但是脑海里还留着一分清明,对着那个男人道:“待会儿不要对和我一起的他说,好吗?”

那个男人怜悯的看着她,点了点头,道:“撒达所过的话从来没有不作数的,姑娘你要好好的。”

这样的安慰在心里翻来覆去,却是让人生死不知的痛苦,那样的笃定让人有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眼前几乎有瞬间的看不清楚。

马蹄声突然响了起来,江蓠觉得那归来的啼声仿佛惊雷一样在心间密密麻麻的响起来,直震得人陡然惊醒,像是一桶凉水倒了下来,从头到尾都浸透其中。

她看着楚遇骑马而来。

她略微定了定,曾经有多少人说过他会死,但是到了最后,他不是依旧活得好好的吗?

那么多的艰难险阻都过了,那么多生死之间都过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事呢?

她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让那些细微的疼痛压下去。

不会的!绝对不会!

她略微定了定,然后迎了上去,楚遇从马上下来,看着她,伸手摸上她的脸,微微皱眉道:“怎么了?怎么这么冷?”

江蓠笑道:“刚才站了一会儿,大约吹了风吧。”

楚遇凝神看了她一会儿,扯下自己的衣服将她密密实实的笼住,道:“这样好些了吗?”

江蓠将他紧紧的抱住,闭上眼,让那惊恐的泪意淹没下去:“嗯,好多了。”

一夜之后,江蓠已经慢慢的平静,有种念头在心里面生了根,这样一想便定下心来。

而行了几天,无名城已经出现,但是就在快要到无名城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一群黑衣人,那些人身形鬼魅,没有任何的疑虑,分成两拨向着他们冲了过来,楚遇一挥袖草草几剑就那么收拾了,楚遇挑着那些人的尸体,目光微微一闪。

江蓠突然看见一个人的胸口里滚出一个圆圆的东西,江蓠觉得熟悉,忍不住想要去看,但是还来不及伸手,却被楚遇一下子握住,但是那圆圆的东西却微微的一弹,一丝刀片弹飞了出来,楚遇将江蓠的手一裹,然后受了这一弹。

刀片在楚遇的手指上留下微弱的一道痕迹。

一滴鲜血从他的手指间滴落下来,江蓠一看,急忙将自己的帕子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擦了那鲜血痕迹,着急的看着楚遇,问道:“子修,疼吗?”

楚遇看了一眼那微不可见的伤口,微微垂眸,笑道:“一点事也没有。”

------题外话------

咳咳,明天的字数会多点吧~

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