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第44章 碧落黄泉1

第四十四章 碧落黄泉1

一点事也没有。

后来江蓠响起这句话,就仿佛觉得心口被针一针针穿过,在后面绵长的人生延长开来。如果当初他未曾帮自己挡了那刀,留在她手上的也不过一道浅浅的痕迹,但是后来的后来,她才知道,有些伤痕,不要以为微不足道,到了最后才知道,那是绵长的一生,还有生与死的错过相与。

——

这一轮他们一出去又是几个月,一回去,楼西月便恨不得扑上来抱楚遇的大腿,来哭诉他这几个月是过得如何的惨不忍睹,生不如死。

结果被楚遇一抬脚给踢了出去,而且直接用一句话就堵了楼西月的嘴:“我看鞑靼出了事,可以派苏柳去看看。”

楼西月立马挺直了身子:“殿下,我好得很。”

楚遇满意的点点头,其实江蓠对于楚遇这样的威胁,颇为……不耻,她犹疑了一下,道:“子修,如果有人威胁你怎么办?”

楼西月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江蓠,那眼神崇拜至极。

楚遇微微一笑:“谁威胁我?他吗?”

楼西月立马蔫了。

五月的天气,微微带着些热,楚遇几乎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开了,全心全意的整天陪着江蓠。

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分外的分明,江蓠托着腮道:“你的棋艺怎么这么高?”

楚遇将手中的棋子落到一处,停顿了一会儿,道:“曾经看过一人下棋,看得多了,自然也就会了。”

江蓠点了点头,道:“我的棋是和我爷爷学得。”

江蓠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但是说出来便一省,她在这世有什么爷爷,她的心一缩,前世的事现在想起来也只剩了一个恍惚的影子,十几年的时间过去,就像是浮生里的一场梦。她不和楚遇说,只是因为她觉得没必要,说出来楚遇肯定会相信她的,或许根本没有丝毫的惊讶。

她看了楚遇一眼,却见楚遇连眼睛也没有抬一下,只是道:“阿蓠,该你下棋了。”

有些东西愿意去做,只是因为她喜欢,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会在心口说上那么一句,她到底喜不喜欢。

江蓠看着他,想起那个撒达的话,她来自异世,这件事除了齐薇没有人知道,但是现在,从这样一个人口中说出来,对于她心中的冲击力实在太大,而他后面的那些话,却像钉子一样钉在她的心口。

七月二十三。七月二十三。

还有两个月,她似乎开始掰着手指去数剩下的时间,但是她又不能说,只能将那些心思小心翼翼的藏起来。

江蓠几乎日日等待着,有时候半夜会做梦,梦里面的景象光怪陆离,泛着血腥,她时常会抓住楚遇的手,然后轻微的把脉,但是却看不出任何的异样,甚至连毒素都已经没有了,但大约是听了那个人的话,她的心里觉得不安。

半夜里睁开眼的时候却是满头的冷汗,楚遇撑着手在旁边看着她,伸手轻轻的抹干她脸颊上的汗水,道:“怎么了?做噩梦了吗阿蓠?”

江蓠看着他,只是看着他,到了最后将他抱住,仿佛害怕他会眨眼就消失一样。

楚遇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带着低低的笑:“越来越像个孩子,你小时候不这样啊。”

江蓠闷闷的道:“我小时候是什么样?”

楚遇被噎了一下,伸手慢慢的卷起她的发,笑了一声,道:“大概是很听话的吧。”

江蓠扯着他的衣服道:“不吧,我小时候也挺不乖的。”

楚遇挑了挑眉:“嗯?”

江蓠眨眨眼,笑了起来:“如果真的在小时候愈加你,我大概会欺负你。”

楚遇道:“是啊,你会欺负我,随便怎么欺负我。”

……

七月二十三这日,下了一场大雨。

一直到这日,也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江蓠站在屋子里,看着窗外那一线薄薄的天空,万千的银线从空中抛落下来,宛如千千结。

江蓠的发未梳,只是随意的披散着,楚遇从旁边转了出来,含笑道:“阿蓠。”

江蓠转过头来看着他,然后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席地而坐,看着前面摆放着的茶具,道:“我还记得一年多前的映月河,你给我煮过的茶。”

她说着拿起面前的茶具,微笑道:“子修,我来为你煮一回。”

煮茶要的是心境,江蓠觉得连自己的手都没有办法停止颤抖,手里捏着一把汗,她生火,将壶放到火上,刚刚准备将茶饼拿起来,却被楚遇一把握住了手。

江蓠的心里一惊,她的手冰凉冰凉的,手心里的汗也来不及掩饰,而楚遇却什么也没问,只是拿起放在旁边的帕子,然后轻轻的,慢慢的,将江蓠手中的汗水擦干净。

江蓠就那样看着他的动作,想要将自己的手缩回,但是稍微一动就被楚遇紧紧的握住。

她的心微微一颤,低头只看到他温柔的眉目,那样清晰的浮起在自己的眼前,一缕发扫过他的眉骨,那垂下的眸光是寂静的,是温柔的。

他将帕子放到旁边,却没有放开她的手,转到她的身边,从身后拥住她,道:“阿蓠,我来帮你。”

楚遇的的长袖层层叠叠的将她裹住,那厚实的温暖顺着薄薄的衣衫浸入,却微微的痒,那冷梅香气就这样贴近,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安心了。

楚遇的声音浮在她的耳边,那温热的气息喷上来,把着她的手道:“这是西塞这边的苦茶,少放点就可以。”

他带着江蓠的手拿起一小块,然后细细的碾碎了,看着沸腾的水,慢慢的浸入。

茶在水中载浮载沉,然后慢慢的散开。

他静静的拥着他,那袅袅的茶香中,慢慢的说着话。

雨点敲打的声音从打开的窗外一声声传来,外面被烟雨浸染得一片朦朦,千觚珠碎开,唯有楚遇的声音安稳的传来。

“很小的时候,我身边有一个内侍,别人都叫他常公公,我也叫他常公公。在皇宫中如果有一个人对我很好的话,就只有他。然而在我十二岁那一年,他去世了。直到最后,我连他真正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内侍死了之后是没有地方埋得,很多人都不知道扔到了哪里,除非那些极有权势的,而后来我为他立了衣冠冢。”

“我到西塞的这一年,我十二岁,而那一年,我遇到了楼西月。楼西月原来的时候是标准的纨绔子弟,在王都被人称为第一纨绔,才十多岁就整天在青?楼酒肆地方泡着,仗着家底厚和一群狐朋狗友整天一起厮混。最后被楼将军一棍子赶出了家门,后来被他姥姥给弄到了西塞这地方历练,才和我认识。经过这么几年,他也变了许多。”

“那时候年纪小,楼西月看着我像是被风吹倒一样,便很是瞧不起我,但是我身份比他高,他更是气愤。后来的时候,他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夜晚的时候偷袭我。”

江蓠不由得转头看他,道:“结果如何?”

楚遇淡淡的笑,道:“茶好了。”

江蓠这才反应过来,楚遇将茶壶提起来,然后倒了一杯,递到江蓠的手里,然后就着她的手圈了一圈,慢慢的道:“楼西月最后光着身子在围场内跑了半天。后来的几次,只要他惹了我的话,我就会让她穿着女装在军营里呆半个月。你知道,楼西月其实长得不错,十三四岁的年龄还带着稚气,其实装作女人不错。其中一次他穿着女装和大遒的皇子对打,结果那个皇子看上他了,许下承诺只要让我们将人交出去,便后退五十里。然后,我觉得五十里地其实比楼西月还要值钱点,所以便把他打包给送了过去。”

江蓠怔了怔:“后来呢?”

楚遇含笑道:“后来,后来他回来了。然后带着人将那皇子给抢了,帮我又夺下了一百里的土地。”

“唔,还有……”

楚遇的声音是安宁而清淡的,絮絮的说这些那些往事,仿佛这世间风霜渐变,只有他的声音永在。

江蓠提在喉咙的一颗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慢慢的,她在楚遇的怀抱中睡了过去。

楚遇低头细细的看她,不由将她狠狠的搂入自己的怀里,伸手慢慢的抚摸过她的眉眼,然后闭上了眼。

过了许久,他才睁开眼,将江蓠抱着放到**,然后拿起被子将她掖好。

他站了起来,熄灭了屋子里的灯火,然后走出房门。

大雨“刷刷刷”的落下来,在他的身上砸下,楼西月的声音突然从那边传来:“殿下!”

楚遇对着他伸了伸手:“楼西月,过来。”

楼西月的心里一惊,总觉得楚遇今天的状态有些让人觉得不对,但是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来,他只能急忙跑过去,想要问一问楚遇怎么不那把伞遮着,但是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楚遇道:“楼西月,跟我来。”

楼西月急忙跟在他身后,楚遇带着他慢慢的向前,最后来到一个小屋子里,这屋子已经许久没用,这是原来整座城池还没有修葺完善的时候楚遇的办事的地方。

楚遇一挥掌将门打开,然后走到书案前,一抚袖将上面的灰尘扫了扫,然后坐下,道:“楼西月,这些东西,你要替我好好的保护好。”

他说着坐下,然后拿起桌上的笔,拿出纸行云流水的写了起来。

楼西月的目光在那纸上一看。

正明七年二月,鞑靼约大遒以苍茫山为界一分为二……

楼西月的脸色微微一变:“正明七年二月,那不是明年……”

但是剩下的话他已经说不出口,楚遇的手指捏着笔杆,那些字一字字落下,每一个字都重逾千斤。

雨水扑下来,溅得整个城池都看不清楚,天地间一片模糊,没有丝毫的声音。

江蓠猛地睁开了眼睛,雨已经停了,阳光从里面漏出来,茶具还摆在那里,然而茶已经凉了。

江蓠急忙的从**起来,然后推开门跑了出去。

一出门便遇上了楼西月,仿佛微微的有些失神,江蓠迎面走向他他也没有反应。

江蓠此时也心乱,于是便也没有注意,只是飞快的向前,她微微的踉跄,等到跑到了尽头,猛地停下了脚步。

楚遇站在那里,回过头对着她微微一笑:“怎么了,阿蓠?”

江蓠怔了一会儿,慢慢走过去,伸手轻轻的抱住他,道:“我很好。”

有你在,就好。

------题外话------

卡文~感觉不对,不想破坏,等我酝酿酝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