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孤城齐薇篇采薇1

孤城齐薇篇 采薇1

病王医妃,孤城齐薇篇:采薇1

他年今日,青草坟上。上什婿聃 黄酒桃木,知我忧伤。

他年今日,斯干黄粱。魂兮何方,知彼高堂。

岁兮月兮,时光灿兮。哀我孤郎,身躯俱凉。

——

齐薇坐在马上,听到遥远的歌声徘徊而来,那是“巫”之一族的梵唱,带着沉重的音调,便是这样听着,也让人心中生出了万种的忧伤,像是一根丝弦一般,极紧极紧的缠绕在心底,被勒得生疼,像是喘不过气。

“齐爷,怎么了?”跟在她旁边的小宋问道。

这位齐公子是半年前从中原那边来的,单名叫威,长得虽然平平无奇,但是精气神好,为人也颇为好爽,手中也颇为的富足,带着他们在这楚平原这边干了好一番的,专门负责经传商品在这西边的诸国之间,获取其中的差价,获利颇丰。

齐薇听了小宋的话,问道:“他们唱得是什么?”

齐薇的声音到底还是有些女性化,不过小宋等人都习惯了,再说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人会是女人么?他见齐薇指着那巫族的人,于是道:“哦,这啊,这是中原过去的东支那边的人传过来的。已经有几个月了。是东支的人民为了祭奠他们死去的大祭司而作的。”

小宋说完,正想解释解释,却没有料到那坐在马上的人突然全身僵硬,手中的马鞭沉闷的落在地上,他吃了一惊,问道:“齐爷,怎么了?”

齐薇只觉得不能把持,手中千般的东西齐齐的涌上了心底,一时间竟然有种不知道身在何方的错觉,脑海中全是小宋口中的那句“他们死去的大祭司”,一瞬间像是被一块巨石给压了下来,一具身体被敲得七零八落。

他,怎么会死呢?他怎么可能死呢?他是东支的大祭司啊,没有人能够比得了的东支大祭司啊,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走向死亡了呢、。一定不是的,东支的大祭司有千千万万,或许是前代的也不一定。

她不断地暗卫自己,但是她知道,除了他,还有谁衬得上这样的歌词呢?

孤城孤城,孤城孤城,你把我推开,你他妈的就这样死了?!

一瞬间,她泪水突然间汹涌的涌了出来,她本来就是个不善于伪装情绪的人,虽然自从离开东支之后她已经改变了许多,但是那本性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小宋从来没看过她这个模样过,平时他都是颇为豪爽的,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他吓得倒退一步:“齐爷,你,你没事吧?”

她就这样怔怔的呆了许久,最后方才将自己脸上的泪水狠狠的一擦,笑道:“沙迷了眼。”

这般明显的借口,后面的人谁也没有吭声。他们的主子不想说的,他们也有眼力界知道不问。

齐薇掉转了马头,道:“先走吧。”

回到他们的营地,小宋等人都还是心中惴惴,而齐薇虽然表现的和平常无异,但是稍微和她接触过的都知道,今晚的“齐爷”好像颇不对劲。

齐薇简直是拿着酒就喝,面子上是为了庆祝昨日的一大笔生意完美落幕,但是那豪爽的劲头却仿佛过了些,她笑得越大声,喝得越起劲,大家就越沉默,也就看着她喝。

到了最后,齐薇将酒坛子一砸,然后扔在地下,拍着小宋的肩道:“今天大家都开心的玩吧,什么万花楼金楼阁,兄弟们都去,钱那些都是小事,齐爷我包了!今儿齐爷高兴,高兴!”

她口中说着高兴,但是那张脸上却丝毫没有高兴的样子,笑得比哭更让人担心,所有人都杵在那里不说话,齐薇将自己的眼睛一瞪,道:“还不去?怎么,嫌弃爷?”

其他人自然不敢说嫌弃,齐薇脚一踹,道:“都给我滚去玩!”

她一脚一个,嘻嘻笑笑的,众人也就这样被她插科打诨给踹了出去。

等到所有人都被赶出了房子,齐薇将门一关,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用牙死死的咬住嘴唇,只觉得满嘴的血腥味。她还想着,想着自己活得精彩纷呈,活得潇潇洒洒,活得自由自在,然后提着一大袋奇珍异宝甩到那个人脸上,然后特得意的对他说:“瞧!爷有的是钱!欠你的,爷还了,剩下的,都是爷赏你的!”

只有那样才能解气!然后等待着他的反应。

但是现在,但是现在,那个人都已经死了,她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孤城!你他妈给我滚出来啊!滚出来!

她心中的悲愤涌上心口,醉意冲上来,让她恨不得那把刀往自己心窝子上戳,以痛止痛。

齐薇在屋子里无声的心如刀割,而在门外,她的手下全都站得远远的,担心的看着那紧闭的大门,面面相觑。

第二日天亮的时候,这干燥的塞外竟然突然下了大暴雨,而且还是整整下了三天,齐薇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中受了风寒,整个人像是特怕冷一样缩在被子里,一个喷嚏一个喷嚏的打,眼泪和鼻涕横飞,那些照顾她的人都嫌弃的道:“齐爷,你那鼻涕和眼泪怎么就止不住呢?要不要再将姜味给加重一些啊?”

齐薇抓过床头的一张白色锦帕,然后一把“嗤——”的将鼻涕狠狠的擦在锦帕上,往地下的火盆中一扔,一个人缩在被子里嘻嘻的笑,道:“我有钱,还稀罕这些东西?”

众人撇嘴,也不知道谁平时是铁公鸡,现在也充起豪气来了?

但是看到齐薇还有精神蹦跶,也就放下心来,这才是他们认知中的齐爷。

而这个时候,门被敲了三下,小宋去将门打开,一张脸笑得都快堆起一百个褶子了:“哎呀,是唐爷。”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容色出众的青年,也是来塞外谋生的中原人,但是这唐文可不简单,比齐薇来得早,早就在这边打下了一片江山,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他罩着,给齐薇等人介绍人脉,方才让齐薇的生意做起来,所以齐薇一行人见到他都很客气。更何况这个男人虽然年纪三十,但是文质彬彬的,让人生不出恶感。

但是齐薇实在有点害怕他,因为只有他知道,自己是个女的。

这个男人竟然懂医术,当初自己一病就被他一摸,就知道是女的了。这个秘密被人知道总不是好的,更何况那唐文对她也太好了些,她心中着实有些担心。

什么都能欠,唯独这个“人情”,欠也欠不起。

小宋笑道:“唐爷来了啊,给咱齐爷治治呗。唐爷这样的回春圣手,包准药到病除,免得齐爷在那儿心疼他的帕子了。”

齐薇听得几乎就要跳起来:“谁稀罕那帕子啦?爷有的是钱!”

唐文走上前,伸手道:“我给你看看。”

把柄在这唐文的手上,齐薇也不由得忌惮几分,于是只能乖乖的伸出手,唐文的目光在她那凝脂一般的手腕上一过,然后默不作声的将她的手往帘子里塞塞,对着身后的人道:“你们先去熬一些红糖水,待会儿拿上来,我和你齐爷还有些事情要说。”

“是。”

一说是事情,大家都以为又有了大生意,于是都各自听话的走开,还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齐薇一看她这些手下,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两人干坐着也不是事,齐薇对着他挤出笑来,干笑道:“我早就没事了,真的!”

“我知道。”唐文道。

齐薇的眼睛四处飘,道:“哦,那唐爷有什么事情想要对我说?”

唐文看着她一双黑白分明灵动的眼,道:“齐威,齐威?算来,咱们认识也有一百多天了吧?”

齐薇道:“是啊,一百多天了。”

唐文道:“不知道你认为我这个人如何?”

齐薇一楞,然后立马道:“那还用说?若不是唐爷,就没有我齐薇的今天!唐爷乐于助人,仁义侠气,侠肝义胆,简直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好人!”

齐薇赞美的话张口就来,唐文等他说完,才道:“不是这句话,我是问你,你觉得我这个人,如何?以你的身份,一个,女人的身份。”

齐薇这回可着着实实呆住了,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句话的意思可不好答,唐文对她那点心思她也是看出来了,她现在心里一团糟糕,根本不想去理会唐文,但是这个人又帮了她许多,她又不好多说什么,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这边,她没话说,唐文却仔仔细细看着她,认认真真的道:“齐威,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只是一个女人,如果你愿意,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

齐薇觉得自己是被雷给劈了,她可没想到唐文这么直接,她揪着自己的头发道:“唐爷,你看吧,你那么有才。而我,嘿嘿,根本不像是一个女人,你一招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跑到你跟前。哈哈,咱们啊,还是做生意上的伙伴就好。”

唐文道:“可是你不是其他的一般女人。”

齐薇恨不得抓狂:“万一我长得很丑呢?”

唐文笑道:“我不介意。”

齐薇道:“我成亲了,中原还有两个孩子。”

唐文更是笑了起来:“我摸脉,你没有怀过孕,而且,你还是处子。”

齐薇:……

妈呀,可不可以将这个男人给赶出去啊,话太多了真是麻烦!

唐文看着她的样子,善解人意的道:“齐薇,你不需要马上做出回答。我可以等你,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等你妹啊……

齐薇好想爆粗口,但是脸上还是带着真诚的笑。

唐文站起来离开,齐薇心中恨不得将这尊大佛给送走,于是立马活蹦乱跳了起来,然后将她给送下了楼,走之前那唐文还含情脉脉的看了她一样,让她恨不得以头抢地耳。

真是太可怕了。

齐薇心里默默的想,将披在身上的被子紧了紧。

而她正准备上楼,小宋却走了过来,对着她道:“齐爷,有人想要借宿一晚躲雨,不知道可不可以?”

齐薇缩在被子里,道:“进来吧进来吧,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淋雨。咱这是开门做生意,多做善事总没事。”

“是!”小宋回答着,然后对着门外的人道,“进来吧。”

一只泥泞的靴子就那样的踏进了屋子里,那个人身上穿着简陋的蓑衣,雨水滴答滴答的滴下来,在屋子里淌开一道痕迹,而头上戴着的斗笠上的雨水也像是水一样的流下来。

小宋急忙道:“嘿,兄弟进来烤烤火吧。”

“多谢。”

两个薄而冷的字。

齐薇背对着他站着,没有回头,却是一瞬间绷直了身子,一步也迈不出去。

------题外话------

因为前面有章节重复的,所以我用番外替换了~但素,我上传之后告诉我章节大修联系编辑,联系了编辑之后告诉我七天之后才能审核,我实在没办法了,先传孤城和齐薇篇的吧,等楚遇的审核出来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