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王医妃

孤城齐薇篇采薇2

番外卷 孤城齐薇篇 采薇2

空气瞬间凝固了。

那人身上的雨水也似乎滴落的慢了,但是那水色的痕迹却无限的荡漾开来,在他的脚下铺展开。

他的斗笠微微倾斜一个角度,看着楼梯上的那个纤瘦的背影,一动不动。

在那人说完“多谢”两个字,将他的头颅一抬,转向楼梯上的人的时候,小宋分明的感到大风刮过,自己的周围瞬间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他心中惴惴,不会是来寻仇的吧?天知道他们的齐爷原来在中原的时候惹了什么样的人。

小宋艰难的吞了吞口水,正在想着怎样开口将这个人打发到别的地方,比如到西间去烤火啊什么的。

但是他还在想着措辞,却没有料到齐薇猛地转过了身。

那一瞬间,他看着她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那种怒气从来没有过,那种狠厉也从来没有过。

齐薇死死的咬着牙,双目几乎赤红,吼道:“将他给我赶出去!让这个人要多远给我滚多远!”

好啊,真是好啊!她在这里因为那个莫名的消息而肝肠寸断,还想着等见了江蓠一面就到东支去陪他,哪怕是尸骨也罢,再不济和他死在一起也是好的。但是现在呢?骗子!都是骗子!老娘不稀罕他,要多远滚多远!

齐薇的吼声把小宋给吓着了,他再转头看着旁边的人一眼,却见他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依然看着她,动作从头到尾也没变过。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觉得这个人有种让人生人勿进的感觉,让他不敢太过说话。

但是看这个样子,好像是自家的老大被惹毛了?

其实只要不是寻仇的就好,照理说开门做生意,只要不是杀父多妻的仇恨,也就没什么过不去的。再说了,若是真的有这样的仇恨,他家齐爷还不提着刀砍上去?

他露出一个笑来,道:“齐爷,你说开门做生意……”

齐薇怒道:“赶出去!你他妈不把他赶出去,老子就将你扔出去!”

小宋的头一缩,然后看向那人,打了个哈哈,道:“兄弟,你还是先出去,往南边三里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躲雨。你等咱家爷气消了才来不好?”

但是孤城仿佛听也没听见一样,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似乎用那山岚水尽的目光看她。

小宋犹豫了一下,就想去推他,将他推醒,但是那人像是一座山一样纹丝不动。

这个人……

小宋呆了。

齐薇看他动也不动,然后下了楼,一把扯住他衣服,但是用的力气却将他身上披着的大氅给揭了下来,齐薇一把将他的大氅给扔了出去,然后扯过他的衣领,孤城刚才纹丝不动的身子就那样被他扯得一歪,齐薇将他狠命的往门外一塞,然后一把将门“砰”的摔上,用锁扣扣得死死的,最后哑着声音对小宋道:“从今天开始,关门,不做生意。”

然后她在小宋目瞪口呆中走上楼去。

晚上的时候大雨依旧倾盆,明明天气躁得慌,但是偏生生了无数的寒气,但是齐薇像是整个人都好了一样,一大口一大口的肉往自己的嘴里塞,反正关上了门不做生意,自顾自的活得好生自在。

小宋坐在桌子前,听着打在房梁上的雨声,“刷刷刷”的肆掠着,然后向外面看了一眼,最后才将目光转向齐薇,忍不住的道:“齐爷,那人都在外面站了一天了,大雨淋下去便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齐薇撇嘴冷笑道:“淋死了最好。”

小宋立马闭了嘴,现在的齐薇像是吃了炸药一样,恐怕稍微一碰说不定就爆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齐爷的老虎须可是触碰不得。

雨又下了一整夜,到了第二日才稍微小了些,早上吃饭的时候小宋终于再次忍不住的道:“齐爷,那人可是在外面淋了一晚上的雨啊。”

齐薇夹着东西的手顿时一停,然后“啪”的一声将筷子给摔了出去:“从此以后别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她知道自己这样迁怒不好,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那些在东支的日子,这大半年的日子,酸的苦的痛的,到底又有谁知道呢?

但是偏偏小宋的脾气也上来了,齐薇平时待他们不错,几乎算是兄弟的模样,看着齐薇这样子,不由站了起来,道:“齐爷,大老爷们,气量这样狭隘!”

她气量狭隘?!

齐薇站了起来,道:“谁他妈是大老爷们了!我呸!老子就不要他进来!”

小宋也站了起来:“咱大老爷们看不惯齐爷这样子,我就要让那人进来!”

说完转身就去开门,齐薇怒道:“你敢开门,我立马辞了你!”

小宋气性也上来了,道:“辞了吧。”

齐薇顿时恨不得拿起地上的凳子给他砸过去!有这么吃里扒外的东西吗?

小宋气急之下,急忙去打开门,他都是隔着旁边的侧门看了一眼,现在把门打开,才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只戴了个斗笠,那大氅被扔到了地下,他也不去捡起来。那斗笠虽然能够遮挡雨水,但是那雨也不是直直的坠落下来的,昨晚的风也不知道向哪边吹,他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湿透了,紧紧的贴着他的身子,但是他依然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门一开,那目光不偏不倚看向齐薇,仿佛知道她就在那里似的。

齐薇微微侧开眼,不去看他。

从她离开的那一天起,她就决定再也不要和这个人扯上什么联系了,昨日事譬如昨日死,再去纠结什么也不是她的风格,时间是最好的抚平物,总有一天,她会将他忘得一干二净。

小宋责怪的看着齐薇,心中那一丝同情和正义感“刷刷刷”的往上冒,他扯着嗓子道:“兄弟,你进来吧,我带你去换身干净的衣服。”

孤城没有动。

小宋再次喊了一声,但是孤城依然一句话都不说,若不是开始的时候这个人说过一声“谢谢”,小宋这个时候后几乎认为这个人是哑巴了。

小宋干脆走出去将他拉进来,但是他的手刚刚伸出去,孤城的身子也就一飘,瞬间后退三尺。

昨天他能抓住孤城,不过是因为孤城在见到齐薇之下的失态罢了,现在小宋自然摸不到。

小宋也怔在了当场,他看看他,又看看齐薇,心中忽然明白了。

得,原来是齐爷不喊人进来,那人也就不进来。

他心中暗想,这都是什么人啊?

小宋看向齐薇,道:“齐爷,你把人喊进来啊。”

齐薇冷冷的将自己的头一转,道:“关我什么事?”

说完转身就离开,蹬蹬蹬上了楼,小宋看着站在那里的孤城,跺了跺脚,叹了声,到底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齐薇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把翻上床,然后将床板掀开,然后从里面掏出一个袋子,打开看了一眼,里面那些珍贵的宝石和翡翠闪烁着刺目的光,哪怕现在她的生意也算小有规模了,但是却仍然无法买到其中一个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只有在建立这个运会的时候,从里面拿出来一个最貌不惊人的小色子,换过一百两银子。她想了想,急忙翻箱倒柜,将自己这大半年的积蓄都拿出来,大概也有上千两银子,她一股脑的将那些银子都塞到那个袋子里,然后提着袋子下楼去。

小宋正在纠结,却没有料到齐薇竟然自己下了楼,而这次不仅是小宋,齐薇的其他三四个手下也从旁边探了出来,见到他们大当家的这样,都面面相觑。

齐薇将沉重的袋子提着,然后走了出去,然后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他:“这是你的东西!我还给你!你走吧!”

孤城没有去接,抬手将自己头上的斗笠摘下来,然后戴到她的头上,依旧那样看着她,既不含情脉脉,也不温柔如水,就是那样冷静平淡的模样。

齐薇看着他这模样,那斗笠下的容颜直直的逼来,雨水落下啦,那张容颜是如此的清晰。

齐薇死死的憋着自己的眼泪,一把将他给自己戴上去的斗笠一掀,然后将手中的装着东西的袋子“砰”的一声甩到了他的身上,声音带着一丝喑哑和哭泣,吼道:“孤城!你他妈给我滚!滚啊!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了!你出现在我面前干什么?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了!”

你不是死了吗?再出现在她面前干什么?

咕噜噜的,一地的黑宝石,蓝宝石,祖母绿,夜明珠……几乎晃花了人的眼。

小宋和其他的几个人已经完全的呆住了!

这……这个是什么状况?

刚开始以为是寻仇的,但是后来发现是来赎罪的,但是赎罪的怎么老大还还他东西?而且还是这样贵重的东西?

而且更重要的是……外面站的那个人也实在是太他妈不像人了吧!

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吗?他们走南闯北也算见了许多的人物,便是那唐文,也是一表非凡,但是现在和眼前的这个人一比,简直就和明珠瓦砾之别一样,但是这般的人物,叫人连多看一眼也不敢,他家老大就这么“辣手摧花”,那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人们的眼睛转到那散落的珠宝上,然后再转到那银子上,恨不得扑上去将他们捡起来。

但是也只能想想。

孤城只是看着她,看着她红红的眼,低低的喊了一声:“齐薇。”

齐薇,齐薇……

齐薇听到这两个字,沙哑的道:“孤城,你走好吗?”

孤城再次闭上了嘴,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齐薇沉默的转头,然后转身进入门内,剩下的人看着齐薇上了楼,再次将目光转向孤城。

旁边小刘摸着下巴道:“我想,我可能看出了什么。”

“看出了什么?”小宋问道。

小刘神秘兮兮的道:“咱们老大,是断袖。”

众人全部被雷劈了一下,顿时惊觉,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像呢!怪不得平时的时候去万花楼也没见他家老大看姑娘,更别说有什么“奸情”了,还有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

大家看着孤城,那样的风姿,在雨中也是倾倒众人啊,也不知道他家老大是怎样勾搭上的?

大家自动将孤城给划到了“老大的情人”这一行列,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他们瞎参合什么劲?看他这么久不吃饭,大家都自动的为他送去了饭菜,但是孤城看都不看一眼,众人心中暗道,不愧是齐爷,能将人训练成这般忠贞的模样,也算是本事。

众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然后将地上的宝石银两全部小心翼翼的扒拉出来,装进袋子里,然后笑嘻嘻的退了回去。

齐薇既然躲不了,干脆来个视而不见,门依旧打开着,和小宋等人吃喝拉撒,完全将孤城当成了一个隐形人。

这天晚上,唐文再次到来,他一来,目光扫过站在外面的孤城,但是因为天黑,只看到一个人影,想来是齐薇的手下,也就没在意,

众人都坐在桌上,唐文一来,便坐到椅子上,一伸手握住齐薇的手腕。

其他几个人脸色古怪,然后迅速的往外面一看。

唐文微微奇怪,但是黑暗中,他觉得自己的手特别的不舒服,像是要被什么凌厉的刀锋割着一样。

------题外话------

准备新文的时候首先想的是一个现代异能,但是我物理简直是渣,地理也半壶水,历史只了解中国,为了写开头三百字就查了两个小时的资料~

所以,我还是暂时写我滴古代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