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90章 等她离开你

第九十章 等她离开你

以下是:

为你提供的《亿万新娘赖上你》小说正文,敬请欣赏!靳哲凯听到秦怀的问话,微微眯了眯眼睛。

见他不答话,秦怀继续追问:“你还要继续下去吗?”

没有了他,他是不是还会去找另一个男人进行他的计划?秦怀无法想象,他不在的日子,曲萌萌到底会经历些什么,想到最坏的可能,他就觉得心疼。

“这些事情已经跟你无关了。”靳哲凯冷冷的道。

他作为一个失败者已经出局,所以没有资格来问他这些,他想怎么样,他更没有资格cha言。

秦怀脸色煞白,双目中有两团小小的火焰蹿起,他双拳紧握,语气中隐含着怒意:“靳哲凯,你不要太过分。萌萌她没有罪,她只不过是喜欢你!”

靳哲凯心中同样窜出邪火,凭什么她喜欢他他就要接受?就因为她是曲贺华的女儿,他就要接受她?笑话!

“可惜,我不稀罕!”靳哲凯冷着脸看着秦怀道。

“不稀罕……”秦怀慢慢的咀嚼这三个字,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笑容,“她在你身边整整五年,便只换来你这不稀罕三个字吗?靳哲凯,你还真是铁石心肠。你以为人生能有多少个五年?你能确定,你如此对她,下一个五年她还会继续守着你吗?你不过是仗着她喜欢你,可是她总会累的,你就等她累了自己离开不好吗?何苦弄出那些丑陋的事情去害她。”

她会累吗?靳哲凯冰冷的脸庞仿佛出现了一线裂痕,可是瞬息不见,不论最后的结果是谁离开谁,那都是他和曲萌萌之间的事,他不认为面前这个手下败将有权利过问。

“秦怀,你想的是不是太多了?我想我没有理由要在这里听你说这些废话,我只是受人所托来看你身体康复的如何,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我老婆的救命恩人。不过看你能说这么多话,想必是已经大好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懒得再看秦怀一眼,彷佛他只是空气中一粒毫不起眼的微尘,靳哲凯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身后,传来他听见的秦怀最后的声音。

“靳哲凯,守住你的铁石心肠,她想离开的时候,我会来接她。”

凭你也配?靳哲凯在心里呸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关上房门。

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秦怀,这个人就像是融入大海的水滴,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而此时,靳哲凯还不知道秦怀以后会消失的事情,他原本就是不情不愿的来看秦怀,看完之后心情更是不美丽,郁闷之下,他跑去酒吧灌了几杯闷酒,回家的时候竟又是醉醺醺的状态。

本以为,回到家会看到曲萌萌在等他,没想到客厅里的灯是亮着,可是人影都没一个,这让靳哲凯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大为愤怒,才等了他几天啊,就这么不耐烦了吗?就不想再等了吗?累?有那么累吗?他允许她喊累了吗?

靳哲凯越想越气愤,跌跌撞撞的跑上二楼,一脚把卧室的门踹了开来。

卧室里,床头柜的小灯亮着幽幽的光,可是**空荡荡的没有曲萌萌的人影。靳哲凯的心头掠过一丝慌张,更多的却是愤怒:“曲萌萌——”

她竟敢真的走了?!

伴随着他的怒吼声,曲萌萌一手捂着身上的浴衣,一手拿着个马桶刷,头上飘着泡沫的从浴室里跑出来:“谁?是谁?我跟你拼了!”

她原本在楼下等靳哲凯,坐等不来,右等不来,想到他应该又是去应酬了,便回房洗个香香澡,谁知才洗了一半,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吓得她以为家里w百度搜索“海天中文”看最新章节有强盗闯入,慌忙罩上浴袍,随手拿起马桶刷当武器就冲了出来,谁知强盗没看到,卧室里倒是站着醉汉一条。

“谁?是谁?”曲萌萌伸手打开吊灯的开关,突如其来的亮光让靳哲凯不悦的眯起眼睛。

“关上灯!”他火气甚大的怒吼。

“靳哲凯?”曲萌萌被吓了一跳,立刻听话的关上吊灯,屋里的灯光又重新幽暗了起来。

“靳哲凯,你怎么在这儿?你又喝醉了?”

见不是有强盗闯空门,曲萌萌松了口气。

“我怎么在这儿?”靳哲凯冷着脸,上前两步钳住曲萌萌的肩膀,“怎么?我不能在这儿吗?还是你希望谁在这儿?”

他的手很用力,像是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一般,曲萌萌痛得只抽冷气:“靳哲凯,你发什么酒疯?你松手!你弄痛我了!”

“松手?我松手了你会走吗?走啊!你倒是走啊!你以为我会拦你吗?做梦!你要是走的话,我会放上三天三夜的鞭炮来庆祝你信不信!”靳哲凯边低吼边用力的摇着曲萌萌。

曲萌萌听懂了他的话,原本在浴室里被热气蒸得红红润润的脸颊慢慢变得苍白,她咬着牙用力的挣开靳哲凯的钳制,面上平淡无波:“靳哲凯,你喝醉了,胡说八道的话我就当没听到。”

“喝醉?”靳哲凯高大的身躯晃了晃,稳住,又晃了晃,突然发出一声嗤笑,“曲萌萌!你敢笑我喝醉了?告诉你,我没喝醉!你以为我家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告诉你!我还没允许呢!我……”

“吵死了!”曲萌萌烦躁的举起手里的马桶刷吗,狠狠的把靳哲凯抡倒在床,“喝醉了就去睡觉,啰里啰嗦的烦死人了!”

喝醉了的靳哲凯一沾到床,眼一闭,四肢一摊,立刻呼呼大睡起来,这也难怪,自从结婚后他基本就没有机会睡在自己的这张**,现在醉了,累了,一躺到熟悉的**,酒精的力量立刻就让他人事不知了。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曲萌萌扔了手里的马桶刷,抹了把眼睛,大概是还没冲掉的洗发ru流到了眼睛里,眼睛感觉辣辣的,眼泪都被弄出来了。

“坏蛋!”她低声咒骂了句,冲回浴室将满头的泡泡洗干净,可是大概眼睛被洗发ru湮久了,眼泪停都停不住。

“坏蛋!靳哲凯大坏蛋!”浴室里回响着她低低的咒骂声,眼泪抹了一把又一把,洗干净出来的时候,本不想理那个发酒疯气人的男人,可看到他醉倒在床,还是不忍心的帮他脱了鞋子,盖上被子。

靳哲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吗?她坐在床前,静静的看着那个睡梦中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