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91章 谁动了我的脸

第九十一章 谁动了我的脸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到房间里,惊扰了睡梦中的人儿。

靳哲凯的睫‘毛’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睛。

书房的吊灯怎么换了款式?他先是一愣,继而抱着头低声shenyin,头好痛,痛得想在‘床’上打个滚。

‘床’上?他猛地弹跳起来,惊悚的发现自己竟然是睡在卧室的‘床’上。

这是怎么回事?

他立刻低头去看自己身上,昨日的衣服还穿在身上,虽然皱皱巴巴的,可是倒也整齐,他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幸好,他没做出什么错事!

眼角的余光瞥到‘床’边上有一团奇怪的东西,他好奇的伸手扯开那团成一团的被子,蜷成小虾状的曲萌萌顺着那股力道直直的滚下‘床’去……

“呀……”靳哲凯低叫,不忍看摔的七荤八素的曲萌萌。

“痛……”曲萌萌低叫,被摔得头晕脑胀的睁开眼睛。

“我怎么在地上?”曲萌萌怔怔的爬起来,盘‘腿’坐下,低着头‘迷’糊了整整一分钟,才发现自己睡觉的地方有变化。

靳哲凯不敢看她,视线在房间里游离:“我怎么会在这儿?怎么回事?”

曲萌萌拽着‘床’单,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再爬上‘床’,哀怨的瞪他:“你喝醉了,跑来发酒疯,然后就睡着了。”说着,困倦的打了个哈欠,在‘床’边上占了块小小的位置,抱着被子又蜷成一团准备睡觉。

靳哲凯黑着脸看着曲萌萌旁若无人的动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事实。

他竟然又喝醉了?自律如他,严谨如他,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会耽搁与酒‘精’的麻醉?上次喝醉了错‘吻’了她,这次喝醉了竟然睡在了她的‘床’上,那下次呢?不行!他必须远离酒‘精’,不能再喝醉了,会出事的!

靳哲凯白着脸快速的下‘床’,彷佛在‘床’上多待一秒都会让他难受,本想立刻回书房收拾下自己再稍事休息,可是不知为何,看到曲萌萌那么无视他的呼哈大睡,他就觉得心里不舒坦。

“喂!曲萌萌!”他用两根手指拽了拽曲萌萌抱在怀里的被子的衣角。

曲萌萌毫无反应。

靳哲凯有一种恶作剧的冲动,他加大力气,使劲拽动曲萌萌抱着的被子,满意的看着她被带动,在‘床’上转了整整一个圈。

“干什么!”曲萌萌‘迷’‘迷’怔怔的睁开眼睛,搞不清这突然天旋地转的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靳哲凯神清气爽的拍拍手:“别睡觉了!起来做早餐去!”

“什么?”曲萌萌晃晃脑袋,小嘴一瘪,“不要,我要睡觉。”

昨夜守着靳哲凯本来就没睡好觉,困倦的她还想补觉呢。

“不许睡!”靳哲凯恶狠狠的楸她翘起的一撮发梢,“我饿了,快去准备早餐!”

“喂!”曲萌萌吃痛,不悦的挥着手臂想要打开靳哲凯闹腾的手,可是目光落到靳哲凯脸上,残存的睡意倏地飞走了,她圆溜溜的眼睛瞪着靳哲凯,片刻后连滚带爬的起‘床’落跑:“我马上去准备——”

怎么突然这么听话?原本还想逗‘弄’逗‘弄’曲萌萌的靳哲凯觉得有些无趣的摇摇头,起身找了身衣服,打算去浴室洗个澡换换衣服。

片刻后,二楼的浴室里传来一声吼叫:“这是什么?!”

曲萌萌脚下一滑,差点从最后两蹬楼梯上摔下去,她心虚的看看楼上,灰溜溜的一路小跑的去了厨房。

她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他昨天借着酒意胡说八道,她也不会用马桶刷对付他不是?说到底,这都是他自作自受才对!

想到这儿,曲萌萌心安了些,而二楼的靳哲凯却是杀人的心都有了,镜子里,他那张原本帅气的脸庞上,无数的红点点密密麻麻的惊悚的布满了半张脸,如果他有空检查一下马桶刷,他就会发觉,那红点点的面积跟马桶刷上的刷‘毛’面积是多么惊人的一致……

可惜靳哲凯对马桶刷向来毫无兴趣和概念,他只会风风火火的跑下楼喊曲萌萌。

“怎么回事?我的脸怎么会这样?”虽说他不多重视自己的脸蛋,可是脸面还是要的。

曲萌萌手一哆嗦,砸了一个‘鸡’蛋。

“呀?你的脸怎么回事?”她满脸虚假的惊讶扑了过去,“看上去好像是酒‘精’过敏,你以后可要注意点儿,不能再喝酒了!”

骗谁呢?难道他还不知道酒‘精’过敏什么样吗?再说,她那张脸就跟白纸似的,那心虚的小模样,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别装模作样的!我脸上这样是不是你‘弄’的?”靳哲凯问话中带着浓浓的威胁。

曲萌萌小手微微颤了颤,转身故作忙碌:“怎么可能是我?把你‘弄’成这样不是让我自己心疼么?”

这话说得好像也有道理,靳哲凯有些不确定了,想让她伤害他好像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是昨夜喝多碰到哪里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靳哲凯坐在餐桌前,边吃早餐边仔细回忆昨天的事情。

用尽了脑汁,别的没想起来,倒是依稀想起曲萌萌也许会离开的事情,这事是真是假呢?怎么想不起来呢?他偷偷瞄了眼一旁的曲萌萌,眉头拧成一个大疙瘩。

吃过饭,靳哲凯拎着公文包出‘门’上班,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冲他招手再见的曲萌萌,他咬断了后牙槽也没忍住,探出头问了句:“你……中午还送午餐吗?”

耶?曲萌萌愣了下,旋即笑的‘花’一般灿烂:“送呀。你让司机来接我。”

“真是麻烦!快去学开车!”靳哲凯状似恼怒的低声抱怨了句走人,可是心里,却无比安妥,看来昨夜真没发生什么事,是他想多了。

曲萌萌面上心里都乐得开‘花’,他这么问是在盼着她去给他送爱心午餐呢,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巨大的进步,她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

好消息必须跟人分享,她立刻给夏忆打了电话,欢快的告诉她自己和靳哲凯现在的进展。

“是吗?恭喜你,熬了这么久,终于看到曙光了!”夏忆心里像是堵上了块石头一般的难过,忍着心痛恭喜过曲萌萌后,她脸上的笑意消失,咬着牙飞快的发着短信。

作者题外话:很努力地把第二更奉上,最近忙的团团转码字时间很少,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