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13章 飙价

第一百一十三章 飙价

无论如何,他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赢走她!他暗暗发誓。

其他的人他不在意。因为他们不值得他在意,他在意的只有那个叫爱德华的英国人,他能看出他对曲萌萌的兴趣,以及他的跃跃‘欲’试……

曲萌萌皱眉,谁胆子那么大,敢把灯光打到她的身上?

灯光复又亮起,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眼中闪着绿光般贪婪的男人,也有一些人闪躲着她的视线,想必是清楚她的身份,曲萌萌在心头冷笑,就凭这些人,也有资格选她?

“萌萌……”夏忆怯怯的喊她,知道她在担心她,曲萌萌对她摇摇头,示意没必要替她担心。

有意思,爱德华双手抱于‘胸’前,玩味的看着曲萌萌。

主持人发话,让曲萌萌过去台上,靳哲凯刚想拉着曲萌萌拒绝,她已经率先一步离开座位,迈上台去。

这个疯‘女’人!靳哲凯气结。

而曲萌萌压根不看靳哲凯,即使不看他,她也知道他现在有多愤怒,要不要向他求救呢?她也挣扎过,最终选择依靠自己,如果依靠他,只怕从此以后他都会看不起她了。

在众人的注目下,曲萌萌一步一步的走上舞台,她的美,让舞台下面暗起sao动。

美‘色’当前,谁人不想试上一试,也许走了狗屎运,这美人就属于你了呢?还随便你想对她怎么样。

有人小声讨论出价的声音传入耳朵,曲萌萌眼角嘴边具是冰冷,不等主持人说话,她款款伸手,将主持人手里的话筒拿到自己手中。

“哎?这位小姐……”主持人还是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惊异的想要要回话筒,可是曲萌萌已然不理会他了。

“各位,抱歉,我有话要说。”曲萌萌傲然而立,此刻,她不是公主,而是‘女’王,“游戏规则变了!不是你们挑我,而是我挑你们!”

“既然你们选了我站在这里,那么我就有权决定游戏的规则。”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厅内陷入一片死寂,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爱德华看着舞台中的曲萌萌,他对她的兴趣越来越浓了。

而靳哲凯在曲萌萌开口说话后,一腔怒火卸去,他苦笑不得地看着她,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要做什么。

果然不出他所料,曲萌萌伸出一只手,手指的方向正好是他。

“我出两千万,买他!”她干脆利落的宣布道。

众人哗然,两千万!这个‘女’人竟然说两千万?她到底是谁啊?

“两千万!两千万!”没见过真正大世面的主持人声音都在发颤,什么规则在两千万面前都是狗屁!他殷切的望向黑着脸的靳哲凯,只恨不得自己才是他,可以怀抱着美人和两千万走人。

“那位先生,这位小姐两千万选您,您愿意跟她走吗?”

许多‘艳’羡的目光投向靳哲凯,他黑着脸,看着舞台上的曲萌萌,她这是在bi他,为了她,他根本无从拒绝。

“我……”他站起身来,刚想回答一句“我愿意”,身边突然响起另一个人挑衅的声音。

“四千万,我要你!”

是爱德华,他懒散的坐在椅子上,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一根手指,指向台上的曲萌萌,一字一句的重复:“四千万。我要你!”

众人愕然,倒是曲萌萌怔了下后立刻恢复正常:“八千万,我拒绝。”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想用钱砸倒她,那她只能用钱砸回去。

众人又扭过头看她,哗然,今晚这是怎么回事?

主持人额头上的青筋直跳,鼻尖渗出汗珠一片,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该怎么接下去主持?

原本即将要结束的事情,因为爱德华的横cha一杠出了变故,靳哲凯不悦的皱眉,看了眼希德后,不赞同的对爱德华道:“爱德华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爱德华扫了他一眼,仍将视线投到那有兴趣的‘女’人身上:“八千万?这位小姐,空口喊价任谁都会,你得确定你支付得起?只怕你身上连两千万都没有吧?这里可是不接受红口白牙喊出来的口头支票的。”

这真是赤果果的挑衅啊,可偏偏戳中了曲萌萌的要害,她何曾身上带过钱?

她求救得望着靳哲凯,靳哲凯冷笑着起身:“钱的问题不牢爱德华先生‘操’心,别说两千万,就是八千万,我靳哲凯也付的起。”

靳哲凯?围观人群有人后知后觉的倒吸一口凉气,众人的目光闪躲着望向台上的曲萌萌,如果这个男人是靳哲凯,那么她百分之百的是那个‘女’人——曲萌萌!也只有她,会毫无顾忌的说出要拿出两千万来买靳哲凯这种话,因为她的倒追行为,早就成了茶余饭后不可或缺的一段传奇。

这这这,这叫怎么回事?这夫妻俩怎么跑到这里闹场子来了?主持人‘欲’哭无泪,他苦笑着走到靳哲凯身边,满脸歉意:“靳先生,太抱歉了,没想到那是您的夫人,误会,这就是个误会……”

靳哲凯凉凉得看了爱德华一眼,懒得理会那主持人,只冲着舞台上的‘女’人招了招手:“老婆,玩够了,该走了。”

“来了!”曲萌萌清脆了应了一声,下得台来,将自己的手塞进靳哲凯的手中,‘门’已经为他们打开。

靳哲凯沉着脸拉着曲萌萌快步离开,他能感觉的到,爱德华的视线一直聚焦在他的背后,他的目光充满了侵略xing,想必不会那么简单的善罢甘休。

在靳哲凯和曲萌萌离开的同时,还有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闪身出去,只是还没等她打开车‘门’,一双大手按住了她的车‘门’。

“夏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问话的是尾随而至的希德,他总觉得这个叫夏忆的‘女’子很面熟,可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偏偏她的打扮又是那么的符合他的口味,让他忍不住跟着她。

他这是想追她吗?连这么拙劣的理由都能想出来。

“抱歉,希德先生,今晚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说完,她用力打开车‘门’,不理会希德的反应,驾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