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14章 丢人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丢人了

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吗?希德突然笑了,就在她上车的那一刹那,大‘腿’内侧,一颗让他记忆深刻的红痣映入眼帘,原来是她……倒是没想到,她现在变得更让人心痒了。

她叫夏忆是吗?很好,他期待着跟她能再次碰面。他一定会教她想起他来的。

靳哲凯的车上,气氛压抑的很。

曲萌萌正襟危坐,是不是的拿眼角的余光瞥一眼开车的靳哲凯,他双‘唇’紧抿,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酷气息。

哦呀呀,他这是要发火呢还是不发火呢?提心吊胆的感觉真是不好,曲萌萌在心里嘀咕着,小小的脸皱成一团。

一路沉默的回到家里,曲萌萌打开‘门’就想溜回房间里,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等他气消了她再解释就好了。

她想的是很好,也成功的溜回到卧室‘门’前,只是‘门’还没打开,她就被某人困住了。

“曲萌萌!你出‘门’都不带脑子的?”靳哲凯火大的问。

他本想忍忍也就忍过去了,可是看到她跟个小老鼠似的缩头缩脑的开溜,他就忍不住想要逮住她,所以灯都来不及开的跟着她跑到二楼,终于在她进‘门’前逮住。

曲萌萌缩了缩脖子:“靳哲凯,你别这样,不是没出什么大事吗?”

“你还想要出什么大事?两千万买自己的老公,你觉得这事儿上新闻不丢人吗?”想起来,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明天起,他就是头版头条的笑话一条,自己替自己老婆‘花’了两千万买了自己,这叫什么事儿啊?!

“啊?嘿嘿……嘿嘿……”曲萌萌傻笑两声,“那不是被bi无奈吗?难不成你真想让我在那里站着让人挑挑拣拣啊?”

“你……”靳哲凯咬牙,她就是这样,口口声声说爱他喜欢他依赖他,可每到关键时刻,她就好像忘记了有他这个人存在,自己冲到最前方披荆斩棘。

“你,你当我是隐形人是吗?”

忍不住恨恨出声,曲萌萌却听得一头雾水:“我怎么会当你是隐形人?我不是都出价了吗?只出给你一个人哦。”

说话间,她歪着小脑袋,可怜兮兮的瞅着他,仿佛在乞求他的原谅,清冷的月光透过二楼的天窗,洒在他们两个人身上,靳哲凯看着她泛着柔光的脸庞,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你出两千万买下我一夜,想做什么?”

曲萌萌的脸腾的红了,两只眼睛不知看哪里才好。

她想做什么?当时还真没想做什么,可他现在这样问,‘弄’得她有点儿心猿意马的,还真想冲他做点儿什么了。

想到,就要做到。月光甚好,气氛甚妙,属于自己的男人就在自己眼前,如果不做点儿什么,怎么对得起自己?

这么想着,曲萌萌的脸更是火烧一般,小手颤抖着拉住他的领带,使劲往下一带,满意的看着他的‘唇’来到她的眼前,她只需微微仰头,就轻易地‘吻’上他的‘唇’。

这一次的味道,跟以往又不同,带着醉人的‘鸡’尾酒的香味……

就在她晕陶陶的时候,靳哲凯突然反客为主,强势得将她推到墙边,低下头,用力的‘吻’她的‘唇’瓣,然后‘吻’过她的脸颊,最后‘吮’上她小巧的耳垂……

曲萌萌闷哼一声,被他的动作‘弄’的倒吸凉气,双膝一软,顺着墙壁就溜到了地上……

“呵呵……哈哈哈……”靳哲凯先是被她吓了跳,而后是压抑的低笑,最后转成大笑。

“不许笑!”曲萌萌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她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变成这样,怪只怪他干嘛突然袭击她的耳朵,那一刹那,她只觉得脑袋被闪电劈中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等清醒过来,自己已经坐在地上了。

“好,我不笑。”靳哲凯知她羞赧,强忍着笑意把她拉出来,“我不笑了,你赶紧进去休息吧。”

可这承诺真是不可信,曲萌萌刚刚进‘门’,就听见外面传来他压抑不住的狂笑,曲萌萌恨不得出去抓他的脸,可是她确实没脸出‘门’见他了,只能忍了。

一场闹剧在靳哲凯的好心情和曲萌萌的坏心情中结束,靳哲凯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没想到会在夜半时分接到夏忆的电话,看着那熟悉的好吗,他突然想起来,从那个会所走的时候,他竟然把她给忘记了,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难道她出了什么事?

慌忙接通电话问她的情况,夏忆只说自己没事,当时看他们和曲萌萌走了,她也就跟在后面走了。靳哲凯这才松了口气,淡淡的道:“小忆,那种地方,不适合你,以后不要再去了。”

夏忆委委屈屈的道:“我也不知道那里会是那样,萌萌她说在家里无聊,非让我陪她去玩玩的。我以后再也不去了,凯,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我没有生你的气。我是气曲萌萌她没脑子,那种地方也敢随便去。”靳哲凯叹了口气,不由自主地替曲萌萌解释了句:“你也别生她的气,她大约也不知道那里是不能去的。”

夏忆“嗯”了一声,突然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去那里?”

“我是去找人的,就是那个美国人,希德,今晚你们见过的。他是美国KY公司的代表人物。”靳哲凯解释道。

那个跟她搭讪的希德,竟然是美国数一数二的KY公司的代表人物?夏忆心中狂跳,直后悔当初为啥不问她要个他的联系方式。

国内,能撼动曲氏的人基本没有,那只能找外援了。

提及希德,就必然让人想起那个叫爱德华的男人,靳哲凯给美国那边的人打了个电话,勒令他们一定尽快‘摸’清爱德华的身份,他有预感,那个人不简单。

鉴于太过丢人,曲萌萌之后见着靳哲凯都躲着走,恨不得能将他脑中关于那夜的记忆删除,更是不好意思跟夏忆提及,只是严肃的提醒夏忆,以后不要‘乱’去那些奇怪的地方,如果她想认识人脉,她可以让爹地出面,由曲氏牵头搞一些活动,多认识认识各行各业的人。

“萌萌,你不会怪我吧?”夏忆很是内疚的样子,“我是真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我还以为就是个普通的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