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18章 生日2

第一百一十八章 生日2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过不知多少遍,最终变得平静,想必是没有电了,她现在在家里做些什么呢?会不会在发脾气,埋怨他连电话也不接?靳哲凯神色晦暗的叹了口气。

“凯,今天是你的生,我们不要这么悲伤好不好?难得你的生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去买个蛋糕,给你过生吧。”见靳哲凯心黯然,夏忆主动提议道。

“啊?呃……好……”靳哲凯回过神来,顺从的答应,又开着车回到城中,在路过的第一家蛋糕店买了个小小的生蛋糕。

“去哪里庆祝生呢?酒店?”夏忆捧着蛋糕提议。

靳哲凯急忙摇头:“不了,找个街角公园坐坐吧。”

“也好。”夏忆甜甜的应道。

夜深了,公园里除了昏暗的灯光,没有其他人,两个人在休息亭里坐下,打开蛋糕盒,夏忆亲手为靳哲凯点亮了生蜡烛。

“凯,happybirthdayttoyou!许个愿吧,生这天许的愿都会实现哦。”夏忆抱着膝盖,殷切的看着靳哲凯。

“希望小远的病快点好起来,希望小远和小忆一辈子都幸福……”

希望……希望那个傻瓜也会幸福一辈子……

靳哲凯双手合十,低声许愿。

睁开眼睛,一口气吹熄蜡烛,他和她相视而笑。

夏忆从包里拿出一个礼盒递给他:“生礼物。”

“谢谢。”靳哲凯打开,是一对精致的袖口。他含笑收下,并没有特别的惊喜。

夏忆心里暗恼,她本来想着也要为靳哲凯准备一份有意义的礼物,可是这阵子被希德缠得下不了,心里又乱,今天只能去商场匆忙的挑了这件礼物。

礼物虽然失败,好在不影响她的计划,她小心的切了两块蛋糕,一块给靳哲凯,一块给自己。

“生蛋糕要吃哦。”

“嗯。”靳哲凯无意见的两口将蛋糕吞掉,擦拭油的时候,视线扫过手腕上的表,时钟指在十一时五十分。

她这时候睡了吗?还是在等他回去?有没有好好吃饭呢?

“凯。凯?”夏忆的轻声呼唤将靳哲凯从失神中唤回,见他心不在焉的,夏忆体贴的道:“你是不是累了?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嗯,好的。”这一晚,靳哲凯自始至终的顺从着夏忆所有的意见,

驱车将夏忆送回曲宅,他并没有马上离开,在不远处的弯道上绕了一下,静静的将车熄火,停在曲宅的不远处。

这个位置,依稀可以看到夏忆住的那个房间的窗户,以前,他经常在这里看,看到她屋里的等熄灭才会离开,今天,他还想再看看,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微弱的灯光亮起,又熄灭,靳哲凯发动车子,以时速二百的速度冲上回家的路。

从未有过的心急如焚,从未有过的归心似箭,只恨不得插上翅膀,瞬间到家。

靳哲凯家门前,漆黑一片,两道雪亮的灯柱闪过,靳哲凯的车嘎然而住,他急急的打开车门,讶异的看着乌漆麻黑的房子。

怎么会没有等他回家的灯光?以前无论他多晚归家,她总会给他留一盏灯的。

不会是出事了吧?靳哲凯急急的掏出钥匙,cha了好几次才找准钥匙孔,打开门,整栋房子静的可怕。

也许是睡了……他顾不上开灯,熟门熟路的摸上二楼。

卧室的门虚掩着,他打开门,轻唤:“曲萌萌?曲萌萌?”

没人应声,他打开灯,怔住,那是什么?丝缎的单在灯光下闪耀着点点光晕,上面洒了许多的玫瑰花瓣,可是,是空的。

“曲萌萌!”他打开浴室的门,空的,打开露台的门,空的。他心里开始发慌,抱着最有一点希望去了书房,也许。她会在书房等他……

可是书房里冷冷清清,没有属于她的味道。

她真的生气了?走了?靳哲凯慌了神,怔怔得在椅子上坐下。

“靳哲凯,你一定要按时回家哦,我会等着你一起吃饭的。”耳边彷佛听到她的嘱咐,他眼前一亮,猛然起冲出房去。

还有一处地方……

蹬蹬蹬得跑下楼。声音却比不上心跳的力度,靳哲凯冲进餐厅,啪得一声拍开开关。晕黄的灯光倾泻而下,他悬得高高着的一颗心,咚得一声砸回原地,砸得那样疼。

餐桌前,一个小小的影,静静的伏在桌子上。她还在家……

“萌萌?曲萌萌?”他轻声唤她,彷佛声音大了,就会把她惊走。

她毫无反应,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被眼前的餐桌惊呆。

烛台上的蜡烛已然燃尽,烛泪在烛台上流成一行,可见,等的人有多么的执着。

餐桌的中间,摆着两个蛋糕,上面都写着同样的字:祝老公生快乐。原来,她记得今天是他的生……

餐桌上,成的精致餐盘摆了一溜,里面的菜肴虽然凉了,但是颜色和食物的搭配,看得出烹饪者的用心。

这一桌,她准备了多久?又等了他多久?

靳哲凯神色复杂的看着趴着不动的曲萌萌,好半天,才俯过去:“萌萌?醒醒了……”

“嗯”曲萌萌摇了摇脑袋,继续趴着不动。

看来是太过困倦,睡得沉了。

靳哲凯上前一步,想将她抱回房中,脚下却踢到东西,低头一瞧,一个酒瓶子骨碌碌的滚到桌子底下。

空酒瓶?!他双眸一缩,抬起曲萌萌的脑袋,一股浓郁的酒味铺面而来,原来是喝醉了,靳哲凯摇摇头,这丫头,是喝了多少?

“萌萌,醒醒了,要睡回房去睡。”他晃了晃她,

曲萌萌突然有了动作,双手在桌子边一阵**,靳哲凯诧异的看着,看着她摸起手机,按了1键,然后放到耳边,片刻后,又把手机扔掉。

她虽然做着动作,却是头都没抬起过,然后嘴里嘀咕了几句,又趴着没了动静。

靳哲凯拿过她的手机,一两百条的记录,全是拨给他的。

“你还能再傻一些吗?”靳哲凯又是愧疚又是心疼,“傻瓜……”

俯将曲萌萌从椅子上抱起,本想让她能回房睡得安稳,到底还是惊扰到她。曲萌萌迷迷怔怔的睁开眼睛,看了看靳哲凯,复又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