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新娘赖上你

第119章 礼物是我

第一百一十九章 礼物是我

以下是:

为你提供的《亿万新娘赖上你》小说正文,敬请欣赏!“靳哲凯,你再不回来,生日都要过了……”

她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靳哲凯侧耳仔细听才听得明白。

“靳哲凯,不是说好了,每天都要按时回家的吗?明明都说好了的……”

原来,让他每天按时回家就为了这个吗?笨蛋,不说明白他怎么会知道。靳哲凯抱着她的手紧了紧。

“对不起“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对不起……”他低声说着抱歉,怀里的人毫无反应,原来刚才只是她梦中的呓语。

“靳哲凯。”

她的脑袋在他的臂弯里蹭了蹭。

明知道这只是她的呓语,他也忍不住想要回应:“嗯?”

“我喜欢你……”

脚步僵在楼梯上,心脏漏跳两拍。以为她是醒了,仔细看去,她还在呢喃个不停。

“为什么不接电话呢……靳哲凯,你再不回来,生日都要过了……”

翻来覆去的,还是这一句,想必是醉倒之前一直惦记着这事。

抱着她回到卧室,那一床的玫瑰花瓣既刺眼又暧昧,小心的将她放到**,看她蠕动着抱住他的胳膊,蜷起小小的身子,一时间竟不舍得放开她,便半倚着靠在她的旁边,细细的看她的眉眼。

她比结婚的时候瘦了许多,倒是显得五官更加的精致,手指轻轻的蹭过她的脸颊,细滑的感觉让人忍不住一再的流连。

“曲萌萌……我该拿你怎么办……”他低声自言自语。

原本睡着的曲萌萌突然皱眉,有什么东西在她脸上动来动去扰她清梦,迷迷怔怔的睁开眼睛,她看看靳哲凯,闭上,再睁开。

“靳哲凯?”她好像看到靳哲凯了?

“嗯?”专注于手中的触感,他以为她还是在呓语,便顺口嗯了声。

不是梦?他回来了?

曲萌萌脑袋里晕晕乎乎的想,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怎么想脑袋里都是浆糊,倒是还深深的记着一件事。

“生日快乐。靳哲凯……”

咦?醒了?靳哲凯僵住,低头瞅她,果然看到她朦胧的双眼,不禁大为尴尬的收回手指。

“醒了?谢谢你……”

谢她什么?曲萌萌迷迷糊糊的,忘记刚才在说什么,又记起他生日的事,再次重复:“靳哲凯,祝你生日快乐。”

呵,真是迷糊的可爱,靳哲凯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生日礼物呢?祝人生日快乐都要准备生日礼物的。”

曲萌萌晕陶陶的想了想:“我亲手做了一个生日蛋糕……呃,两个生日蛋糕。”她伸出两根手指晃了晃,发觉这么一晃她眼晕的难受,又急忙停住,皱眉不适的哼哼了两声。

靳哲凯急忙替她轻轻按摩额头和太阳穴,减轻她的不适,好奇的问:“为什么做两个呢?”

曲萌萌舒服的哼哼道:“我想做一个吃起来就像吃靳哲凯的嘴巴一样味道的蛋糕呢,可是做好之后,我又一想,我应该做一个让他吃起来就想到吃我的蛋糕才对呢……”

吃起来像是吃人的蛋糕?那是什么味道?靳哲凯汗了汗,觉得这个话题有些危险,立刻转移话题:“除了蛋糕就没别的礼物了?”

他还记得他某次生日,她买下一家餐厅给他,只因为他随口说了句那家的菜不错……

她这样彪悍的生日礼物他那里敢收,自是大发雷霆之后甩手离开,最后也不知道那家餐厅结局如何了。

以她历年来的彪悍手笔,他突然很好奇今年她准备了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嘛?曲萌萌困难的想了想,自己好像没买什么礼物,然后突然想到自己为什么没买礼物,她的脸上起了红霞,身上的肌肤也变得粉红。

靳哲凯发现手底下她额头有些发烫,继而发现她的异常,这才惊觉,她穿得如此清凉。他急忙想扯过点儿什么帮她盖住,可是手里只抓到一把花瓣,手一松,花瓣洒在她的身上,白的白,红的红,美得煞是诱人。

靳哲凯干干的咽了口唾沫,知道自己再待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便想抽身离去,可曲萌萌也挣扎着随他起身,光洁的双腿跪坐在花瓣上,迷迷糊糊的去解自己的衣服。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靳哲凯拦她也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是,不拦她也不是。

曲萌萌歪了歪脑袋,含含糊糊得道:“礼物……礼物……”

什么礼物?靳哲凯急忙网**瞅,除了她和花瓣,什么都没有。

“嘘……”曲萌萌伸出食指在嘴巴,身子一阵摇晃,差点歪倒,看得靳哲凯心惊胆战的,几次想要伸手扶她。

“嘘,别给靳哲凯说,我就是他的生日礼物……嗯,生日礼物……”

“什、什么?!”靳哲凯震惊的僵在原地,脑门一乍一乍的,脑子中只留下她的话在回响,她是他的生日礼物……

曲萌萌还在跟自己的小礼服较劲,背后的拉链难以解开,她费力她扭着身子解着,一不留神的就往床底溜去。

靳哲凯被她唬了一跳,大手一捞把她扯回**,衣服滑落了一半的曲萌萌,就这样被他扯进怀里。

温软香玉在怀,圣人也不能自持,靳哲凯心中一荡,低头寻起她的红唇。

“唔……”曲萌萌被吻了个七荤八素,只觉得天旋地转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挣扎着往后退了退脑袋,发觉是靳哲凯后,捧着他的脸又亲了回去。亲了几下后,突然放开他,很认真的说:“不去吃我耳朵。”

就算醉死过去,她也还记得那天丢脸丢大发了。

“呵呵……”靳哲凯被她说的话引得直笑,胸腔一震一震的,曲萌萌靠着很不舒服,便抗议的戳他:“不许笑。“

“好,我不笑。”靳哲凯在她耳边低语,轻巧的含住她敏感的耳垂,曲萌萌闷哼一声,软成一滩烂泥。

而无数的花瓣,在他们的翻滚下,沾染了他们的皮肤。

情浓之际,靳哲凯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她那软绵绵的身子让他无法思考,她那甜美的味道,让他要了又要,永远要不够。

“唔……不要了……”她迷迷糊糊的推他,身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乖……我生日啊……”他要求寿星公的权利,再次将她压到身下。